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929 劍毀仙墓

嗷吼——!
  橫霸天穹的太古巨龍長鳴一聲,龍尾一甩,身軀游動,速度之快竟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淡白殘影。
  轟。
  一聲巨響,誅魔榜遭遇一記狠狠的沖撞,宛若流星般墜落下去。
  龍公立即趕來支援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龍軀陡然升空,再次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。
  在高空,他猛地從極動變為極靜,身上氣勢猛地一爆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劍浪三疊。
  至少增幅了一千五百倍的攻伐殺招,威能和之前完全是天翻地覆的差別。
  巨浪滾滾,傾覆天下。每一滴銀白的浪花,都是劍道的力量,璀璨耀眼,鋒利至極。
  劍浪沒有沖向誅魔榜,也沒有罩準龍公,而是撲向仙墓。
  至始至終,方源的攻擊首要目標,仍舊是仙墓。
  龍公咬牙,不得不再次施展自轉游龍氣墻。
  氣墻擋住劍浪,但支撐了八個呼吸便轟然瓦解。
  龍公悶哼一聲,鼻孔中流淌出血液。
  他還想繼續催動氣墻殺招,但滔天的劍浪已然沖刷到了仙墓。
  之前天庭還能從容防守,完全是依賴于蒼玄子的宇道手段,能夠拉長距離。這就能讓龍公有充沛的時間,不斷催動防御氣墻進行防御。
  但現在蒼玄子氣息全無,在地上躺尸,沒有了宇道手段遮護,龍公完全來不及再催動氣墻殺招。
  龍公并非九轉,和方源同樣的修為,都是八轉。但方源的道痕遠超過他,龍公所能依仗的便只有龍御上賓殺招。但遺憾的是,就目前為止,龍公雖然不斷地變強,但和方源仍舊有一些差距。尤其是當方源真正放開手腳,展現出最強的攻擊姿態時。
  “不——!”龍公發出悲涼的怒吼,眼睜睜地看著劍浪卷席仙墓,沖刷一切。
  但凡沉眠在仙墓中的蠱仙,都毫無反抗之力,被劍浪沖刷成渣。
  即便是躺在地上的蒼天藤,巨大的身軀也在鋒銳至極的劍浪下不斷消融,迅速縮減。整個過程,蒼玄子都沒有驚醒,看來真的是兇多吉少!
  誅魔榜迅速升空,但方正已然是呆住了:“他真的做到了,他在摧毀仙墓!”
  “仙墓!!!”比方正反應更大的是紫薇仙子、秦鼎菱這些人,她們是老牌的八轉,真正意義上的天庭成員。
  仙墓不只是天庭的重地,更是她們內心的精神圣地,如今卻被方源玷污褻瀆,無數沉眠在里面的天庭先賢,就這樣在沉眠中像是雞仔般,毫無反抗地被徹底殺死!
  “方源,我要你死啊!”秦鼎菱發出慘烈的嚎叫。
  “我等愧對前輩啊……”啪的一聲,中央大殿中正元老人跪倒在地,泣不成聲。
  紫薇仙子只感覺全身都空空蕩蕩,仙墓遭受重創,她身為天庭首腦有著不可推卸的重大責任!
  “是我,是我沒有做好啊……”兩行悔痛的淚,從紫薇仙子的眼中迅速滑落。
  一缺抱憾亭中,光影劇烈震顫。
  星宿仙尊的虛影想要出手,但卻被無極魔尊的虛影死死纏住,只得眼睜睜地看著方源大肆屠戮著天庭成員,摧毀著仙墓。
  震驚和憤怒充斥在星宿虛影的臉上,她的目光寒冷如冰,死死盯著自己眼前的對手:“好,很好!”
  無極虛影微笑:“是挺好的。當年我進攻天庭,也想動手摧毀仙墓。不過呢,念及當時異人的規模仍舊十分巨大,為了人族著想,便沒有動手。”
  “哼,就算你摧毀了仙墓,摧毀了整個天庭。只要你摧毀不了宿命蠱,天意垂青,我中洲仍舊可以建立第二座天庭,第三個、第四個仙墓!”星宿虛影反駁道。
  “正是如此啊。”無極魔尊的虛影嘆息一聲,“宿命蠱便是你天庭之根,摧毀不了它,即便你天庭犧牲再多,也是無妨的。甚至反而會越挫越勇,淘汰舊人、輸送新血,越發貼近時代的浪潮。”
  時代是在不斷地變遷,蠱仙修行也在不斷地發展。
  氣道、力道的昌盛和衰弱,正是明證之一。
  無極魔尊當年留下仙墓,也是出于這點考量。留下被時代淘汰的氣道、力道的蠱仙,總比摧毀了天庭,讓天庭觸底反彈,大量律道、智道等等蠱仙應運而生,被天庭吸收更好罷。
  “現在,我很好奇,仙墓被方源摧毀,你那邊還能支撐多久?”無極虛影微笑。
  星宿虛影再不能淡然:“你這是不顧大局,拋舍人族大業!你枉為人族之尊。”
  無極虛影冷笑:“當年我的本體會被這個理由束縛,但如今……人族的大業不是已經實現了嗎?人族,應當追尋更偉大的東西了。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。”
  星宿虛影瞇起雙眼,卻是罕見的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“方源,我要將你抽筋扒皮、挫骨揚灰!!”龍公仰天怒吼,剎那間他心中的憤怒、仇恨就積蓄到了極點,奮不顧身地向方源殺來。
  方源直接躲閃,不和龍公較勁,劍浪三疊催動不休。
  嘩!嘩!嘩!
  仙墓被完全覆蓋,甚至劍浪還掘地三尺,不放過任何一位沉眠的仙人。
  天庭數百萬年的積累,毀之一旦!
  “啊啊啊!”龍公披頭散發,面容扭曲,雙眼充斥血絲,簡直是要噴火。
  方源針對仙墓的每一次打擊,都沖刷他的心房,讓他心血淋漓,痛不欲生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龍子龍孫。
  危難時刻,龍公憤怒狂吼,全身上下紫色龍鱗紛紛飛旋,混合龍公無數的血滴,轉化為一位位的龍人蠱仙。
  他們各有名字,亦各有各的容貌和手段,六轉、七轉,甚至八轉的龍人都有。
  龍公雖不是奴道蠱仙,但也有類似的殺招。
  “這是變化道的殺招,蘊藏人道奧妙!”方源瞳孔微縮,冷嘲熱諷,“好一個龍公,當年屠戮龍人一族,原來是將他們都煉成了殺招。哈哈哈,你這等行徑和魔道蠱仙有什么區別?你罔顧人倫,踐踏血脈和親情,不僅殺你的子孫后代,還將他們煉成傀儡,為你作戰!!”
  面對方源的指責,龍公并未反駁,他的眼中閃過一抹沉重的悲痛,再次向方源殺去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施展出來的大量龍人蠱仙,如天花綻放,迅速分散,積極抵御劍浪還有無數的年獸。
  達到龍公這種程度,果然是沒有任何的短板。
  一場超大規模的混戰廝殺,在天庭中展開。
  誅魔榜四處縱橫,在年獸大軍中沖出一條條血路。不過誅魔榜內卻是氛圍壓抑,秦鼎菱、方正二仙都保持著沉默。
  龍公施展出來的龍子龍孫,的確是龍人一族的族人,方源的指責并沒有錯。也難怪龍公極少運用此招,現在他不得不用出來,是著實被方源逼的沒有辦法了。
  許多龍人蠱仙向太古劍龍圍去。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一聲,劍浪三疊已是催動完畢,便催動另一記仙道殺招金絲劍。
  一瞬間,劍龍身軀朦朧起來,每一片鱗片都散發出淡淡的溫潤黃光。
  忽然,從龍鱗上激射出一道金絲。
  太古劍龍的身上有多少片龍鱗,就有多少道金絲猛然射出,迅捷無比。
  金絲穿透空氣,刺破沿途的一切阻礙,包圍上來的龍人蠱仙一個個都被無數金絲刺穿成馬蜂窩。
  嘭嘭嘭。
  這些龍人蠱仙遭受如此重創,再無法支撐身形,一個個輕微自爆,還原成鱗片和血珠。
  方源掃清周遭一切敵人,剛剛催發的劍浪還在呼嘯蔓延,他便身軀一展,乘浪而下!
  仙墓已經掃蕩,最大的變數已經扼殺,現在方源兵鋒直指龍公。
  蒼玄子已經毫無生息,藤軀慘不忍睹,誅魔榜根本無法獨自對抗方源,只要龍公一倒,誰還能擋住方源的腳步?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五指全心劍!
  龍爪猛地緊握,方源氣勢陡然暴降到了谷底,似乎不足為慮。
  龍公心中卻是警鐘狂鳴,身軀飚射而出,紫金龍形氣勁不斷激閃,身形忽隱忽現,忽左忽右,忽上忽下,瘋狂規避。
  第一劍!
  方源龍瞳綻射奇芒,一道劍光從龍爪中飛射而出。
  快!快!快!
  劍光之迅猛,簡直匪夷所思。
  龍公剛看到方源龍爪綻射出一抹亮光,便發現劍光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。
  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,他硬是偏轉了身軀,強行一扭。
  劍光與他擦肩而過。
  鮮血飚飛,一個巨大的創口從他的左肩一直延展到左胸,創口空空蕩蕩,不管是骨骼、龍鱗亦或者一部分的左肺,都全然消失。
  五指全心劍恐怖如斯!
  這要是射中龍公的頭顱,恐怕就要被立即削飛了去。
  交戰以來,龍公首次感到強烈的死亡威脅。這是他多少年都沒有品嘗到的感覺。
  龍公大吼一聲,身形如電,疾風勁鼓,向方源蠻橫撞來。
  方源也不禁心中叫好。
  五指全心劍每一劍的間隙,都是醞釀、蓄勢的過程。龍公一眼就看破這個弱點,趁機進攻,勇猛無畏。
  方源龍軀一轉,猛然后撤,企圖和龍公拉開距離。
  劍道攻伐優勢相當明顯,若是尋常對手,方源大可直接撞過去。但龍公卻是卓絕的強者,萬萬不能大意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