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948 鳳九歌的紅蓮真傳

命運歌聲籠罩戰場,但這一刻,鳳九歌卻是對天庭下手。
  不管敵我雙方的震驚和疑惑,鳳九歌沉浸在自己的歌聲里,同時,心頭的記憶也再度浮現。
  第二次進攻瑯琊福地……
  方源在福地中布陣,鳳九歌和陳衣被大陣隔離。
  鳳九歌單獨對戰方源。
  “我的蠱蟲的確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!怎么會這樣?這種手段,應該是偷道的手段。只是不知道這是方源出手,還是這個超級大陣的威能?”鳳九歌驚駭。
  因為方源的偷道手段,他陷入下風。
  伴隨著時間推移,他一只只蠱蟲不斷被偷,其中就包含數只音道仙蠱。
  鳳九歌戰力大降,不得不決定利用定仙游仙蠱,先行撤離。
  鎮宇仙蠱!
  方源忽然動用早就準備好的手段,令鳳九歌撤離的愿望落空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大盜鬼手!
  隨后,方源終于將定仙游蠱偷了過去。
  鳳九歌心中一片冰冷,心知自己此刻已陷入絕境!
  然而這個時候,他卻接到了方源的暗中傳音:“鳳九歌啊,我不會殺你的,也不會盜取你的命甲仙蠱。你和我不是一路人,但你和天庭也絕非一路。正視你自己的內心吧,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?再問你一句,命運歌你開始領悟了嗎?”
  鳳九歌起先以為這是方源故布迷陣,擾亂他的戰意和決心,但很快他就驚疑不定起來。
  因為方源真的放緩了攻勢,沒有再緊緊逼迫他。
  這讓鳳九歌不禁開始思考——
  “方源這段話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他知曉我身懷命甲仙蠱?此次攻打瑯琊福地,他應對如此出色,準備如此充分,難道是利用春秋蟬重生歸來?”
  “若他真是重生,難道上一世發生了什么?他的話語里,似乎我會和天庭分道揚鑣?”
  這個時候,方源再度傳音:“鳳九歌啊,我知道你心懷疑惑。不要緊,走下去,你會逐漸領會我的意思。接下來我會打開大陣,給陳衣造成是他打破的假象。我相信他會送你出去的。呵呵呵,后會有期了,鳳九歌。”
  “方源,你給我說清楚了!”鳳九歌傳音。
  但下一刻,轟的一聲巨響,兩半的大陣空間被再次打通。
  陳衣看到鳳九歌落入險境,立即驚呼一聲,口中大叫:“堅持住,我來了!”
  “小心!敵人有直接盜取蠱蟲的手段。”鳳九歌猶豫了一下,也在瞬間反饋給陳衣關鍵的情報。
  交戰中,方源辣手施威,重創鳳九歌,激發了命甲仙蠱。
  陳衣為了救下鳳九歌,催動了來因去果殺招。
  鳳九歌震驚:“方源所言沒錯,陳衣真有送我出去的手段!”
  “鳳九歌這一次讓你逃了,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。”方源臉色如常。
  這話聽在鳳九歌的耳中,卻是飽含深意。
  ……
  瑯琊福地一役,天庭戰敗。
  戰后,鳳九歌一直在思考方源的話。
  “他明明可以動手殺了我,但卻沒有取走我的命。為什么?”
  “方源乃是魔頭,性情兇殘狠辣,最重實利!他放我一馬,只有一個可能,那就是我對他會有很大幫助。”
  “可我明明是中洲一員,天庭候補,我女兒鳳金煌的護道人!難道說……天庭和我之間會有沖突?”
  “如果方源重生歸來,難道在他的上一世,我和天庭作對,是他的天然盟友么?”
  心中的這些顧慮,讓鳳九歌沒有將情況告知紫薇仙子。
  更令他觸動的是方源提出的命運歌。
  “命運歌……”鳳九歌隱隱感覺到,有一些靈感,但這些靈感太過縹緲和靈動,他根本捉不住。
  但他明白這會是一個方向。
  他不斷摸索,很快就有不少碎片似的心得體悟。
  終于有一天,當他駐足在繡樓之下,看到繡樓和狂蠻魔尊的三張血皮。
  最近這段時間來的體悟,猛地發生了質變。
  鳳九歌的靈魂深深觸動,他不禁微笑起來:“看來我的下一首歌,便是——命運歌了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光陰長河之戰。
  方源和鳳九歌再次遭遇。
  “命運歌開創得如何了?”表面上激戰,暗地里方源卻是傳音鳳九歌。
  鳳九歌:“方源,你究竟知道一些什么?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多進光陰長河看看,你也當發現在這里領悟,對你開創命運歌會有極大的幫助。不過最有幫助的還是石蓮島上的紅蓮真傳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什么意思?”鳳九歌詢問。
  “根據我的猜測,那應當是紅蓮魔尊特意留給你的真傳,對你會極有幫助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鳳九歌猶豫了一下,也回道:“我可不會憑白欠下你的人情。那我也告訴你好了,在天庭中繡樓的上空,有著狂蠻魔尊昔日留下的三份真傳。每一份真傳都有一個引子,分別是態度蠱、變異蠱、變通蠱。”
  “哦?!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閃即逝。
  他沒有覺得鳳九歌在說謊,東西都在天庭里面,這沒有什么好哄騙他的。當初鳳九歌為了償還大同風下的救命之恩,會為他擋住武庸的追殺。如今告知真傳情報,也是鳳九歌性情所能做出的事情。
  這一戰,方源仍舊放水,而鳳九歌生還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中洲煉蠱大會召開,數處戰場開辟,爆發蠱仙的大激戰。
  在這樣關鍵的時刻,鳳九歌卻是深入光陰長河。
  “那……真的是石蓮島?”鳳九歌身心震動,迷霧中石蓮島主動出現在他的眼前,正如方源之前指點的那般。
  他上島見到了紅蓮意志。
  紅蓮意志微笑:“你終于來了,鳳九歌啊,我的這份真傳是專門留給你的。”
  鳳九歌凝眉:“即便你饋贈再多,恐怕也改變不了我的立場。”
  紅蓮意志搖頭:“我從未想過要賄賂你,你該怎么選擇,那是你自己的事情。我只是覺得這份真傳應該給你。當然,你接不接那是你的事情。你就算摧毀它,我也不會反抗分毫。”
  鳳九歌相信自己,思考片刻,決定接受這份真傳,他沉浸到紅蓮生前的某段人生的記憶之中。
  紅蓮在渡劫,沖刺九轉至尊境界。
  災劫威力之恐怖,令鳳九歌驚駭欲絕!
  災劫終于渡過,幫助紅蓮渡劫的多位天庭蠱仙,只幸存了一半。最令紅蓮痛惜的是柳淑仙的死。
  這是他最愛的女人。
  “不要離開我,淑仙!”紅蓮緊緊地抱住柳淑仙,淚流滿面。
  柳淑仙微笑:“沒有用的,我身中災劫,此刻能彌留一絲魂靈,看你最后一眼,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。我又豈能奢求太多呢。”
  “是我沒用,是我沒用!我來渡劫,卻連累了你!”洪亭垂首,淚水滾滾。
  “不,洪亭。那樣的災劫,只有我這樣的特殊體質,才能去阻擋。你們就算付出全部身家性命,也只有失敗的結果。我能出生,擁有十絕體,和你相遇,都是宿命的安排。在你九死一生的那一刻,我忽然明白,我此生最大的意義就是保護你,替你阻擋災劫,助你登臨仙尊之位!現在……我做到了。”
  “不,不!仙兒,我寧愿不要這仙尊之位,我只想你活著,我只要你活著啊!”洪亭無助地嘶吼著,淚流滿面,渾身顫抖。
  “萬事萬物皆有定數,都有各自的宿命。洪亭,你不能這么想,你要好好活下去,你的宿命就是成為仙尊,領袖天庭,將正道的光輝照耀五域……你知道么,我一直期待著這樣的情景,期待著站在你的身側,陪伴你無敵天下,造福世間。可惜,我看不見了……”
  柳淑仙氣息漸消,徹底死去。
  洪亭垂首,腰背深深彎弓,宛若老朽,濃重的陰影籠罩住他的面龐。
  這一刻,他像是失去了全部的生命的氣息。
  痛不欲生,哀莫大于心死!
  悔蠱在紅蓮的仙竅中產生,他決定改變這一切的現實。為此他不惜和龍公,和天庭決裂。
  背道而馳!
  紅蓮利用春秋蟬重生,十多次、上百次。
  災劫徐徐消散,這一次柳淑仙雖然身受重傷,但卻還有一口氣殘存著。
  “仙兒,你還活著,還活著,真的是太好了!”紅蓮狂喜。
  噗。
  柳淑仙忽然口吐鮮血,散了最后一口氣。
  “仙兒!!”紅蓮驚愕,呆呆地看著柳淑仙的尸軀,眼眶泛紅。
  “我還可以的,我看到了希望。只要我繼續努力下去,一定能夠變得足夠強大,能護住仙兒的命!”紅蓮目光兇狠,像是魔怔了一般嘀嘀咕咕。
  又重生,再重生,不斷地重生。
  利用重生的優勢,他越來越強,處理各種事物得心應手。他經驗豐富,充分地利用每一份資源,最大限度地抬高自己的實力。
  然而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輪回,每一次他都得面對成尊的災劫。
  災劫的類型和威能,竟然隨著紅蓮的改變而改變!這導致災劫之后的結果,從未發生變化。
  該死的那些蠱仙,都會死亡。其中就包括柳淑仙。
  紅蓮不斷地嘗試,毫不氣餒。十次百次、千次萬次!
  他分析,他計算,將手頭上的每一份修行資源都仔細規劃,對于天庭的助力他同時竭力索求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仙兒!”紅蓮抱著柳淑仙。
  柳淑仙看了他最后一眼:“你沒事真的太好了。”說完,她就沒有了氣息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仙兒!”紅蓮又抱著柳淑仙。
  柳淑仙沒有力氣說話,她奮起余力,想要抬起手撫摸紅蓮的面頰,但她終究沒有成功。在半途中,她的手就無力垂下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仙兒!”紅蓮怒吼,雙眼瞪大,眼睜睜地看到柳淑仙在雷霆中化為齏粉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淑仙。”紅蓮望著中了劇毒的柳淑仙,腳步不由放緩。
  柳淑仙全身黑紫,從七竅中不斷外滲毒血,她慘笑道:“洪亭,別為我傷心。這一切的犧牲都是值得的。你可要成為尊者,帶領天庭,領袖人族啊。”
  這是她最后的遺言。
  紅蓮頓足,遠望著柳淑仙的尸體化為一灘毒水。他緊緊握拳,狠狠咬牙:“又死了!我還得繼續努力!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淑仙!”災劫之后,紅蓮向柳淑仙飛奔而來。
  柳淑仙搖頭,面色蒼白:“我就要死了,看來我不能再陪伴你了,我的摯愛啊。”
  “你死不死,得看情況。我先查查!”紅蓮不甘心。
  “我的情況我知道,你聽我說,在生命的最后,我想告訴你……”柳淑仙氣息迅速衰落,說話斷斷續續。
  紅蓮充耳不聞,一門心思檢查。
  檢查的結果讓他斷絕了治療的希望,當他反應過來,懷中的柳淑仙早已經沒有了氣息。
  “一定有什么方法,我還可以繼續改進!”紅蓮提醒自己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一次次嘗試,一次次失敗。
  洪亭就像是被困在了一個死胡同里,不管用什么方式,哪怕不去渡劫,柳淑仙都難逃一死。
  鳳九歌看著紅蓮一次次的失敗,又一次次嘗試,一股強烈的悲愴和哀傷之感,不斷地在胸中積蓄。
  他看著紅蓮咆哮,看著紅蓮激動,也看著紅蓮不甘心地咬牙,看著紅蓮含恨而走,然后一次次重生。
  每一次紅蓮都是懷著希望,收獲失望。
  成尊的災劫無法躲避,無法放棄,無法被人為掌控。
  柳淑仙的死,就像是一堵無法跨越的墻。紅蓮每一次重生,都要接受這樣的殘酷結果。他每每主動的嘗試,到最后都是看到自己最心愛的女人慘死。他一次次的受傷,心中的傷更甚肉體的傷痛,而偏偏紅蓮每一次都主動重生,就好像是拿著自己的心口,主動往那柄利刃上撞去。
  鳳九歌雖然對紅蓮充滿了同情和敬意,但他時刻警示自己,不要太過同情,這或許是尊者的手段。
  身為旁觀者,鳳九歌一直保持著冷靜,他逐漸發現:在起先重生的階段,紅蓮會對這樣的結果咒罵蒼天,痛不欲生。
  而隨后的階段里,紅蓮不甘心,不斷冷靜分析,神情陰郁。
  到了最后階段,紅蓮效率越來越高,每當發現柳淑仙救治不了,就立即選擇重生,毫無猶豫。
  終于有一次。
  柳淑仙墜落在地上,摔得全身骨折,倒在血泊中,只剩下最后一口氣。
  紅蓮飛速降落到地,迅速趕來。
  “紅蓮……我要去了,你一定要……”柳淑仙微笑著,看著紅蓮快步走到她的跟前。
  紅蓮一臉冷漠,淡淡地看了她一眼:“沒有的救了。這一次又失敗了。但是沒有關系,我不會放棄,我會再重來一次。”
  柳淑仙驚愕:“洪亭,你在說什么?”
  紅蓮轉身即走,身后傳來柳淑仙的最后呼喚:“洪亭……”
  紅蓮起先腳步飛快,但聽到柳淑仙的這聲凄切呼喚,他的步伐越來越慢,然后他停頓住。
  他低下頭,望著自己的雙手。
  在死寂的沉默中,紅蓮瞪大雙眼,身軀開始微顫。
  他似乎忽然間看到了自己,因此,他感到了極度的震驚,更有一種淋漓的恐懼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