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917 天庭雄威

漫天的白光,宛若大雪飄飛,充斥中洲天地。
  最先受益的是帝君城戰場。
  “強,好強大的力量!”中洲的蠱仙們感覺非常奇妙,全身上下涌動著一股全新的力量。這股力量是如此的浩蕩和澎湃,宛若是洶涌的浪潮,不斷地沖擊心房,又旋即涌向四肢百骸。
  一切的疲憊,全都一掃而空。
  腦海清明至極,強烈的戰意蹭蹭上漲。
  不管是六轉、七轉,乃至八轉,盡皆如此。
  “這是我中洲天庭的底蘊啊!”
  “我的實力至少暴漲了一倍,有這樣的增幅,還怕什么敵人?”
  “沖,殺過去,將所有的入侵者統統擊敗!讓他們知道天庭之威,中洲之威!!”
  中洲一方士氣暴漲如虹,掀起兇猛的攻勢狂潮。
  西漠一方節節敗退。
  “退。”
  “快快后撤!”
  “如此增幅著實恐怖,這究竟是什么殺招?”
  “讓我們暫避鋒芒,如此強大的殺招是不可能持久的。”
  西漠一方蠱仙們慌忙交流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。這是星宿仙尊的手段,兩記人道殺招分別是眾望所歸、人中豪杰,支撐整個大戰是絕無問題的。”房睇長沉聲說道。
  西漠一方不斷后撤,但房睇長操縱的豆神宮始終占據原地,宛若中流砥柱,毫無一絲退縮的意思。
  房睇長一臉冷峻之色。
  他沒有料到,沈傷的破解居然會令這等殺招提前爆發。
  在上一世,這兩記人道手段是一個相當重要的籌碼,改變了所有的戰局。
  這一世方源辛苦謀算,連沈傷聯盟,就是要解決掉這兩個手段。但盡管他做出了如此多的努力,結果仍舊不盡人意。就目前的結果來看,沈傷不僅沒有克制和緩解這兩個殺招,反而讓局面更加麻煩。
  人中豪杰殺招針對蠱仙本身,使得蠱仙各方面增幅一倍!
  殺招威能極其恐怖,蠱仙得到增幅后,使用的殺招,包括仙蠱屋、仙陣等等,都會威能暴漲。從某種方面來講,它比盜天魔尊的成雙入對殺招還更要實用。
  一波波的攻勢,宛若驚濤駭浪,連綿不絕地轟擊在豆神宮上。
  豆神宮乃是元蓮仙尊所創,也難以抵抗如此兇威,表面龜裂,創傷無數,大量蠱蟲迅速死亡,慘遭毀滅。
  不過豆神宮的強大之處,在于恢復,一如元蓮仙尊的修為風格。
  蠱蟲雖然滅亡很多,但很快就能得到補充。受傷不死的蠱蟲,甚至會迅速復原!
  豆神宮宛若是一塊青金礁石,穩穩地支撐在第一線上,默默承受中洲一方的狂轟濫炸。
  “真不愧是豆神宮啊!”
  “房家房睇長果然是有擔當。”
  “交手吧,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,難道還要逃竄嗎?”
  西漠一方的軍心終于穩住,西漠蠱仙們不再后撤,紛紛迎上中洲仙蠱屋。
  一時間,仙蠱屋之間展開大戰。
  攬雀閣打開數個鳥籠,一群群飛鳥自由飛翔,飛出鳥籠之后,就迅猛漲大,形成漫天的鳥群,宛若一蓬蓬烏云襲來。
  西漠一方雞籠犬舍不甘落后,放出雞犬荒獸群與之對戰。
  雙方接觸片刻,雞犬荒獸們就明顯的抵擋不住,被擊殺很多。
  “我來助你!”董家蠱仙們開赴赤河車前來支援。
  赤河車酷似水車,不斷地滾動,從車輪中飛出一道龐大紅光,紅光宛若絲帶,繞著火漿鳥圈了一圈。
  火漿鳥群立即被鎮壓大半,反被紅光圈住,全部俘虜進了赤河車中。
  “多謝你們的火漿鳥!”董家蠱仙放聲大笑,赤河車威能因此上漲了兩成!
  西漠一方雖然討了便宜,但仍舊是雞籠犬舍和赤河車合力,對抗著攬雀閣。
  這個縮影具有普遍性。
  放眼戰場,西漠一方的仙蠱屋往往只能以二敵一。
  中洲的仙蠱屋一個個威力絕倫。岳陽宮暴射宏光,刺目沖霄;寒螭莊散發龍魂,寒氣飆飛;風滿樓卷席狂風,縱橫戰場。
  從一接觸,西漠一方被壓著打,幾乎抬不起頭來。
  “如此下去可不行。”房睇長縱觀戰場,不免憂心忡忡。
 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。
  房睇長明白中洲實力,更深知己方底細。西漠的蠱仙們絕不會死戰,此次糾集了這么一批人馬,已經是房睇長拼盡全力運作的結果了。
  如此激戰,西漠一方一旦有什么傷亡出現,恐怕就會撤退了。
  一旦有人撤退,立即就會有人跟從。
  一言蔽之,這絕不是一個真正的軍隊,而是烏合之眾,非常容易離心渙散。
  房睇長率領這批人馬,在這樣的關鍵時刻,必須頂上,頂在最前線,保持己方隊伍的完整。
  “原本打算在最后關頭使用……沒有辦法了。”房睇長嘆息一聲,將積蓄在豆神宮中的豆神兵卒全部派遣出去。
  數量最多的是黃豆兵卒,也是最基礎的兵卒,他們淪為炮灰,充分向前。
  隨后是綠豆兵卒可射出飛箭,紅豆兵卒能夠自爆,黑豆兵卒防御最強。
  至于藍豆兵卒、白豆兵卒數量最少,前者可將一定威能的殺招反射回去,后者則可以治療本方兵卒。
  兵卒大軍一出,立即穩定了形勢,形成場面上的僵持。但付出的代價,是這些兵卒數量的迅速消耗。
  一旦折損超過一定的限度,那么西漠一方將會再次淪落下風。屆時,房睇長幾乎無牌可打,唯有等待支援。
  毛腳山戰場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三人成虎!
  周雄信施展信道殺招,飛虎成群,呼嘯而過,撲向武庸。
  武庸連連擺手,催出無數風刃,擋住虎群飛撲。
  在他身側,朱雀兒、野樵子聯袂殺來。
  武庸嘆息一聲,明智地后撤了。
  若是之前,他興許還能周旋,但現在人道殺招增幅之后,武庸只得退避三舍。
  說起來,他屢屢想要施展無限風殺招,卻始終被天庭一方破壞,無法爭取到施展殺招的那段寶貴時間。
  “幸好我方有著仙蠱屋,可以充當堡壘,爭取到喘息良機。不好!”武庸剛回到玉清滴風小竹樓中休整,忽然臉色大變。
  他的離開,讓池曲由的位置變得稍微突出了一點。
  或許他域的蠱仙利用不了,但天庭的蠱仙卻都是身經百戰。
  “池曲由,快退!”武庸連忙傳音。
  不需要他的警告,池曲由已經覺得不妙,開始后撤了。
  “你想往哪里走?”萬紫紅牽制住池曲由。
  武庸顧不得休整,飛射而出。
  周雄信忽然出現在池曲由的頭頂上空,手掌五指伸開,猛地一朝。
  仙道戰場殺招——流言籠!
  這是天底下最為迅猛的戰場殺招,搭建速度五域第一。
  池曲由躲閃不及,被罩進戰場。
  周雄信、張飛熊、朱雀兒進入戰場,而其余蠱仙則圍在戰場之外,擋下武庸、翼浩方、巴德的支援。
  “池曲由危險了!”
  “快,必須盡快攻破這個戰場。”
  武庸等人焦急萬分。
  然而流言籠戰場已經濃縮一點,消失不見。找到它就要破費精力,更何況周圍還有天庭蠱仙的全力阻擋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坐吃山空!
  趁著南疆群仙全力營救的關口,趙山河和玉珠子再次合作,殺招重創南疆數座仙蠱屋。
  南疆蠱仙顧此失彼。
  而流言籠中,池曲由已然陷入生死邊緣。
  這是信道戰場,自然有周雄信主攻,而張飛熊、朱雀兒亦都有變化道造詣,變成信道太古荒獸輔助猛攻。
  忽然,吳帥也加入戰場。
  人道殺招——無雙!
  這個殺招曾經施加給龍公,幫助很大。這一次卻是施加給了周雄信,周雄信本身就被人道殺招增幅,這一次又再次全方位提升,一招一式威能暴漲。
  池曲由怒目圓瞪,終究抵擋不住,被信道虎群吞噬。
  流言籠戰場消解,周雄信等人再次加入戰場。而武庸等南疆蠱仙卻只能看到池曲由的一些殘肢碎渣。
  一代陣道大宗師,池家太上大家老陣亡!
  南疆蠱仙身心劇震,如此慘痛的犧牲就發生在了眾人眼前。
  “池曲由大長老!”
  “他竟戰死了。”
  “天庭蠱仙們殺了他……”
  南疆一方士氣迅速下滑。
  “不妙!”武庸臉色難看,池曲由威望很高,這一去遠比死了翼浩方、巴德更加嚴重,對南疆蠱仙們的士氣打擊很大。
  然而武庸卻不能做什么。
  他雖然有無限風殺招,但天庭從不給機會。還有送友風這等奇異邪招,然而天庭的蠱仙們幾乎都沉眠在仙墓中,武庸根本找不到機會和他們“交朋友”。
  “己方處境本就艱難,池曲由陣亡,更加雪上加霜!”
  “怎么辦?”
  武庸自身已經拼盡全力,但場面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。
  “堅持!”他的眼中閃過堅毅的光。
  “絕不能讓天庭修復了宿命蠱,這是四域共識。眼下西漠已經進攻帝君城,東海、北原的蠱仙們定然會出動的。”
  “還有方源……”
  “我要等待援兵!”
  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  帝君城戰場、毛腳山戰場被全面壓制,處境兇險,天庭戰場亦是如此。
  龍公雖然不受人道殺招增幅,卻仍舊強得可怕,單憑一己之力,壓著長生天一方所有人馬。
  更糟糕的是,他有了援軍。
  “秦鼎菱!”劫運壇中,七次郎望著秦鼎菱咬牙切齒。
  秦鼎菱受到人道殺招的幫助,已經恢復過來,立即加入戰場,為龍公輔助。
  她有極其強大的運道造詣,非常針對劫運壇,令七次郎等人越來越被動。
  轟隆一聲巨響,龍公拳下再倒一位北原強者。
  他望著光陰長河的虛影,哈哈大笑:“再多的人馬又有何用?”
  “長生天!”
  “這一次你們必定有來無回,慘遭敗亡!”
  “哪怕你們有再多的援兵,也不會改變這樣的結局。”
  秦鼎菱在一旁高昂著頭顱,冷笑附和:“正是如此,我天庭之威,豈容爾等冒犯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