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914 孽龍脫困

“世間居然有這等奇陣,能直接克制九九連環不絕陣!”
  “想不到竟是我南疆蠱仙陶鑄所創……”
  “看來我們大大低估了此人吶。”
  “方源居然掌握了這等手段,究竟是什么時候的事情?”
  南疆蠱仙們迅速交流著,驚嘆連連。
  方源勒索敲詐過他們,現在卻又是方源出手,支援他們,這使得南疆蠱仙心情都頗為復雜。
  這時,五界大限陣內傳出戰部渡的聲音:“南疆諸仙仙友,還請勿松懈。天庭絕不會坐視此處戰場失守,必會派遣援兵。”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還請貴方打開仙陣,讓我等據陣而守。”有南疆蠱仙答話道。
  戰部渡輕笑一聲,絲毫不掩蓋輕蔑之意:“此等幼稚之言,就不必再說了。諸位是戰是退,皆憑自愿。不愿戰,直接滾便是了。”
  “你……”答話的南疆蠱仙氣極變色。
  就在這時,十多根星光巨柱照射而下,天庭主力果真來援!
  “就是這座大陣!攻破它!”張飛熊一馬當先。
  戰部渡沉默,開始一門心思催動大陣,五色煙瘴不僅防御自身,而且綿綿不絕地向九九連環不絕陣擴散過去。
  后者大陣雖是星宿仙尊所創,此刻也不得不拆解子陣,盡量拖延時間。
  “我們出手,全力護住五界大限陣。”武庸毫不猶豫,立即下令道。
  “大人,對方可是方源。您不是一直反對……”有人不甘心。
  武庸狠狠地瞪了此人一眼,語氣嚴厲:“一切以大局為重!”
  他的威望很高,武家也是南疆蠱仙界的第一勢力,這已經成為一種傳統。
  南聯諸仙立即和天庭蠱仙展開激戰。
  有了他們的幫助,戰部渡心中頓時一松,肩頭壓力消散大半,五色煙瘴更加洶涌蔓延。
  一聲鳳鳴,火焰繚繞,現出鳳仙太子的身影。
  他鳳目高冠,身披金色披風,張口吐出滔天火焰。
  火焰在五色煙瘴中灼燒,卷席南疆諸仙。
  南疆八轉蠱仙翼浩方,立即變作海獸,駕馭水浪,擋住火焰蔓延。
  君神光化作一道白光,穿梭戰場,避開南疆四位八轉,殺向其余的七轉蠱仙。
  和他同一行動的還有周雄信、朱雀兒等人。
  無定府、飛沙閣、海角閣都去取出,南疆七轉蠱仙們連忙進入屋內。
  “啊!”
  一聲慘叫,旋空童子手里拿著一位南疆蠱仙的人頭,已然得手。
  趁此時機,其余的南疆七轉均進入仙蠱屋內。
  “你們動作太慢了。”旋空童子望著周雄信等人,咯咯而笑。
  “你往哪里走?!”武庸冷哼一聲,追殺上來。
  旋空童子回手一記仙道殺招,顯然是早有準備。
  武庸同樣抬手,掀起漫天風刃,兩大殺招對撞,轟然作響,氣浪翻飛,五色煙瘴滾滾如龍。
  旋空童子、武庸同時悶哼一聲,臉色一白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坐吃山空!
  趁著這段時間,趙山河再次和玉珠子聯手,施展出這記強大的殺招。
  “就算有仙蠱屋,又能如何?”玉珠子冷哼。
  南疆仙蠱屋內的諸仙都中了此招,紛紛變色,蠱蟲、仙元都在迅速憑空消耗。
  武庸瞳眸一縮,不進反退:“護我!”
  巴德、池曲由立即圍繞在他的身邊。
  仙蠱屋則盤踞外圍。
  “阻止他!”天庭蠱仙都是戰斗經驗豐富的人,武庸一副要發動強大殺招的模樣,立即就吸引了全部火力。
  池曲由、巴德艱難抵擋,很快就支撐不住。
  他們一位是陣道蠱仙,一位剛剛晉升八轉,哪里會是天庭群仙的對手?
  單從雙方實力來看,天庭明顯要遠超南疆諸仙。幸虧南疆一方有仙蠱屋傍身,同時戰部渡催發的五色煙瘴,是雙方盡情交手的巨大障礙,多少抹平了一些敵我差距。
  但天庭蠱仙明知道在這煙瘴中出手,攻勢越強,自身遭受的反噬越深,但仍舊悍不畏死,大有不管不顧的拼命架勢,兵鋒直逼五界大限陣。
  南疆諸仙的陣型支撐了一會兒,就有了分崩離析的趨勢。
  萬紫紅忽然嬌斥一聲,花瓣飛舞,竟殺得面前的南疆仙蠱屋節節敗退,沖出一條路來。
  張飛熊隨后跟上,化作熊頭巨人,狠狠地撞在五界大限陣上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大陣狠狠地顫抖了一下。
  海量蠱蟲消亡,并且戰部渡也遭受反噬,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  “啊,好痛!”主陣的還有陣靈,它發出慘嚎,身形驟然虛幻了很多,再不像之前飽滿凝聚。
  天庭的蠱仙們卻也好不了哪里去。
  他們也承受巨大的反噬傷害,但一個個都咬緊牙關,拼盡全力要摧毀五界大限陣。
  “糟糕,南聯是防不住天庭這般猛攻的。”戰部渡暗自咬牙。
  五界大限陣的主要威能,在于五色煙瘴,防御雖然也很強悍,但是在這些蠱仙的狂攻之下,是絕對撐不了多久的。
  “但就算是這樣,我也要死戰到底,盡量拖延時間。”戰部渡心中已生死志。
  一切都為了大局,即便犧牲掉這個分身,也在所不惜。
  該犧牲就要犧牲,分身也只是棋子。只不過更好用一些罷了。
  五界大限陣即便被攻破摧毀,也是有價值的。
  一方面,它暫時維持了天庭戰場,保住了長生天的人馬。另一方面,它為藏龍窟戰場爭取到了極其關鍵的時間。
  藏龍窟。
  大量的夢境侵蝕大陣,悲風老人臉色鐵青,對此無能為力。
  “求援,快求援啊,爺爺!”風禪子大喊大叫,已經是急得臉色蒼白,滿頭冷汗。
  悲風老人沒有說話。
  他早就請求支援了,但天庭的援兵卻遲遲不來,這很不合常理。
  要知道天庭掌握著大規模的星投手段,支援過來只需要一瞬。此時還不出現,一定是被牽絆住了手腳。
  一股不妙的預感,充斥悲風老人心頭。
  吼!
  早就感覺到束縛的削弱,陣內被鎮壓的帝藏生,也在這個時候奮力掙扎,給大陣雪上加霜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排山壓卵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破鏡碎芒!
  青岳安、宋啟元首先沖破束縛,因為他們的努力,大陣威能再次被大大削弱。其他蠱仙得以接連突破成功。
  八仙匯合,雖然仍在陣內,但已察覺到了異變。
  “怎么會有這么多的夢境!”張陰故作不知,神情詫異。
  “恐怕是方源在支援我們。”沈從聲故意道,他其實已經得到了方源的傳信,“除了他誰還能控制夢境?”
  “方源怎么會在這里!?”華彩云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正所謂英雄所見略同,他恐怕也是想打帝藏生的主意。”青岳安一邊療傷一邊猜測。
  “那就讓方源去釋放帝藏生,我們是否現在就撤?”華彩云猶豫不決。
  就在這個檔口,轟隆一聲,一座仙蠱屋撞破大陣,直逼大陣中樞而去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乃是一座雄壯宮殿,通體散發橙金微光,霸道華貴,宮殿表面充斥龍形雕紋。
  華彩云、青岳安等人目瞪口呆,雖然第一次見,但心中都在同時猜到了這座仙蠱屋的身份——龍宮!
  轟隆一聲巨響,龍宮撞破中樞。
  悲風老人哀嚎一聲,栽倒在地上,他遭受強烈的反噬,狀態陷入谷底,戰力十不存一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夢里輕煙!
  夢境如煙,輕輕一卷,就將悲風老人卷入宮內,輕松封印。
  而在悲風老人身邊的風禪子,也被連帶著卷入其中。
  見到一位八轉蠱仙,被這樣輕松鎮壓,東海八仙不禁面色大變。只不過他們中的一半是真情流露,而另一半則是心知肚明的偽裝。
  吳帥駕馭著龍宮,收了悲風老人之后,又一頭扎下地溝深處,對于東海八仙不聞不問。
  青岳安等人臉色很差,都意識到自己是被方源當做炮灰和誘餌了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們又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吼,隨后地動山搖,天地變色,一頭巨大的孽龍緩緩飛升而起。
  東海蠱仙慌忙避退,紛紛仰望。
  孽龍帝藏生是如此的巨大,簡直如同一個山脈,飛上高空能遮天蔽地,能教日月無光!
  好在帝藏生并不想找東海蠱仙的麻煩,直接向西方飛去。
  “這下有中洲忙活的了,哈哈。”
  “奇怪,龍宮哪里去了?”
  “怎么你還指望著你和方源交手不成?走吧。”
  “剛剛龍宮施展出來的那一招卷走了悲風老人,你們也看到了吧?夢道殺招啊!”
  東海諸仙談論到這里,不敢在這里過多停留。
  方源魔威震懾八轉,畢竟天庭三番五次被方源擊敗。如今龍宮展現出來的手段,更讓這些不知情的蠱仙們震驚不已。
  “帝藏生已經釋放出來,必定攪得中洲一個翻天覆地,為我等創造良機。”
  “不,你可別忘記了開戰之前,天庭蠱仙是如何出現的。我可不想在行動的時候,身邊忽然冒出十幾個天庭八轉來。”
  東海諸仙飛退中也在交流,談論到這里時都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們原本是釋放帝藏生,來消耗中洲底蘊,吸引火力,方便他們行動。但天庭擁有大規模星投的手段,讓他們的這個計劃成為了空想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