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915 七次郎

要繼續執行之前的計劃,東海諸仙們就得先破解了天庭的手段,否則很是危險。
  沈從聲仰望白天,暗中想起方源給予他的情報,他開口道:“要破解天庭的手段,也不是沒有可能的。天庭在白天中特意布置了大量的星辰,通過這些星辰進行中轉,將蠱仙們投放到中洲的任何一處。”
  其他蠱仙聽聞,紛紛眼前一亮。
  “那就破壞掉這些星辰好了。”
  “但我們進攻白天,豈不是主動招惹天庭,萬一天庭主力再次圍攻我們,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又有蠱仙猶豫不決。
  容婆慢條斯理:“的確是有這樣的風險呢。”
  張陰冷冷一笑:“怕什么東西?打不過還不能逃么?只消注意一些,不讓天庭施展出戰場殺招,追逐起來,天庭還能與我們糾纏?”
  “哈哈,張陰仙友此言在理。”揚子河眉頭一挑,撫掌笑道,“如今中洲局勢四處烽火,帝藏生也已經放出來。我們該招惹天庭的已經招惹了,還要猶豫什么?”
  石淼一副沉思的樣子:“天庭此刻恐怕分身乏術。若非如此,他們怎么會不及時支援過來呢?任憑我們放走帝藏生?”
  宋啟元點頭:“天庭已經自顧不暇,南疆蠱仙似乎找到了不敗福地所在,正在猛攻大陣,和天庭主力糾纏。西漠諸仙正向帝君城進發。北原蠱仙還看不到蹤影,但這群蠻子必定會來湊熱鬧的。現在加上帝藏生……依我看來,天庭恐怕還顧不上我們。”
  就這樣,東海八仙再次達成了統一的意見,統一行動,向白天進發。
  他們還不清楚,長生天一方已經在天庭展開了激戰。
  然而帝君城對于他們而言,沒有什么東西可搶。不敗福地倒是頗為誘惑,但那里已經有南疆諸仙和天庭主力,還是不去摻和為妙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紫薇仙子坐鎮中央大殿,種種最新的情報流入她的心頭。
  東海蠱仙進發白天,意圖非常明顯,就是要摧毀天庭之前布置的星辰。
  但這沒有關系。
  當初布置這些星辰的時候,天庭方面就有所考慮。紫薇仙子選擇放任不管。
  這些星辰分布很是散亂,相距遙遠,東海蠱仙要摧毀掉它們,必須得耗費一段時間。
  換句話講,天庭只是利用了這些星辰仙材,就拖住了八位八轉蠱仙,這是穩賺不賠的事情,紫薇仙子樂于見到。
  畢竟,按照秦松的情況,大規模星投的手段頂多也只能施展四次。在東海蠱仙完全摧毀了漫天星辰之前,這四次星投肯定是能夠用掉的。
  讓紫薇仙子擔心的是帝藏生。
  帝藏生脫困,說實在話,不會讓紫薇仙子如此擔憂。
  她擔憂的是,脫困之后的帝藏生表現非常異常,不再恣意破壞,瘋狂殺戮,而是有著冷靜的神智,直飛而去。
  這和歷史中的記載很不一樣。
  “難道它是被龍宮收服了?”紫薇仙子不免冒出這個念頭。
  這其實很容易聯想到。
  一來,天庭早有詳細記載,龍宮本身就是一座奴道仙蠱屋,這點眾所周知。二來,方源既然派遣了龍宮主動突襲藏龍窟,必定是有重大企圖的。龍宮展現出來的夢道手段,如此強大的戰力,放到一處無關緊要的戰場,絕不是方源的風格!
  “如果方源之前打的主意,就是要利用龍宮,收服帝藏生。那么他派遣下屬擺設大陣,克制九九連環不絕陣,吸引我天庭主力狂攻,便是誘餌而已。同時東海八仙的突襲,也是他散發出來的煙霧了。”紫薇仙子眼中閃爍著冷光。
  “方源居然能影響到東海八仙?他是怎么做到的?東海八仙當中恐怕就有方源的人,或者說和他暗中合作的成員。這類成員恐怕還不在少數,至少會有兩位罷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猜測著:“但如果只是方源恰逢其會呢?東海八仙意外的和他的目標一致,讓他討了一個便宜。這也是很有可能的。畢竟方源掌握著巨陽真傳,運勢一直都很好。而我方的秦鼎菱,仍舊還在療傷。扭轉巨陽仙尊的布置,所付出的代價遠比想象中要大得多。”
  即便是對手,紫薇仙子也不禁佩服起方源來。
  她也不得不承認,方源在藏龍窟戰場干的真是漂亮!
  心中不妙的感覺還在不斷地加深著,紫薇仙子的注意力已經大多集中在了帝藏生的身上。
  “很有可能,它已經被方源控制。那么它究竟要增援哪里?”
  “帝君城是最近的戰場,那邊才剛剛接收蠱師精英,還未正式開始煉蠱大會最終的決勝局。搗毀了帝君城,可以大大拖延宿命蠱的修復時間。”
  “毛腳山戰場,它也極可能會去。一次性消滅掉天庭的主力,也是方源的風格。就算天庭主力被我撤離回來,他也會想辦法來摧毀不敗福地。一旦他毀掉福地,那么至少這一次,我方修復宿命蠱只能暫停了。”
  “當然,天庭戰場也有可能。長生天既然可以突襲進來,方源也完全有這種可能。畢竟他可是繼承了紅蓮魔尊的真傳,說不定就有這樣的漏洞后門。”
  開戰以來,紫薇仙子頭一次感受到了被動。
  她非常遺憾,若是大規模的星投之術能夠傳送龍公就好了。然而很可惜,龍公的強大成了傳送的障礙。打個比方的話,十多位天庭八轉如同十幾只兔子,而龍公一人卻是一頭成年大象,兩者差距相當的大,星投之術完全帶不動龍公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瓦解!
  北原蠱仙玉陽子施展出招牌手段,這個殺招很大程度上令他名垂青史。
  瓦解殺招正中龍公,龍公身形微微一滯,抬眼看了看玉陽子,神情平淡:“啊,是瓦解呀。你就是玉陽子?”
  龍公剛說這話的時候,距離玉陽子,還有數百步之遙。
  說完這句話后,紫金龍形氣勁一閃,他就忽然瞬移到了玉陽子的面前。
  這一刻,玉陽子瞳孔縮成針尖大小,心中警兆狂鳴。
  他連忙后退,但這顯然只是奢望——他的脖頸被一只大手穩穩掐住。
  這是龍公的手,布滿紫金龍鱗,手指如刃,尖銳非凡。
  玉陽子早已催動防御殺招,但殺招的光暈像是玻璃,咔嚓一聲,就在龍爪的怪力之下分崩瓦解。
  臨死前,玉陽子咆哮,猛地自爆,轟隆一聲巨響,恐怖的威能卷席四周,震天動地。
  煙塵消散,龍公的身影仍舊如天柱一般,屹立不倒。
  “北原諸仙,除了不懼死亡,你們還有什么?”龍公聲調平淡,卻傳遍整個戰場。
  北原眾仙咬牙切齒,卻反駁不得。
  盡管天庭主力已經全部撤離,只剩下龍公一人。但就憑龍公一人,仍舊讓劫運壇不得寸進,只能依靠前有古人殺招,不斷地召喚歷史上的北原強者來支撐場面。
  “還有這個!”忽然,劉流溜的身影出現在龍公的背后。
  龍公身軀一震。
  劉流溜手中的灰光匕首,插進了他的后腰,即便是紫金龍鱗都擋不住這個手段。
  這是劉流溜的招牌殺招——卑鄙通行刃!
  上一世,劉流溜就是依憑此招,斬殺了諸多天庭成員,更是重傷紫薇仙子。當時若不是吳雙擋住了大半威能,紫薇仙子也已慘死在他的手中。
  “好!”見到這一幕,北原諸仙頓時精神一振。
  開戰以來,不管北原諸仙如何狂攻,這還是第一次令龍公如此負傷。
  但劉流溜卻是面色陡變,臉上難掩震驚之色。
  他的殺招匕首雖然刺進了龍公的體內,但卻像卡在鐵塊中,根本無法動彈分毫!
  “人道殺招?不錯,倒是符合你的性情。”龍公緩緩轉身,慢慢伸手,將劉流溜的頭顱穩穩抓住。
  這一刻,劉流溜忽然明白過來:“龍公是故意中招,特地來用身軀當做誘餌來陷害我!”
  他不是不想撤離,而是無法撤離。
  和他手中的匕首一樣,他也無法動彈。
  啪。
  一聲脆響,劉流溜的頭顱像是西瓜被龍公輕易捏碎,他的無頭尸體立即摔落下去,手中的灰色匕首瞬間消散。
  “還有誰?!”龍公振臂高呼,身軀如鐵,已經漲大到常人兩倍,紫色長發在滔天的聲浪中狂舞。
  北原諸仙用無數的殺招回應他。
  轟隆隆……
  刺眼的光影中,無數的殺招層層疊疊,龍公蠻橫地沖出,施展憾世龍錘,狠狠地朝劫運壇撞去。
  一聲巨響,劫運壇倒退數十步,在地面上犁出深深的溝壑。
  被龍公撞到的正面,完全凹陷下去,形成一個觸目驚心的深坑。
  “這樣的創傷,來不及修補了!”冰塞川咯噔一下,心臟猛沉。
  牛魔、花子以及五行大法師修補劫運壇的動作,都為之一滯。
  劫運壇若破,長生天此處人馬必將潰敗,死無葬身之地!
  但就在龍公繼續出手的那一剎那,從光陰長河中飛遁出一道黑光。
  黑光順著劫運壇正面的坑洞,射進劫運壇內部,化為一位年輕俊秀,黑色卷發垂腰的年輕蠱仙。
  這位年輕蠱仙手掌一揮,頓時暗光涌動,迅速彌補了劫運壇的創傷,將長生天的敗亡硬生生的挽回!
  冰塞川身軀一震:“七皇子!”
  龍公冷哼一聲:“原來是巨陽的崽子。”
  年輕蠱仙正是巨陽仙尊的第七個子女,人稱七皇子,他點點頭:“有我七次郎在,龍公,你現在還想要攻破劫運壇,難度可就倍增了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