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938 方源倒下

像是過了許久,又仿佛是一剎那。
  恢弘的監天塔開始徐徐地散發出潔白的光輝,然后光輝逐漸明亮,開始綻射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明光沖霄,仿若君臨天下,照耀整個戰場!
  原本慘烈廝殺的混亂戰場頓時僵滯。
  幾乎所有的蠱仙都抬起頭,望向監天塔。
  三域蠱仙無不面色慘白,一臉灰敗。而天庭中許多蠱仙在這一剎那涕淚橫流。
  “九轉宿命蠱修復成功了!”
  “袁瓊都沒有辜負我們!他做到了!真的是太棒了。”
  “監天塔重回巔峰完美,我們勝了!”
  天庭蠱仙歡呼咆哮,士氣陡然提升到了頂點。
  “撤,快撤!”不管是武庸,還是藥皇,亦或者沈從聲等人都在同時大叫,沒有了斗志。
  冰塞川仍舊操縱著劫運壇,神情極為不甘,他對方源傳音:“快做點什么啊!”
  方源變化的太古劍龍卻也開始迅速后退。
  龍公舍棄方源,利用龍門迅速進入監天塔。
  “宿命蠱,宿命蠱……”當他見到完整無缺的宿命蠱時,他終于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強烈激動,流下激動的淚水,并且如釋重負。
  當初損壞宿命蠱的就是他的徒弟紅蓮,為了挽回這個錯誤,龍公毅然肩負起修復宿命蠱的重擔。
  “洪亭啊,你鑄成的大錯,為師終于為你彌補上了。為師不負天庭,不負人族!”龍公深呼吸幾口氣,逐漸平靜下來,雙眼厲芒閃爍,看向塔外。
  “現在,就是爾等授首之時!”龍公大喝,隨即催動監天塔的最強攻伐手段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命敗!
  光,充斥天地的光,無處不在,照耀宇宙,灼射人心。
  只一下,在場的七轉仙蠱屋紛紛崩潰,里面的蠱仙僥幸幸存。
  即便是劫運壇、龍宮也慘不忍睹,冰塞川、吳帥、戰部渡等人立即著手全力修復。
  殘存作戰的北原歷史上的八轉強者,皆連中招,身形緩緩消散。
  為禍天庭的無數年獸以及方源施方的劍客,頃刻間被屠戮大半,一時間血流漂杵。
  毛里球的成雙入對殺招被強行攻潰,帝藏生也被壓制倒地,一時間竟難以爬起!
  只剩下方源變作的太古劍龍,卻是安然無恙。
  他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不受命敗殺招的針對,天然免疫!
  “只剩下你了,方源!”龍公死死盯著太古劍龍,流露出濃郁的殺機和仇恨。
  就是眼前的這個天外之魔,他把仙墓摧毀,削掉了天庭三百多萬年來積累的最大一部分底蘊!
  罪無可赦,定要他不得好死!
  轟——!
  龍公飛出監天塔,劃破蒼穹,沖向方源。
  “攔住他,休走了方源!”龍公長嘯,聲音激蕩天地,震動寰宇。
  命運歌適時奏響,方源撤退的速度暴降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氣流剪!
  龍公逼近,手掌一展,就是無數鋒銳氣流,形成道道至銳氣刃,狂風暴雨般罩住方源。
  方源主動撤銷逆流護身印,沖破氣刃的包圍,在半空中灑下道道血痕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迅速飛來,成功和方源匯合。
  方源踏上船首,再度變身成太古年猴,轉身回臂,仙道殺招——夏扇!
  颶風飆飛,將氣流剪沖刷得七零八落。
  方源再腳下一踏,萬年斗飛車嗡的一聲,綻射刺眼光輝,施展出宙道殺招——萬年圍獵。
  嘩嘩嘩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下的光陰虛影不斷翻騰噴涌,海量年獸再度召喚而來,參入天庭戰場,鋪天蓋地,四處蔓延。
  這時,鳳九歌也趕到龍公面前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俯首歌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一曲之士!
  俯首歌的力量凝聚成人形,在千萬年獸群中縱橫穿梭,所到之處年獸不管強弱,紛紛背叛方源,改弦易轍投靠了鳳九歌,為鳳九歌所用。
  “做得好!”看到這一幕,龍公也感到驚喜。
  鳳九歌之前一直是主用命運歌,維持戰場,無法騰出手來動用其他手段,現在有了功夫,立即展現出豐富的手段。
  龍公再度逼近萬年斗飛車,龍爪擊、撼世龍錘等等殺招交替使用,打得破曉劍群零落崩潰,萬年斗飛車裂痕蔓延,大量蠱蟲瞬間死亡。
  方源被打得節節敗退,全力修補萬年斗飛車的同時,勉強抵抗龍公和鳳九歌聯手。
  “該我等反攻了!”鳳仙太子首先掀起反攻的浪潮。
  一聲尖銳的鳳鳴聲,他整個人都轉變成很一頭火鳳,展翅翱翔,飛過的地方虛空生火,熊熊烈焰形成漫天火海。
  白滄水在防線的另一端幾乎同時出手,嘩嘩嘩,慘白的水浪滔天,浪花朵朵,浪柱連連激射。
  君神光宛若流星,四下電射,洞穿戰場。
  周雄信身伴信道猛虎,旋空童子、野樵子聯手出擊,趙山河以及玉珠子再次施展出殺招坐吃山空,對付敵方仙蠱屋。
  因為之前攝于龍公神威,三域蠱仙都盡量龜縮到了仙蠱屋中。
  天庭掀起反攻的狂瀾,劫運壇、龍宮、玉清滴風小竹樓等等也難擋大勢,且戰且退。
  天庭一方,以監天塔、誅魔榜為核心,不斷向前推進,擠壓三域蠱仙的躲閃空間。
  秦鼎菱也從誅魔榜中飛出,施展種種運道手段,將本方的攻勢發揮到最大限度。畢竟蠱仙縮在仙蠱屋中,通常不能隨性出手,只能動用仙蠱屋中的手段。
  三域蠱仙不斷敗退,之前他們遭受了命敗殺招,狀態十分低落。絕大多數的蠱仙不得不全力修補仙蠱屋,一時間只能被動挨打。
  迫不得已之下,毛里球、武庸等人只得冒險飛出仙蠱屋,和天庭主力交手,為后方的仙蠱屋爭取修復的寶貴時間。
  “撐住!眼下如果都撐不住,撤離天庭完全就是奢望了。”
  “小心監天塔,尤其要防備命敗殺招!”
  “方源戰況如何?能夠對抗命敗的只有他了。”
  一如上一世,眾仙再度將希望寄托在了方源身上。
  盡管許多蠱仙和方源有著仇恨,但眼下的情勢逼得他們必須得依賴方源。
  但令群仙失望的是,方源似乎情況也相當不妙。
  他遭受鳳九歌、龍公的夾擊,勉強依靠著萬年斗飛車左支右擋。
  由宿命蠱為核心的命敗殺招,對于方源而言,是沒有效果的。但是鳳九歌的命運歌盡管只是八轉,但層次更高,不僅包含了命,更囊括了運。
  運對于方源而言,自然是有效的。在此之前,方源就多次利用運道手段來幫助自己修行。
  命運歌對方源有效,令他狀態跌落程度很大,幾乎抵消了人中豪杰的增幅。
  反觀龍公雖然不受人中豪杰殺招,但是本身的龍御上賓以及三氣歸來,還有命運歌的三者疊加,令他的整個戰力暴漲到無以倫比的驚世程度。
  依靠著龍公主攻,鳳九歌輔助的配合,方源一退再退,難敵鋒芒。
  “天庭是不會敗的!”龍公拳腳呼嘯,打爆空氣,砸在萬年斗飛車上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仿佛暴風雨中的小舢板,被狠狠拋下,轟的一聲巨響,墜落在地面上。
  “方源,再接老夫一招。”龍公流星般俯沖而下,大有直接沖撞上去的架勢。
  方源仰望高空,冷哼一聲,萬年斗飛車上金芒一閃,十二生肖上古戰陣頃刻間分離而出,變作灰石巨人。
  巨人揮舞雙掌,立足天庭地面,迎擊龍公。
  轟!
  炸響聲中,龍公和巨人狠狠地撞在一起,殺招悍然對拼,形成劇烈的爆炸。
  恐怖的光熱,仿佛巨球鼓起來,然后猛地一爆。
  颶風般的氣浪四處卷席,方源和幾乎要散架的萬年斗飛車順勢飛撤。
  呼。
  耳畔忽然一聲風響,龍公如魔神般的巨大身影陡然出現在方源的背后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撼世龍錘!
  方源瞳孔猛縮,根本來不及回頭,直接催動逆流護身印。
  嘩啦。
  逆流護身印終于達到極限,徹底崩碎。
  方源遭受龍公猛烈一擊,雖然變化成太古年猴,整個后背也差點都被打穿。
  巨大的力量將方源狠狠擊飛出去,砸在地上后,又犁出一道長長的血路,一連撞破地面上的三座仙蠱屋,這才停止下來。
  龍公一聲悶哼,身軀搖搖欲墜。逆流護身印逆反攻勢,他打在方源身上的拳力,他也照單全收,甚至比方源承受得還要嚴重。畢竟方源經過逆流護身印的削減,還有太古年猴本身的強大肉身。
  龍公狠狠喘息,一時間沒法動手,加緊療傷。
  戰場邊緣,仙庫已經被幽魂主仆三人洗劫一空,但卻未找到生死門。
  “奇怪,生死門明明是放置在這里的。”紫薇仙子緊皺眉頭。
  “看來龍公也瞞著你做了不少事情。”魔尊幽魂寒聲道。生死門乃是天地秘境,暗藏無數魂魄,對于幽魂魔尊而言意義重大,可惜此刻卻搜尋不到。
  “主上,方源要支撐不住了,我們是不是要幫他一把,讓戰局僵持下去,為我們爭取時間呢?”正元老人覲言道。
  魔尊幽魂眺望戰場,當他看到方源此刻的位置,忽然笑了笑:“不著急,還有一個尊者沒有出手呢。”
  繡樓前,方源倒在血泊中。
  三張狂蠻魔尊的血皮就縫在半空中,被戰場上的暴風一吹,這三張血皮竟松動下來,宛若旗幟一般飄舞,在狂風中獵獵作響。
  剎那間,方源聞到了一股濃郁的鐵血腥氣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