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7-1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7-1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7-15)     

蠱真人923 天庭危急

傳送大陣的自爆驚天動地,天庭戰場亦為之一滯。
  隨后,北原諸仙爆發出歡呼和吶喊,聲浪滔天。
  “紫薇!”秦鼎菱大驚失色,身化一道虹光,電射而下,從傳送大陣的廢墟中救起紫薇仙子。
  紫薇仙子昏死,狀態極差,需要秦鼎菱立即施救。
  秦鼎菱沒有猶豫,立即退縮一隅,不打算再輔助龍公作戰了。她很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對龍公幫助不大,而紫薇仙子卻是天庭智道首腦,位置相當關鍵,不可缺失。
  方源自然想要乘人之危,直接殺死紫薇仙子,但卻始終被龍公擋住前進的道路。
  不得不說龍公的這招改良氣墻,十分強悍,并且一掃元始氣墻的呆板,靈活而又堅韌。從龍公主持此招之后,即便方源擁有萬年斗飛車,也無法做出突破。
  氣墻中,龍公神情凝重,將方源當做生平最大的敵人對待,之前的輕蔑再無一絲存在。
  直至方源摧毀了傳送大陣之后,龍公這才明白過來:方源之前的萬我殺招不過只是一個幌子,只是在吸引他們的注意力。
  而方源真正的手段則在暗中醞釀,一經施展,立收奇效!
  “但方源怎么這么巧剛好就有破陣的手段呢?”
  龍公清楚,方源之前破解氣墻,鐵定是重生的原因。但這個傳送大陣明顯出乎方源的意料,他被傳送大陣為難了好一陣子,若是上一世就有的,他定然會準備應付的手段。
  “也就是說,方源是臨時推算出了破解大陣的殺招?但這怎么可能?”龍公疑惑萬分。
  天庭做出這方面的布置,自然也防備方源,知道他的智道造詣。
  單憑方源的底蘊,要破解傳送大陣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。
  說起來,這一切還真的有些巧合。
  方源探索龍鯨樂土,從沈從聲那里得到了落星棒子樹。
  這株太古荒植的生長條件至今是一個謎團,并且從古至今都分外罕見,數量極其稀少。
  它有獨特的天賦,能不斷地吸引星辰,落到樹干中,化為一顆顆的星紋。所以稱之為落星。
  據傳聞,元蓮仙尊當年獨游天下的一個動機,就是要收集這種樹。
  落星棒子樹的價值,不只是它本身。
  蠱仙將它栽種在仙竅中,可以利用它打造出一副星辰的運轉體系。這是一個獨特的生態,帶來的收益每年遞增,天長日久,年復一年,收益總量幾乎無法估算。
  若是沒有這株樹,方源就算知道落星棒子樹的名頭,也變化不了。但自從他得到之后,便悉心觀察,耐心揣摩,這便有了落星棒子樹的變化。
  除了棒子樹變化之外,方源還有東方長凡的萬星飛螢殺招,耶律群星的領袖群星殺招。這些都是他的戰利品。
  尤其是領袖群星殺招十分精妙。它采取了星辰碎片為主體,消耗仙元很少,利用星辰碎片之間相互吸引,產生的諸多星光磁力,不斷牽引星辰。星辰越多,此招威能越大。
  當初北原血斗的時候,耶律群星憑借此招威勢無兩,幾乎無人可制。
  領袖群星殺招本身就針對星辰、利用星辰。在這樣的基礎上,方源還有星道、陣道雙宗師境界,更有智慧光暈加持。臨戰改良了殺招,種種因素疊加起來,令他達成了這個驚人的戰果。
  他摧毀了傳送大陣,令龍公都感到十分驚詫。
  在龍公的眼中,方源已經開始變得深不可測起來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上,方源撤銷了落星棒子樹的變化,再度恢復人身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萬我!
  嘭嘭嘭……
  海量的方源分身再次出現,充斥天地,宛若蝗蟲一般向四面擴散。
  天庭一方頓感棘手,此次交戰他們算是吃夠了人手不足的虧。
  星宿天意雖然提前蘇醒了諸多天庭八轉,但眼下傳送大陣被毀,這些主力還困在毛腳山戰場呢。
  “遠水解不了近渴!”龍公嘆息一聲,無奈地施展出一記手段。
  氣道殺招——氣蓋山河!
  剎那間,一股無以倫比的磅礴壓力從天而降,蓋壓四面八方。
  萬物齊喑,天地鎮靜。
  方源分身直接被鎮滅,劫運壇也被壓在地面上,艱難抵擋強壓,咔咔作響。殺招范圍之內的天庭仙近十座蠱屋更是不堪,直接被鎮毀,淪為一片片廢墟。
  方源和萬年斗飛車同樣不能幸免,被氣蓋山河殺招籠罩,速度暴降,仿佛肩負群山峻嶺,迅速從高空跌落。
  方源長笑一聲,不驚反喜。
  龍公的氣蓋山河他早已熟知,上一世爭奪龍宮時,龍公就憑借此招奠定勝局。
  但此刻,龍公卻是不得不施展此招,來化解方源的萬我。他實在太被動了,連天庭自身的仙蠱屋都顧及不了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太古年猴變!
  方源陡然再做變化,渾身道痕瞬間轉化為一百五十萬以上的宙道道痕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本是宙道仙蠱屋,此刻被方源狂催,威能瘋狂暴漲,一掃頹勢,宛若飛劍飚射而出,仿佛氣蓋山河根本不存在似的!
  龍公怒視方源,此刻卻追趕不及,眼睜睜地看著方源沖向仙墓。
  方源并不打算向監天塔下手。一來監天塔周圍還有大陣守護,突破需要時間,二來監天塔中可是留著元蓮仙尊的畫道手段,方源忌憚不已。
  仙墓也是天庭重地,雖然也可能藏有尊者手段,但方源必須去冒這些風險。
  仙墓乃是一個巨大的變數,提前搗毀絕對有利于方源等人!
  一缺抱憾亭中。
  見到方源直逼仙墓的舉動,星宿仙尊虛影也不由微微變色,雙指捏起一顆棋子,就要投射出去。
  但這個時候,對面坐著的無極魔尊虛影輕傷一笑,在棋盤上落下棋子。
  星宿仙尊虛影動作頓止,若是她將這枚棋子投向外去,那么無極魔尊必將形成絕對優勢,這局棋星宿仙尊將再無機會挽回!
  “無極,你真的很看好方源。”星宿仙尊虛影嘆息一聲,將手指間的棋子重新放回原處。
  隨后,她目光陡然銳利如刃,寒聲道:“但你真想阻止我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  話音未落,星宿仙尊虛影連連出手,在棋盤上不斷落子。
  無極魔尊緊隨而動,不甘落后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幾個呼吸之間已經落下百十個棋子,棋盤上充斥著棋子密密麻麻,但奇妙的是,棋盤似乎無窮無盡,不管雙尊虛影落下多少棋子,棋盤上都能容得下!
  星宿仙尊虛影被無極魔尊牽制,使得方源長驅直入,再次來到仙墓上空。
  “方源!你若出手,我必定讓你死無全尸!!”龍公還在身后全力飛趕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施展出力道大手印。
  轟隆一聲,手印如山似緩實快,狠狠落下。
  但大手印落下的過程忽然變得相當漫長,空間看似未變,實際上卻是已經比之前多出萬里之遙。
  關鍵時刻,有人插手,但卻并非是尊者手段。
  “什么人?!”方源喝斥一聲,雙目綻射電芒,立即看向左手遠處。
  在方源的目擊之下,一位女仙緩緩顯露身形。
  她模樣奇異,渾身上下都是青木,她身穿著綠色長裙也是一根根藤蔓編織而成。她的臉雖是人臉,卻有樹皮樣的皺褶,一雙眼睛寧靜如湖。
  方源瞳眸微縮,單從氣息上來看,這位女仙近似帝藏生般的層次!
  “人仙,停手吧。不要再試圖摧毀天庭,若你執迷不悟,那么我蒼玄子會阻止你的。”女仙開口出聲,聲音輕柔卻透露出強烈的堅定。
  “蒼玄子?”方源頓時了然。
  天庭當中有三大太古傳奇,它們分別是煞狴九十五、阮丹以及蒼玄子。
  蒼玄子乃是一株蒼天藤,在天庭中地位十分特殊,可以不聽調不聽宣,只需要每隔千年供奉一批蒼天果子。
  上一世,長生天進攻天庭,蒼玄子從始至終都在觀戰,并未插手。沒想到這一世方源入侵,卻引得她下場參戰!
  “看來蒼玄子和元蓮仙尊另有隱秘協約,不為我等外人所知!”方源冷哼一聲,再催萬年斗飛車載著自己,親自撲向仙墓。
  蒼玄子嘆息一聲,化作一道青色流光,在萬年斗飛車前攔截。
  砰的一聲,萬年斗飛車狠狠地撞在蒼玄子的身上,沖勢頓滯,蒼玄子倒飛出去。
  她吐出一小口青色的鮮血,又再次攻向萬年斗飛車。
  “方源,納命來!”這個時候,龍公趕制,張口咆哮間滿嘴的牙齒紛紛飛出,化作一記記白色巨刃,斬向方源。
  一瞬間,方源陷入被前后夾擊的困境。
  他臨危不亂,先手指一指龍公,催出春剪殺招,又一指蒼玄子,腳底下的萬年斗飛車迸射出無窮飛劍,赫然是破曉劍!
  春剪飛出,連連剪斷龍牙,勢不可擋地殺向龍公。
  龍公不得不避退。
  破曉飛劍仿佛瀑布一般,沖刷蒼玄子。蒼玄子支撐了幾息,便感到支撐不住,無奈后撤。
  方源輕嘯一聲,萬年斗飛車一飛沖天,又迅速下降,再次直逼仙墓。
  但距離再次莫名延長,周圍的空間發生了肉眼難以察覺的玄妙變化!
  方源回首,惡狠狠地瞪視蒼玄子,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:“你找死。”
  蒼玄子滿頭大汗,她拼盡全力催動宇道殺招,只能暫時拖住方源。
  幸好有龍公在,他再次殺向方源,然后再次被擊退。
  方源實力卓絕,力壓龍公和蒼玄子。
  雙方交手上百個回合,你來我往,方源越戰氣勢越盛,而龍公、蒼玄子身上傷勢不斷積累,狼狽不堪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聲巨響,方源一記落魄印打得蒼玄子尖叫,又一記大手印把龍公狠狠地拍在地面上。
  “龍公,你已經老了!憑你這把老骨頭,還能支撐多久?”方源冷笑。
  “支撐到我死的那一刻。”龍公面色堅毅,戰意始終高昂,他的一根龍角已經折斷,龍鱗破碎,鮮血淋漓。
  他死戰不退!
  而在煉道大陣之中,北原歷代強者已經圍死了從嚴、車尾二人。
  “殺,殺死他倆!”
  “他們已經不行了。”
  “單憑區區兩人,也想阻止我等?哼,不自量力!”
  北原諸仙虎視眈眈,凜然的殺意彌漫整個空間。
  從嚴、車尾都成了血人,只消站立幾個呼吸的時間,他們的腳下就會積下一灘血液。
  “看來我們的性命要交代在這里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那就死吧。就算是死,也要拼盡全力,為袁瓊都盡量爭取時間。”
  兩人對視一眼,臉上綻放出視死如歸的微笑。
  “來吧,來最后一戰!”身為弱勢的一方,他們反而對北原諸仙們發出咆哮。
  北原群仙面色變了。
  “這兩個均是可敬的對手。”
  “我會用最強的殺招送你們最后一程,以示對你們的尊重!”
  轟轟轟!
  激戰再次爆發。
  帝君城。
  無數道目光熱切地停駐在最終大比的會場上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參賽蠱師都失敗了,一個個靜悄悄離場。
  整個場地中只剩下兩人,一位是葉凡,一位則是洪易。最后的勝利者將從他們兩人身上角逐出來!
  “大比即將結束,我們守衛的任務也要成功了!”
  “堅持住,諸位!!”
  中洲守軍提前歡呼起來。
  “怎么辦?”千變老祖久攻不下,也不由地流露出焦急之色。
  房睇長默然不語,心底則在冷哼:“你們真是太天真了。就算我方被攔下,又有何妨?哈哈哈,終于來了!”
  說時遲那時快,大地裂開,地動山搖,一個巨大的地溝迅速成形,恐怖的裂縫閃電般蔓延開來,竟直指帝君城!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地溝!該死,帝君城就在地溝的前進路線上。”
  “快,快救人!!”
  中洲守軍驚駭欲絕,想要施以援手。但房睇長早有準備,此刻操縱豆神宮越眾而出,直逼中洲守軍。
  中洲蠱仙們顧此失彼,手毛腳亂地攔截豆神宮,卻再也無力挽救帝君城中的無數凡人。
  “我們完了!”
  “誰還能拯救他們?”
  “不,不能放棄希望!”
  帝君城中亂成一片。
  光陰長河。
  河水滔滔,鳳九歌立足在一座宙道仙蠱屋內,閉目沉思,靜靜地感悟著。
  忽然,他睜開雙眼,臉上全是驚愕之色。
  一座石蓮島緩緩現身,出現在鳳九歌的視野中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一瞬間,鳳九歌想到了出發前秦鼎菱的話——
  “我為你觀運,你的運勢預示著光陰長河。去吧,那里會有你的福緣,會成就你!你原本想去光陰長河感悟,補全你的命運歌,這個決定很明智,絕不會錯的。”
  “難道說,這就是我的福緣嗎?”鳳九歌強忍心頭震動,踏上石蓮島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