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916 沈傷的破解

“這里便是中洲帝君城?”葉凡一邊跟隨著大部隊行走在帝君城中,一邊回顧四周,細細打量。
  他是南疆蠱師,也早已聽聞帝君城之名。
  這是整個中洲,不,更準確的講,是整個五域最大的凡人城池。在這里,三轉蠱師很是常見,而擱在南疆等地,三轉的蠱師通常都是位高權重的家老、族老。
  葉凡尚且是第一次來到帝君城。
  帝君城果然不愧是帝君城,布局嚴謹,構架恢弘,沒有讓葉凡失望。
  “只不過,和仙蠱屋一對比起來,帝君城也就相形見絀了。”想到這里,葉凡仰頭望天。
  天空中,靜靜地懸停著數座仙蠱屋。
  有一座亭閣,小巧精致,懸梁上掛著無數鳥籠,各種鳥類在里面嘰嘰喳喳,正是天蓮派的攬雀閣。
  有一座莊園,結構精妙,白玉地磚,灰青亮瓦,寒氣森森,似有龍魂呼嘯,乃是古魂門的寒螭莊。
  還有七層高樓,樓間幔帳飄飛,這是風云府的風滿樓。
  又有營寨雄固,大旗飄飛,是戰仙宗的角連營。
  除此之外,幻景園、岳陽宮、日月觀……
  葉凡拜師陸畏因,從師父那里得知了許多蠱仙的訊息,他能夠辨認出來絕大多數的仙蠱屋。
  這些仙蠱屋沒有帝君城那般巨大,但無疑更加閃耀,時刻引發著全城人的議論和關注。
  這個時候,走在他身邊的一位年輕人感嘆道:“看來傳聞是沒錯了。天地真的要大變,仙人之間也要開戰。一個動亂的大時代就要來臨了,仙凡的距離再不那么遙遠!這就是我等的計劃啊,你說是嗎?葉兄。”
  葉凡看了看說話的這個年輕人,點點頭:“你說的不錯,洪弟。”
  和上一世一樣,葉凡和洪易再次在中洲煉蠱大會中相識相知,并且結拜為異姓兄弟。
  洪易笑了笑:“此屆煉蠱大會可謂盛況空前,前所未有。天上的那些蠱仙就讓他們打去,那不是咱們能摻和的事情。”
  “哈哈,此言有理,這一次就讓我們徹底來較量一下!”葉凡拍拍洪易的肩膀。
  兩兄弟均是斗志昂揚。
  洪易道:“我有一種預感,此次煉蠱大會的最終勝利者將在我倆之間產生。”
  沈傷雙耳微微一動,葉凡和洪易的對話一字不漏地傳入了他的耳中。
  這兩人雖是凡人,但沈傷卻始終將一絲注意力,停留在他們的身上。
  “未來五域大亂戰,說不定會給這兩個年輕人成仙的機會。”沈傷乃是人道準無上,對于人族有著一種高于直覺的感知。
  天庭方面,萬眾一心等等人道殺招已經施展,將自在書生、鄭青等人排除出去。
  但沈傷卻仍舊偽裝著混入最終大會的場地,,始終未受到丁點的懷疑。
  他畢竟是八轉蠱仙,更是人道準無上大宗師!
  沈傷時刻偵查周遭,心中悄然興奮起來。
  “我之前估計的并沒有錯,這座帝君城果然是中洲主要的人脈之一!”
  山有山脈,地有地脈,人也有人脈。
  “帝君城乃是當年元始仙尊所設,經過這么多年的變遷,位置不斷遷移,但至始至終都是地表上中洲人脈的最大的集結之處。”
  “這里盛產人杰俊才,正是因為是中洲人族主脈。這里還有天庭歷代仙尊布置的人道手段,嗯……我能模糊地察覺到它們的存在。”
  方源用自己重生當做理由,力勸沈傷出手,盡全力破解尊者的人道手段。
  這個深具挑戰性的任務,本身就激發起了沈傷濃郁的雄心斗志。
  人道殺招相關的種種蛛絲馬跡,對于方源等人而言,是發現不了的。但落到沈傷的眼中,卻是有跡可循。
  他因此一路偽裝,潛入到帝君城中,終于發現了破擊尊者殺招的契機。
  “天庭收集到的人意,是儲藏在天庭當中。”
  “那里的防御實在太森嚴,無法進入天庭,就無法毀滅人意。人意無法摧毀,那么就無法釜底抽薪。”
  “不過……在這里動手,也會有上佳的效果。”
  “天庭收集人意,帝君城在這個過程中起著主要的作用,相當于最大的中轉輸送地。”
  “破壞了這里,天庭積蓄人意的效率必定大降。”
  但沈傷并不打算破壞和毀滅。
  他有更大的企圖。
  他想要順藤摸瓜,以帝君城為點,反制尊者的人道殺招,甚至從中逆推出尊者人道手段的奧妙,從而偷師!
  沈傷藝高人膽大。
  他并不滿足于破解尊者殺招帶來的名譽和聲望,若是能從中習得尊者的人道手段,對他而言將是巨大的提升。
  “我的人道手段再提升上去,說不定,就能夠解除我時常發瘋,身冒黑火的隱患了。”
  毛腳山戰場。
  五色煙瘴滾滾不休,南疆蠱仙和天庭主力已經鏖戰許久。
  海角閣、飛沙閣、無定府已經殘破不堪,退居二線緊急休整。
  前線上是南疆的四位八轉,還有玉清滴風小竹樓、太宇寺這兩大八轉仙蠱屋。
  天庭的主力一位未損,士氣始終高漲。
  趙山河再次開始醞釀殺招,氣勢翻騰洶涌。
  戰部渡連忙大叫:“快擋下他!他又要施展那一招了!”
  武庸、翼浩方咬牙,想要沖突進去,但被野樵子、旋空童子攔下。
  周雄信、肉鞭仙合力擋住玉清滴風小竹樓。
  而朱雀兒、萬紫紅則一左一右,企圖繞過戰場,殺向五界大限陣。
  武庸等人無奈,只得回防。
  他們到底是人數太少,但論防守就已經很艱難了,不及天庭一方戰術靈活多變。
  趙山河成功地催動殺招,只見他猛地張開大嘴,吞吸周圍的五色煙瘴。
  大股大股的煙瘴被他吸入肚內,他的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漲大。同時他的臉上,渾身的肌膚都變成了五顏六色。
  趙山河竟將五色煙瘴吞吸入腹,造成一個短暫的空白之地!
  沒有了五色煙瘴的束縛,天庭蠱仙們徹底放開手腳,施展出種種殺招,均都威能恐怖。
  武庸等人艱難抵擋,但防線到底是稀疏的,而殺招無孔不入,被防線粗略地篩了篩后,就都轟擊在了五界大限陣上。
  五界大限陣一陣劇烈顫抖,大量蠱蟲死亡,被虛弱的陣靈加緊修補。
  戰部渡臉色難看。
  正是依靠趙山河的食道手段,天庭打開了局面,每一次這樣的進攻,都會讓五界大限陣損傷慘重。
  盡管全力修補,但根本來不及徹底恢復,就會迎來下一波的打擊。
  如此損傷積累下來,五界大限陣此刻已經岌岌可危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帝君城。
  最終大比已經爭分奪秒地展開了。
  沈傷竊喜。
  他開始煉蠱,趁著煉蠱作為表面的遮掩,他已經暗中醞釀好了殺招。
  “終于趕來了!”房睇長駕馭著豆神宮,沖在最前方。
  在他身后,是西漠主力大軍。
  “迎戰!”
  “把他們打回去!”
  “誓死保護帝君城。”
  中洲一方的守軍呼嘯著,迎上西漠仙蠱屋,大戰在此刻爆發。
  “妙哉!”不忘關注外界動靜的沈傷暗樂,中洲守軍被牽制,他更加無所顧忌。
  就是此刻!
  轟。
  他身上陡然爆發出仙蠱氣勢,大喝一聲,玄白光輝在瞬間透射大殿,映照到整個帝君城中。
  “尊者已死,諸位的人道手段都給破了罷!”沈傷雙眼綻射刺眼的精芒。
  噗!
  下一刻,他大吐一口鮮血,渾身龜裂,肺腑自爆,內臟的碎片和細小的骨渣從渾身上下的傷口里噴射而出。
  失敗了!
  “怎么會?!”沈傷難以置信,他死死瞪著雙眼,“我明明……”
  他不僅沒有破解了尊者的手段,反而提前觸發了它們。
  這便是人道殺招——眾望所歸!
  漫天白光飛舞,仿佛大雪傾天,匯集到中洲蠱仙的身上,形成潔白光暈。
  人道殺招——人中豪杰!
  附著在中洲蠱仙身上的白色光暈,開始迅速削減,而蠱仙本身的氣勢則隨之節節暴漲。
  嗷!
  中洲大軍怒吼,士氣狂飆,殺向西漠一方。
  “糟糕!”房睇長也不禁變色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