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945 摧毀宿命

轟!
  在人中豪杰的增幅下,龍宮艱難地擋下龍公。
  “滾開。”下一刻,龍公一記龍爪擊,將龍宮打飛。
  龍公眼前重新開闊,但他卻毫無喜悅之意,皆因此時方源已經貼近監天塔。
  不只是他,武庸、冰塞川、沈傷等人亦都洶涌攻去,這番攻勢狂潮極其恐怖。
  龍公已阻擋不及,看到這一幕不禁睚眥欲裂。
  此時此刻,監天塔即便虛化,也不能規避危局。因為方源本身就掌握著夢道的手段!
  鳳金煌雖然能夠克制,但她終究只是凡人蠱師而已。要抵抗此刻狀態下的方源,絕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  “快用命敗!”龍公大吼。
  監天塔中的蠱仙一個激靈,再不管什么敵我,拼了性命地再度催起殺招。
  天空驟白!
  全是光。
  白色的光。
  充斥天下地上,四面八方,宇宙寰宇,四野穹窿。
  這是監天塔最強大的手段,以完整的九轉宿命蠱為核心,催發出來的無上殺招!
  不管天庭還是三域蠱仙,雙方都對這個殺招熟悉至極。
  白光充斥整個戰場,無情覆蓋,不論敵我!
  一瞬間,不管是誰,是哪座仙蠱屋,統統重創,盡皆敗退!
  “可惡,可惡!”武庸咬緊牙關,嘴角溢血而出,他感到自己的野心在白光中如積雪消散,“又是這樣,又是這樣!每當有所突破,就有命敗殺招為天庭挽回敗局!”
  “嗯?”武庸忽然目光一凝,旋即流露出一抹復雜之色。
  一片清空的戰場上,還有一抹血紅!
  那是什么?
  是一件披風,宛若戰旗飄揚!
  “哦哦哦哦哦!”披風中,狂蠻意志緊握雙拳,不斷拍打自己的胸膛,宛若發情的大猩猩。
  他興奮至極,狂吼大叫:“就是這樣!就是這樣!天地之間,舍我其誰?關鍵時刻,還得靠我!帥,真他媽的帥!!”
  若是單純的三怪,自然會難擋命敗之威。
  然而,當它們合并一招,以方源為主之后,憑借方源完整的天外之魔的身份,命敗殺招已經夠不成絲毫阻礙。
  一片漫漫的白光中,方源一身白袍,黑發和血色的披風在狂舞飄飛。
  他在沖!
  他向前進!
  沒有絲毫的停留!
  “我等還有……希望。”劫運壇在敗退,冰塞川卻是瞪大雙眼,死死盯著一片白熾中那抹最鮮紅的背影。
  沈從聲狂吐鮮血,叢高空墜落下去。他也望著方源,拼盡全力地望著!
  他在心中吶喊:“方源,你這個該死的大魔頭!現在,就看你的了!!”
  方源宛若沖天利箭,又仿佛是一顆由地升空,要逆天亂世的禍星!
  “沖啊,沖啊!!男人的豪情,就在沖鋒的路上,喔耶!”方源的耳畔,是狂蠻意志在聒噪。
  不管是龍公、鳳九歌、天庭諸仙,還是三域中人,只要能夠勉強視目的人,都將目光集中在了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天地一片蒼白,在這片蒼白中,沖鋒的路途,似乎顯得格外的遙遠漫長。
  似乎貫穿了歷史長河,從古至今!
  ……
  三百萬年前,異人昌盛的時候,有一個不起眼的人族奴隸。
  他叫做衛玉書。
  他打聽到天庭的位置,他不愿意再做奴隸,他逃跑又被捉住。
  他的主人厲聲責問。
  “衛玉書,我當初將你買下來,你才不過是個少年,連修行是什么都不知道!”
  “是我一步步栽培你,把你提拔成蠱仙。是我的寵愛,屢屢縱容你,包庇你,讓你變得如此膽大包天嗎?”
  “告訴我,為什么背叛我?”
  “我夜彤王女哪里虧待了你?!你是錦衣玉食,生活安然無憂,你只需服侍我,而我從未對你冷酷殘忍過。”
  衛玉書慘笑一聲:“然而,我生活得再好,我也只是你的奴隸!”
  墨人女仙更怒:“充當我的奴隸,哪里不好?有許多的墨人想要你的生活,都沒有這樣的機會!”
  衛玉書目光發愣,緩緩地道:“我以前也沒有覺得不好,但當我聽聞,這個世間還有一個天庭,還有人那樣活著……我這才明白,我為什么終日悶悶不樂,郁郁寡歡。因為我缺少一樣東西啊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我明明讀過《人祖傳》,我真的是太笨了。我比那些失翼的鳥、無牙的獸、缺腮的魚還笨!至少它們知道它們失去了自由,拼命地奔波,想去追尋自由。但是我呢?我連自己失去了自由,都不知道!”
  “所以,你就想逃脫,逃到天庭去?”墨人女仙冷笑,“你太天真了,這等邪魔外道的蠱惑之詞,你也能信?!”
  衛玉書閉上雙眼,聲音嘶啞:“不是我信,而是我愿意去信。”
  “天庭從來不是重點!”
  “沒有天庭,也會有地庭,也會有人庭!”
  “總會有那么一個地方,有那么一群人,他們在追逐自由!!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百萬年前。
  龍公冷哼一聲:“你告訴我,洪亭,這個世間有誰能隨心所欲?你的想法太幼稚了,你以為成為仙尊,你以為領袖正道,就沒有犧牲了嗎?這世間哪一件事情你不需要付出?你以為正道這兩個字是那么淺薄的么?錯!維護天庭正道,是最需要付出,最需要犧牲。如果你連這點犧牲的精神都不具備,那么我告訴你,你連加入天庭的資格都沒有!”
  龍公眉頭揚起,臉色宛若寒冰:“你要復活誰?”
  “一切因為我的仙尊之位而犧牲的人。我的父母、柳淑仙,還有許許多多的人。”
  “即便是再慘重的悲劇,我都選擇承受!師父,徒兒一直有一個問題,為什么?為什么我們一定要接受宿命的安排?如果沒有宿命,這個世界就真的會混亂嗎?難道就沒有變得更好的可能?”洪亭語氣急促,連番發問。
  ……
  當代。
  “煌兒,你信命嗎?”龍公凝視鳳金煌,鄭重地道:“煌兒,你要明白,你將是未來的大夢仙尊,超越過往一切尊者!你將開創夢道,縱橫世間,所向披靡。你必定光耀千古,成為我們人族不朽的豐碑。不要害怕,不要猶豫,你將一次次收獲成功,一往無前,勇猛精進,直至你走上世間的最巔峰!”
  鳳金煌聽著,眼眸中的光越來越亮,她笑起來,美不勝收。
  龍公也微笑。
  鳳金煌道:“如果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……那我就不信命!”
  ……
  轟!
  方源直接撞破監天塔的頂層,沖殺進去。
  內里的天庭蠱仙挺身阻止。
  方源雙手直接插入他的胸膛,狠狠一撕,將天庭蠱仙撕成兩半!
  血雨飄灑淋在方源的臉上,他肌膚若雪,冷如冰霜。
  血雨落在方源的黑發上,黑發如夜,散發深邃的幽光。
  血雨灑在方源的血戰披風上,披風垂落至地,宛若梟雄霸主問頂天下而走出的血色長征之路。
  方源大步邁進,來到頂層的中心,宿命蠱就在他的眼前,一直都在那里,仿佛是受到供奉,綿延了數百多萬年的供奉!
  方源一把抓住宿命蠱!
  這一瞬間,披風中的狂蠻意志都呆了,不由自主地閉上了嘴巴,呆呆地看著方源。
  因為他意識到:這是整個人族,不,整個世界的關鍵時刻。
  在這樣的時刻,方源看著手中的宿命蠱,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復雜的情緒。
  終于捉到了宿命蠱,這是他設想過無數次的情形。
  目標在此刻達成,他卻沒有想到自己,想到的是《人祖傳》。
  人祖說:他想要自由,擺脫宿命的束縛,以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想和誰在一起就永不分離。
  鳥群斥責他:你們人的一生注定是要孤獨的,所有的歡聚的結果都會是分離。人啊,你要追尋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要胡思亂想。
  人祖又說:他想要自由,擺脫宿命的束縛,擁有數不盡的美酒佳肴,花不盡的財富,還有各種各樣暖和又漂亮的衣服。
  獸群嘲諷他:你們人的一生注定是要兩手空空而來,兩手空空而去。人啊,你要追尋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該胡思亂想。
  人祖再說:他得到自由,擺脫宿命的束縛,要自由自在的呼吸,永遠存在下去,他要永生不老!
  魚群否決他:你們人的一生注定和永生無緣,將會生老病死。人啊,你要追尋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能胡思亂想。
  人祖疑惑。
  人祖怏怏。
  人祖厭煩。
  人祖瘋了!
  你怎么可以這樣想?
  我為什么不能這樣想?
  一個人,為什么不能和愛人永不分離?
  一個人,為什么不能衣食無憂,富貴滔天?
  一個人,為什么不能永生不死不老?
  就因為宿命不允許嗎?
  就因為它不允許,我就不能做!?我就不能想?!
  憑什么?
  他媽的憑什么?
  憑什么不可以想!?
  憑什么永生就不可行?!
  好吧。
  如果這樣想,讓我瘋。
  那就讓我成為瘋子!
  如果這樣追尋,讓我魔。
  那就讓我成為魔頭!!
  方源望著手中的宿命蠱,冷冷一笑。
  他手輕輕一用力。
  咯嘣。
  一聲輕響。
  宿命蠱被他直接捏成碎片。
  九轉宿命蠱——
  毀了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