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941 男人一定要帥

方源一直作戰在最前線。
  一方面他不斷出手,和龍公等人激烈對抗,另一方面他始終保持著冰雪般的冷靜,籌謀著全局。
  但自從狂蠻魔尊的手段發動之后,他的耳畔就多了一道聲音。
  “看好了,后輩!你眼前的這三頭巨怪,乃是我三記仙招所化。這三記仙招是我閱讀《人祖傳》中‘追尋自由’的篇章有所心得和靈感,皆為追尋自由而開創。”
  “第一招——奔雷黃鳥變,以態度蠱為核心。你有沒有羨慕鳥兒,想在天空自由飛翔?然而我們人族生來就受限制,根本就沒有雙翼,談何飛翔?更殘酷的情況往往如同無翼鳥,它們已經體會過飛翔的美妙滋味,卻失去了雙翼。不管你是誰,在哪里,你都會受到大大小小的限制。假使我們無法改變,無法掙脫這一切,就像是無翼的鳥,想要追求自由,卻追求不到,怎么辦?”
  “這就是此招的核心思想,記住,后輩。即便我們受到最嚴苛的限制,無法追尋到自由。但至少我們還有一項自由。那就是我們可以自由地選擇用什么樣的態度來面對殘酷的現實。記住,你的態度很關鍵!”
  “第二招——囫圇藍豹變,以變異蠱為核心。自由并不是一件壞東西,但同時它也不是一件好東西。它可能讓你變得更好,也可能讓你變得更糟,如同變異蠱的效用一樣。猛獸缺少了牙齒,不能活下去嗎?如果沒有撕咬的自由,囫圇吞食又有何妨?說不定還能鍛煉你的消化能力呢。”
  “第三招——內息綠魚變,以變通蠱為核心。世界和其相比顯得多么丑陋與污濁,我們會被殘酷的事實打擊,會被痛苦和無望折磨。我們走在各自的人生路上,有時候遍體鱗傷,甚至無所遁形,無法逃避。人是在變化的,世界也是在變化萬千的,跟不上時代的腳步,就要被整個世界淘汰。所以,變通吧,沒有魚鰓,那就用嘴呼吸,如果連嘴都不行,那就自我循環內呼吸。就算走得再慢,甚至變得面目前非。”
  聲音厚重有力至極,詳細解釋了三位巨怪的底細和由來。這是狂蠻魔尊留下的三記變化道殺招所化。
  自從方源觸發了狂蠻魔尊的手段之后,這道聲音就一直奇妙地伴隨著方源,其他人根本毫無所覺。
  “難道這便是狂蠻魔尊的聲音?”方源正猜測著,忽然聲音一變。
  從原本穩重厚實的聲音,變得活潑輕佻起來。
  “喂,你說了這么多,該我了,該我了!”
  “哈哈,小子,不管你是誰,你一定是天外之魔。因為只有天外之魔,才能有希望打壞宿命蠱。所以當初我留下這份真傳,只有天外之魔才能繼承。”
  “但除此之外,你還得至少具備三只蠱蟲中的一種。態度蠱、變異蠱、變通蠱,這三只蠱蟲分別對應三記殺招,能分別引動我的殺招。當你來到繡樓上空,就能勾動其中的殺招變化成巨怪,成為你的強大臂助。”
  “隨便你怎么用,殺燒搶掠也好,造福人間也罷。當然,最好能搞掉天庭的宿命蠱,因為我看它真的很不爽啊。哈哈哈!”
  “當然,如果你能將三招全部引動,那么這三招還能合并為一招!這可是我精心構思出來的超超超級大殺招啊!”
  “一旦你掌握了此招,你就能以人族形態,同時擁有三招的全部優勢,并且沒有任何其他方面的短板。也就是說,你將如同無翼鳥,動若閃電,噴吐雷霆。也會像缺腮魚一樣,擁有極其強大的恢復自愈的能力。更能和無牙獸一般,吞食一切,儲藏肚腹之中。”
  “是不是驚呆了?是不是超級厲害?哈哈哈,膜拜我吧!”
  輕佻的男聲說到這里,似乎又被趕下去,換成之前的沉重男聲。
  “最后的并招名為自由殘缺變,它是以態度、變異、變通為三大核心,非常的繁瑣和復雜。雖然你可以利用我留下的三怪,將它們合而為一,這比你獨立催動要容易很多,但還請你不要輕易嘗試。因為此招是增添作用在你的肉身之上,一旦失敗,輕者重傷,重則死亡。切記,切記!”
  沉重男聲語重心長,但很快,之前的輕佻男聲又冒了出來。
  “拜托,你說的都不是重點啦!小子,讓我來告訴你什么是重點!一旦你成功催動了此招,你就能力壓一切太古荒植、太古荒獸,將三怪手段化為自己的天賦本能。你將成為人形暴龍,人形暴龍,戰天斗地,縱橫捭闔!你將立即擁有亞仙尊的戰力!”
  “當然,遇到像我老人家這樣的尊者,你還得跪。”
  “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關鍵的重點。最關鍵的一點,你要記住。”
  方源聽到這里,不由地心神一凝。
  只聽那輕佻活潑的男音繼續道:“最關鍵最重要的是,此招一旦催動,三怪合一就能化為一道血戰披風,披在你的身上。這面披風真的是……超級帥啊!后輩小子,你一定得嘗試一下,真的是帥呆了,你絕對絕對不會后悔的!”
  方源無語。
  伴隨著聲音,種種訊息流轉在他的心頭,使得他對三道殺招的種種內容了然于胸。
  和男聲所描述的不同,這三道殺招還有最后的并招,其實都不復雜,步驟方面也并不繁瑣。
  狂蠻魔尊的時代,畢竟是上古時代,蠱修風格不是大氣磅礴,就是粗糙狂野,遠不如現在的精致繁雜。
  掌握這些殺招并不困難,尤其是對于擁有深厚智道造詣的方源而言。
  “那么,是這樣子組并的么……”方源醞釀成熟,驀地抽身后退,催動殺招。
  一瞬間,在最前方廝殺的三頭巨怪忽然化作三股光輝,一黃一籃一綠,投入到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如此驚變,讓交戰的雙方都猝不及防。
  三色光輝籠罩方源,散發出磅礴氣勢,不斷向四周噴涌,排斥一切人和物。
  三光迅速融合,轉為血紅之色。
  血光陡然凝聚,徹底凝實一體,覆蓋到方源的后背上,化為一道鮮紅的巨大披風。
  披風隨風飄舞,宛若戰旗,獵獵作響的聲音響徹在每個人的耳畔。
  “這又是什么變化?”
  “好像是方源繼承了狂蠻真傳?!”
  敵我雙方一驚再驚。
  看到這熟悉的披風,一缺抱憾亭中,星宿虛影不禁回憶浮現。
  一百多萬年前,一個男人闖入天庭。
  他一步步走來,平平凡凡的每一步在他行走,卻是震蕩天庭,驚天動地。
  他的身軀極其雄壯魁梧,身著獸皮,渾身肌肉賁發。一片片的紋身圍繞在他全身的皮肉上,描繪出無數奇形怪狀的野獸植株,有的兇殘野蠻,有的靈慧精秀。
  他散發出來的磅礴氣息,如巍峨群山,如浩瀚海洋,天庭眾多蠱仙只是看他一眼,就感到一種窒息的壓力。
  在他的背后披著一面披風。這面獸皮披風極其寬大,是用人皮縫制的。也就是狂蠻魔尊這樣的高大雄健的身材,若換做尋常人物,披風便要拖在地上一大截。
  每當狂魔魔尊屠殺了一位八轉敵人,便將對方的人皮剝下來,縫制到獸皮披風上去。這本是獸人一族的風俗,但在狂蠻尚未成尊的年輕時代,就被他學了去,進行了效仿。
  以牙還牙,以血還血!
  侵入天庭的半途中,狂蠻魔尊頓足在繡樓跟前。
  半空中,星宿意志顯現而出:“狂蠻啊,你是打壞不了宿命蠱的。你的強大本就來自于你的宿命。就好像不憑借其他手段,你自己就不可能舉起你自己來。”
  “這點我當然知道。”狂蠻魔尊呵呵一笑。
  “那你來做什么?”
  “來干架的呀!”狂蠻魔尊昂首,用輕佻的語氣理所當然地道。
  星宿意志:“……”
  狂蠻魔尊繼續笑道:“當我成就尊者后,打遍天下無敵手,我就感到了一種強烈的寂寞!沒人能夠和我打的了,那些異人八轉啊都被我打殺得差不多了,還活著的老弱病殘現在都躲了起來。我也沒興趣找他們。看遍五域,只有天庭這里才有點意思。你們為了保存宿命蠱,一定留下了許多手段罷。當年無極就是被你們擋下來的。來吧,把所有手段都用出來,讓咱們好好較量一下。”
  星宿意志沉默半晌,這才沉入繡樓當中:“你眼前的這座仙蠱屋便是當年,我的本體遺留下來的手段之一。”
  “吼吼!”狂蠻魔尊頓時雙眼發亮,“那我就上了!”
  戰斗結束的很快。
  狂蠻魔尊捏著雙拳,舔了舔嘴唇,不滿地嘟囔道:“什么嘛,才兩三下,你的繡樓就不行了。剛開始倒是挺不錯的。不過你放心好了,我不會拆了你這座樓的。咱們是自己人嘛。”
  “另外,我的這三層血皮就留在這里好了。這可是我的傳承!”
  “不管是誰,哪怕你們天庭的人,只要能夠繼承我的傳承的話,就留給你們好了。”
  “就當是我來到天庭留下的紀念吧。可不要亂拆哦,嘿嘿嘿。”
  “真是期待呢。不知道會是哪個后輩得到我的傳承,會不會被我偉大的力量而震懾,被我奇妙的思想所折服呢?”
  “哈哈,當然最好的就是,這個后輩能夠摧毀宿命蠱。做不到這個事情,真的令我不爽快!”
  星宿意志再度沉默良久,這才開口:“所以要摧毀宿命蠱,這才是你的圖謀。”
  狂蠻魔尊聳聳肩:“那是當然。血皮我就留在這里了,有本事你們就毀掉它!但我要好心的提醒你們。這三層血皮已經和天庭的道痕鏈接一體了,隨意亂動,對于天庭可是最直接的傷害。除非是有后人擁有我這樣的變化道造詣,才能安全解除吧。”
  星宿意志又道:“你想要摧毀宿命蠱,其實還有一個更好的辦法。那就是你擔任仙尊,成為天庭之主,和宿命蠱朝夕相處。我想憑借你的智慧,定會想到摧毀宿命蠱的方法的。”
  狂蠻魔尊想都沒想,直接搖頭:“我不要!”
  星宿意志皺眉:“為何?”
  “因為魔尊這個稱號聽起來,就比仙尊帥氣啊!”
  星宿意志:“……”
  很詭異,這個理由被狂蠻魔尊說出來,怎么就有一種理所當然的感覺。
  狂蠻魔尊轉身,看看自己,揮揮手臂:“看看!”
  “看看我的大腿,多么結實。我的手臂,多么粗壯。”
  “這就是美,這就是帥啊!”
  “還有這道披風,血糊糊的,又是人皮所制,多么威風霸氣!”
  星宿意志一陣凌亂,好半晌才開口:“所以,你當初制造這件披風,不是為了血債血償,向異人們復仇?”
  “當然有這一個次要的理由,但主要是帥!”
  星宿意志:“……”
  “哦哦,對了。我留下的這三層血皮還能組成一招,招式成形之后,就是一道血皮披風。和我身上這件十分相似啦。將來若有后輩穿上,一定十分非常超級的帥氣啊!”
  “男人!”說到最后,狂蠻魔尊高舉手臂,彎曲手肘,亮出自己上臂高高鼓起的肌肉,真情地自贊道,“就是該這樣的帥啊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