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933 修復中斷

天庭戰場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指風龍。
  武庸催出殺招,卻遭受三位天庭主力的圍攻。
  “武庸,給我死吧!”鳳仙太子催動無窮火焰,層層推進,自己則縮在后方,同樣被火海包圍,攻中帶守,十分穩重。
  周雄信從后方出手,三人成虎殺招催發而出,虎群咆哮,撲擊而來。
  而野樵子則遙遙施展殺招,一株株青藤憑空生長,向武庸蔓延,企圖將他牢牢束縛。
  武庸暗嘆一聲,不斷后退,縮回玉清滴風小竹樓中。
  憑借仙蠱屋,他抵擋住三仙猛攻。
  但如此一來,也使得他逼近監天塔的計劃淪為泡影。
  “人道殺招對天庭增幅著實太大……等等,這是?!”就在武庸頭疼之際,忽然點點白光集中在了玉清滴風小竹樓上,更是滲透到了他的體內。
  人道殺招——眾望所歸!
  人道殺招——人中豪杰!
  “啊啊啊。”仙蠱屋內,武庸身邊的南疆蠱仙們紛紛發出嚎叫。
  “這股力量,這股力量……”在外作戰的樹翁巴德更是望著自己的雙手,驚嘆不已。
  變化道大能翼浩方同樣驚疑:“天庭的人道殺招怎么會也幫助我們?”
  這個疑惑沉重如山,同時壓在天庭蠱仙的心頭。
  “沈傷,你果然不負期望,做得好。”方源哈哈大笑,他同樣受到了增益,狀態迅猛暴漲。
  龍公臉色鐵青!
  他是龍人,是異族,不受人中豪杰的增益,而方源卻不一樣。當他還原人身,即便是至尊仙胎蠱所化,也是純粹的人族身份!
  轟!
  龍公被方源直接轟飛出去。
  “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秦鼎菱傳音,急忙質問正元老人。
  正元老人未死,也早早地從中央大殿轉移出去,一直在負責著開啟中洲尊者留下的人道手段。
  此刻,老人慌忙回音,稟告龍公、秦鼎菱等人:“是帝君城方面出現了問題。有人在搗鬼,他將其他四域的人意都灌輸進來。眾望所歸、人中豪杰乃是根據人意,來辨別陣營。原先只是中洲人意,現在卻是五域人意齊聚,因此所有人都受到了加持。”
  龍公一邊招架方源的猛攻,一邊喝問:“如何能解決這個問題?”
  正元老人沉聲答道:“我正在全力以赴,但究竟能否成功,我也毫無把握!”
  龍公心中再沉一分:“究竟是誰能對尊者的人道手段,做到如此程度?”
  他萬萬沒想到尊者的人道殺招,會遭受如此變化。對方雖然沒有正面破解了這兩個殺招,但卻將殺招的范圍擴展到所有人的身上,這其實和破解也沒有什么分別了。
  “是沈傷罷?”被紫薇仙子捧在手心中的魂球,輕輕地顫了顫,似乎在發出笑聲。
  紫薇仙子當初交予龍公的情報,就是有關沈傷之所在。做出這個舉措,正是受到了魔尊幽魂的影響。
  龍公卻是十分信任紫薇仙子,不疑有他,再加上當時方正被扣在沈從聲的手中,急需贖回,因而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。最終導致沈傷離開龍鯨樂土,潛伏到帝君城中,做出如此成績。
  “或許應該說,真不愧是樂土呢。”魂球再度顫了顫。
  紫薇仙子雙眼漆黑一片,雙手默默捧著魂球,不斷地利用智道手段模擬魂道效用,積極地治療魂球。
  魂球在她的治療下,形體不斷地凝實。
  而另一邊,中天門仍舊開啟著,從外不斷地接引蠱仙來到天庭。
  “哈哈哈,把這些人都接進來,讓他們殺,讓他們死!殺的越猛越妙,死的越多越好,哈哈哈。”魂球狂笑。
  第一批進來的是毛腳山戰場中的南疆諸仙,以及吳帥、戰部渡等人。
  此刻涌進來第二批蠱仙,則是北原的援兵,上一世和南疆一伙人聯手。
  為首的老人手拄拐杖,正是藥皇。
  還有昂首闊步的百足天君。
  兩大八轉蠱仙身后,是名傳五域的霸仙楚度,坑害過雪胡老祖的玄極子孫名錄,以及其他蠱仙好手。
  “七轉的蠱仙都進入仙蠱屋中去。”藥皇掃視戰場,首先道。
  就連楚度都不得不乖乖聽話。
  眼前的激戰令他震動,大戰之烈,不是七轉層次能夠直接插手的。
  北原的仙蠱屋雖少,但這次也足足帶來了三座!
  “跟緊我,讓我們來支援劫運壇。”百足天君一馬當先,殺奔出去。
  藥皇和三座仙蠱屋緊隨其后。
  劫運壇中冰塞川不由大聲叫好,他之前攻擊煉道大陣,被金珠仙王留下的金珠子阻撓。而今又被天庭主力圍攻。
  冰塞川一邊對煉道大陣出手,一邊又要修補劫運壇,正需要幫手,這批援兵來的太是時候了。
  “殺!”百足天君爆喝一聲,身形一晃,立即分出無數分身,與金珠子所化的兵卒糾纏。
  藥皇不甘示弱,手杖一揮,刺鼻的藥香頓時彌漫戰場。
  隨后三座仙蠱屋到來,紛紛自覺地拱衛劫運壇。
  天庭主力察覺,立即分兵。
  “你休想走。”武庸連連施展殺招,如意風鞭、剛柔風魁、陰風索等等交替來用,纏住敵方陣腳。
  巴德、翼浩方等人有樣學樣。
  “該死!”許多天庭主力被他們牽制住,肚中大罵。
  若是之前,南疆群仙絕不會造成如此麻煩,但現在人中豪杰加身,令武庸等人戰力暴漲,雖然整體上仍舊不如天庭成員,后者畢竟都是八轉中的強者精銳,但也足夠造成威脅了。
  “我們上!”龍宮橫沖直撞,吳帥、戰部渡在里面主持。
  鳳九歌不得不避讓,命運歌為之一緩。
  方源頓感壓力驟降,再加上人中豪杰加持,再次將龍公打飛。
  龍紋在龍公周圍蜿蜒纏繞,龍牙在周圍飛舞,以攻代守。
  忽然,一個巨大的身影陡然顯現。
  “這是?!”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,龍公瞳孔為之猛縮。
  孽龍——帝藏生再度登場!
  “龍公!!!”帝藏生口吐人言,咆哮聲激起無邊風浪,它龍爪狠狠一甩,砰的一聲巨響,把龍公像是皮球般抽飛。
  帝藏生的龍爪鮮血淋漓,都是被龍牙切割所致。而龍公則狠狠地撞進地中,直接撞出一個深達十丈的巨坑。
  帝藏生巨大的身軀重重壓下。
  轟隆!
  整個天庭都為之狠狠一顫,巨大的煙塵鋪天蓋地,卷席整個戰場。
  帝藏生緩緩飛起,它肚皮下的天庭大地,已經形成了一個淺淺的大地溝,貫通東西。沿途任何的建筑和山水都崩塌毀滅,淪為一片廢墟。
  “他在上面!”戰部渡忽指道。
  龍公懸停高空,俯瞰帝藏生,身后的龍門正徐徐消退。
  關鍵時刻,正是運用了龍門,使得他擺脫了困境,躲過帝藏生的狠狠撲擊。
  “這頭孽龍!”龍公含恨咬牙,胸口凹下去的地方正迅速鼓起,恢復舊觀。顯然剛剛帝藏生的爪擊并不好受。
  另一邊,萬年斗飛車飛了回來,重新接住方源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眼高空的龍公,冷笑一聲,直接不理他,向監天塔撲去。
  龍公看到這一幕,眼皮子直跳。
  監天塔那邊抵擋劫運壇已經十分勉強,就在崩潰的邊緣,若是方源和萬年斗飛車摻和進來,必定支撐不住。
  “方源,你休想!所有人集合,守護監天塔!”龍公咆哮傳令,自己首先出動,再次運用龍門,攔截在萬年斗飛車前面。
  “給我滾開!”龍宮趕來支援,主持的吳帥干脆一發狠,竟將鎮壓的君神光、旋空童子直接釋放,如此一來又能催動殺招夢里輕煙了。
  夢里輕煙向龍公卷席而去。
  龍公心頭狂跳,不得不躲閃,主動讓開了一條道,讓方源長驅直入。
  “糟糕,這是夢道殺招,我的手段根本無用。”極遠處的角落里,鳳金煌藏身在一座不起眼的仙蠱屋內,急得直跳腳。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命運歌再度響徹戰場。
  于是天庭一方狀態暴漲,龍公亦受益無窮,方源等人掀起的攻勢立即衰落下跌,不復之前威猛。
  “難以想象,我們進入了天庭!”東海八仙陸續從中天門進入戰場。
  “天庭一方正遭受圍攻!”八仙雙眼驟亮,尤其是看到方源、帝藏生聯手,萬年斗飛車、龍宮策應,打得龍公、鳳九歌節節敗退。
  “很好,我們殺上去,給予他們致命一擊!!”八仙士氣大振,參加混戰。
  “他們怎么來了?”方源也微微詫異。
  張陰、容婆四大龍將參戰是應該的,但青岳安等人卻是保守得很,怎么會來冒險參戰?
  “呵呵呵,這是人中豪杰的副作用了。他們得到增幅的同時,也受到四域人意的加持,決斷受到了影響,更加仇恨天庭。”沈傷的音訊傳達過來,“可惜,西漠一方還在和中洲的仙蠱屋僵持不下,不能來參加此次大戰了。”
  “沈傷,做得不錯。”方源不吝夸贊。
  沈傷哈哈大笑:“那是當然。不過話又說回來,你能夠掌控中天門,真是出乎意料。這一手著實精彩。啊,我也感到了中天門的接引之力了,待會我們就能匯合,把天庭攪個天翻地覆,哈哈哈!”
  方源只是微笑:“那你還不快來!”
  中天門的變化超出方源的預料,但這個時候,他怎么會自揭其短?就算有人暗中圖謀,方源也只能順水推舟,優先擊敗天庭以及摧毀宿命蠱。
  “糟糕,怎么會在這種時候……”就在沈傷要接受接引的時候,他的身上卻是再度滲透出縷縷黑炎。他的內患又再度爆發。
  “是我之前動用了全力,來破解尊者殺招,所以傷勢就沒有了鎮壓……”這是沈傷最后的清醒念頭,隨后他就再度陷入了瘋狂和混亂當中。
  沈傷一瘋,天庭中暗藏著的正元老人就有所感。
  老人振奮:“對方的力量忽然消失了!不管什么原因,我可利用空檔,再次接管,扭轉局面也不是不可能的。嗯?什么人?!”
  正元老人忽然出聲大喝,在他面前,紫薇仙子空著雙手,含笑出現。
  “紫薇?不,你的狀態不對!”老人眼中寒芒一綻,連忙后退。
  但下一刻,一個凝實的漆黑魂球陡然在他身后出現,直接沒入老人的肉身當中。
  “不!”正元老人宛若受到重擊,直接栽倒在地上,雙眼翻白,口吐白沫,不斷劇烈顫抖起來。
  顫抖了一會后,正元老人陡然靜止,他的雙眼也如紫薇仙子一般,變成了完全的黑。
  他默默地站起身,擦了擦口角的白沫,雙手垂下,對飄出來的魂球恭聲道:“老奴拜見主上!”
  魔尊幽魂輕輕的嗯了聲,他此刻仙蠱全無,但并非沒有手段。他曾經研發出來的魂獸改造殺招,已經化為一種魂魄中的天賦本能。這種天賦本能能夠對任何魂魄進行改造,使得對象獻上全部的忠誠,矢志不渝。
  “接下來就是收服鳳金煌,奴婢也知道她的位置,并且能切斷那座仙蠱屋的傳送之能。”紫薇仙子主動覲言道。
  “不著急。”魔尊幽魂卻道,“鳳金煌不僅受到天道垂青,更有人道鐘意,運勢之強,僅次于歷史上的紅蓮魔尊。別看她此刻孤身一人,一旦我們對她有所企圖,就會遭受阻礙。別人不說,單單鳳九歌就是一個大麻煩。此人之強,此刻絕不亞于龍公!先看看戰場變化,讓這些人全力廝殺,運勢消抵,再看有無機會對鳳金煌下手。”
  幽魂主仆三人出了仙蠱屋,遙看戰場。
  此刻,天庭一方不得不龜縮到監天塔周圍,嚴防死守,情勢極度兇險。
  其余諸仙攻勢兇猛異常,一邊受到人中豪杰的增幅,一邊又受到命運歌的削弱。尤以方源、帝藏生為首,每一個微小的行動都能令天庭一方緊張不已。
  龍公、鳳九歌宛若中流砥柱,一人抵擋方源,一人壓制帝藏生,但都處于下風,畢竟還要防守監天塔。
  誅魔榜難敵萬年斗飛車、龍宮聯手。
  金珠兵卒損耗殆盡,天庭主力不斷后退,防線被逼的連連收縮。
  “天庭戰敗,就在頃刻了。”紫薇仙子評價著,眼中幽芒爍爍。
  監天塔頂,站著的唯有袁瓊都一人。躺在地上的則有從嚴、車尾,兩人瀕死昏迷,無人治療,天庭已抽不出空余的人手。
  原本的七次郎在抗衡碧綠微光的時候,就被天庭主力趕到,輕松出手搞定。七次郎還被束縛著,根本無法抵擋,直接授首,死的十分憋屈。
  煉道大陣已毀,袁瓊都只得只身一人,繼續修復宿命蠱。
  “就快了,就快了!”袁瓊都口中呢喃,手掌中燃燒著火焰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炸響,監天塔遭受重擊,狠狠一顫。袁瓊都遭受干擾,噗的一聲,大吐鮮血,一頭栽倒在地,昏死過去。
  宿命蠱的修復被迫中斷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