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919 方源戰龍公

天庭戰場。
  “這就是關鍵之人——方源?”冰塞川口中喃喃,凝神仰望高空的方源。
  牛魔、花子皆目瞪口呆:“不是說方源只是七轉修為嗎?他何時成為了八轉?”
  “這小子!”毛里球齜牙咧嘴,內心感慨無比。
  它上一次見到方源,還是逆流河一役,方源依靠逆流河翻盤。除此之外,實力遠遜于毛里球。
  沒想到這一次見面,他竟然能毀掉元始氣墻!
  沒有了元始氣墻,劫運壇宛若龍歸大海,虎入深山。
  一直困擾他們的束縛沒有了,放眼望去皆是可以進攻的路線!
  “要遭!”紫薇仙子面色慘白,一時間也想不到對策。
  “進攻——!”下一刻,從劫運壇中傳呼冰塞川的呼嘯。
  被前有古人殺招召喚而來的北原諸仙,頓時雙眼綻**芒,嗷嗷直叫,分散開來,四處出擊。
  這群北原蠻子他們被壓抑得著實太久!
  在場的龍公、紫薇仙子、秦鼎菱,不過三位而已,根本無暇分身來阻擋這么多的蠱仙。
  關鍵時刻,一聲虎嘯,跑出一頭煞狴。又有鶴嚦輕響,飛出一頭青玉鶴。
  這是天庭當中的兩頭太古傳奇,一個是煞狴九十五,一個是阮丹。
  兩位太古傳奇參戰,拼命攔截北原諸仙。
  紫薇仙子緊急回歸中央大殿,那里還有正元老人需要保護。
  而秦鼎菱則直接沖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立足在萬年斗飛車中掃視戰場,見到北原諸仙四處分散,他滿意地點點頭。
  他破壞氣墻的這一手真的是暗中準備了很久。
  無量氣海殺招原本就是當年氣相名垂天下的手段。它氣象雄闊,浩瀚磅礴,偏又繁復多變,可攻可守,堪稱多面手。
  它本身具有成長性,能夠汲取天下萬氣,增長自身威能。氣相開創出這一招后,就不斷汲取各類氣息,儲藏在仙竅中,包含有生氣、死氣、劍氣、刀氣、暮氣、朝氣……
  存儲的氣息規模、種類越多,無量氣海殺招的威能便越大。
  催動這招不僅會消耗仙元,同時也會消耗存儲的氣。即便不用,時間久了,這些氣息也會在不斷地自然損耗。
  當初的氣相洞天天靈就是憑借此招,幫助氣相洞天渡過了許多災劫,當中就包含多次的萬劫!方源面對的時候,無量氣海殺招已經被削弱到都谷底,就連天靈都因傷沉睡。
  所以,無量氣海殺招的威能,絕不是之前表現的那樣。
  從上一世重生,方源就一直琢磨著如何破解元始氣墻。
  得到氣海無量殺招之后,他就敏銳地覺察到,能夠利用此招克制氣墻。
  不過元始氣墻到底是仙尊手段,哪怕方源擁有氣海無量殺招,擁有氣道大宗師境界,想要破解了氣墻,也需要至少十多年的時間全力推算。
  關鍵的契機,還在龍公身上。
  龍公為了招攬氣海老祖,不惜將元始仙尊的氣道殺招當做誘餌。方源雖然只得了一半,但因為自身強烈要求,當中的內容就包括了元始氣墻。
  有了它,方源再利用智慧蠱的光暈,總算是趕在大戰之前,勉強將氣海無量殺招改良出來。
  至于方源如何突襲進入天庭,依靠的便是天相殺招。他將宙道殺招縮時組并到天相殺招上,從而令他能夠迅速入侵。畢竟他的偷道、宙道底蘊都十分深厚。尤其是房睇長分身那邊,參悟了偷道仙蠱屋,帶給了他不少靈感和啟發。
  氣墻這個因素太關鍵了!
  有了氣墻,天庭的敵人只有三個路徑可選,就是當年三位魔尊進攻的路線。
  但氣墻一旦消失,偌大的天庭完全可以自由闖蕩,單靠現在的這些天庭蠱仙根本防御不過來。
  天庭戰場的攻守之勢,頓時因此徹底顛倒。
  方源一出手,就令長生天和己方化被動為主動,場面大優。
  “方源,就讓我秦鼎菱來試試你的成色。”秦鼎菱化作一道黃金光虹,劃破長空,撲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瞥了她一眼,這還是雙方第一次照面。
  只見秦鼎菱身軀高于常人,雙肩寬闊,身材高挑健美,尤其是雙腿修長,氣質出眾,仿佛天生就高貴。她鼻梁高,嘴唇薄,雙眼細長,此刻目光中綻射出凌厲的寒意。她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美人,她的美令人心折,散發出凜然之威,讓人不敢正視,不敢冒犯,印象極其深刻。
  “難怪當年巨陽仙尊會將你選為妃子。”方源淡淡回了一句,立即讓秦鼎菱的攻勢又凌厲三分。
  方源冷冷一笑,卻是駕馭著萬年斗飛車,電射而出,避開秦鼎菱。
  秦鼎菱心中頓時咯噔一下,暗中叫糟。
  她雖然實力強盛,從金道轉修運道,當下天庭戰力她僅次于龍公,沒有任何短板。但速度方面卻是比不過萬年斗飛車。
  此刻,萬年斗飛車下激流澎湃,助推著這座八轉宙道仙蠱屋貫通戰場,直撲仙墓方向。
  方源不出手則以,一出手就直指天庭的七寸!最致命的地方!
  這一下,就連龍公都看不下去了。
  仙墓乃是天庭的重中之重。
  這里面沉眠了究竟多少蠱仙,就連龍公都難以窺得全貌。
  這是天庭最大的財富,是天庭組建開始,長存至今,年年月月不斷積累下來的雄厚底蘊。
  若是上一世,長生天一方雖然都殺到監天塔內,但始終對仙墓無法威脅。但現在氣墻一破,有無數條進攻路徑可以選擇,直達仙墓。
  龍公舍棄劫運壇飛升而上,速度極快,擋在萬年斗飛車前進的路上。
  而在萬年斗飛車之后,秦鼎菱一直緊追不舍。
  一瞬間,方源陷入到龍公和秦鼎菱的夾攻的困境里。
  “休要慌張,我來助你!”
  “保住此人,他是巨陽仙祖所說的關鍵人物啊!”
  “不錯,就算是死,也要護住他的性命。”
  周圍的北原諸仙迅速向方源靠攏。
  冰塞川沒有絲毫猶豫,立即出動劫運壇,前去接應方源。眼下他們有著共同的強敵——天庭,必須要精誠合作。
  方源既然支援他,幫助他脫困,那么冰塞川也要幫助方源,抵擋住天庭兩大強者的夾攻。
  這對于冰塞川而言,也沒有什么好選擇的。
  他若是任憑方源被龍公消滅,那么不僅損失了一位強大戰力,還會讓萬年斗飛車這座八轉仙蠱屋無主。
  面對眼前遭受夾攻的處境,方源卻是一臉的平靜。不過,他正要施展手段御敵時,忽然間一股火氣充斥他的心田,讓他怒火中燒。
  然后,又有一股喪氣纏繞他的全身,讓他周身防御雪崩般節節下滑。
  又有一團老氣,糾結他的身心,令他壽元不斷削減。
  還有毒氣由內而外,迅速擴散開來,帶來致命威脅……
  晦氣蓋頂,令自身運勢迅速衰落……
  傻氣充斥腦海,念頭碰撞思考出來的一些結果簡直是蠢透了……
  寒氣灌體,令自己動作遲緩……
  種種氣息纏繞全身,方源實力迅速滑落谷底,短短幾個呼吸,他就只能媲美七轉蠱仙。再過一段時間,他連尋常六轉蠱仙都要不如。
  龍公見方源氣勢迅速崩塌,渾身上下纏繞各種氣流,心頭大喜:“這是元始仙尊的手段!方源破解了氣墻,因此惹上了這一招。”
  他畢竟修行過元始氣道真傳,立即辨認出跟腳來。
  但下一刻,龍公就見一道微光從他身后射出,好像是一顆棋子似的東西,直接沒入到方源的體內。
  一瞬間,方源身上氣息消散,仿佛之前的一幕只是一場幻覺而已。
  龍公身心陡震,閃電般回頭,看清一缺抱憾亭中無極魔尊的虛影竟史無前例地離開座位,站在亭邊遠眺這里,龍公的瞳孔頓時微微一縮。
  關鍵時刻,無極魔尊出手,將方源身上的種種氣流驅散干凈。
  北原眾仙看到這一幕,頓時心頭一松。
  冰塞川倒是有些存疑:“原來方源也有令無極魔尊轉身的手段。但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我根本沒有看清他究竟有什么動作啊。”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龍嘯波。
  龍公猛地張口,發出一聲恢弘的龍鳴。
  龍鳴聲浪滾滾向前,激蕩四方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隨身閃。
  下一刻,龍公順著龍鳴聲浪一個瞬移,直接來到方源的面前!
  方源此時還站在船首,兩人照面,相距不過一臂的距離。
  一方是紅蓮師尊,龍人之祖——龍公,一方面是紅蓮傳人,新龍人之祖——方源!
  “糟糕!”
  “方源托大了。”
  “快回到仙蠱屋里去啊!”
  北原諸仙如墜地獄,狂呼出聲。龍公神威,已經深刻在他們的心田,從未有人能夠正面抵擋得住龍公。即便是劫運壇,巨陽仙尊親自搭建的傳奇仙蠱屋,也被龍公揍得找不著北。長生天的一伙強者迫于龍公威勢,只能縮在劫運壇中,不敢出來應戰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龍爪擊!
  龍公冷哼一聲,右手忽然變作龍爪,對準方源的頭顱狠狠一揮。
  啪。
  下一刻,一聲輕響,方源抬起毛茸茸的左臂,架住了龍公的龍爪。
  “擋、擋住了?!”
  不管是北原眾仙,還是秦鼎菱、紫薇仙子等人,都看得瞪大雙眼。
  從未有人能夠正面擋住龍公,更何況此次抵擋,竟還是如此輕描淡寫!
  方源面目全非,已經變作了一頭匪猴。
  匪猴隸屬力道,渾體皮毛如金,上面布滿黑色的老虎斑紋。腰部然生長出皮毛,遮蓋住襠部和尾部,宛若皮裙。
  匪猴是南疆才有的野獸,崇尚力量,掰手腕是猴群中最主要的社交活動。小猴子一生下來,就能掰手腕。掰手腕,在匪猴群中不僅是游戲,更是化解糾紛的常用手段。
  有蠱仙辨認出了匪猴,感到非常奇怪:“什么時候匪猴也能這么強大?”
  正常的太古匪猴也架不住龍公的一擊,若學方源這樣,太古匪猴的左臂早就咔嚓一聲,直接斷掉了。
  方源的變化當然不是這么簡單的。
  他在之前,先是動用了萬物大同變殺招。
  這一招是獸災仙人的超絕手段,變化道的至高奧義,能夠讓其他流派的種種道痕都變作變化道道痕。
  方源身上有多少道痕?
  一百萬以上的氣道道痕,三十多萬的煉道道痕,二十多萬的變化道痕,這不是全部,只是最多的三部分。
  單單只算是這部分道痕,通過萬物大同變轉化之后,就是一百五十萬以上的變化道道痕。
  方源變作匪猴,這些變化道痕絕大多數都轉變成力道道痕。
  一百五十萬左右的力道道痕!
  單憑道痕本身的加持,方源就能抵擋住龍公的殺招。
  龍公的龍爪擊打在方源的左臂上,就好像是擊打在一座山巒。
  龍公的心中剛剛升騰起不妙的念頭,方源的右拳已經破風直搗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龍公感覺自己就好像是被驚濤駭浪掀起的紙質小船,又仿佛是被山巒直接撞過來。一股難以想象的巨力,讓他以肉眼幾乎不可察覺的速度,暴射而去。
  龍公整個人如同一顆流星,閃電般墜落到地上,轟隆一聲,大地狠狠震顫了一下,漫天煙塵卷席而起。
  全場死寂!
  這一次,驚駭的神情同時涌現在北原、天庭兩方的蠱仙臉上。
 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方源變作的匪猴傲立船首,目光淡淡俯視著下方的深坑。
  那是龍公剛剛撞出來的巨大深坑,深達三丈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