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893 黑火

道痕不互斥!
  至尊仙體的優點也是最大的弊端,在這一刻顯露無疑。
  一直以來,方源都刻意避免這個缺陷,但此刻沈傷的殺招著實詭異,實在叫人防不勝防。
  誰能想到夜歌殺招只是一個陷阱?
  沈傷被萬年斗飛車追殺,催出這樣的殺招來隱藏自己,是非常正常且自然的事情。
  若方源不動用偵查手段,就只能任憑沈傷躲藏在黑暗中,攻勢陷入僵滯。
  方源傷口上的人道道痕在迅速增長!
  落在沈傷身上的輕傷,因為兩敗俱傷殺招的緣故,同樣影響到了方源。
  而在方源身上,因為道痕不互斥的緣故,輕傷就變成了重傷。
  不過好在世間的種種治療殺招,放到方源身上,效果也能完全發揮出來。
  當即,一記強大的治療手段用在自己的身上,方源轉瞬恢復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重傷!
  沈傷獰笑,竟又開始自殘,并且力度比之前還要大得多。
  方源身軀狠狠一震,眼前發黑,七竅都開始流血。
  “不行!要論治療手段,我還是比不上沈傷,須得另辟蹊徑。”方源明悟過來,臉上涌出一抹堅毅之色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重傷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重傷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重傷。
  沈傷不斷自殘,逐漸瘋狂,他哈哈大笑,張開的大口中血液飛濺。
  他重傷自己,又迅速恢復,然后又繼續。
  這種罕見的戰斗方式,讓觀戰的蠱仙們都目瞪口呆。
  廟明神等人臉色難看,十分擔憂。
  沈家蠱仙們則振奮不已。
  雖然他們沒有看到方源的狀況,但是飛劍群自行崩解,萬年斗飛車不斷后退是眼前的事實。
  “沈傷先祖竟能逼退方源!了不起。”沈從聲興奮不已,他仿佛已經看到沈家崛起的一幕。
  廟明神雙眼精芒四射,暗道:“不妙。方源雖有萬年斗飛車,但沈傷的攻擊手段似乎能夠直接繞過這座仙蠱屋,正好克制了方源。方源到底只是七轉,而沈傷卻是貨真價實的八轉啊。”
  鬼七爺、土頭馱等人非常疑惑:“這個沈傷當年被樂土仙尊鎮壓,一直活到現在,這本來就極不尋常。”
  “更叫我疑惑的是,他似乎不缺仙蠱!當年樂土仙尊鎮壓他時,沒有把他的蠱蟲收走或者摧毀嗎?”
  “呃!”就在這時,沈傷的狂笑忽然頓住。
  他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震驚和疑惑。
  他對方源的感應正在迅速減弱。
  方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  怎么會這么快,他就能破解了自己的手段?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潔身自好。
  潔身自好殺招能夠將身上的不利道痕逐漸消除,方源憑借這個仙蠱和殺招,正在迅速消除身上的人道道痕。
  沈傷眼中血光迅速閃爍,他更加瘋狂地自殘,好使得方源身上的人道道痕迅速增加。
  只要有一絲人道道痕在方源的身上,他就能感應到方源,繞過萬年斗飛車,繼續攻擊方源。
  但這時方源已經穩定了局面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緩緩飛近,從中傳出方源的聲音:“該輪到我了,沈傷。”
  十二生肖上古戰陣!
  轟。
  一聲巨響,體型龐大的灰石巨人再次登場。
  巨人速度極快,兩手張開,向沈傷抓去。
  沈傷瞇起雙眼,冷哼一聲,飛速后退,企圖和巨人拉開距離。
  灰石巨人在方源的指令下,只是捕捉沈傷,并不猛打硬功。
  灰石巨人的攻伐威能極其厲害,雖然在這里不如光陰長河,但也是八轉之巔。
  關鍵是他的這個打法,以擒拿為主,并不是要殺傷沈傷,立即讓沈傷退避三舍。
  戰局開始僵持。
  沈傷一邊躲避十二生肖戰陣,一邊催動殺招自殘。
  而方源一邊操縱萬年斗飛車,一邊治療自己,一邊用潔身自好消除身上的人道道痕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和灰石巨人不斷配合,對沈傷圍追堵截。
  沈傷原本躲避萬年斗飛車,就吃力勉強,此刻多了一個灰石巨人,立即落入下風。
  每當要被捉拿的時候,沈傷就發出一聲聲的咆哮,音波爆炸開來,為他炸開一條通路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在戰場縱橫,余波殃及廟明神人等,還有沈家群仙。
  花蝶女仙和蜂將率先支撐不住,傳送回去,脫離了戰場。
  隨后是童畫、土頭馱、鬼七爺等人。
  再之后,便是沈家群仙和廟明神、任修平。
  最終,戰場上只剩下沈從聲還留在這里,八轉之爭,不是誰都有資格觀戰的。
  沈從聲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  戰局在向方源迅速傾斜,沈傷的處境越來越不妙。反觀方源卻是越加從容。
  “此子有雄厚的智道造詣,腦海中念頭此起彼此,層出不窮,一心多用。這方面,我落后太多了。”沈傷死死咬牙,戰至此刻,他感到自己就像是落入了沼澤里,全力掙扎仍舊越陷越深。
  戰局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!
  忽然,方源走出船艙,出現在船首。
  他對著沈傷一指,一記宙道殺招發出。
  沈傷猝不及防,難以躲避,中了這招后,立即動作驟緩,自身時間流速被放緩了一倍。
  灰石巨人趁機一把抓住沈傷,手掌緩緩收縮。
  沈傷哈哈大笑,亂發飛舞,雙目通紅,毫無畏懼:“盡管捏死我吧!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命令灰石巨人,后者雙手并攏,形成一個十指囚籠,將沈傷牢牢束縛,令后者暫時動彈不得。
  明白了沈傷的攻伐手段,方源就能對癥下藥。只是拘束并不殺傷,那對他自己就是無害的。
  沈傷不斷掙扎,瘋狂嘶吼,卻是掙脫不得。
  沈從聲見勢不妙,想要出手施救,結果再一次遭受反噬,他始終受到樂土仙尊的手段約束。
  “終于得手了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沈傷無愧于他的身份,能夠引出樂土仙尊親自出手鎮壓,的確是有幾把刷子的。
  他的手段奇怪詭異,令人很難防范,方源也一度落入下風。
  當然,方源掌控著一部分戰局,他的種種底牌仍舊扣在他的手中。
  就算再不濟,方源還能傳送回接引島。有這一點保障,方源便始終處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“啊啊啊……”沈傷嚎叫,面色扭曲。
  方源眉頭開始皺起。
  沈傷此時的狀態變得有點奇怪,他大笑不止,瘋狂地掙扎,卻不動用任何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下一刻,他通紅的血眸盡數轉成一片漆黑,黑色迅速擴散,直至充斥他整個眼眶。
  蓬的一聲輕響,一團黑火從他身上忽然燃燒起來。
  火焰中,沈傷身軀不斷猛顫,仿佛癲癇一般,口水四流,張牙舞爪,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嚎叫尖嘯。
  沈傷身上的黑炎并不起眼,但卻蔓延到灰石巨人的雙手時,灰石巨人遭受火焰灼燒,立即發出痛苦的咆哮。
  他的雙手沾染了黑火后,開始迅速融化,竟是對這個古怪的黑火毫無抵御之力。
  方源目光越加冰冷,黑火強大詭異,遠超他的想象。
  見機不妙,方源立即撤銷了上古戰陣。
  灰石巨人消失了,十二個太古年獸出現在半空中。
  其中兩頭太古年獸,卻是沾染了黑火,它們失去了理智,在半空中打滾,發出慘痛的哀嚎,拼命掙扎。
  幸存的十頭太古年獸,仿佛見到了天敵,甫一得到了自由,便驚懼不已地四散而逃,離黑火越遠越好。
  方源、沈從聲眉頭緊鎖,神情凝重。
  這團黑火太過古怪,他們兩人竟都無法偵查出這黑火是何流派!
  與此同時,兩人又同時感到一股強烈的威脅感,這種威脅感甚至令他們頭皮都微微發麻。
  黑色的火焰仿佛是一切生命的天敵!
  兩頭太古年獸已經被火焰覆蓋,它們一邊嘶叫,一邊從空中墜落下去。
  方源有一種強烈的預感,一旦這兩頭太古年獸落入海水當中,黑火必定會釀成更大的慘劇。
  但他沒有出手,而是駕馭萬年斗飛車不斷后撤。
  沒有了灰石巨人束縛的沈傷,懸浮在空中,仍舊狂笑,瘋子一般。
  沈從聲呼喚了幾聲老祖,但沈傷充耳不聞。見到這般詭異的情形,沈從聲也開始明智地后退。
  就在那兩頭太古年獸要接觸到海面的時候,忽然海底大陣噴涌出一道白金光柱,將這兩頭太古年獸托住,不斷向上升起。
  僅剩四成的海底大陣,發出史無前例的轟鳴聲,正全力運轉!
  白金光柱猛烈膨脹,又將沈傷囊括進去。
  黑色的火焰在沈傷、兩頭太古年獸的身上,不斷燃燒,但白金光柱將它們嚴密地禁錮住。
  如此異變,讓沈從聲愕然。
  方源忽然出手,破曉劍群再度飛射,紛紛穿透白金光柱,刺中沈傷。
  “住手!”眼睜睜看著自家先祖被方源怒射,沈從聲急躁大吼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飛劍催發得越加兇狠。
  這古怪的黑火明顯危害極大,這點從海底大陣主動出擊,似乎生怕海水碰上黑火,就可看出來。
  沈從聲只能干瞪眼。
  方源心頭一動,飛劍群飛出兩股,又對自家的太古年獸下手。
  黑火在破曉飛劍的攻擊下,仍舊燃燒,勢頭衰減的幅度很是微小。
  破曉劍可是八轉殺招,居然近乎無效!
  方源堅持噴射,黑火陡然發生變化,化為一團團的銀白水氣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