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931 紫薇幽變

方源的戰斗體系有幾個呢?
  就龍公目前觀察來看,方源真正成熟的戰斗體系只有兩個。
  一個是宙道體系,一個是劍道體系。
  宙道體系是最全面的體系,擁有三息后現、年獸召來、萬年斗飛車、春剪夏扇秋毫冬裘,以及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等等殺招,覆蓋了戰斗、經營兩大領域。王牌手段有兩個,一個是縮時殺招搭配的光陰飛刃,另一個則是春秋蟬為核心的春秋必成!
  而劍道體系則有上古劍龍變、劍浪三疊、金絲劍、暗歧殺、萬念劍瀑、劍客等手段,底牌手段則是五指拳心劍。這套體系強于攻伐,在攻擊一端,還要勝過宙道體系,尤其是方源改良了五指拳心劍。但在其他方面卻是乏善可陳,移動、治療等方面更被龍公的體系凌駕。這就形成了短板。在龍公這等戰斗經驗極端豐富的強敵面前,這些短板就成了弱點,拖累了整個劍道體系的攻伐威效。
  除了這兩個體系之外,方源的氣道也有不少手段,不過在龍公看來,還都不全面。氣海無量殺招明顯是王牌,強大到可以破解元始氣墻,不過使用了一次后就再沒有用過,目前看來再用的可能性較小。
  魂道方面,龍公知道方源定有豐富的手段,王牌殺招毫無疑問就是落魄印。但天庭和龍公在這方面,早已有了充分準備。方源開戰至今都沒有動用任何魂道手段,也算是明智之舉。
  除了這些之外,逆流護身印乃是律道,萬我是人道,力道大手印屬于力道,見面曾相識是變化道,引魂入夢、純夢求真變、夢中換魂是夢道殺招,這些手段雖然厲害,但都是獨立的,單方面的,如同一顆顆的大珍珠。而成熟的戰斗體系則是珍珠項鏈,一個個手段相輔相成,如同小珍珠鏈接起來,從總體上的價值而言,反而是后者更優秀一些。
  對付世間絕大多數的蠱仙,方源可以憑借大珍珠改變戰局,奠定勝利。但是在龍公的面前,方源整體上的劣勢卻會顯露而出。
  “方源,你欠缺的仍舊是時間啊。相信你已經早有覺察了吧,可惜,一套成熟的體系至少需要數百年的積累!”龍公俯視方源,目光凌厲如刀,“就算你動用種種前人遺藏催熟,也仍舊不能夠純粹完美。”
  他催動回旋龍牙殺招,遙攻方源,皆被逆流護身印所擋。
  但龍公卻不氣餒,逆流護身印雖然十分厲害,但缺乏一個成熟的體系來支撐它,彌補它的弊端。逆流護身印最大的弊端就是要消耗逆流河水,盡管方源重生之后全力節省,但又怎能耐得住如此劇烈的損耗呢?
  逆流護身印乃是利用逆流河為主體的仙道殺招,防御力極其驚人,并且能夠逆反幾乎所有的外來攻勢。此招乃是方源開創,可見他的滔天才情。然而可惜的是,方源欠缺以這張王牌的穩定戰斗體系。比如提前打擊,減少外來攻勢的輔助防御殺招,又比如增加逆反回去的威能的殺招,再比如治療逆流河本身的手段。
  打個不恰當的比喻,逆流護身印就仿佛是一道味道鮮美絕世的魚。雖然生吃的味道也非常鮮美,但若是搭配鹽,它可以變成咸魚干,可以長久存放。若是搭配糖、姜、蔥、蒜或者其他輔助食材,它能夠做出各式各樣的美味佳肴,更加耐人尋味。
  與天庭相比,與龍公相論,方源的積累還是太不足夠了。
  他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困境。
  龍公一次次攻勢,頂著逆流護身印的反噬,強行削弱逆流河儲備。他的治療手段亦非常了得。
  而鳳九歌的命運歌,更是始終籠罩著方源。命運歌忽強忽弱,激發著逆流護身印的反攻。歌聲之玄妙,赫然還在逆流護身印之上,即便有印加身,方源仍舊受到命運歌的削弱,只是削弱的程度要小許多。
  更糟糕的是,命運歌不僅是削弱方源,還在幫助龍公。龍公戰力飆升,越戰越強,空中呼嘯連連,完全處于上風,攻勢宛若狂瀾,極其威猛!
  方源撤銷太古劍龍變化,再度恢復人身。劍龍軀殼龐大,逆流護身印覆蓋的話,遭受攻勢更多,消耗更快,反不如人身安穩。
  利用純夢求真體,方源不斷反擊。
  但很快,這些純夢求真體也被莫名的針對,一個個碎裂自爆,化為夢境。隨后夢境又轉變成了新的純夢求真體,為天庭作戰。
  是鳳金煌在出手!
  紫薇仙子通過中天門,不僅接回了鳳九歌,自然還有鳳金煌。有她在,方源的夢道手段就會受到極大的克制。
  果不其然,方源此刻的夢道手段都被針對。
  “鳳金煌!”方源暗中皺眉,“上一世就是她憑借仙陣之助,施展出了仙級夢道殺招,壞我好事。如今在天庭,又是憑借仙陣還是仙蠱屋來針對我?”
  方源很想找到準確的位置,對鳳金煌下手,但是現在他卻是身不由己。
  他連監天塔都無法接近,并且距離越來越遠。
  皆因對付他的是龍公和鳳九歌!
  新老護道人在這一刻聯手!
  至于誅魔榜中的方正、秦鼎菱,已經插不上手,開始對付漫天作亂的年獸和劍客。
  一位位天庭主力也從毛腳山戰場,通過中天門,回到了天庭,參與清繳的工作。
  年獸和劍客不是他們的對手,紛紛敗北。
  劫運壇是被天庭主力圍攻的重點,更有人飛身趕回監天塔內,七次郎行動不便,處境十分危險。
  “不妙!天庭主力重新撤回,豈不是說不敗福地已經失去了作用?天庭擁有了足夠的成功道痕,完全修復宿命只在頃刻之間。”方源面沉如水,壞消息一個接一個,情勢變得極其惡劣和兇險。
  “紫薇仙子,速速催動一視同仁殺招,他的逆流護身印快碎了!”龍公傳音過來,催促道。
  “是!”此刻,紫薇仙子已然穩定了傷勢,能夠再戰。她催動仙蠱屋,飛升上空,視野中囊括龍公、方源還有鳳九歌等人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一視同仁。
  “一視同仁已經成功,方源已經在劫難逃!”紫薇仙子傳訊回去。
  “做得好,紫薇。”龍公發出一聲大笑,攻勢又狂暴了一成。
  方源只得節節敗退。
  “沒有用了,方源,再如何堅持,你也將一敗涂地。”紫薇仙子笑了笑。
  但下一刻,她卻聽到一個女聲:“是嗎?”
  “誰在說話?”紫薇仙子震驚,這聲音是如此的熟悉和陌生,讓她大感意外,她從未偵查到身邊有什么其他蠱仙的存在。
  “你在找什么?我就是你啊。”紫薇仙子驚悚萬分,她發現竟然是自己在自問自答。
  怎么回事?
  我竟然不受控制了!
  魂魄,是魂魄出現了問題!
  陡然間,她的雙瞳中幽光大盛,迅速蔓延,竟將她的全部眼白覆蓋,轉化為一片幽深的黑。
  盡管紫薇仙子極力抵抗和掙扎,但卻無能為力。在最后的一絲清明中,她陡然間明白過來:原來她是被魔尊幽魂掌控,每一次搜魂其實都是對她的魂魄進行了一場改造。魔尊幽魂的手段太過高明,根本無從發覺。她早就被魔尊幽魂的力量侵蝕、滲透,中洲煉蠱大會之前所做的種種決斷,亦有魔尊幽魂的暗中參與。
  只是初期,魔尊幽魂暗中干擾的很少。發展到中期,這種暗中影響越來越多。到了現在,他甚至能給紫薇仙子造成某種幻覺。
  明明剛剛紫薇仙子并未施展出一視同仁,卻認為自己已經施展成功,還通報了龍公!
  “或許上一世,我也是這樣被魔尊幽魂侵蝕。雖然有一視同仁,但卻沒有真正的催動出來。”這是紫薇仙子最后的一個清醒的念頭。
  下一刻,她緩緩抬頭,睜著滿是黑光的雙眸,靜靜地看著戰場,嘴角微翹,勾勒出一抹極其陰森的笑容。
  她一邊維持著中天門,繼續開放,一邊遮掩身形,悄然來到鎮魂大殿。
  對于這里的布置,她最是清楚不過了。
  她迅速出手,直接清除種種束縛,將魔尊幽魂重歸自由。
  “紫薇,恭迎主上!”她雙膝跪地,拜倒下來,再無一絲天庭成員的驕傲,滿臉都是對魔尊幽魂的尊崇。
  魔尊幽魂虛弱至極,化為一顆半透明的魂球,緩緩漂浮到紫薇仙子的面前:“走吧,讓我們出去,先看一場好戲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雙手捧著魂球,走出鎮魂殿。
  此刻,武庸、吳帥等人的身影,也出現在了天庭戰場中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紫薇仙子呢!”龍公大怒,中天門還在催發,竟然將這些敵人也傳送過來。
  龍公聯系不上紫薇仙子,心中一沉,就想要直接擊潰中天門。但這個時候,方源卻是再次撲向監天塔。
  龍公氣得怒發沖冠,只得攔截方源,放棄原先的打算。
  中天門中一位位蠱仙走進來。
  “追隨武庸大人!”
  “沒想到天庭竟是這般模樣。”
  “殺殺殺!”
  “監天塔就在那里,跟我來!”
  最后的大決戰終于在天庭展開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