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27 命運歌

毛腳山戰場。
  五色煙瘴殘存的已經很少了,帝藏生咆哮連連,力量浩蕩不休,狠狠地撕開大陣,龐大如山脈般的身軀仍舊在狂猛飛沖。
  “擋不住它!”
  “又一座子陣被它直接撕破了!”
  “我們還有幾座子陣?”
  “只剩下最后一座了!”
  “快搭建子陣啊!”
  “不行,對方破壞太猛,時間上根本來不及了!”
  九九連環不絕陣中一片混亂。許多中洲蠱仙鎮守在這里,但是受制于五色煙瘴,他們不管是操縱大陣還是鋪設子陣,都要時刻遭受反噬。實力越強的人,越是努力,反噬威能就越強烈。
  帝藏生威猛至極,單憑本身的戰力就可以迅速突破子陣!
  它在不斷地變強。
  五域界壁越來越弱,五大地脈開始逐漸一統,蔓延到帝君城的地溝就是一項大大的明證。地溝已經延伸到了中洲腹地,正說明了地脈相互融并的現象,達到了巔峰。
  不管是四域還是中洲,因為新地溝的迅猛蔓延,引發無數慘劇,生靈涂炭,人意洶涌。
  帝藏生和大多數的太古傳奇還不同,它是由地脈力量結合人族的負面情緒融合產生。
  如今,中洲地脈擴張成了五域地脈,帝藏生的力量暴漲五倍。而人的負面情緒也在瘋狂激增、暴漲,從中洲人族囊括到五域人族,帝藏生的實力還會因為這一點,再次飆升!
  龍公不斷變強,是因為龍御上賓殺招。
  而帝藏生變強的速度,比龍公還要恐怖。因此即便天庭主力在此,各展其能,拼了命的努力,也無法阻擋住帝藏生前進的步伐。
  天庭主力們睚眥欲裂。
  “不能再讓它前行了。”
  “就算豁出性命,也要阻止它!”
  “該死的孽龍。”
  “都讓開,讓我來擋住它!”張飛熊忽然狂吼一聲,變成熊頭人身的巨人,視死如歸地撲上去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悶響,他被直接碾壓成血沫肉渣,身死道消。
  這位八轉變化道大能,充其量也只是稍微阻止了帝藏生一下。
  “張飛熊……”天庭諸仙不禁熱淚盈眶。
  關鍵時刻,天庭成員不計犧牲!
  “讓我來。”下一刻肉鞭仙頂上,她變身成太古走肉樹,這是她最強的姿態。
  砰。
  又一聲悶響,肉鞭仙碾壓撞碎成一片殘碎肢體,血雨四處飛濺。
  “肉鞭仙!”群仙低呼。
  需要她的時候,她奮不顧身,堂堂八轉,一代天驕,只為爭取僅僅一息的時間。
  就連南疆群仙都不免動容。
  是什么驅使著他們?
  似乎……從古至今都是如此,天庭的蠱仙都是這樣。
  他們秉持的精神,從未衰落,并且發揚光大。
  天庭從不缺烈士!
  元始雖去,精神不死!
  “可惜,你們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勞的。”吳帥心念調動,無數分身從龍宮中飛出。
  是純夢求真體!
  這些夢道分身化為一大股先鋒,飛到帝藏生的前方,突襲最后的子陣。
  “看我的!”在群仙期待的目光中,鳳金煌挺身而出,充滿青春氣息的小臉上滿是認真和嚴肅。
  她借助仙陣的力量,催起仙道殺招碎夢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純夢求真體一個個直接自爆,在原地化為一團團夢境,緩緩流轉彌漫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純夢求真變!
  鳳金煌又催動一記手段。
  這些自爆還原的夢境再次轉化成人形,只是這一次它們為鳳金煌所用。
  有鳳金煌在,夢道就不再是天庭的短板。
  “那么,這個呢!”不待天庭松一口氣,關鍵時刻,又從龍宮中拋出一座大陣來。
  五界大限陣!
  五色煙瘴再度噴涌而出,迅速蔓延開來,覆蓋全場。
  天庭主力雙眼通紅,朱雀兒尖聲嘶吼:“快摧毀它!”
  旋空童子、君神光早已撲去。
  “來不及了。”戰部渡在大陣中高聲歡呼起來。
  他終于不負眾望,在關鍵的時刻,修葺完善了整個大陣,可以再戰!
  五色煙瘴洶涌澎湃,罩住子陣。
  噗噗噗。
  還在布陣的中洲蠱仙們猝不及防,接連吐血,許多人當場昏倒,有的直接反噬而死!
  打到現在,他們都是強弩之末,五界大限陣成了他們最終的催命符。
  至于操縱大陣的蠱仙們,也不由地放緩了力道,一邊艱難地抵御著反噬的傷害。
  嗷吼——!
  帝藏生趁機再一發力,直接撞破了最后的一座子陣,九九連環不絕終于……破了!
  大陣破碎,光影消散,顯現出一直被大陣包裹隱藏的毛腳山。
  這座山很小,很不起眼,平平凡凡、普普通通,但卻寄托著不敗福地。
  毛腳山上躺著大片的主陣蠱仙。
  大陣的破碎,讓這些蠱仙們再遭重創,場中幾乎沒有清醒的人。
  大多數的蠱仙已經失去了生命氣息,迷迷糊糊的只有很少一部分。最受照顧的鳳金煌也是面色蒼白,委頓倒地,毫無行走逃離的一絲力氣。
  這一刻,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帝藏生沖殺過來,毫無作為,只能等死。
  死亡逼近,強烈的威脅感,令鳳金煌感到了窒息。
  “我就要死了嗎?”一瞬間,這位年輕的女蠱師也迷惘起來。
  “保護鳳金煌!”
  “快救走她。”
  “不用管什么不敗福地了,最后的成功道痕都已經送上了天庭。”
  天庭主力拼死回援,想要搶救下鳳金煌。
  “想得美!”南疆蠱仙獰笑,亦同時發力,盡量牽制天庭蠱仙。
  武庸搓動無限風呼呼襲來,這道龐巨的龍卷風柱,撐天蕩底,浩蕩的狂風拖住了大量的天庭蠱仙。
  君神光、旋空童子再次沖在最前方,他們一個是光道,一個是宇道,施展殺招起來速度最快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夢里輕煙!
  龍宮一邊硬頂著種種轟炸,一邊強行對君神光、旋空童子出手。
  君神光、旋空童子這一次終于躲閃不及,幾乎同時中招,被夢里輕煙卷席了過去。
  不過囚禁了這兩人后,龍宮也達到了極限,再不能囚禁更多人物,除非深入夢境,將這兩人殺死。
  “摧毀毛腳山,搗毀不敗福地!”武庸大喝,一馬當先,沖在最前面。他并不是天庭一方,當然還不知道天庭方面已經完成了任務,此刻他就算摧毀了不敗福地,已經對大局沒有影響了。
  “你休想!”一團火焰擋住武庸,從中飛出鳳仙太子。
  “就憑你?!”武庸眼中殺意如刀,忽然身形消失不見,再出現時,已經到了鳳仙太子的后背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送友風!
  “你我一見如故,你卻要走。分別在即,好友,讓我送你一送。”武庸淡笑著道。
  聽到這番話,饒是鳳仙太子這等只身去往北原,擔任臥底多年的人物,也駭得面無人色。
  隨后,鳳仙太子就失去對身體的掌控,慢慢悠悠地向前飄飛。
  在飄飛的過程中,他的頭發、他的衣擺、他的手腳都開始隨風飄散。
  “該死!送友風居然掌握在武庸的手中!”陳衣心中大吼,但卻呼喊不出來。
  他動彈不得,任何手段都用不了。
  沒有了最終的阻礙,武庸一個俯沖宛若鷹隼獵食,襲向毛腳山。
  其余天庭主力想要回援,但都被其他人牽制住。
  武庸散發著凜然神威,還未真正撲中,造成的風壓已經厚重如山,鳳金煌被壓得動彈不得,絕望地緩緩地閉上了雙眼。
  但想象中的劇痛并沒有出現。
  鳳金煌疑惑地緩緩睜開雙眼,隨后,她便看到一個身影,擋住她的身前,仿佛天塹雄關,穩穩擋下武庸。
  這個身影她非常的熟悉,當即喜極而泣,呼叫一聲:“爹!”
  關鍵時刻出現的八轉蠱仙,正是鳳九歌。
  他一身紅白相間的長袍,身姿挺拔,似槍似劍。
  聽到鳳金煌的呼喚,鳳九歌微微側身,回望鳳金煌,劍眉下的雙眼流露出溫和的關切之意,自信從容。
  鳳九歌沒有說什么話,只是對鳳金煌點頭,隨后就面向武庸。
  但鳳金煌卻是感到一股巨大的安全感襲來,讓她徹底放松。這種憑白無故的心安,完全是莫名其妙,沒有任何依據,但鳳金煌就是相信,相信她的父親鳳九歌。
  武庸眼中散發出危險的光芒。
  “鳳九歌”武庸咀嚼著這個名字,眼眸中殺機畢露,“上次是你阻止我追殺方源,這一次咱們倆好好清算一下。”
  說著,他便醞釀殺招,試圖再次施展送友風。
  鳳九歌不閃不避,懸停半空,面帶微笑著緩緩張口,徐徐地唱出一首歌來。
  歌聲縹緲又沉重,似乎充滿了矛盾,非常奇特。
  武庸不自覺地被歌聲吸引,攻勢凝滯。
  歌聲像是一條山間的小溪,在潺潺流淌。隨后,小溪好像變成了巖漿,擴張成了長河,在連綿的群山中,仿佛巨龍游蕩。
  “該死,這是什么歌?”武庸臉色劇變,開始吃力地掙扎,因為距離最近的原因,他是最早中招的。
  歌聲帶給武庸的感覺很不好,讓他仿佛回到了從前,那段童年、少年的時期,始終被母親的陰影籠罩,受到武獨秀嚴苛的教導和約束,他只能乖乖受教。
  下一刻,武庸更是瞪大雙眼。
  他看到剛剛施展在鳳仙太子身上的送友風殺招,竟然停止了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歌?能直接破解送友風?”武庸不禁震驚。
  此刻,鳳仙太子的感受又不一樣。
  他像是回到了從前,他偽裝身份,在北原終于修成八轉的那一段時間。他執掌洞天,終于揚眉吐氣,再不用看北原超級勢力宮家的臉色。
  命運歌聲中,南疆等諸仙紛紛受到削弱,萎靡不振,反觀天庭一方卻是揚眉吐氣,狀態回升,傷勢復原。
  命運歌的威能十分全面,并且更加奇妙的是,它還可以區分敵我。這是上一世完全不能媲美的。
  一時間,就連吳帥等人都均受制于歌聲,唯有帝藏生吼叫一聲,不愧是第一太古傳奇,硬是頂著歌聲,仍舊沖鋒前行!
  鳳九歌凝神望著帝藏生。帝藏生的身軀是如此的龐大,簡直是鋪蓋天地,單單龍頭就宛若山巒,鳳九歌只身佇立在山前,顯得渺小如蟻。
  不過下一刻,歌聲被有意識地集中過去,針對帝藏生。
  帝藏生仿佛回到了被鎮壓在藏龍窟的歲月里,一片黑沉的牢籠,無法獲得自由,縱使有千般心愿,萬般力量,也翻不得身。
  無奈,無法。
  帝藏生漸漸停頓下來。
  它想要咆哮,想要呼號,但它最終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。
  群仙嘩然。
  眼前的一幕實在是叫人震驚。
  鳳九歌一招敗帝藏生!
  這可是當今戰力第一的傳奇太古荒獸!!上一世它能和生命最后期的龍公放對,若非后者向龍宮下手,絕不可能輕易收拾得了帝藏生。
  “這是我獨創的命運歌,剛剛完善補全,還請大家品鑒一二。”鳳九歌一邊歌唱,一邊傳音。
  “命運歌!!”眾仙不論敵我,都深深的將這個殺招的名字印刻在自己的內心深處。
  此招甫一出世,便一戰揚名。
  從今以后,全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!
  命運顛沛流離,起起伏伏。誰能沒有低谷?就算是方源,就算歷代尊者都有卑微衰落的時候。命運歌可以將萬物命運中的低谷和高潮,都帶給萬物生靈自己。
  時來天地皆同力,遠去英雄不自由!
  鳳九歌的第九歌,音道仙級八轉殺招——命運歌!
  “這下麻煩了。”吳帥面色凝重至極。
  “居然真的被他創造出了完整的命運歌。真不愧是鳳九歌呢。”戰部渡也慨然長嘆。
  此番戰況傳至天庭,紫薇仙子自然大喜過望。
  鳳九歌一直處于參悟的狀態,主動要求去往光陰長河探索。秦鼎菱為他觀運,看到了他的機緣契機,便一力舉薦。紫薇仙子因此偷偷地安排宙道仙蠱屋,派遣鳳九歌悄然進入光陰長河。
  紫薇仙子相信秦鼎菱的話,也看好鳳九歌的潛力,但她沒有想到的是,鳳九歌帶給她的驚喜竟然是這樣的大!
  八轉仙道殺招命運歌,單憑此招,鳳九歌的戰力就一躍而上,成為天底下最強的數人之一。
  天庭想要修復九轉宿命蠱,搶奪鴻運齊全蠱,企圖煉制會出十轉的命運蠱來。長生天也同樣有這樣的打算,只不過他們目標定得低了一點,想要用不完整的宿命蠱煉出九轉命運蠱。
  但兩方都沒想到,在他們之前,竟然有一位蠱仙已然提前開創了命運蠱的仙蠱方雛形!
  仙道殺招濃縮轉換成功,就是仙蠱方。
  最好的例子就是方源的萬我仙蠱,煉制萬我的仙蠱方就是從萬我殺招演化而來的。
  毫不夸張地說,單憑這一招,鳳九歌就能名垂青史。
  不愧是護道人!
  如此滔天的才情,即便是紫薇仙子也覺得驚艷耀眼,甘拜下風。
  “爹,你真棒!”鳳金煌瞪大雙眼,望著鳳九歌的背影,崇拜和愛戴之情幾乎滿溢而出。
  少女的心中此刻充滿了驕傲和歡喜。
  “是的,我爹從未讓我失望過。”
  這一刻,鳳金煌感到滿滿的幸福,心中呼喚:“爹,你從來都是最厲害的,你寬闊堅厚的肩膀,是女兒永遠的依靠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