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892 人道準無上

時至如今,方源早已今非昔比。
  天庭成就了他震懾天下的名望和聲威。即便他看起來只是七轉修為,但是卻已能令世間的八轉蠱仙感到懼怕。
  “先祖。”沈從聲遞給沈傷一只信道凡蠱,里面有著他所知道的方源的一切情報。
  沈傷接過凡蠱,神念一掃,再看方源時完全是另外一番神色了。
  “方源?連天庭都奈何你不得,哈哈哈,有趣!”沈傷雙目血芒爆閃,狂笑一聲,“沒想到天下竟生出你這等人物,真是好,如此一來……我就不會感到寂寞了。”
  言罷,一股氣勢從他身上狂涌而出,充斥天地,攝人心魄。
  方源的情報不僅沒有令沈傷忌憚,反而令他涌起高昂的斗志。
  看到沈傷如此表現,沈從聲驀地從心底涌起一股信心來:“我恐怕不是方源的對手,但是有沈傷先祖在此,他可絕不是普通的八轉蠱仙。有他在這里,戰局還未可知!”
  正想著,一道銀光猛烈綻射,充斥沈從聲的眼眸。
  “該死!”沈從聲心頭警鐘狂鳴,急忙飛退。
  下一刻,萬年斗飛車呼嘯而過,在空中劃過一道亮麗的長虹。
  若晚上一息,沈從聲還停留在原地的話,就會被萬年斗飛車直接撞上。
  這個結局,沈從聲都不敢想象。
  仙蠱屋就是這點好。
  催動仙道殺招會浪費時間,但直接調動仙蠱屋四處飛撞,卻是瞬間就能收效的攻擊手段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再次飛射而來。
  方源調度萬年斗飛車,放任沈從聲不管不顧,只找沈傷的麻煩。
  沈傷當然也不敢用身體來試探萬年斗飛車的威能,一時間,他被萬年斗飛車攆得四處亂跑。
  沈從聲以及一干沈家蠱仙想要出手相助,結果都尷尬地發現,自己仍舊不能對方源下手。
  “可惡!”沈從聲咬牙切齒,如此一來,沈家人多的優勢根本無法發揮,只能坐視方源和沈傷相斗。
  至于廟明神等人,自然也不敢摻和這樣的大戰,此刻已經不斷后退,龜縮到了戰場邊緣的角落里。
  “沈懷,你一個沈家先祖,就只有四處亂竄的本領嗎?”方源進入萬年斗飛車內部,放聲嘲諷。
  即便在萬年斗飛車的內部空間,他也仍舊受到樂土仙尊的手段拘束。至尊仙竅中,方源也有大把的麾下,但都不能放出來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只得由他一人操縱。
  要是能放出下屬,他的人數優勢可比沈家要大得多。
  “哼,小輩囂張!”沈懷被方源言語所激,猛地在高空停住,施展出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沈懷飛行造詣極其雄厚,并且速度極快,能跟萬年斗飛車直接周旋。
  他在逃竄的過程中,一直在醞釀殺招,此刻終于催發出來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夜歌!
  凄涼的歌聲迅速傳播戰場,蘊含的悲傷之意宛若潮水,不斷充斥眾人心防。
  歌曲節奏緩慢,以人聲長吟為主,伴隨鼓聲和琴聲,古樸且又悲涼。
  戰場邊緣的花蝶女仙、蜂將聽了,已是潸然淚下。
  廟明神、任修平等人,也神色悲傷,情難自已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萬年斗飛車熠熠生輝,替他擋住夜歌威能。
  但沈傷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  他催動夜歌殺招,并不是要直接對付戰場的蠱仙,而是建設戰場環境。
  歌聲籠罩海天,一絲絲的暮靄從音波中散放,渲染全場,幾個呼吸之后,整片悔哭海域就化為一片漆黑。
  蠱仙們困在這里面伸手不見五指,耳畔充斥著悲涼的夜歌,心中斗志劇烈下滑。再聽下去,恐怕要任人宰割。
  方源雖然受到影響很小,但周圍一片漆黑,他也隨之失去了攻擊目標。
  方源立即催動偵查手段,迅速感知到沈傷的位置。
  沈傷似有感應,哈哈大笑:“方源,你中計也。”
  說著,又催動了一記殺招——感傷。
  方源頓時悶哼一聲,竟然直接中了招。
  他不禁心頭驚疑,迅速辨認出來:“這是人道的殺招!難怪我的萬年斗飛車防備不住。”
  仙蠱屋攻防一體,能夠帶給蠱仙強大的防御,十分安全。
  但這種防御,并非沒有短板。
  方源在設計萬年斗飛車的時候,考慮到了絕大多數的流派,但是人道他卻是短板,當時他還沒有人道宗師境界。
  等到后來他有了這等境界,萬年斗飛車卻早已搭建好了,大局已定,只能微調,難以大幅度改良。
  其中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是,方源缺少專門防御的人道仙蠱。
  “沈傷的手中,定然有高轉的人道仙蠱!”方源中招之后,立即明白了敵人的一部分底細。
  在情報方面,方源還是比較吃虧的。
  他對沈傷并不了解,但沈傷卻已經熟知了方源的情報。
  方源當然有底牌,譬如八轉修為、五禁玄光氣等等,但這些手段他還打算雪藏,并不想現在就暴露出來。
  在這龍鯨樂土當中,方源不能對沈從聲、廟明神、任修平這些人出手。若是他們得知這些秘密,將來出了這片樂土,很容易就會流傳到外面去。
  所以,方源還是盡量想用已經暴露出來的手段對敵迎戰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破曉劍!
  萬年斗飛車氣勢暴漲,綻射出沖天的白光。
  銀白光輝中汩汩涌現出光陰河水,從河水中又反射出一縷縷的銀色光線。
  銀色光線迅速凝聚成形,化為一柄柄利劍模樣,暴射而出。
  飛劍群呼嘯而過,直指沈傷而去。
  破曉劍乃是貨真價實的八轉殺招,威力絕倫,但沈傷見到飛劍群,竟然哈哈大笑,不閃不避。
  銀白飛劍紛紛射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沈傷身上涌動著一股玄妙氣息,他沒有被帶走性命,而是遍體鱗傷。
  但很快,他渾身上下的傷勢都消失不見,轉變成一條條道痕。
  “好厲害!族中記載果然沒有錯,沈傷先祖最擅長的便是治療手段哪。”沈從聲見到這一幕,心中驚嘆。
  沈傷年輕時,是一位治療醫師。在蠱師時期,他就開始游歷東海,因為他治療手段強大而且獨到,很快就聲名廣播。又因為樂善好施,時常救助貧苦之人而不收絲毫診費,為人稱頌,走到哪里,都能得到熱烈的歡迎。
  正是因為他從年輕時候,就建立起了這樣的名聲,導致后來他暗中墮落,種種魔道行徑,東海蠱仙都沒有將這些罪行聯系到他的身上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中,方源瞇起雙眼,感到不妙:“這治療手法,又是一記人道手段!”
  正常情況下,蠱仙受傷,傷口上有濃郁的異種道痕,很難治療。
  但沈傷身懷人道手段,治療自己起來效率極高,收效極快。
  飛劍群連綿不絕,繼續攢射,許多飛劍都洞穿了他的身體。
  但這些傷口幾乎在瞬間,就被徹底治愈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兩敗俱傷!
  沈傷見時機成熟,催出早已在醞釀的后續殺招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中,方源立即悶哼一聲,身上瞬間形成上百個傷口,傷口迸裂,血液四濺。
  傷口處充斥著人道道痕,然后這些道痕從傷口處迅速蔓延,四處擴散,連接一體。
  方源心頭警鐘轟鳴!
  這些人道道痕就像是一個個吊在脖子的絞繩,一旦規模再漲,就會危及到方源的生命。
  危機關頭,方源首先催動的是智道殺招!
  一瞬間,他腦海中的念頭像是煙花般噴涌綻放,各種各樣的念頭相互碰撞、匯聚、消融。
  “沈傷手段詭異,居然能夠繞過萬年斗飛車,直接傷害到我!”
  “如此恐怖的殺招……他的人道境界絕對高我不止一籌,恐怕是人道準無上大宗師!”
  “任何的殺招都要有所感應,感應到目標之后,方能生效。他是如何感應到我的?”
  “是了,之前的夜歌殺招,只是一個陷阱,引誘我偵查他。而他便順著這份偵查的聯系,反過來感應到我身上來。”
  萬事萬物都是相互影響的。
  一個拳頭打在沙碩上,沙碩上出現一個拳坑,拳頭上也必會沾上沙和泥。
  之前東海智道蠱仙華安推算方源,反被方源順著這層聯系,推算出華安的情況來。
  不久前,天庭蠱仙動用鎮河鎖蓮大陣來封鎖石蓮島,正是有這層鎮壓封印的關系,方源能順著這層關系,反其道而行之,將鎮河鎖蓮大陣摧毀。
  現在,沈傷逆反方源的偵查關系來感應到方源,也是一樣的道理。
  僅僅半個呼吸的時間,方源已經琢磨通透。
  他立即動手,一邊催動萬年斗飛車飛退,一邊揮散了破曉飛劍,同時他開始醞釀治療殺招,準備往自己的身上丟。
  他的反應是如此迅捷,以至于沈傷都微微一愣。
  下一刻,這位被樂土仙尊親手鎮壓的魔仙哈哈大笑,帶著一絲瘋狂:“方源!你以為你不攻擊我,就沒有事情了嗎?哈哈哈,你看好了!”
  話音剛落,他竟再次催動殺招,五指張開,手掌按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輕傷!
  沈傷悶哼一聲,中了自己的殺招,臉色變得蒼白起來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中,方源卻是身軀猛顫,嘔出一大口鮮血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