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918 援軍趕到

“捉住他!”
  “別讓他跑了!!”
  中洲煉蠱大會的最終大比會場中,已經一片混亂。
  數位八轉蠱仙聯袂撲下。
  沈傷臉色慘白,破解尊者手段不成,反令他遭受重創。不過看著撲下來的中洲八轉,他仍舊冷笑:“就憑你們也想捉我?”
  當即,他身形一晃,消失無蹤。
  中洲八轉蠱仙們撲了一個空,同時施展種種偵查殺招,卻無法察覺絲毫線索。
  “他到哪里去了?”
  “他究竟是誰,居然能在帝君城進出自如!”
  “這里可是時刻籠罩萬眾一心殺招,他居然也能混得進來。”
  “五域之大,果然是藏龍臥虎。”
  八轉蠱仙們閃電般交流著,商討之后,各自分散開來,繼續搜尋。
  就算把帝君城搜得底朝天,就算把帝君城拆了,他們也要把沈傷找出來。
  沈傷此刻已經躲藏在帝君城的某個角落里,遠離最終大比的會場。
  他喘息著,眼中的斗志不滅,反而如火上澆油,越加旺盛起來!
  “尊者不愧是尊者,手段超出我的預料。”他心中感嘆一句,立即又向方源傳訊過去。
  “方源,堅持住!再給我一段時間,我必定能破解了此招!”沈傷語氣篤定。
  方源冷笑:“我如何能信你呢?”
  沈傷便解釋道:“我已經查探清楚,天庭尊者的種種人道殺招,是以海量人意為基礎。沒有了這個基礎,再強大的人道殺招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不足為慮。”
  方源反駁:“但天意被儲藏在天庭之中,我們鞭長莫及,根本無法下手。”
  沈傷輕笑:“正因為如此,所以我便琢磨出了另外一種方法,不去削減毀滅人意,反而是去助長它。”
  方源頓時產生了興趣:“說說看。”
  沈傷便道:“天庭收集的是中洲人意,因此施展萬眾一心,能夠辨別敵我。但若是我將其他四域的人意,都增添進去,談何萬眾一心呢?天庭、中洲的蠱仙受到人中豪杰殺招的增幅,也是因為中洲人意。若是五域人意,人中豪杰殺招也將作用在我等身上。”
  方源再問:“那么你如何做到這一點,將其他四域的人意都輸送進去呢?”
  沈傷從容答道:“一方面,我已經在帝君城做出了布置。另一方面,五域界壁接近于無,五域不僅是地脈一統,人脈也將勾連。從某種方面,我們還要感謝天庭的宣傳。如今五域皆知中洲煉蠱大會正在舉辦,五域的人意其實都集中在這里,只不過天庭采集的是當中一部分而已。”
  方源沉默片刻,忽道:“那就去做吧,我不可能維持住所有的戰場,只能盡力為你拖延時間。你要爭分奪秒!”
  “當然。”沈傷的回應沒有絲毫猶豫。
  帝君城戰場。
  “殺!”戰仙宗的蠱仙們齊聲吶喊。
  仙蠱屋角連營在他們的操縱下,忽然速度激增,沖向西漠房家的問津塢。
  問津塢急退。
  角連營上忽然閃耀刺眼的光輝,光芒凝聚成一個沖天巨角。
  正是角連營的殺招——巨角沖。
  若換做平時,問津塢并不懼怕這種手段。但現在經過人道殺招人中豪杰的增幅,巨角沖的威力暴漲了一倍!
  問津塢只是信道仙蠱屋,單靠自己是抵擋不住這樣的猛攻。
  落英館緊急支援,向問津塢靠攏,但被風滿樓牽制。
  “問津塢不能有失,我房家的這三座仙蠱屋可以施展戰場殺招桃花迷林!”房睇長連忙下令救援。
  桃花迷林可以困住八轉蠱仙,當年甚至能困住豆神宮。
  這個殺招聞名遐邇,西漠蠱仙無一不知。只是交戰以來,中洲一方占據完全主動,根本容不得西漠布置,沒有時間施展桃花迷林殺招。
  數座西漠仙蠱屋同時支援問津塢,但下一刻,中洲陣勢猛地發揮變化,竟形成一個大型包圍圈,將問津塢和援兵隔絕開來。
  “糟糕!”房睇長臉色頓沉,不得不催動豆神宮前去支援。
  豆神宮乃是西漠一方的陣腳所在,絕不可輕動。一旦動了,就會引發整個西漠陣型的變化,從而產生紕漏,讓中洲一方抓住戰機。
  但此時此刻,房睇長也是沒有辦法。
  見到豆神宮啟動的一幕,中洲蠱仙們都興奮起來。
  “房睇長中計了!”
  “是啊,他雖是智道蠱仙,但奈何形勢逼人吶。”
  “殺過去,西漠的陣勢已經開始亂了。抓住這次戰機,我們能奠定勝局!”
  轟隆隆……
  中洲的仙蠱屋爆發出瘋狂的攻勢,攻勢如潮,好似驚濤駭浪,向西漠一方蓋來。
  “糟糕。”此情此景,饒是房睇長也不禁色變。
  西漠一方的潰敗,就在眼前了!
  轟!
  巨響聲中,一座恢弘的仙蠱屋降臨戰場。
  它的規模比豆神宮還要龐大,通體赤金巨磚,黑金琉瓦,宮殿表面有無數浮雕,每一個都栩栩如生,飽含神韻。
  “這是?!”
  “八轉仙蠱屋——萬像宮殿!”
  中洲的攻勢都為之一滯。
  下一刻,從萬像宮殿中傳出千變老祖的聲音:“中洲天庭欺人太甚!這一次,我千變老祖要讓你們血債血償!!”
  關鍵時刻,千變來援,終于挽救了帝君城戰局。
  房睇長吐出一口濁氣,輕聲呢喃:“這場大戰還有的打。”
  毛腳山戰場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聲巨響,五界大限陣再次崩潰了一角,仿佛是四面漏風的涼亭,內外可見。
  陣靈虛弱得仿佛幻影,戰部渡傷勢沉重,只能跪在地上主持大陣,他七竅流血,身下血液已經積累了一灘!
  “擊潰這座大陣,就再無障礙了。”
  “哼,想要找我天庭的麻煩,你們都還不夠資格!”
  “些許鼠輩,都要成為我天庭的階下囚。”
  天庭主力一如既往,兇猛狂攻,攻勢綿綿不絕,配合越發精妙默契,南疆諸仙自從失去了池曲由這個八轉支柱后,只能勉強自保,根本談不上保護五界大限陣。
  “看來我的命就止步于此了。但是我也不覺會讓你們好過!”戰部渡暗暗咬牙,決定啟動最后一招,將整個大陣自爆。
  嗷吼——!
  就在戰部渡要自爆的前一刻,忽然傳來洪亮的龍鳴之音。
  龍鳴聲響徹天地,震撼整個戰場。
  隨后,五色煙氣劇烈翻騰,被一個龐然大物蠻橫推擠開來!
  天庭、南疆諸仙在這一刻,紛紛瞪大了雙眼,震驚地看著來者。
  這是一頭巨龍,難以想象的龐大,單單龍頭就如一座山巒,而龍軀更是綿延萬里!
  蠱仙的身軀,連巨龍身上的一片龍鱗都比不過。
  “孽龍!”
  “是帝藏生!”
  “它怎么在這里?”
  帝藏生龍眸一轉,從五界大限陣、南疆諸仙身上掃過,迅速定格在天庭主力身上。
  天庭諸仙頓時感到一股極其強烈的威脅感,威脅著他們的生命!
  嗷吼!
  帝藏生再度嚎叫一聲,沖向天庭諸仙。
  “是援兵!”南疆眾仙士氣大振。
  武庸雙眼瞇起:“帝藏生不是仇恨所有人族嗎?怎么會受到操縱,會與天庭為敵?誰在操縱它?誰能操縱它?”
  沒有緣由的,武庸的心頭迅速浮現出方源的身影。
  “暫時得救了。”戰部渡徹底累得趴下。有了帝藏生的幫助,他終于從自爆犧牲的邊緣險險挽回。
  天庭戰場。
  劫運壇卻是已經到了窮途末路。
  龍公一次次轟擊,損傷重重積累下來,已經讓劫運壇表面坑坑洼洼,內里主持的蠱仙冰塞川重傷,至于七次郎卻是早已昏死過去。
  造成這一切的,不只是龍公神威驚人。還有秦鼎菱、紫薇仙子的輔助。
  秦鼎菱能夠利用運道,有效地瓦解劫運壇上的防御。而紫薇仙子則從戰況中搜集無數情報線索,當場進行推算,告訴龍公最佳的進攻方位。
  有這樣的三位蠱仙聯手,長生天處境岌岌可危。劫運壇的潰散,已近在眼前了。
  一旦它徹底潰散,長生天的眾人必遭受毀滅打擊,天庭戰場將會一戰而定!
  遠離戰場的中央大殿之后,星馳山頂峰,一缺抱憾亭中不知何時浮現出兩位棋者的對弈身影。
  不管從任何一個角度去看,最多都只能看到兩個身影的側臉。
  女子有著絕世的容顏,而男子則神情冷酷如冰。
  雙尊對弈!
  “看來這一局,我方又勝了半籌。”星宿尊者微微而笑。
  無極魔尊點頭:“此次天庭提前蘇醒了這么多蠱仙,你就不怕被天意徹底同化?”
  星宿仙尊拈起一顆棋子:“總還有點時間。看來你等的那個人是不會到了。就算到了,看樣子也來不及。”
  無極魔尊沉默,忽然他眼中神光一閃,似乎察覺到了什么,竟然緩緩站起身來,轉過去遙望天庭戰場。
  星宿仙尊愕然,順著無極魔尊的視線望過去,只見戰場上空忽然亮起玄白的光輝,一聲鶴嚦之后,一個通道打開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順著通道飛馳而下,車上載著一位蠱仙。
  星宿仙尊目光微凝,仔細分辨,便見這位蠱仙一身白袍,大袖翻飛,一頭黑發如瀑,垂至腰際。他面容英俊至極,近乎嬌麗,最吸引人目光的是他的雙眼,漆黑的眼眸仿佛連著九幽深淵,吞噬著一切的光。
  紫薇仙子首選身軀一震,脫口而出:“方源!”
  “你便是方源。”秦鼎菱冷笑。
  “不管來的是誰,都是螳臂當車!”龍公沒有抬頭,仍舊目視劫運壇,想要給予致命一擊。
  “是嗎?”萬年斗飛車上,方源俯視戰場淡淡一笑。
  他微微抬手,五指張開,對準戰場。
  下一刻,醞釀已久的殺招發動,大氣噴涌,天地震蕩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籠罩整個天庭的龐巨氣墻,支撐了數個呼吸后,轟然崩解成無數氣流,滾滾蕩蕩,被無形巨力牽引,灌入到方源的至尊仙竅之中。
  一時間,全場死寂!
  紫薇仙子、秦鼎菱目瞪口呆,失聲低呼:
  “八轉?!”
  “元始仙尊留下的氣墻竟……”
  龍公緩緩抬頭,再顧不得劫運壇,他的目光緊緊盯住方源,神色已和之前完全不同。
  然后,他們就聽到方源淡淡的聲音,回蕩在他們的耳畔:“這記氣海無量殺招經我一番改良,威能如何?請諸位品鑒一二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長笑聲從一缺抱憾亭中傳出。
  無極魔尊仰頭大笑,狀極開懷。
  “你看。”他手指著方源,回頭對星宿仙尊道,“我等的人到了!”
  星宿仙尊長嘆一聲,神情極其復雜:“是的,他……到了。”
  關鍵時刻,方源終于親至戰場,殺入天庭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