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939 追尋——自由

方源渾身浴血,傷痕累累,他冷哼一聲,猛地站起,抬眼便望見佇立在自己面前的繡樓。
  繡樓本是凡物,乃是元始仙尊留給徒弟星宿的陪嫁的東西。只是按照當時的風俗,其實象征意義更多一點。但后來星宿成尊,便著手將繡樓轉變成了仙蠱屋,便有了極其玄妙的威能。
  一百多萬年前,狂蠻魔尊入侵天庭。他一路直闖,先后經過仙帝苑、蘊空閣、須彌澤、恒沙洞、百萬天王畫廊、繡樓、中央大殿,最終止步于監天塔。
  狂蠻魔尊在繡樓前吃了虧,繡樓施展出壓箱底手段——道繡,七根繡花針,如靈雀飛舞,翩若驚鴻。狂蠻魔尊不得不舍棄三層血皮,這才闖關過去。
  自此之后,這三層血皮就被無數道痕充當絲線,縫在了半空中,一動不動。
  繡樓自那以后,損傷無法復原。而后又在義天山啟用對付魔尊幽魂,新的戰損令它雪上加霜。前因后果導致繡樓殘損破敗,此刻難堪大用。
  而在繡樓的上空,不僅是方源,包括龍公在內的眾多蠱仙,都看到了三張血皮的異動!
  它們就像三面血紅的旗幟,在狂風中揮舞。
  左面的旗幟上描繪著一只鳥兒,腹下六足,卻沒有翅膀。
  中間的血旗上有一頭野獸的紋路越發清晰,它張開大口,卻沒有利齒。
  右邊的血皮上則有一只魚,越發栩栩如生,但很明顯,它沒有魚鰓。
  血皮獵獵作響,像是上古的狂風穿越了一百多萬年,呼嘯在世人的耳畔。又仿佛是萬軍激戰,金戈鐵馬的碰撞和吶喊,浩然激蕩!
  血旗飄拂的幅度越來越大,它們如同忍耐萬年終要噴發的火山,又好像是蓄勢已久,即將獵食出擊的猛獸!
  嗷吼——!
  猛獸咆哮。
  它們狂暴地掙斷充當束縛它們的道痕絲線,然后化作三團血光,落到方源的周圍。
  三聲或古怪或高亢的獸鳴聲中,血光盡數消退,露出三頭龐然巨獸。
  一頭黃色怪鳥,身軀如小山,六足粗壯,鳥喙又硬又長,閃閃發光,并無雙翼。
  一頭湛藍的豹子,大腹便便,趴在地上,哈欠連天,張開的嘴巴中一顆利齒都沒有。
  還有一頭魚,鱗甲碧綠,懸浮半空,魚頭高聳,魚嘴緊閉,魚眼兩側沒有絲毫魚鰓的痕跡。大魚一動不動,仿佛玉石雕塑。
  群仙震動,就連龍公也神色微凝,暫緩進攻的腳步。
  “狂蠻魔尊留下的三張血皮發生了異變!”
  “這三頭怪物氣勢竟如此驚人。”
  “是方源引動出來的尊者手段嗎?”
  “等等,這三頭怪獸,怎么好像是《人祖傳》中記載的那三頭呢?”
  《人祖傳》第四章記載著這樣的一個故事——
  人祖在蒼茫的大地上孤獨游蕩,披頭散發,失魂落魄,時而哭嚎,時而呆滯地坐著,時而癡癡的傻笑。
  宿命蠱的玩弄,讓他和兒女分離,失去財富蠱,將人祖逼瘋。
  “我是誰?我在哪里?我要做什么?”人祖茫然又瘋狂。
  一天上午,一群鳥從人祖身邊飛奔而過。
  這群鳥都沒有翅膀,六只腳在地上輪流奔跑,卷起漫天的煙塵。
  人祖看到這些鳥兒,歡喜地跳起來。
  “原來我是鳥啊!”他也撒開腿狂奔,匯入鳥群之中。
  鳥兒紛紛對人祖發出怪吼:“你是人,你用兩條腿走路,你不是鳥。你走開,不要干擾我們,我們正在追逐自由蠱,我們要把我們的自由找回來。”
  人祖便問:“你們為什么要尋找自由蠱呢?”
  鳥兒們語氣沉重:“我們曾經擁有過自由蠱,但我們沒有意識到。當我們失去了它,才發現我們已經沒有了雙翼,再不能飛翔。當我們重新獲得自由,我們才可以展翅高飛了。”
  人祖大悟:“我明白了,人也得有自由。人如果沒有了自由,就好像是鳥兒失去了翅膀。”
  “沒錯!我記起來了!”人祖一拍巴掌,大笑起來,“我也要尋求自由,擺脫宿命的束縛,以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想和誰在一起就永不分離。”
  鳥兒紛紛詫異地盯著人祖看:“人啊,你怎么能有這樣的非分之想呢?”
  “你看看我們,鳥兒沒有翅膀怎么可以呢?所以我們追尋自由是一種本分。”
  “而你們人的一生注定是要孤獨的,所有的歡聚的結果都會是分離。人啊,你要追尋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要胡思亂想。”
  人祖摸摸頭,神情疑惑:“是這樣的嗎?”
  鳥群最后留下一句話:“人啊,讓我們給你一個忠告吧。將來你若是得到了自由,千萬要懂得珍惜,不要像我們一樣輕易松手。千萬不要放自由蠱飛走,不然你會后悔的。”
  人祖和鳥群分別,漸漸的又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和追求。
  一天中午,一群奔走的藍豹路過他的身邊。
  瘋了的人祖見到這群藍豹,非常開心,大叫起來:“原來我是豹子啊。”
  人祖沖進豹群當中。
  但豹子們都將他排擠出去,紛紛大叫:“你是人,你可不是豹子。你用兩條腿走路,而我們是四條腿。你離開,不要影響我們,我們正在追逐自由蠱,我們要把我們的自由找回來。”
  人祖聽了便問:“你們為什么要尋找自由蠱呢?”
  藍豹們神色憂郁:“唉,我們曾經擁有過自由蠱,但我們沒有意識到。當我們失去了它,我們才發現自己沒有了利齒,再不能撕扯嚼碎獵物了。當我們重新獲得自由,我們才可以愉快地進食。”
  人祖大悟:“我明白了,人也得有自由。人如果沒有了自由,就好像是野獸沒有了牙齒。”
  “沒錯!”人祖一拍巴掌,大笑起來,“我要得到自由,擺脫宿命的束縛,擁有數不盡的美酒佳肴,花不盡的財富,還有各種各樣暖和又漂亮的衣服。”
  藍豹們愣了愣,哈哈大笑,嘲諷人祖道:“人啊,你怎么能有這樣的非分之想呢?”
  “你瞧瞧我們,猛獸沒有爪牙像話嗎?所以我們追尋自由是一種本分。”
  “而你們人的一生注定是要兩手空空而來,兩手空空而去。人啊,你要追尋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該胡思亂想。”
  人祖撓撓頭,神情怏怏:“是這樣的嗎?”
  豹群最后留下一句話:“人啊,讓我們給你一個忠告吧。將來你若是得到了自由,千萬要懂得珍惜,不要像我們一樣輕易松手。千萬不要放自由蠱飛走,不然你會后悔的。”
  人祖和豹群分別,漸漸的又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和追求。
  一天晚上,一群魚游過他的身邊。
  人祖見到魚群,非常開心,大叫起來:“原來我是魚啊。”
  人祖沖進魚群當中,想和它們一起暢游。
  魚群們一陣騷亂,將人祖排斥出去,紛紛叫嚷:“你是人啊,你可不是魚。你有兩條腿,而我們都沒有腿。你快走,不要麻煩我們,我們正在追逐自由蠱,我們要把我們的自由找回來!”
  人祖聽了便問:“你們為什么要尋找自由蠱呢?”
  魚群們唉聲嘆氣:“我們曾經擁有過自由蠱,但我們沒有意識到。當我們失去了它,我們才發現自己沒有了魚鰓,再不能在水里呼吸。當我們重新獲得自由,我們才可以在水里隨意暢游。”
  人祖大悟:“我明白了,人也得有自由。人如果沒有了自由,就好像是魚沒有了腮,不能呼吸。”
  “沒錯!”人祖一拍巴掌,大笑起來,“我要得到自由,擺脫宿命的束縛,我要自由自在的呼吸,永遠存在下去,我要永生!”
  魚群紛紛冷笑:“人啊,你怎么能有這樣的非分之想呢?”
  “你瞧瞧我們,魚鰓是魚必須要有的,所以我們追尋自由是一種本分。”
  “而你們人的一生注定和永生無緣,將會生老病死。人啊,你要追尋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能胡思亂想。”
  人祖皺皺眉,神情厭煩:“是這樣的嗎?”
  魚群最后留下一句話:“人啊,讓我們給你一個忠告吧。將來你若是得到了自由,千萬要懂得珍惜,不要像我們一樣輕易松手。千萬不要放自由蠱飛走,不然你會后悔的。”
  人祖和魚群分別,漸漸的忘記了鳥群、豹群、魚群關照他的話。
  “我是人,我要追求自由!”
  “我要擺脫宿命的束縛,和愛的人永不分離,生活富足享樂,還要永遠活著。”
  許多路過的生靈聽到人祖的話,紛紛搖頭,主動遠離人祖。
  “快走,他就是人祖,又在說胡話了。”
  “他已經徹底瘋了。”
  “他怎么敢這樣想?”
  一天,自由蠱從路的那頭主動飛向人祖。
  人祖大喜,一把抓住了它。
  “自由啊,我終于得到自由了。”人族非常開心,又感到疑惑,就問自由蠱:“真是奇怪,失翼的鳥群追逐你,無牙的猛獸追尋你,缺腮的魚群追求你,你卻主動向我飛來,這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
  自由蠱便道:“我當然不是向你飛來,人啊,你曾經企圖用態度欺騙我,用愛情束縛我,用財富收買我。我厭惡你,并且恨你!我之所以主動飛來,純粹是被你身上的思想蠱吸引而已。”
  思想蠱從人祖的身上浮現出來,笑著解釋道:“那是因為人祖你瘋了,你整天胡思亂想,一個人妄圖永不分離,奢望衣食無憂,渴求永生不老。這不是瘋子是什么?”
  自由蠱嘆息一聲:“思想的自由便是最大的自由。就是這些胡思亂想,能讓我壯大自己。人祖啊,雖然我被你抓住,但我絕不會為你效力。你快給我松手!”
  人祖搖頭,捏的更緊了:“自由蠱,我是不會放手的。”
  自由蠱冷笑:“那你可準備好了,別被壓趴下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責任蠱就飛了過來,壓在人祖的肩頭。
  “好重,好重啊!”人祖被壓得幾乎直不起腰來。
  思想蠱感嘆道:“自由和責任相隨,人祖啊,你要得到自由,就得擔負責任。至少,你得為你自己負責。”
  人祖咬牙堅持,汗如雨下,很快就跪在了地上。
  他又看到了蛛絲。
  宿命蠱的蛛絲纏繞他的全身,人祖擔負責任的重擔就已經很勉強了,根本沒有力氣去掙脫蛛絲的束縛。
  宿命蠱的蛛絲越收越緊,把人祖全身上下都勒出血痕來。
  人祖大叫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思想蠱解釋道:“人啊,你越是自由,就越會感受到你是受限制的。”
  自由蠱笑道:“快松手吧,你抓著我時間越久,蛛絲就纏得越多,繞得越緊,甚至直接將你勒死!”
  人祖搖頭:“不,我絕不會放手,自由蠱啊,我要得到你!”
  無數的蛛絲嵌進人祖的皮肉中,人祖痛嚎嘶吼,在地上打滾,但就是不松手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人祖又開始了傻笑,“我感覺到在遙遠的地方有一只蠱。單單這份感覺,就讓我感到快樂和滿足。”
  思想蠱坦誠道:“那是理所當然的。誰能得到自由蠱,誰就可以感受到幸福蠱的位置。”
  人祖咬牙堅持,時而痛得大哭,時而樂得大笑。蛛絲緊緊收束,纏在他的骨頭上,把骨頭都勒出裂紋,但人祖一直都死死的不松手。
  最終,他痛得昏死過去。
 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悠悠醒來。
  宿命蠱的蛛絲不再收緊了,責任蠱也不再施加更重的壓力,思想蠱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等等,自由蠱呢?”人祖感受不到自由蠱的存在,他慌了,連忙打開雙手。
  剛露出一條縫隙,自由蠱就忽的飛了出去,離開了人祖。
  人們擁有自由的時候,往往意識不到有它。等到失去了,才會猛然發現。
  人祖看到自由蠱飛走,驚呆了,又想起鳥群、豹群、魚群最后關照他的話,懊悔非常。
  他痛苦地撕扯自己的頭發,滿地打滾。
  “我還不如去死啊。”人祖痛不欲生,“我寧愿失去愛情,失去生命,也不想失去自由啊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