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928 方源最強攻伐

天庭戰場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龍嘯波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隨身閃。
  激戰中,龍公身形陡然出現在萬年斗飛車的右舷一側。
  距離太近了!
  幾乎在他出現的同時,環繞萬年斗飛車飛舞著的破曉劍群就蜂擁而上,瞬間淹沒了龍公。
  龍公身上浮現出無數龍形紋身,抵擋住劍群的猛烈攻擊。
  這個正是龍公的主要防御殺招——九紋龍護身。
  九只是虛指,意味著無數的紋身。這是罕見的被動防御手段,平時潛伏在龍公的皮膚上,一旦遭受攻擊,就會自行催發,根本不需要龍公的任何念頭進行維持,極其方便。
  龍公憑借此招硬生生頂住破曉劍群的攻勢,隨后他雙手合攏并成一拳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憾世龍錘!
  轟!
  龍錘重擊之下,直接將萬年斗飛車打飛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被擊退,忽然停滯下來,周圍的空間陡然崩潰,像是無數破碎的玻璃片。這些玻璃片每一個都鋒利無比,但凡碰撞到萬年斗飛車上,都會切割出一道道的深痕,造成大量蠱蟲的湮滅。而站在船首的方源,也因此臉頰上被劃破一道血口。
  這是蒼玄子的手筆,利用宇道殺招鋪設在戰場各處的無形陷阱,威力十分了得!
  但這一幕,只是在方源的腦海中閃現,還并未發生。
  這是宙道殺招——三息后現!
  三息后現是來自黑凡真傳中的偵查殺招,能夠讓蠱仙看到三個呼吸之內的有關于自己的未來。
  經過方源周身道痕增幅,威能暴漲了一千五百倍,因而可以在和龍公級別的強者大戰中發揮作用。不過,因為此招本質上只是七轉,因此并非次次有效,有時候靈驗,有時候失效。
  下一刻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龍嘯波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隨身閃。
  龍公身形陡然出現在萬年斗飛車的右舷一側,一如三息后現偵查殺招展現的那樣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操縱萬年斗飛車立即遠離,和無影無形的宇道陷阱擦肩而過。
  “可惜!”蒼玄子看到這一幕,心中感到分外遺憾,只差一點方源就能出發宇道陷阱了。
  她懸停高空,沒有任何明顯的動作,暗地里卻是有一個個的宇道陷阱,不斷地形成,悄然鋪設著。
  和方源激戰許久,沉睡在她記憶深處的戰斗經驗又紛紛鮮活起來,蒼玄子的手段開始越發老道。
  自從三十多萬年前,蒼玄子和元蓮仙尊達成秘密協約后,她就搬遷到了天庭過上了安穩的日子,幾乎沒有出手過。但在此之前,蒼玄子的名號還有太古傳奇的地位,都是她親手打出來!
  方源腳踩萬年斗飛車,一邊躲閃,一邊遙遙注視蒼玄子。
  蒼玄子雖然戰力在不斷復蘇,但戰斗風格非常明顯,她保留著身為太古荒植的習性,在作戰中傾向于停駐一方,遙攻打擊,利用宇道手段拉開自己和敵人的距離,再鋪設宇道陷阱。
  從這個戰斗風格中,亦可看出她的性情,喜歡穩坐釣完魚,非常有耐心,但同時這也意味著她并不激進,不太會選擇冒險。
  盡管蒼玄子的手段還有許多神秘,但方源已經開始漸漸摸清蒼玄子的底細。而與之相反,龍公卻是仍舊琢磨不透、深不可測。
  雖然方源上一世就和龍公作戰,龍公的手段也大多被方源了解,但龍公的作戰風格卻是千變萬化,時而保守時而激進,忽而狂攻忽而閃避,讓人摸不清頭腦,找不到明顯的脈絡。
  這種戰斗的境界,不單單是戰斗經驗,還有龍公的天賦異稟!
  對于方源而言,要擊敗蒼玄子雖然困難,但大有希望。但要擊敗龍公,到目前為止,他仍舊看不到絲毫可能。
  “除非是直接破解了龍公的防御殺招!”方源心中不斷分析。
  龍公最主要的防御殺招,乃是九紋龍護身,方源已經在戰斗中全力搜集線索,不斷地解析它。
  但收效甚微。
  要臨陣直接破解強敵殺招,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。
  比起九紋龍護身殺招,方源更想破解的是龍御上賓。但這個殺招更加無跡可尋,方源連搜索情報線索的途徑都沒有。
  本來按照預想,偷生殺招是對付龍公的最佳手段,但是經過親自試驗,偷生殺招又不管用……
  “等等,我好像忽略了什么?”忽然間,方源腦海中靈光一現。
  但當他想要深究下去的時候,又被襲來的攻擊打斷。
  方源不用瞧也知道,這是仙蠱屋誅魔榜在出手。
  這座八轉仙蠱屋的確是個麻煩!
  它沒有短板,速度極快,并不亞于萬年斗飛車,并且防御也十分雄厚,方源強攻突破也是可以的,若單對單,誅魔榜絕非方源對手,當然的確要耗費好一番手腳。
  偷道手段是對付仙蠱屋的不二法門,但眼下要在龍公、蒼玄子的面前使用,并不容易。
  方源目前變化為太古年猴,和萬年斗飛車搭配,可謂相得益彰。一旦轉變成偷道道痕,戰斗力必定下滑一大截,給龍公、蒼玄子帶來機會。
  更讓方源顧慮的是,就算他變身偷道太古荒獸,施展出了大盜鬼手,也未必能擊中誅魔榜。就算打中,也未必能盜取出仙蠱來。方源的運道優勢已經被秦鼎菱彌補了一大截,誅魔榜中又是古月方正,從運勢上更克制方源。
  所以,偷道手段并不是改變戰局的正確法門。
  “方源……”此時此刻,主持著誅魔榜的古月方正心緒相當的復雜。
  方源對他而言,是親兄弟嗎?
  不算是。
  方源的肉身換了,魂魄也是天外之魔。
  是陌路人嗎?
  也不是。
  童年、少年的記憶不可磨滅,他們倆個的確曾經相依為伴過。
  憤怒嗎?
  有的。
  方源玩弄自己,罔顧自己的性命,將自己安排在瑯琊福地中,定是有陰險的圖謀。
  仇恨嗎?
  當然也有。
  方源屠殺親族,是方正童年的陰影和夢魘。
  那么,除此之外呢?
  經歷了這么多事情,方正開始逐漸地理解方源,有時候甚至不得不佩服方源。
 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方正逐漸明白自己的淺薄,擁有了自知之明。所謂的甲等資質,不過是一種自戀,方正已日趨成熟。
  除了理解、佩服之外,方正對方源甚至還抱著一絲感激。
  他感謝方源帶給他的挫折,帶給他的痛苦,帶給他的磨難。這些都是財富,幫助方正成長至今,若沒有瑯琊福地的戰亂中的顛沛流離,方正有怎么可能融合誅魔榜主的種種修行經驗,自我開創出血親心仇殺招呢?
  曾經,方正夢想著有這么一天,自己能夠出手,和方源交手,親自報仇。
  但現在當這一刻真正的來臨,方正的心情卻和自己料想的大相徑庭,他沒有復仇的快感,也有超越的欣慰。
  他的心緒很復雜,很復雜。
  “龍公、蒼玄子、方正和秦鼎菱,除此之外,還有……紫薇仙子。”方源陷入圍攻,面色越發嚴肅。
  伴隨著龍公越來越強,天庭一方的蠱仙們配合越發默契,方源腦海中的念頭幾乎要全部用來維持戰斗。
  他對整個局勢的判斷力正在不斷地下滑。
  不管是催發殺招,還是操縱萬年斗飛車,都極其消耗心神。方源還要總攬大局,照看各方戰場,暗地里對各域蠱仙施加影響。
  事實上,龍公等人也是如此。隨著戰況越發激烈,他們催動殺招越發頻繁,殺招威力越大,往往步驟越多,參與的蠱蟲越多,需要牽扯的念頭、心神也就越多。
  “若是讓紫薇仙子休養好了,不管她是來參戰,還是總攬大局,都對我相當不利。”方源眼中寒芒閃爍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龍公驀地大笑,毛腳山的最新戰況已經被他得知,“方源,任憑你重生多少次,也是無用的。動用你的全部手段吧,再不用就晚了。”
  方源面沉如水,他也獲悉了最新戰況。
  帝君城戰場,他痛失分身房睇長,豆神宮投敵。毛腳山戰場,鳳九歌現身,一首命運歌威力絕倫,即便是帝藏生都落入下風!
  天庭的底蘊真的是太深厚了。
  方源不只是和龍公等人作戰,他是和天庭數百萬年的積累在較量!
  外界不值得依靠,所有的壓力都轉到方源的肩膀上來。
  方源目光如電,陡然凌厲起來:“的確不能再留手了。”
  交手以來,他一直都沒有找到龍公的破綻。但現在情勢所逼,即便沒有破綻,方源也必須徹底全力出手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迅速升空,拉開距離,方源開始醞釀殺招。
  龍公并不追擊,懸停于空,仰頭凝神注視。他神色如臨大敵,再不敢小瞧方源分毫。
  蒼玄子深呼吸一口氣,十萬分戒備。
  秦鼎菱、方正以及戰場邊緣養傷的紫薇仙子,亦都聚精會神,目光緊緊盯住方源,一眨不眨。
  就連正在瘋狂摧毀煉道大陣,轟擊監天塔的冰塞川都抽出一部分心神,密切關注方源的一舉一動。
  誰都知道,接下來的戰斗勝負極可能將決定整個勝局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十二生肖戰陣。
  方源先是召喚了十二頭太古年獸,施展出了這個已經暴露的手段。
  但和之前不同,十二生肖戰陣并未凝聚匯變成一頭巨大怪物,而是轉變成了一個金光閃閃的船舵。
  船舵仿佛車輪,有六個軸,船舵表面是十二個把手,每個把手上各有十二個神態各異的年獸雕紋。
  十二生肖戰舵飛入萬年斗飛車之中,迅速融合一體。原本銀光璀璨的萬年斗飛車表面,忽然升騰起一大股黃金光影,宛若飛沙,變幻無窮。黃金光影時而變作金龍蜿蜒,時而化作巨虎雄踞,時而成為雄雞高歌,時而又成為蠻牛飛沖……
  十二頭太古年獸和萬年斗飛車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!
  方源曾經的構想,在此刻展現在世人面前。
  “他竟是將上古戰陣和仙蠱屋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!”秦鼎菱不由瞪大雙眼。
  方正呆呆地看著。
  “才情了得!”即便是龍公,也不由地開口稱贊。
  他從未見過這樣的一幕,這是歷史以來第一人!
  雖說上古戰陣、仙蠱屋的本質,都是仙道殺招,但是將兩個殺招融匯起來,在方源之前,還從未有人成功過!
  “小心,它攻過來了!”蒼玄子大叫,流露出一絲驚惶之意,萬年斗飛車此刻的氣息恐怖得讓她都感到震驚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破曉激流!
  萬年斗飛車俯沖而下,沿途擊穿一層層的空氣,發出凄厲的音爆炸響。
  它本就是相當優異的八轉仙蠱屋,融合進來的上古十二生肖戰陣更是擁有著和龍公作戰的雄渾戰力。兩者相互交融之后,戰力疊加,更令人忌憚!
  龍公低嘯一聲,施展出氣墻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沖勢稍微一滯,就直接沖破了龍公氣墻。
  龍公眉頭一皺,再次催動氣墻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毫無疑問地再破一道氣墻。
  龍公再建,萬年斗飛車再破。如此連破五道,萬年斗飛車終于沖勢大減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仙道殺招——萬年圍獵!
  下一刻,萬年斗飛車下的光陰長河虛影陡然擴張,無數的年獸宛若潮水般洶涌而出,旋即就鋪天蓋地!
  漫天的年獸大軍向仙墓展開沖鋒,像是滔天的海嘯要吞沒一切。
  大軍當中有數不勝數的年獸,有大量的上古年獸,太古年獸也絕不少見。
  更加恐怖的是,這些年獸大軍一概聽從方源調遣,簡直是如臂指使。
  “恐怖!單憑這一招,方源就能以一己之力對付天底下任何一個超級勢力啊!”
  “他是想要將光陰長河中的年獸都召喚過來嗎?”
  “這幾乎就是翻版的前有古人殺招了!只不過紅蓮的手段是召喚歷代蠱仙強者,而方源是召喚光陰長河中的年獸!”
  “但是萬年圍獵殺招,不是只能勾引年獸,而不能指揮操縱的嗎?”
  “這恐怖就是十二生肖戰陣融匯之后的質變吧!”
  天庭一方震動不已。
  方源的底牌果然是強悍絕倫,只是翻出第一張,就展現出滔天威能。龍公、蒼玄子等人頓感棘手。
  這支年獸大軍的規模著實太大了,并且方源還在源源不斷地召喚,究竟他的極限在哪里?
  年獸大軍分散開來,四面開花,攻擊擴散到天庭每個角落,更加讓人手缺乏的天庭一方難以防守。
  蒼玄子狠狠咬牙,不斷催動宇道殺招,企圖襲殺盡可能多的年獸,緩解當前壓力。
  “小心!!”忽然,龍公驚呼。
  “嗯?”蒼玄子似乎看到了一柄小刀的虛影,她瞳孔猛地縮成針尖大小,她這才剛剛反應過來,就已經中招了!
  “怎么可能……這么快?我明明已經鋪設了……”
  蒼玄子難以置信地望著方源,渾身僵滯,在她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個血洞,前后貫通。傷口處充斥著濃郁的宙道道痕,即便是太古傳奇的自愈能力也無法復原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光陰飛刃!
  這是源自中洲薄家的超級手段,此刃一出,例無虛發,無不中的,中無不死,曾令整個中洲膽寒。
  殺招的內容極其繁雜,步驟十分多變,在方源掌握的手段中,復雜程度是當之無愧的第一。
  更變態的是,它施展條件苛刻,醞釀的時間不得超過三息。為此方源每一次催動,都需要輔助殺招縮時。
  它的后遺癥也非常恐怖,每一次使用,關于它的記載都會消弭一部分。它如同橡皮擦,抹除強敵的同時,也在消耗自己。
  擊中蒼玄子之后,方源頓時心頭一空,自己關于光陰飛刃的記憶模糊了大半。
  “按照這個程度,待我再射中龍公之后,恐怕就要徹底失去此招了。”方源心中如冰雪般冷靜。
  他瞥向龍公。
  下意識地,龍公向后飛退了幾步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蒼玄子墜落到地面上,在半空中她就還原本體,化為了一株巨大的青藤。
  這株青藤曾經撐天踏地,宛若天柱極其醒目,但現在它卻是栽倒在仙墓上,一動不動,氣息完無。
  仙墓遭受這一擊的轟砸,損失遠超之前總和,但龍公卻顧不得這些了。他目光如電,死死地盯著方源一眨不眨。
  至少增幅一千五百倍的光陰飛刃殺招,他必須全神貫注,才有可能防御得住!
  誅魔榜中,方正張大嘴巴,看著地面上的蒼天藤,滿頭都是冷汗。
  他身后的秦鼎菱更是身軀僵硬,宛若石雕。
  “如果剛剛這招射中誅魔榜,我們能擋得住嗎?”兩人心中都在閃過類似的疑問,他們根本沒有信心說一聲“防得住”!
  這一招的威能也太過驚悚了,一招下去,蒼玄子生死不知,氣息衰弱至無。
  “不要被他所攝,他剛剛施展此招,是借助了萬年圍獵殺招的氣息遮掩。單純運用此招,氣勢必定博大,不可隱藏。”關鍵時刻,紫薇仙子的話傳遍戰場。
  “不愧是智道大能。”方源冷哼一聲,被說中了弱點。
  龍公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。
  但下一刻,方源竟主動離開萬年斗飛車,獨自飛撲而下。
  “他要拼命了!”一瞬間,龍公心頭大凜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萬物大同變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太古劍龍!
  嗷吼——!
  方源瞬間變成一頭巨龍。
  六轉七轉為蛟,八轉稱之為龍。
  太古劍龍!
  龍軀長達百丈,龍頭上龍角如雙槍,鋒銳至極,龍瞳一片銀白之光,龍鱗反而純白,散發森森劍意。
  方源一身的道痕,都因此轉變成了劍道道痕。
  而劍道,誰都清楚,這個流派的優勢就在于攻伐!
  在此刻,方源終于展現出了最強的攻伐姿態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