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890 魔仙脫困

“有點麻煩,我得推算一下。諸位也暫時休息一下吧。”方源開口道。
  領土蠱這個關卡,不僅卡住了方源,也卡住了其他蠱仙。不管他們如何催動輔陣,輔陣的力量也滲透不下去了。
  蠱仙們開始休息,不忘交流。
  “終于遇到難關了。”
  “我還以為楚瀛能一直煉化下去呢。”
  “開玩笑,這可是樂土仙尊親手布置的大陣,他楚瀛何德何能,可以將這樣的大陣煉化?”
  “但若是他煉化不成,我們的任務又該怎么辦?”
  “是啊,楚瀛雖然是陣道宗師,但推算實際上是智道的事情。他能推算出什么呢?”
  蠱仙們心態很復雜。
  一方面,方源遇到了難關,讓他們著實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另一方面,方源被難住,他們的利益也要受損。
  蠱仙們既想方源突破這個難關,但骨子里又不愿意看到這樣一幕。
  “好了,我算出來了,我們繼續。”方源忽道。
  “啊?”眾仙詫異,這未免也太快了吧。
  方源飛出輔陣,懸浮高空:“要跨越這道關口,輔陣需要調整一下,諸位請勿急著動手。”
  緊接著,他心念頻動,仙元迅速消耗,座座輔陣跟隨他的心意,開始轉換位置。有的輔陣不斷后退,有的輔陣則從后方前移,接近海底大陣。
  最后,廟明神的輔陣和任修平的輔陣,緊緊地貼在了一起,竟扣合成一體。
  方源對他倆道:“接下來是以二位的輔陣為主,其他人輔助。”
  廟明神、任修平均點頭,臉上神情復雜,沒想到他們居然會有一天聯手合作。
  輔陣調整完畢,方源再次落入自己的輔陣,他沒有急著催動煉陣雨,而是調度輔陣中的諸仙,按照他的步驟和方式,按某種規律催發輔陣。
  輔陣的力量變化了,它就像一層層的細沙,卡在海底大陣的縫隙中,讓它的運轉速度變緩了一絲。
  而正是這一絲的變化,給了方源可趁之機。
  方源繼續催動煉陣雨,片刻后,他將領土蠱成功煉化!
  這道關口跨越過去,諸仙頓感輕松,輔陣的力量一瀉千里,大肆在海底大陣中縱橫。一直滲透了六成大陣后,這才遭遇絕壁,戛然而止。
  沈從聲等人的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  “好厲害!”
  “沒想到楚瀛竟如此了得。”
  “一大半的海底大陣,都要落入他手了。”
  “他設計的輔陣奧妙非凡,居然可以進行調整。這不是固定的大陣,而是一種變陣!”
  方源的表現打破了他們心底的最高期待,再次讓他們震驚不已。
  三天兩夜之后,又有數只土道仙蠱,海量凡蠱被方源煉化得手。至此,六成大陣都落入方源掌控之中。
  “但是剩下來的四成,卻是海底大陣的核心。單靠輔陣和我自己,短時間內絕破解不了。”方源很有自知之明。他能夠到達這里,已經是他目前能力的極限。
  畢竟這座土道大陣是樂土親設,而樂土仙尊的土道境界可是無上大宗師!
  方源嘗試著調度煉化的六成大陣,干擾剩下的四成核心。
  方源用海底大陣來對付它自己!
  噗。
  片刻后,方源忽然吐出一口鮮血,魂魄狠狠震蕩,臉色猛地一白。包括他在內的數座輔陣頃刻崩解,里面的蠱仙落水,齊聲驚呼,遭受程度不一的反噬。
  方源的謀算落空了,他雖然煉化了六成大陣,但對付剩下的核心,竟然沒有絲毫作用!
  “不愧是樂土仙尊的手筆,被煉化了大半,仍舊維持著核心,毫不動搖。”方源心頭震動。
  他暗嘆一聲,開口高聲道:“諸位仙友,十分抱歉,我沒有看出大陣的奧妙,連累諸位受傷了。”
  受傷的蠱仙都搖頭,表示不要緊。
  在他們看來,楚瀛能做到如此地步,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,遠超他們的期望。
  方源雙眼微微瞇起,心中琢磨:“如今看來,就只有拆陣了。”
  休整一番后,他開始動手拆陣。
  因為外圍的六成大陣業已被他煉化,所以拆陣非常順利。
  但這并非正常的拆解步驟,方源只是拆除大陣的六成,因此在這個過程中,時不時有蠱蟲因陣法崩解而毀。不過當中的仙蠱,方源都保護得很好,順利收入囊中。至于凡蠱數量眾多,損毀一小部分并不可惜。
  廟明神、任修平等人的眼睛都看直了!
  他們之前操縱輔陣,并不能察覺到大陣內部的具體情形,只是隱約有一個模糊的感應。
  現在方源拆陣,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進行,方源獲得了什么蠱蟲,都被他們看在眼里。
  “這么多的蠱蟲!”
  “我看到了很多失傳的土道凡蠱啊,它們是樂土在其蠱師時期開創出來的。”
  “還有仙蠱,我的天,有八只仙蠱!”
  “這些仙蠱大多數都是七轉,六轉的都很少!”
  “都被楚瀛拿走了啊!!”
  “是啊,也不分我們一點……”
  蠱仙們眼睜睜地看著方源收獲仙蠱,目光呆滯,當中一些人簡直要垂涎三尺。
  這些仙蠱絕大多數都是土道仙蠱,不合他們所用,但仙蠱唯一,將來拿出來換也是可以的!
  土頭馱雙眼充斥血絲,簡直是要噴火!
  他就是土道蠱仙,看著一只只土道仙蠱被方源收入仙竅,他口干舌燥,心臟都漏跳了好幾拍。
  在拆陣的過程中,他喉結滾動,好幾次想要開口,但最終只是一次次的吞咽口水。
  他恨不得動手開搶!
  但殘存的理智告訴他,直接動手是最愚蠢的行為。
  連沈從聲這樣的八轉,都動不了手,更何況他?
  最終,土頭馱只能一聲長嘆,將各種羨慕嫉妒恨還有遺憾、可惜等等情緒,連同口水混成一團,自己吞入腹中。
  他腦筋急速轉動,想要謀求這些仙蠱。他知道自己不是不可或缺的,只有在接下來,和楚瀛密切合作,表現出自己的價值,和楚瀛關系搞好了,才能在今后和楚瀛進行仙蠱的交易。
  唯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,楚瀛是變化道、陣道兼修的蠱仙,并不修行土道。所以,楚瀛將仙蠱販賣出去的意愿還是很大的。
  可憐的土頭馱并不知道,方源的土道境界已經高達宗師,比他還要深厚!
  方源拆掉大陣外圍,首先獲得的是群仙的恭賀。
  “恭喜,恭喜啊。”
  “楚瀛仙友你這一次真的是物超所值了。雖然付出了種種仙材,但收獲的卻是大量的仙蠱!真的是賺大了。”
  “不瞞仙友,我的口水都要灑下來了。”
  “仙友手段卓絕,在下也只有佩服的份了。”
  “楚瀛仙友,在下土頭馱,對您手中的這些土道仙蠱都很感興趣。今后您若是要售賣換蠱,還請通知我一聲,請您相信我滿滿的誠意。”
  方源一一回謝,心情十分平靜。
  他手中的仙蠱太多了!
  說出來,能嚇死一票人。
  現在收獲的這批仙蠱,還不是他最近最大的收獲。
  方源之前在光陰長河中,大敗天庭一方,雖然折損了石蓮島,但收獲極多。
  他拆掉了天庭的六座仙蠱屋,雖然戰斗中不少仙蠱毀滅,但剩下的仙蠱也有不少。
  比如鎮河鎖蓮大陣中的核心仙蠱鎮蠱、鎖骨,剎那臺中的一剎、那時兩只宙道核心,恒舟中仙蠱恒,三秋黃鶴臺中的早秋、中秋、晚秋,日月觀里的仙蠱日子、月子。
  這些仙蠱大多數都是七轉,甚至還有八轉!
  至于鯊流撬的仙蠱雖然全毀了,沒有一只留下來,但它的搭建方式非常特別,走的是猛獸和仙蠱屋組合的路子。方源打掃戰場,從種種線索中逆推出了鯊流撬的大半內容。這帶給他相當大的靈感,目前方源的宙道分身已經在推算,如何將十二生肖戰陣融匯到萬年斗飛車之中。
  現在,擺在方源等人眼前的就只剩下四成的海底大陣了。
  再用煉陣雨殺招,效果微乎其微。
  輔陣的力量滲透,也是無從下手。
  方源費了老勁,沒有絲毫進展。他徹底看出來,這剩下的海底大陣就像是個烏龜殼,防御極其嚴密。
  “是等到分身吳帥發力,令我土道境界提升,還是直接強攻呢?”方源想了想,決定還是節省時間,選擇強攻。
  畢竟身邊可是有著這么多的蠱仙苦力,不用白不用。
  當即,他便請多數蠱仙出手,自己以及少數幾位蠱仙繼續操縱輔陣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種種殺招直接轟擊在海底大陣中,激起驚濤駭浪。
  大陣本就只剩下四成,此刻遭遇諸仙強攻,其中包含沈從聲這樣的八轉蠱仙,運轉受阻,出現種種破綻。
  方源大喜,催用輔陣,順著這些破綻繼續滲透大陣。
  “我悔啊!”忽然,高亢的哭喊聲猛地傳來,襲遍全場。
  “我在做什么?我不該攻擊大陣的。”
  “好后悔!我為什么要聽楚瀛的話?”
  “我就不該來這片龍鯨樂土,如今被困在這里,悔不當初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群仙接連住手,氣勢、斗志暴跌,均遭受到悔蠱的影響。
  唯有方源不動聲色,他眼中陡然爆閃一抹精芒:“這陣中的魔仙將悔蠱的威能,傳遞出來,大大降低了自身的影響。他想要脫困!”
  砰砰砰!
  一聲聲巨響,從海底大陣內部傳來。
  大陣本就有破綻,此刻多處破綻猛地擴大,聯絡成一條巨大的裂縫。
  沈從聲猛地大喝,暫時壓下悔蠱對他的影響,他通紅雙眼,猛地向大陣裂縫攻去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浩然轟響!
  轟!
  巨響聲下,里應外合,大陣破裂,被封印的魔仙如一根黑箭,暴射而出。
  沈從聲大喜,飛身接近:“沈傷先祖,我是沈家后人,您的子孫后輩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