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907 南聯破陣

萬年斗飛車懸停長空,方源望著眼前的大陣,面露微笑。
  他再次親至義天山,這一次定能將這里的夢境一網打盡。
  這個時機真的是恰到好處。
  一方面,武庸等人率領南聯諸多強者,在中洲動手,南疆陷入有史以來最弱的狀態。二來,中洲方面的曠世大戰也才剛剛開始,對于方源來講,這恐怕是最后的一段閑暇功夫了。
  “和上一世不同,我這一世屢屢占據先機,擊敗天庭。我重生的秘密廣為人知,天庭必定有所針對。他們的手段和布置定然和上一世有著不同,我還是讓四域蠱仙打頭陣,為我探清虛實才好。”
  方源對局面始終把握得當。
  到了此時此刻,方源的重生優勢已經所剩無幾了。前世的記憶對于天庭這樣的存在而言,并不能做太多參照。
  天庭絕不會蠢笨得沒有絲毫變化。
  若是方源一頭沖在最前方,恐怕就要陷入戰爭的泥沼中,無法脫身,無法自拔。甚至還可能因此陣亡。
  畢竟天庭底蘊深不可測,方源也不敢肯定,他記憶中的仙尊手段就是天庭的全部底牌了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煉陣雨。
  天空中忽然下起了小雨,淅淅瀝瀝,迅速滲透大陣。
  大陣中自然有鎮守的蠱仙。
  蠱仙們一片慌亂。
  大陣竟抵擋不住,外部邊緣已經被方源煉為己有了。
  這個大陣雖然是池曲由布置,但方源暗中和池曲由進行夢境交易,多次進入這里,獲悉了許多情報。
  方源的陣道境界、智道造詣,再加上煉陣雨殺招,正好克制這座大陣。
  “方源這個魔頭,沒有攻打中洲,居然跑回了南疆!”
  “怎么辦?”
  “求援嗎?”
  “我們的八轉蠱仙幾乎都被武庸大人帶去中洲了啊。”
  “那也得將這個消息告訴諸位大人!”
  南疆蠱仙們交談一番,誰也不敢出陣迎戰方源,也求援不了,只好催動仙陣,進行一番番變化。
  仙陣不斷變動,頓時讓方源煉化大陣的效率下降數籌。
  不過方源反而暗中歡喜。
  大陣變動,更能令他看出陣法中蘊含的奧妙。有智慧光暈輔助,參破這些奧妙簡直是手到擒來的事情。
  中洲,南聯蠱仙已經進入了九九連環不絕陣中。
  武庸等人接到了這個情報。
  “什么?夢境遭遇襲擊?”
  “是方源這個賊子!”
  “他到底有沒有大局觀?這個時候還對我們下手?!”
  南聯蠱仙們憤恨不已。
  武庸沉默片刻,開口道:“他當然有大局觀。”
  “武庸大人此言何意?”巴德臉色鐵青。方源此舉已經嚴重損害了南疆所有正道的利益!
  任誰都清楚,這些夢境的價值極其巨大。并且,它還會隨著大時代的來臨,越來越重要。
  武庸反而笑了笑:“方源若沒有大局觀,早就對夢境下手了。不會等到我們在中洲出手。或許他還有利用我等,讓我們成為炮灰的意思。”
  “那我們豈不是為他做了犧牲?”有人開口,語氣十分不甘。
  “不。”武庸搖頭,“宿命蠱一旦修復成功,對于我們的威脅要比方源這個天外之魔大得多了。他重生回來,恐怕上一世我們也像現在這般主動出擊了。但沒有辦法,我們必須動手。這是真正的五域大局。”
  “諸位,我們此行之前,我就已經告誡過諸位,或許后方家園會遭受襲擊。不管是你的親人、朋友,還是你的基業面臨毀滅和殺戮,在現在都是小事!天庭若有了完整的宿命蠱,我們就將任人宰割,毫無未來!”
  武庸說到這里,目光如電,掃視群仙,擲地有聲地道:“我欲下令,讓鎮守大陣的蠱仙們全部撤退,不要做無謂犧牲。我知道這個命令很是冒險,但就算是我武家的大本營被方源摧毀,我也絕不會在這里后撤一步!”
  武庸的決意讓眾仙心中凜然。
  眾志成城,南聯蠱仙再次凝聚成一個拳頭,殺進九九連環不絕陣的深處。
  武庸的命令傳達到南疆這邊,鎮守大陣的蠱仙們心中都松了一口氣,將能帶走的仙蠱帶走,開始迅速轉移。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煉化了已成空殼的大陣,不見一位南疆蠱仙的身影。
  待他全部拆解了大陣之后,他還得到一只信道蠱蟲,蠱蟲里是武庸專門寫給方源的信。
  方源神念一掃,信中內容一覽無余。
  信中語句寥寥,只闡述一個觀點——天庭和宿命的威脅,中洲的強大,四域的渺小。
  絲毫不提什么讓方源停手的建議。
  “這個武庸……”方源不由感嘆一聲。
  之前是他為難自己,施展政治手腕,抵制方源的勒索,讓方源損失頗大。而現在同樣是武庸,主動下令叫南疆蠱仙放棄防守,并主動撤退,省下了方源很多力氣。
  若是這些南疆蠱仙嚴防死守,必定會拖延方源很長一段時間。
  方源收走夢境之后,大可以用節省下來的時間,去南疆各處找正道的麻煩。所以武庸這個命令非常大膽和冒險。
  但武庸認定方源是有大局觀的,絕不會繼續在南疆為禍。
  這就像方源知道,自己在這邊動手,武庸絕不會放棄中洲的戰斗趕回家抵御自己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原本也沒有打算去找南疆正道的麻煩。
  耗費一番功夫,方源將這里的夢境全部打包收走。
  義天山再次重見天日,連番蠱仙大戰的痕跡刻印在這里,漫山遍野,毫無生命跡象,一切都早已不是當年的景色了。
  方源開始往中洲趕。
  他一邊趕路,一邊將這些夢境轉化成純夢求真體。
  接下來的大戰中,這些純夢求真體將是他的得力手段。上一世他的純夢求真體自爆,是被鳳金煌抵擋住了。這一世估計鳳金煌也同樣掌握了這個能力。
  但鳳金煌始終只有一個,而且還只是凡人蠱師。方源卻占據主動,幾大戰場任憑選擇。
  天庭,中央大殿。
  龍公、紫薇仙子、秦鼎菱坐鎮中樞。
  正元老人也被請了進來。
  “最新情報,南疆蠱仙破除第一陣,前往第二陣了。方源在南疆義天山出現,攻破大陣,盡取夢境。”紫薇仙子忽道。
  龍公沉聲道:“方源絕不會繼續在南疆作亂了。他必定會立即趕赴中洲參戰。看來,我們得要面對夢境了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點頭:“真是慶幸,鳳金煌開創出了完美的純夢求真體,能壓制方源的這一夢道手段。”
  龍公呵呵一笑:“你以為這是僥幸?不,這是宿命在發揮作用!這場戰斗,天庭絕不會敗,也絕不能敗。”
  就在這時,紫薇仙子忽然輕咦一聲,面露異色:“南疆諸仙已經攻破了第二陣,前往第三陣了。”
  “速度這么快?”秦鼎菱也非常驚異。
  九九連環不絕陣內,諸仙士氣大振。
  “池曲由,干得好。”
  “真不愧是我南疆唯一的陣道大宗師!”
  “有池曲由在,何愁大陣不破?哈哈哈。”
  就在剛剛,眾仙進入第二子陣中,池曲由便道:“慢。”
  隨后,他觀察片刻,指揮眾仙,巧妙且又迅速地破解了大陣。
  被眾仙夸贊的池曲由卻是微微搖頭:“實不相瞞,這個大陣不是我看破的,而是我得到了方源的訊息。”
  南疆眾仙神情一滯。
  池曲由繼續道:“若憑借我的手段,當然也能迅速看破。但恐怕得用禁術,損害自己的壽元。如此看來,方源絕對是重生回來的。他在上一世恐怕就闖過這個大陣,因此了若指掌。”
  眾人紛紛點頭,贊同這個說法。
  卻不知道,這個大陣的奧妙其實還是池曲由自己告訴方源的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從帝君城戰場趕來毛腳山,眾仙為了破解九九連環不絕陣,想到利用五界大限陣。但沒有完整的陣圖,并且在敵方大陣中設陣,難上加難。
  方源便運用自己的智道、陣道造詣,和池曲由、玄極子聯手,共同推衍,迅速推算出了完整的陣圖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池曲由為了讓方源、玄極子更多的了解九九連環不絕陣,便將他們之前破陣的經驗如數告知。
  既然武庸主動讓南疆眾仙撤退,展現出了誠意和決心,方源這一次指點他們,也算是投桃報李。
  知道了這個情況,武庸的身軀有些復雜,嘆息一聲道:“看來方源已經趕來中洲了。”
  方源了解武庸,武庸也理解方源。
  兩人之間有著難以言喻的默契。
  雖然平時,他們兩個恨不得彼此立即去死!
  事實上,上一世方源為了破解九九連環不絕陣,向南聯索要夢境。
  武庸沒有猶豫,直接下令放行。
  方源傳送回了南疆,守護大陣直接開放,任憑他將里面的夢境取走。
  只是后來,方源利用這些夢境轉化成純夢求真體,卻被鳳金煌擋住,并未破解得了九九連環不絕陣。
  利用方源的指點,南聯蠱仙又破開兩陣,效率之高簡直駭人聽聞。
  天庭方面反應過來,紫薇仙子緊皺眉頭,急速思索對策的時候,天庭上空忽然泛起一片彩霞。
  霞光漫天,八轉仙蠱屋劫運壇從中暴射而出!
  “天庭,我們來了。”冰塞川長嘯,斗志昂揚。
  “等你們多時了。”秦鼎菱緩緩站起了身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