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904 仙蠱應運

至尊仙竅。
  小北原。
  “都準備好了?”雪兒坐鎮雪晶大陣,細心觀察著數十團寒氣。
  “都準備好了,太上族老。”一位雪民五轉女蠱師跪在地上,極其恭敬。
  “那就去吧。記住,要熱情招待。當然,若有委屈也不能平白受著。”雪兒想了想,關照道。
  “是。”雪民女蠱師退下。
  雪兒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自從她被方源安排在這里,一直致力于雪民部族的發展。在方源的雪晶大陣的輔助下,雪兒勵精圖治,麾下雪民部族規模翻了數番,變成了一個龐大的異人部落。
  “夫君終于引進了人族……若是有閑暇,我真想去親自看看。可惜這里脫不開身。”雪兒望著寒氣,心中憂愁。
  她操縱大陣,細心梳理。自從方源吞并了氣相洞天之后,氣道道痕大漲,帶給至尊仙竅的影響非常巨大,這種影響如今還未停止,仍舊在逐漸改造著至尊仙竅的方方面面。
  就拿雪兒坐鎮的雪民部族來說,這里寒氣凝聚,越來越多,每隔數月,就得需要雪兒親自出手,操縱大陣進行梳理。
  若是一旦讓寒氣積累到了某個規模,沖破極限,寒氣就會釀成寒潮。
  寒潮對于體弱的雪民而言,也是一場災害。
  對于周遭的環境,更會造成巨創。甚至寒潮蔓延開來,還會禍及到整個小北原。
  因為界壁的存在,其他小四域倒不會受到寒潮荼毒。
  就在不久前,方源傳信過來,告知雪兒會有一座城池,放置在靠近雪民部族附近的地方。屆時,需要雪民一族出人出力,集結隊伍,帶去禮物,積極交流。
  雪兒當然照辦,只是一直以來,她身為異人都飽受人族的打壓。如今這樣和人族接觸,觸動了她人生中的陰影。
  若是可能,雪兒當然愿意看到整個小北原,都是雪民一族的領地。
  但這種事情,她也明白是一個妄想。
  方源畢竟是人族,而且仙竅經營到一定的程度,都會引進和栽培人族。這是仙竅興旺繁榮的標志。
  雪民部族的人馬剛剛出動,與此同時,西漠中的墨人隊伍到達了目的地。
  墨坦桑身為墨人城城主,此刻高飛云端,靜靜等待。
  “來了。”他忽然眼中精芒一閃。
  頓時,天地間閃過一道絢爛彩光。
  圍繞著這團彩色華光,大地向四面八方推行出去。彩色華光越來越大,逐漸顯現出一座模糊的城池幻影。
  這個幻影越加真實,最終華光消散,原來的地點新增了數千里方圓的廣袤土地。
  一座城池位于土地中央,正是獸災洞天中的圣鷹城。
  墨人蠱師隊伍已經跪拜在地上,對這樣的仙跡連聲歌頌,直至墨坦桑傳音命令,這群人這才動身。
  圣鷹城的城門打開,里面城民也早已得到通知,組成了歡迎的隊伍。
  兩方人馬在城門口相遇,正式開始接觸。
  圣鷹城的人族好奇地打量著黑膚白發的墨人,而墨人們也漸漸放下心中的擔憂。
  他們也是長期生活在人族的重壓下,沒想到這批新加入的人族,居然如此好說話。交談間都是平等的態度,這讓墨人們發自內心的歡愉。
  “閣下便是墨坦桑大人嗎?”掌管圣鷹城的巨鷹勇士,飛到墨坦桑的面前,“今后還請您多多指教。”
  “好說好說。”墨坦桑笑著,“你不用太過客氣,我們都是自己人。”
  小藍天。
  云土聚集成一塊小型的懸空大陸。
  星光綻放后,這塊原本空無一物的大陸上,陡然增添了一座雄城。
  這座城池傷痕累累,飽受摧殘,正是之前抵抗毒煙浩劫的星羅城。
  星羅城的中央,已經有了一座全新的星螺殿,這是方源特意打造的凡蠱屋。
  至于原先充當殿體的星海螺,則已經被方源充入庫藏中。這可是太古荒獸,螺殼乃是八轉的仙材。若是交給戰獸王老者,他可不會處理,只能任由仙材上的道痕自然逸散。這就太浪費了。
  “這里就是你父親的世界嗎?真是廣大空曠啊。”戰獸王老者悄悄離開星羅城,遠遠地繞了一圈,感慨不已。
  陪在他身邊的正是戰部渡:“這里是小藍天。我爹的仙竅世界中,還有九處這樣的地方。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在這里生活得很好。”
  戰獸王老者點點頭,又問:“其他人我們該怎么聯絡他們?”
  “用這個。這是信道蠱蟲。”戰部渡取出一只凡蠱來,交給戰獸王老者。
  戰獸王老者修為高達八轉,但見識很是狹隘,這樣一只信道凡蠱讓他也驚嘆不已:“沒想到蠱蟲居然還能這么用。”
  “這才是真正的用途。我繼承了的獸災真傳,也是如此。”戰部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還請戰獸王爺爺勿怪,是我爹關照我的,讓我保守這個秘密。”
  戰獸王老者點點頭:“可以理解。不知令尊需要老朽如何做?”
  “短時間內,還請戰獸王爺爺和其他戰獸勇士,都學習正統的蠱修之法。我們并不安全,在外還有大敵。”戰部渡有所隱瞞地道。
  戰獸王老者動容:“令尊愿意將真正的蠱修大法,傳授給我等?”
  “這是當然的。我們是自己人啊。”戰部渡笑道。
  方源吞并了獸災洞天。
  蔓延獸災洞天的浩劫,的確耗費了他大量的仙元和精力,但終究阻止不了方源。
  幾乎以一己之力,解決了危害洞天的災劫后,方源本體的威望達到了頂點。
  隨后,在獸災洞天之主戰部渡的一力撮合下,獸災洞天被順利地融入至尊仙竅。
  和上一世不同,方源這一世提前就做好了充分的準備,推算詳盡。
  吞并了洞天之后,他就將這些洞天拆分,分別布置在至尊仙竅各處地方。
  獸災洞天中有幾大聚居地,分別保管了一部分的獸災真傳。
  方源分別將圣鷹城、青冥谷、靈泉森林、山崖城、星羅城,安置在了小西漠、小南疆、小中洲,小北原以及小藍天中。
  當然,除此之外,獸災洞天中還有大量的資源點,都被方源妥善安置。
  消化這樣的洞天,需要時間。
  生態方面的融合,重新達到平衡,更需要時間,還有蠱仙們的耐心調整。
  方源再次得到萬物大同變,同時麒麟天靈也留了在最大的一塊原址上。
  方源因此收獲了二十多萬的變化道痕!
  上一世,獸災洞天只提供給他十幾萬變化道痕。但這一世,方源提前布局,有了充分的時間,因此引動了第二次浩劫。
  獸災洞天的原主人勉強撐過第一次浩劫,隨后隕落。方源發現獸災洞天的時候,它已經逼近第二次浩劫。
  渡過了第二場浩劫,獸災洞天新增十萬多的道痕。
  因此,方源在變化道痕方面的收獲,比上一世要翻了一倍。
  道痕這種東西,當然是多多益善。
  “哦,冰塞川蘇醒了,仍舊要和我合作?”方源接到了這個消息,只是笑了笑。
  長生天方面雖然無法直接聯絡方源,但旋即想到了辦法。
  他們知道南疆正道被方源勒索過,肯定有方源的聯絡之法。便和其中一家南疆的超級勢力商討之后,付出一定的代價,得到了這個方法。
  冰塞川立即主動聯絡方源,再次表示希望和方源合作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還有些驚疑。這一世,方源自然心知肚明。
  “冰塞川的打算,無非是合縱連橫,聯絡所有能夠利用得上的力量,搶奪宿命蠱。”
  “不過,我也需要這批人進攻天庭,為我試探一番,吸引火力。”
  天庭中有許多讓方源忌憚的地方。
  比如塔中的元蓮畫道手段,又比如一缺抱憾亭中的雙尊對弈。
  方源答應和冰塞川聯手。
  這反倒是讓冰塞川疑惑起來:“方源答應的怎會如此干脆?恐怕他是將信將疑,只是想看看接下來的動向吧。”
  冰塞川眉頭皺起,覺得應該找到一個機會,最好讓他和方源并肩作戰,體現出自己的誠意。
  但算計尋找了一番,冰塞川卻沒有發現什么合適的目標。
  上一世,他可沒有這樣的苦惱。不管是光陰長河中的石蓮島,還是龍宮之爭,他都能方源聯手抗敵。
  但這一世,方源重生改變了許多。龍宮被他提前得到了,光陰長河天庭慘敗,至今還恢復不了元氣,不敢踏足這個方源一力打造的禁區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秦鼎菱看著鳳九歌,微微帶笑:“說吧,你主動找上門來,是有什么要事?”
  對于這個優秀后輩,未來大夢仙尊的護道人,秦鼎菱還是非常欣賞的。
  鳳九歌猶豫了一下,終究還是開口:“晚輩想借取前輩手中的一只八轉運道仙蠱——應運。”
  秦鼎菱訝異了一下,旋即恍然:“好,我答應你了。”
  說著,她就將應運仙蠱當場遞給了鳳九歌。
  鳳九歌不免詫異。
  秦鼎菱道:“我知道你正在開創新的殺招,這只應運仙蠱一定對你有著極大的幫助,否則依照你的性情,絕不會開口向我借這只蠱蟲的。”
  鳳九歌點頭,接過應運仙蠱:“正是如此。”
  他如今已經創出八成的命運歌,發現原本的八轉命甲仙蠱,難以承載恢弘的命運歌,還得需要一只運道仙蠱,充當核心。
  就鳳九歌所了解的情況,應運仙蠱是最合適他的。
  秦鼎菱望著這只仙蠱,嘆了一口氣:“這只應運仙蠱的仙蠱方,其實并非是我創作,乃是我當初偷看了巨陽仙尊的書稿。將來你運用此蠱對付北原蠱仙,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。這只仙蠱就送給你好了。”
  鳳九歌謝過秦鼎菱,又道:“得了此蠱,晚輩還未竟全功。需要繼續前往光陰長河,觀古今內外,覽眾生軌跡。”
  秦鼎菱皺起眉頭:“據我所知,天庭雖然全力趕工,但宙道仙蠱屋只搭建出了一座。你想要現在去往光陰長河,無疑是送死。那就讓我看看你的運勢,能否發現其中蘊藏的機會。”
  鳳九歌再次拜謝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