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926 安居樂業

帝君城戰場。
  轟隆隆,煙塵滾滾。
  大地開裂,巨大的深溝向前蔓延,吞噬路上的一切事物,直逼帝君城。
  帝君城的毀滅就在眼前!
  此時此刻,帝君城中縱然還有著數位中洲蠱仙守護,但要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救下全城這么多人的性命,這些蠱仙根本是無能為力。
  地溝是天然形成的,誰也無法測算出地溝會在哪里出現。惟獨方源料到了這一點。
  因為這道地溝,在他上一世是同樣發生,摧毀了帝君城。
  但中洲和西漠兩方都不知情,地溝出現著實打了雙方一個措手不及!
  只不過西漠一方是驚喜交加,中洲一方則是驚恐了。
  就在帝君城中生靈涂炭的關鍵時刻,一座仙蠱屋庭挺身而出,化作一道碧芒,閃電般飛到上空。
  是豆神宮!
  “阻止他!”中洲蠱仙們下意識地齊聲狂吼。
  “房睇長要做什么?”千變老祖等人也感到奇怪,豆神宮的行為,并不在作戰計劃之中。
  房睇長面露震驚之色,此時此刻的他不僅聯絡不了外界,而且全身都動彈不得。
  豆神宮嗡嗡顫抖,一股無形的強大力量死死束縛住他。
  在環繞大殿的壁畫中,一股意志緩緩鉆出。
  意志迅速凝聚成形,變成青年模樣,身著青衫,頭系白帶,一頭黑發披散在肩,溫文爾雅的樣子。
  見到這股意志,房睇長臉色鐵青,失聲道:“元蓮仙尊!”
  元蓮仙尊……在歷代尊者中仙元最是充沛,他是天庭第三代仙王,他創建天蓮派,他掃清魔氛,蕩天徹地,重歸秩序。
  沒錯,這股意志正是元蓮意志!
  “可惡,是潛藏在壁畫之中,所以才瞞過了我嗎?”房睇長一瞬間明白過來,他對畫道始終都不了解。
  “但為什么這股元蓮意志一出場,我就失去了對豆神宮的掌控,被死死的束縛住,失去了自由?”一瞬間,房睇長聯想到了青仇。
  他心中一片冰涼,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完全煉化了豆神宮,但眼前殘酷的事實表明,豆神宮仍舊還有秘密,還有最終的權限掌控在元蓮意志的手中。
  這層手段不管是真正的房睇長還是方源的這具分身,都看不透,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  尊者的仙蠱屋,豈是那么容易奪取的呢?
  轟然一聲,豆神宮穩穩落地,位于帝君城最中央,開始坐鎮大局。
  無窮無盡的碧芒從豆神宮蔓延開去,如水一般溫潤,光線毫不刺眼,映照半個天邊。
  帝君城各處不管是城磚墻角,都被碧光浸透。光芒中,一幅幅壁畫在帝君城的每個角落逐漸顯現。
  這是一幅幅的眾生圖,描繪的是帝君城中的某一時間某一幕的景象。
  有的是集市,人流攢動,商販爭相吆喝,各種商品琳瑯滿目。
  有的是幾戶房屋院落的剪影,院落的高樹上,幾個鳥雀的窩,窩里有雛鳥待飛。而在樹下有一群孩童相互嬉鬧、追逐,充滿對未來的期許。
  有一支接親娶妻的隊伍,徐徐的從南邊拐過來,新郎騎乘著大馬,而在身后是一座凡蠱屋花轎。這種凡蠱屋一般是中洲嫁娶的時候才拿出來用,轎子表面繁花盛開,五顏六色。而在花轎的后面,則是一群腳夫挑著新娘的豐厚嫁妝。
  有一座茶館,門口的街道上行人如織,茶館樓上坐滿了賓客,他們一邊吃著早點,一邊透過窗戶看著街道。茶館用于招攬顧客的旗幡在微微的晨風中飄動。
  還有一幅畫描述的是黃昏。在接近城門的街道角落里,有一個攤子,一位或許有智道蠱蟲的瞎眼老蠱師,正充當算命的先生,為一位女子預算前程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不管是清晨亦或夜晚,是城門邊還是鬧市區,帝君城中人們安居樂業的一幕幕,都形成一幅幅的畫面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是畫道的手段,充斥人道的奧妙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安居樂業!
  “帝君城竟然藏有元蓮仙尊的手段?”
  “元蓮仙尊曾經以凡人身份在帝君城居住了一段時間……難道說,這個傳聞非是故事,而是事實嗎?”
  “畫道果然是玄妙無比!”
  中洲蠱仙們自然狂喜。
  西漠一方則感覺大大不妙。
  豆神宮和帝君城鏈接成一個整體,形成一座巨大的仙蠱屋。中樞當然是豆神宮,而外圍則是曾經的帝君城。
  地溝沖刷過來,宛若巨獸張開巨口,瞬間將帝君城的地基摧毀抽空。
  但帝君城卻已經截然不同,它懸空而立,巋然不動。
  城池內的萬千民眾們驚呼連連。
  他們歡喜相擁,他們競相跳躍,必死局面居然逃出生天!
  一大部分人喜極而泣,跪倒在地,對一幅幅圖畫膜拜。
  忽然間,許多地方有產生了新的圖畫,圖畫上的內容正是這些民眾跪地膜拜的景象。
  這記殺招安居樂業,似乎能夠不斷地從凡人中汲取力量,壯大自身。
  圖畫的力量不斷積蓄,連綿不休,又回涌到豆神宮中。
  元蓮意志執掌這股力量,更加牢牢掌控住豆神宮,他看向房睇長,臉上神情似笑非笑:“方源,我還要多謝你帶得豆神宮過來,免除了一場人間浩劫。”
  這是元蓮本體當初布置的手段!上一世豆神宮沒有被房家帶來,因此帝君城遭受摧毀。而這一世卻是通過方源分身為橋梁,豆神宮及時出現,拯救了萬千民眾。
  心中的不妙感覺越發濃郁,房睇長極力掙扎。
  但這時又一股玄力加身,牽扯他,將他直接送入到豆神宮的壁畫里去。
  房睇長視野驟變,再定睛瞧看,發現自己已經進入了畫里。
  眼前的景象他非常熟悉,一片灰白的土地,地面上還有深坑,這是他當初種下仙豆的地方。
  如今,絕大多數的豆籽都孵化成了豆神兵卒用于大戰,這片土地中僅剩下數顆豆籽,還在醞釀,默默生長。
  房睇長又發現自己已經可以行動自如,但沒有用,不管他嘗試什么辦法,都不能沖破這層壁畫。
  “我被封印鎮壓在畫里了!”房睇長在一瞬間聯想到了上一世的花子,她就是被鎮壓在了監天塔內地壁畫中。
  房睇長試圖聯絡本體,結果發現仍舊無法和外界溝通。他連寶黃天都感應不到,一切相關的溝通手段都失效。
  “冷靜、冷靜,我還有最后的希望!”房睇長沉默片刻,催起因果神樹殺招。
  幸虧這個殺招經過了一番改良,一經發動,立即讓畫外殿內的元蓮意志微微變色。
  這個手段的確是抗衡他的關鍵,即便他是元蓮意志也不能完全阻止。
  此時此刻,帝君城內,中洲煉蠱大會的最終大比會場。
  這場驚心動魄的大比,終于迎來了最后時刻,勝負即見分曉。
  “我煉成了”
  “成功了!”
  葉凡、洪易異口同聲,他們幾乎同時煉成了蠱蟲。
  真要決斷二人的勝負,必須要請宙道蠱師深究時間上的微妙差距,
  但就在這時,碧芒忽然涌現,將這兩人牢牢夾裹,帶著他們疾飛出去。
  這股碧光速度極快,夾帶著洪易、葉凡二人,很快就沖到了豆神宮前。
  豆神宮內元蓮意志不禁咬牙,看這番模樣,這碧光中的兩人和方源牽連最深,恐怕不是他的棋子,就是他的得力干將!
  元蓮意志連忙催動豆神宮,夾裹葉凡、洪易的碧光沖撞到豆神宮上,忽然流光一折,又投向遠處,最終落進帝君城的某個壁畫之中,葉凡、洪易二人也都被封印起來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我們究竟誰勝誰負?”
  洪易和葉凡對視,均是一臉懵逼,他們置身在一副安居樂業殺招的壁畫之中,眼前是一片祥和平靜的生活景象。
  這不禁讓他們深深疑惑起來。
  “我們究竟在哪里?”
  “帝君城外不是有蠱仙在激戰嗎?怎么連聲響都聽不到了?”
  “難道我是在做夢?”
  洪易狠狠掐了自己一下,頓時齜牙咧嘴,痛痛痛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