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44 變化的人心

“快支援龍公!”天庭蠱仙們紛紛動身,再不敢坐視下去。
  龍公和鳳九歌乃是天庭兩大支柱,一旦龍公被方源擊敗,徹底倒下去,整個戰局恐怕又要迷離難測之態了。
  轟!
  方源忽然一個踢腿,把龍公的手臂猛地踢到一旁。
  龍公中門大開,方源趁勢欺近,左手一把抓住龍公的紫發。
  然后,他掄起右拳,拳影飚飛,一拳拳宛若炮彈打在龍公的臉上、胸膛上。
  情急之下,龍公無法脫身,只得大吼:“三氣歸來!”
  氣流再次狂涌,匯聚到龍公身上,龍公狀態再度翻了三倍。
  轟轟轟!方源暴打龍公。
  照打不誤!
  ……
  一百多萬年前,元蓮成尊,白龍魚服,偽裝成凡人,游歷天下。
  一天,他來到了西漠的一個貧窮破舊的小村莊。
  在這里,他因為蠱師的身份,出手幫助村民解決了一些小事,得到了村中老幼的盛情款待。
  一位孩童最是興奮,他崇拜元蓮仙尊差點要五體投地。
  因為他看到了生命中的新的希望。
  “蠱師大人,蠱師大人。我求你,我求你了!”孩童跪倒在地上,抓著元蓮的衣服下擺,仰望著元蓮仙尊,純真的雙眸中竟是淚水和懇求。
  “說吧,孩子,不要跪著了,能夠幫助到你的,我一定會幫你。”元蓮溫和地將孩童攙扶起來。
  孩童流露出歡喜之色:“您能夠出手幫忙,那真是太好了!請你復活我的娘親吧,她是我最愛的人,也是這世間最愛我的人。在我很早之前,我的爹就拋棄了娘親和我。我能長大,都是我娘親的辛苦和心血。”
  “但我娘在幾天前死了,她是累死的,也是病死的。她死之前,還將僅剩下的半塊餅,用哆哆嗦嗦的手硬塞到我的手中,省給我吃!”
  “我不能沒有娘!”
  “我不能沒有娘親啊!”
  “我求求你了,蠱師大人。您能夠挖開那么深的沙土,準確地找出水源。一定能夠復活我的娘親吧!”
  元蓮仙尊沉默。
  孩童天真,不知道復活一個死人,遠比挖井求水要難得多。但元蓮仙尊乃是當代尊者,別人無法做到的事情,他當然能夠。
  但他不能!
  他是仙尊,天庭的仙尊。
  于是元蓮仙尊撫摸孩童的腦袋,嘆息道:“這是不可行的哦,天下生靈不管是什么,都會有生有死。你娘親的死正是她的歸宿,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?你要看開一些,勇敢地活下去,開心地活下去,我相信你的娘親一定會期盼你這樣生活的。”
  “不!我不要!”孩童瘋狂搖頭,“我就要我娘親復活!”
  元蓮搖頭,再次嘆息:“我不能復活你的娘親。”
  “為什么?你明明可以這么做的!”孩童瞪大雙眼,怒視元蓮。
  元蓮再度搖頭,不再說話。
  孩童大吼,手指著元蓮:“我恨你,我恨你,蠱師!你明明可以幫助我復活娘親,你卻不這么做!你太冷酷,你真的很殘忍。就因為她不是你的娘親嗎?若是你的娘親,你會這么冷漠拒絕嗎?”
  元蓮陷入沉思,他真正設身處地的這樣想,然后他得出結果,以十萬分的認真神色答道:“是的,我會這么做的。安然地接受死亡,不管是任何人。因為我知道,這都是宿命的安排。”
  “去他媽的命!”孩童嘶聲狂吼,“我管他媽的什么命,我就需要我的娘,我要我的娘!”
  孩童很快被聞聲而來的村民們攔下,村長忙不迭地向元蓮道歉。
  元蓮擺擺手,表示自己不礙事。
  他望著被村民們強行暗助,瘋狂掙扎的孩童,忽然一愣,旋即整個身心都狠狠打了個冷顫!
  在這一刻,他忽然間明白過來。
  為什么自己游歷天下,總感覺到一種隱隱約約的不安。
  人心思變,欲壑難填!
  當人族成為了天地的霸主,他們的欲望已經不再是對抗異族的統治和鎮壓,而是更多的瘋狂癡想。
  元蓮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孩童,他恍然大悟:當今的人族不就是眼前的孩童,他在宿命的束縛下瘋狂地掙扎,為了不切實際的奢望?但這真的是不切實際的奢望嗎?復活一個死去的人,難道做不到嗎?
  元蓮很清楚,這是可以做到的。只是……不能做而已。
  這是不被允許的。
  然而不被允許,就不會有人去做嗎?
  元蓮陡然間感到了茫然和彷徨,一種深切入骨的無助。即便他是九轉尊者,當世第一人!
  他可以盡全力阻止世間的人不去這樣做,但是等他死了之后呢?
  就算他生前盡心盡力,無人去這樣做,但他元蓮能夠阻止全天下的人不去這樣想嗎?
  而最可怕的,恰恰就是這種思想!
  他憑什么能阻止人們的癡想?
  他不可能阻止人們心中生騰的種種欲望!
  ……
  龍公被方源狠揍!
  他起先全力反擊,但方源硬生生承受住龍公的反擊,面容一直冷漠似鐵。
  龍公被方源打得面目全非,胸膛坑陷,龍鱗亂灑,氣息直線跌落下去。
  “三氣歸來!”龍公再吼一聲,氣息又抬升上去,傷勢瞬間恢復。
  轟轟轟!方源仍舊暴揍龍公。
  龍公剛剛恢復過來的容貌,再次被方源打得鼻塌牙碎。很快各處骨折,四下噴血。
  龍公死戰不退,全力防守,又大叫:“三氣歸來!”
  他的狀態再次恢復。
  狂蠻意志在披風中大喊助威:“繼續揍他,繼續揍他!往死里揍,把他干爆!我倒要看看天庭有多少底蘊,能夠讓他如此消耗!哈哈哈。”
  但方源卻一直在冷靜地計算著三怪合一之后殘存的力量。
  力量在不斷地削弱。
  當初三怪剛剛出現時,其中的綠魚一頂,就能將龍公頂得個全身粉碎骨折。但經過多番鏖戰,數次命敗的洗禮后,三怪的力量已經殘存不多了。
  方源催動自由殘缺變,三怪的力量雖然結合成一處,但在防御、騰挪、治愈等各個方面都要劇烈消耗。
  比底蘊,還真的是比不過天庭!
  漫天的拳影陡然一手,方源猛地高舉拳頭,全力一擊!
  轟!!
  一聲炸響,方源的右拳狠狠地嵌進龍公的臉中去。然后恐怖的力量爆發開來,龍公一瞬間直接失去了意識,宛若流星,眨眼間就劃過天空,重重地墜落在地面上。
  然后不斷下沉,用堅硬的肉身擠壓沖撞天庭厚重的土地,最終砸出一個史無前例的巨坑!
  一時間,龍公躺在坑底,無法動彈。但三氣歸來殺招再度發動,又有一輪氣息鋪天蓋地,向他匯聚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手一松,一大把的半截紫色長發隨風灑落,都是剛剛他暴揍龍公時揪斷的。
  方源冷靜思考著。
  三氣歸來殺招并不是龍公催使,它的本質是元始仙尊留下的手段。即便龍公暫時失去了意識,三氣歸來殺招仍舊在支持著龍公。
  自由殘缺變的力量已經所剩不多,這個殺招一旦中途停止,就再不能借助狂蠻魔尊的力量催動起來了。下一次要用,方源得完全憑借自己的實力。
  龍公暫時消停,方源立即轉身,抓緊一切時間,爭分奪秒,再度追擊監天塔。
  監天塔一直在轉移,但因為三域蠱仙的糾纏,它和方源的距離并沒有拉下太長。
  “阻止他,快阻止他!”
  “阻止方源!!”
  “不惜一切代價,一定要將他攔住!”
  天庭蠱仙們宛若飛蛾撲火,沖向方源。
  野樵子攔在前方。
  方源一拳,洞穿木甲,直接一拳將他打碎。
  趙山河向方源撲來。
  方源飛起一腳,直接將他的身軀踩爆!
  旋空童子尖叫,在方源身后忽然閃現而出。
  方源信手一捏,捏住他的小小腦袋,然后砰的一聲,方源五指合攏成拳,將旋空童子的腦袋硬生生捏成渣。
  “哈哈哈,就是這樣!”
  “殺死他們,打爆他們!”
  “然后,一路沖過去!!”
  血戰披風中,狂蠻意志在哈哈大笑,手舞足蹈,為方源吶喊助威。
  “方源,你休想!”龍公再度飛起,企圖攔截方源。
  一座宮殿陡然出現在他的上空。
  是龍宮!
  ……
  曾經的龍宮之主——吳帥,似乎一生都充滿了悲劇。
  龍人寂滅這個秘密,像是一把斷頭刀,始終高懸在他和龍人一族的頭頂。
  夢境又一次啟迪,要解決龍人寂滅之事,就要借助八轉龍宮,同時還有針對龍人的身軀進行實驗。
  但是要做到這一點,單憑吳帥一人可不行,于是他召集龍人一族中蠱仙,將實情告知他們,請求他們的幫助。
  偌大的龍宮中,史無前例的濟濟一堂,龍人一族的蠱仙幾乎全都來了。
  “要做實驗,就得需要海量的龍人,這些族人幾乎都會死亡,就算僥幸活下來,也是生不如死。所以,這項決定我不能獨斷,諸位有誰反對,盡可道來。”吳帥道。
  “我反對!”當即就有一人,跳了出來。
  眾人視之,正是和吳帥同輩,在血脈還是吳帥的七哥,平素里最得龍公老祖宗喜愛的七少爺。
  七少爺手指著龍椅上的吳帥,大罵道:“老八,你這個混蛋,你真的是瘋了!!!”
  “你為了取信天庭,殺了自己最忠心的異姓兄弟!”
  “為了掩蓋龍人當興的秘密,你害死了自己的親身父親!”
  “為了煉出如夢令仙蠱,你竟然把最愛你的女人當做煉蠱的蠱材!”
  “現在,你為了應付龍人寂滅殺招,還要把毒手伸向萬千無辜的族人身上,要用他們做實驗!”
  “你的心腸為什么如此惡毒,為什么如此冷漠?!”
  “你覺得你給出了這些所謂的證據,我們都會信任你?呵呵,你這也太可笑了吧,真當我們是傻子?!”
  “呵呵呵,不,你不是可笑,而是可憐可悲!”
  “你想要給你的女人幸福,結果呢?你叫她犧牲了,為了煉一只蠱。呵呵呵。”
  “你想要成為你父親的驕傲,結果呢?你殺了他!親手殺了他!!”
  “你許給黃維一個大業,一個希望。然而你卻因此殺了他,而到現在,大業呢?”
  “呵呵呵,哈哈哈!”七少爺狂笑,笑得眼淚都下來,“你千方百計想要帶領龍人一族崛起,結果是什么?結果龍人一族就要毀滅了,滅亡了!”
  “是你,是你!若非你一直野心勃勃,霸占南華島,遷徙族人,拼命發展,不斷制造龍人和人族的矛盾,怎么會有這么多的事情?若是龍人一族一直相安無事,安安穩穩,老祖宗也不至于意動,想要滅絕我們龍人一族啊!”
  “吳帥啊,吳帥,你是我們龍人一族僅次于老祖宗的強者,但是你帶給我們龍人一族的,絕不是輝煌,也不是希望,更不是平等或者尊嚴。而是……毀滅啊!”
  “你實在是一個悲劇!你的一生都是一個悲劇!!”
  大殿內寂然無聲。
  吳帥端坐在龍椅上,面無表情。
  這時,一個龍人蠱仙慢慢地走出人群,站到吳帥的前面,然后轉身面向眾人。這位龍人蠱仙沉聲道:“我支持吳帥大人。”
  七少爺驚愕:“三、三叔你?”
  第二位龍人蠱仙走出人群,也站在吳帥的身前,轉身面向龍人眾仙。這位龍人蠱仙用非常大的聲音喊道:“我非常贊同吳帥大人的謀略!”
  七少爺震驚:“五伯?!”
  然后,第三位、第四位、第五位……所有的龍人蠱仙都站在吳帥的面前。
  轉眼間,七少爺只剩下自己一個孤家寡人。
  他難以置信地叫喊道:“你們都瘋了嗎?!”
  “如果這就是發瘋,那么我們都是瘋子!”
  “呵呵呵,就像人祖一樣成為瘋子,我心甘情愿。”
  “小七啊,你還不明白嗎?如果我們的生死都不能自由,被人掌控,這是何等的悲哀!哪怕這個人是我們的祖先,也絕不可以!!”
  吳帥從龍椅上緩緩在站起身來,他已淚流滿面。
  “諸位,我吳帥在此發誓!”吳帥的聲音十分沙啞,“我必定與龍人一族共存亡,為龍人一族的解放奉獻我的心,我的血,我的全部精神和戰意!”
  “假使我最終失敗,我也會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”
  “假使我最終死亡,我的精神和意志也將傳承下去。”
  “假使我的精神和意志都不存在……哪怕只剩下一個名頭,我也會繼續作戰,不懈抗爭!!”
  ps:還有第二更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