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32 樂土插手

“來一來,看一看啊,上等的絲綢!”
  “糖葫蘆,糖葫蘆,三串送一串。”
  “客官,您有什么需要?”一家販賣蠱蟲的店面中,店小二滿臉熱情地迎接洪易。
  洪易先是定神瞧了瞧這個伙計,又仔細地掃視整個店面的格局和擺設,他暗暗皺起眉頭:“這一切都是如此的栩栩如生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聽說你們這里有書生蠱賣?”洪易問道。
  “呃,對。但是大人,這書生蠱可是五轉蠱蟲吶。”店中伙計有些遲疑。
  洪易輕輕一笑,不再遮掩,釋放出五轉蠱師的氣息,立即引得店中大亂。
  店中伙計滿臉驚容,店鋪的店長也被吸引過來,拱手恭迎洪易,并親自取出書生蠱,給他觀覽。
  “果然是書生蠱。”洪易詳細端詳片刻,心中疑慮更深,“可否當面試驗一二?”
  “客人請便。”店長立即將書生蠱借給洪易使用。
  洪易催動真元,灌輸到書生蠱上。這只書生蠱立即掙脫洪易的手指,飛出去,落到地上化為一位白面小書生。
  小書生對洪易作揖,神態恭敬:“學生拜見上師。”
  洪易不由點頭,大生興趣。這種書生蠱十分罕見,乃是人道蠱蟲,洪易也只是在傳聞中聽說。
  洪易從自家空竅中取出一只智道凡蠱,一只信道凡蠱,都扔給書生:“用用看。”
  書生接過這兩只蠱蟲,根本不需要熟悉的過程,上來就用,并且用的相當熟練。尤其是某些催動的小習慣,就好像是洪易本人在用一般。
  “客官覺得如何?”店長笑瞇瞇地問。
  洪易連連點頭:“很好,這只蠱我要了。”
  店長大喜:“承惠,六十萬元石。”
  洪易不禁揚起眉頭。
  這個價格不是貴了,而是實在是太過便宜。五轉凡蠱的價格大約在十萬和百萬元石之間,但這種書生蠱屬于相當稀罕的極品五轉蠱,價格必須是在百萬之上,并且有價無市,萬金難求。
  但在這里,卻只賣六十萬元石!
  洪易奇遇連連,身家富足,當即付款,收得這只書生蠱。
  走出店鋪,洪易心中波瀾四起:“這片地方一如帝君城,但帝君城此刻周圍不是有仙人大戰嗎?這里卻是安居樂業,平靜祥和。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還有,表面上看來這里和現實沒有什么區別,但若細細深究,就會發現這里有大量的人道蠱蟲。書生蠱只是其中之一而已。并且這些人道蠱蟲如此集中,甚至泛濫的情況,在這些人看來,卻是稀疏平常。而常規的炎道、水道等等流派的蠱蟲,反而是珍稀之物。就好像這里人道乃是蠱師修行的主流。”
  “真是奇也怪哉!也不知道葉兄那邊,又打探到了什么?還是速速和他匯合罷。”
  葉凡和洪易被元蓮意志趕到壁畫中后,相互商量后,就在這里面分頭探索。
  洪易發現的情況,葉凡也發現了。
  但此刻,在街邊的角巷子里,葉凡卻是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。
  “師父!”葉凡驚愕。
  他也從店鋪里購買了一只人道五轉蠱蟲,名為大俠蠱。出了店鋪,他來到角落里偷偷催用起來,竟和店鋪中使用的情況不一樣。
  大俠蠱竟然變作了他師父的模樣!
  “不必吃驚,我的徒兒啊,你我在這里相見,自然是緣分所致。”陸畏因微笑著道。
  葉凡立即聽出言為之意,不由大喜:“師父,你知道這里的蹊蹺?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為什么我們會忽然陷落到了這里呢?”
  陸畏因悠然答道:“這話就要從頭說起了。三十萬年前的中古時代,中洲誕生了一位仙尊名為元蓮。他開創因果神樹殺招,在游歷西漠的時候,拒絕了一位孩童的復活親人的請求,因此洞察到未來的某一幕景象,帝君城將因地溝而毀,一片生靈涂炭。”
  “于是,他便當場埋下了豆神宮。后來回到中洲后,便又在帝君城中施展畫道殺招安居樂業,形成壁畫世界。你們二人因和方源連運,關系緊密至極,被元蓮意志忌諱,因而打發到了這里,等若遭受封禁。”
  葉凡聽得目瞪口呆,一連串的豐富信息讓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。
  他感到十分的震驚:“這件事情竟然和元蓮仙尊有關?還有師父,我什么時候和方源連過運?”
  “那是方源暗中出手,想要借助你的運勢來成事。上極天鷹也是他的太古荒獸。”陸畏因從容答道。
  “是方源主動和我連運,要借助我的運勢?”葉凡更加吃驚。
  葉凡拜陸畏因為師,半只腳踏入蠱仙的世界,遠比洪易知曉更多秘辛。他十分清楚方源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大人物!他是蓋世的魔頭,連天庭都無可奈何的絕世人物。自己居然和他扯上了關系,這,這簡直像是天方夜譚!
  陸畏因微微搖頭:“徒兒,你切勿妄自菲薄。你乃是天道垂青之人,天生擁有強大的運勢,雖起于微末,但將來必定能有巨大的成就。你這樣的運勢,整個五域也超不過十指之數。方源要借助你的運勢,并不奇怪。”
  “然而天道一飲一啄,他曾經借助過你的運勢,得了你的好處,如今你也要借助他,獲取天大的仙緣。上極天鷹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現在擺在你眼前的就是元蓮的真傳!”
  “元蓮真傳?!”葉凡再次驚呼,他忽然明白過來,看向陸畏因的目光也變了,“師父,你對這一切了若指掌。這么說,這一切都是你設計的?”
  “哈哈,徒兒你高看為師了。這一切都是樂土仙尊大人的布置,而為師不過是他的傳人罷了。”陸畏因道。
  葉凡又聽聞樂土仙尊的大名,意識到自己也成為了樂土一系的徒子徒孫,不過他沒有感到狂喜,他已經震驚到麻木了。
  陸畏因向葉凡招招手:“時間有限,我們邊走邊說。”
  葉凡連忙跟上,兩人順著街道的人流,向前走去。
  陸畏因詳細地解釋道:“這道元蓮真傳價值非常之高,分有三部分。第一部分便是這安居樂業殺招,第二部分則是人道之子的運勢,第三部分是豆神宮和帝君城組建而成的八轉仙蠱屋——帝神宮!”
  陸畏因頓了頓,繼續道:“這三部分,我們先取第二部分,讓你成為人道之子。”
  葉凡追問:“師父,什么是人道之子?我究竟又該怎么做?”
  陸畏因便答:“中洲和其他四域不同,采用師門制度,人道最是隆昌,積累雄渾。帝君城歷來就是中洲地表人脈的最大集結點。這里為何出產涌現無數人才?便是人脈的緣故。只要你汲取人脈中的力量,便能極大助長你的運勢,得到人道的鐘意,成為人道之子。而要做到這一點,還得借助洪易的力量。”
  “洪易?他是我的結拜兄弟,怎么又和他扯上關系?”葉凡吃驚不已。
  陸畏因道:“方源同樣和他連運,但他的強運和你不同,你是得到天道垂青之人,而他卻是中洲人道之子中的一位,受人道鐘意。你借助他的關系,方可順勢而為,在沈傷的運作下,悄然得到人脈認可。有了人道之子的身份后,我們再來借助方源之力,圖謀真傳的第一部分,甚至是第三部分。”
  豆神宮壁畫。
  “方源、方源……”一道聲音斷斷續續地傳入房睇長的耳中。
  房睇長已經停止施展因果神樹,正催動智道殺招,不斷思考如何脫困,這時聽到異響。
  “是沈傷的聲音!他是從本體那里得知了我的身份?”房睇長猶豫著,心中有所猜測,但并未第一時間答話。
  果然,下一刻沈傷的聲音繼續傳來:“房睇長,你的真實身份我已經從你的本體那里得知了。沒想到方源竟有如此一手,能將分身安插到西漠的超級勢力里去。我現在就助你脫困。”
  “哦?你如何助我?”房睇長疑惑。
  沈傷笑了笑:“你應當知道,我一直在嘗試破解尊者的人道手段,已經摸到了當中門徑。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房睇長點頭。
  沈傷繼續道:“豆神宮和帝君城融合一體,我也一直潛伏,并未讓元蓮意志發覺,所以現在我仍舊在破解人道殺招。”
  房睇長直接問:“那又如何?”
  沈傷耐心解釋道:“這是一個絕好的契機!我已收集四域人意,不斷灌輸這里。原本對帝君城無法插手,就無法從內里干擾影響到尊者手段,我必須悄無聲息的滲透。但現在豆神宮和帝君城組并一體,而你曾經煉化過豆神宮,權限只是不如元蓮意志而已。如今你手中又掌握著因果神樹殺招,正可從中發力,動搖整個仙蠱屋,配合我讓尊者手段擴散開來,為所有人增幅。”
  “這么說來,你是讓我配合你破解尊者的人道手段?”房睇長一語中的。
  沈傷笑了笑:“我們這是互幫互助!”
  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房睇長沒有猶豫,直接一口應下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