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912 請方源援手

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這些都是歷史上,北原著名的強者,居然被召喚過來了!”
  天庭蠱仙盡皆驚詫。
  龍公沉聲道:“諸位注意,這是紅蓮魔尊的宙道殺招前有古人。可以從光陰長河的上段,召喚出與自身緊密相關的蠱仙來到現在,為自己作戰!”
  “這就有意思了。”肉鞭仙舔了舔嘴唇,戰意狂涌,哇哇直叫,沖了上去。
  “讓我來。”張飛熊化身巨人,和肉鞭仙一左一右,撞向劫運壇。
  但此時的劫運壇,已有了守衛。
  努爾暴雄狂吼一聲,施展仙道殺招,雷球四下飛射,兇猛爆炸。
  一時間,肉鞭仙、張飛熊都被雷霆擋下,攻勢受挫。
  朱雀兒嬌喝一聲,催動移動殺招,在空中劃過一道亮麗驚艷的赤虹,繞到了劫運壇身后。
  “你休想得逞。”光陰長河虛影中走下一位男仙,擋住朱雀兒。
  他面冠如玉,風流瀟灑,目光含笑,正是東方玉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朱雀兒和東方玉展開激戰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坐吃山空!
  遠處,趙山河和玉珠子再次聯手,成功施展殺招。
  殺招作用在劫運壇上,效果很不明顯。劫運壇不愧是巨陽仙尊所創,在食道上的防御也頗為強勁。
  野樵子的殺招接踵而至。一道道木樁憑空產生,形成一個圈,困住劫運壇。
  野樵子再低喝一聲,木樁上生長出無數翠綠藤蔓,纏繞劫運壇,并向上蔓延,企圖染指光陰長河的虛影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。這長河光影無法攻伐,只有擊潰承載它的基石劫運壇,方能終止這一招。”龍公正要出手。
  另一位天庭蠱仙忽然瞬移到了光陰長河虛影面前。
  這位蠱仙是童子模樣,頭發烏黑發亮,頭頂有一小撮的尖毛,圓滾滾的臉蛋。正是旋空童子。
  童子身上氣勢狂涌而出,在他頭頂上空形成一個巨大的空洞,空洞迸發出恐怖的吸力,不斷旋轉,絞殺任何吞并進來的事物。
  但光陰長河幻影巋然不動,毫無影響。
  倒是剛剛走出來的另一位北原蠱仙,還未反應過來,就被空洞卷席進去。
  “咯咯咯,總算還有些收獲。”旋空童子笑出聲來,加勁碾磨。
  被困在里面的乃是廿二家的強者——廿二農夫。
  他老農模樣,褲腿卷起,手腳沾泥,腰背佝僂,臉上有著深深皺紋。
  此時被困,他唉聲嘆氣:“哎呀哎呀,剛一出來就要陣亡啊。至于嗎?所有的北原蠱仙中我是最不擅長爭斗的呀。”
  旋空童子小臉鼓起來,拼盡全力碾磨絞殺廿二農夫。
  廿二農夫周身有一道淡黃光暈守護,這光暈雖然單薄得很,但卻十分堅固,牢牢地抵抗住旋轉空洞的瘋狂絞殺。
  又有蠱仙從光陰長河的幻影中走出來,見到廿二農夫被困,就要出手相救。
  但天庭蠱仙周雄信也及時趕到,攔下此人。
  耶律寇也跟著走了出來,他皮膚黝黑,目光如隼,掃視戰場,頓時發現天庭中相對最弱的蠱仙——秦松。
  秦松虛弱的狀態難以掩飾。
  耶律寇冷笑一聲,徑直殺向秦松。
  “你的對手是我喲。”一位嬌媚的女仙在半路攔截了耶律寇。
  耶律寇凝神望著女仙,感受到了性命的威脅:“你是何人?”
  女仙媚笑一聲,話語中卻是殺意凜然:“殺你的人——萬紫紅!”
  兩人交手,金光飚射,花瓣飛灑。
  一道道身影或在空中飛舞,或在地上纏斗。
  隆隆炸響,不斷回蕩,火光四溢,烈芒爆閃。
  北原一方的史上蠱仙強者,和天庭成員忘我地廝殺著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張飛熊被努爾暴雄炸得皮開肉綻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肉鞭仙狠狠地抽打袁賁,袁賁身著的白骨重鎧已經被抽得支零破碎,節節敗退。
  廿二農夫還在抵抗,旋空童子咬著牙,不肯放棄。
  在兩人僵持的戰團周圍,圍繞著數位蠱仙也在交手。
  蠱仙們都開始負傷,空氣中彌漫著濃厚的血腥氣味。
  “就算我動用了前有古人殺招,居然也被壓在下風!”冰塞川咬牙,心里越加沉重。
  他寄希望的底牌沒有讓他翻盤,只是挽救了他的敗局,將場面僵持下來。
  上一世,天庭蠱仙從仙墓中倉促蘇醒,盡管有紫薇仙子緊急調配仙蠱,戰力仍舊是殘缺的。
  但這一世卻不一樣,這些天庭蠱仙的戰力、狀態都非常好,足以和北原強者打得你來我往,甚至逐漸壓制。畢竟天庭的蠱仙之間有了不少配合,而北原的史上強者剛剛召喚出來,最多是相互聽聞彼此,生平哪有并肩作戰的機會?
  “這樣下去可不行。這個前有古人殺招持續的時間越長,就會源源不斷地召喚出強者參戰。”紫薇仙子皺起眉頭,心中既擔憂又慶幸。
  幸虧自己主張優先對付長生天,這個殺招實在是棘手。若是大規模星投的次數多了,失去秦松,天庭的人馬又分散在外,很可能就被長生天得逞,沖出氣墻了。
  畢竟留在天庭里的蠱仙可不多,袁瓊都等人都要主持煉道戰陣,真正阻擋劫運壇的主力只有龍公一人而已。
  龍公凝望光陰長河虛影好一陣子,緩緩收回目光。
  他心中暗嘆,這個殺招他仍舊破解不了,一如曾經他面對紅蓮魔尊施展的“后有來者”殺招。
  “無法直接破解的話,那就只要拆掉劫運壇了。”想到這里,龍公緩緩捏起雙拳,一步步邁入戰場。
  野樵子忽然吐血,殺招反噬,令他身受重傷。
  他一直在配合龍公偵查,竭盡全力禁錮劫運壇。但八轉仙蠱屋豈是那么容易受制的?
  野樵子不得不后退到氣墻中去,而劫運壇則蠢蠢欲動,想要沖破氣墻。
  龍公默默地走向劫運壇。
  “諸位仙友,攔下此人!”冰塞川冷漠下令。
  他是和巨陽仙尊同時代的人物,而北原的強者們大多都是巨陽仙尊的子孫后裔,自然聽從他的話。
  努爾暴雄最先出手,數百顆雷球砸向龍公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一連串的炸響震耳欲聾,煙塵翻滾,努爾暴雄狂笑:“嘗到厲害了嗎?哈哈哈……呃。”
  煙塵中逐漸走出一個身影。
  龍公面色淡然,身軀挺拔如槍,紫金龍鱗仍舊熠熠生輝,頂多只是留下了一絲灰痕罷了。
  努爾暴雄大怒,瞪起雙眼,身上氣勢瘋狂暴漲:“再吃我這一招!”
  他雙手在頭頂托舉,無數雷霆匯聚成一顆巨大的深藍雷球。
  雷球表面電光縈繞,內里黑得深沉,被努爾暴雄一拋,宛若流星般射向龍公。
  龍公終于舍得轉移目光,但也只是瞥了雷球一眼。
  他信手一揮。
  轟隆!
  氣浪狂飆,形成一只氣浪大手,大手手背一拍,就將雷球遠遠地拍飛出去,輕而易舉至極。
  努爾暴雄的強大殺招,就這樣被龍公破解了。
  下一刻,玉陽子、劉惠、劉流溜相繼出手,龍公看都不看直奔劫運壇。
  只要把劫運壇砸爛,前有古人殺招必會崩解!
  轟!
  劫運壇被龍公一拳,狠狠地砸在地上,陷在地里。
  仙蠱屋表面出現一個拳坑,大量的蠱蟲陣亡,甚至仙蠱都受到了損傷。
  北原強者的殺招好像傾盆暴雨,淹沒了龍公。
  但連續的轟炸之后,龍公仍舊屹立不倒,只是臉上多了一層淡淡的煙灰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”
  “這個人怎么會如此之強!”
  “他是龍公,紅蓮魔尊的師父!”
  有人辨認出了龍公的身份,頓時讓北原的蠱仙們暗抽一口冷氣。
  這是一個老怪物!
  但下一刻北原人士氣再次暴漲。他們性情悍勇,龍公越是強大,他們就越是興奮。
  “殺殺殺!”
  “把這老東西斬首了!”
  “護住劫運壇,沖出氣墻。”
  北原蠱仙們狂吼,奮不顧身,掀起攻勢狂潮。
  “這群北原瘋子!”
  “哼,蠻勇之徒。”
  天庭諸仙一時間也只得避退后撤,暫避鋒芒。
  面對北原蠱仙的忘死拼殺,龍公這一次也無法繼續無視。
  他輕哼一聲:“煩人的蟲豸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他周遭的氣息就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氣流奔騰,四處蔓延,而龍公的身軀淵渟岳峙,氣勢飛速上漲。
  殺招在頃刻醞釀完畢,龍公信手一揮。
  呼——!
  空氣被粗暴地排開,五道恢弘的氣浪向前橫掃。
  所到之處,北原強者如煙花般璀璨的殺招都接連崩潰,擋不住氣浪沖刷。
  正是仙道殺招——氣流剪!
  龍公伸手向天一指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氣呼山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道氣流組成的半透明的大山,宛若天傾,驟然形成,迅速蓋壓下來。
  北原蠱仙慌忙逃竄,其中數位躲閃不及,被氣呼山壓中,直接撞到劫運壇上去,被當場碾成血肉骨渣。
  整座氣流大山狠狠地壓在劫運壇上,地面都在猛烈震動。
  劫運壇原本蠢蠢欲動,此刻卻是動彈不得。
  龍公連施兩招,效果立竿見影,鎮壓整個戰局。
  冰塞川臉色鐵青,一顆心沉入谷底。他徹底認識到,單憑己方實力根本無法沖破氣墻!其他的蠱仙尚且不談,單單龍公一人就是難于逾越的障礙。
  冰塞川手中并非沒有其他底牌。
  上一世,他就是請無極轉身,束縛住了龍公,令后者動彈不得,脫離戰場好一會兒。
  但這一世,劫運壇距離一缺抱憾亭實在太遠了,這個手段無法施為。上一世,劫運壇可是沖刺到中央大殿,才請的無極轉身。
  “只能請方源援手!”冰塞川心頭浮起了一個念頭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