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第五節鳳趙之爭

中洲,湖心山。
  靈緣齋的公共福地大本營,就坐落于此。
  福地中,有一處地方,名為靜雨谷。
  鳳金煌徒步入谷的時候,正好下起了雨。
  細雨。
  雨安靜地下著,悄無聲息。
  沐浴在雨中,連帶著鳳金煌都不知不覺間放緩了腳步。
  空氣中透露出清新的草香,繚繞起一層薄薄的綠意。
  這樣的雨,并不冷,像是玉,有著一種內斂的溫和。
  鳳金煌知道:這是靜雨。當這樣的雨一下,任何的聲音都會被吸收,天地一片安靜,靜得能讓人聽到自己的呼吸,自己的心跳。
  靜雨乃是六轉仙材,這片山谷便是靜雨的資源點,因此得名為靜雨谷。
  鳳九歌背叛天庭,不知所蹤后,他的妻子也是鳳金煌的母親——白晴仙子便主動申請,調到靜雨谷中采集靜雨,終日不出山谷一步。
  每當靜雨飄灑而下時,山谷中就會傳出琴簫之聲,似是白晴仙子的哀婉凄切的哭訴。
  鳳金煌正是聽聞了這個傳聞,心中不免擔憂,這才趕來山谷,探望自己的娘親。
  現在靜雨飄飄,果然從山谷中傳出一陣琴簫之音。
  琴聲縹緲,宛若九霄白云,古意昂然,悠揚悅耳。而簫聲卻是高亢,高低起伏近乎突兀,宛若厲鷹縱橫天穹,尖銳破風,撕扯蒼嵐。
  起初,時而琴聲響徹,時而簫聲回蕩,接連交替,像是雙方訴說,你一言我一語。
  隨后,琴聲和簫聲開始相互接觸,一點點合奏,逐漸地融合交匯。白云縹緲,飛鷹在云中縱橫。兩種突兀的樂聲,不斷合并,竟有一種難以言說的美感。
  最終,琴聲和簫聲變得渾然一體,不分彼此,形成一種混音,既有琴聲的悠揚,又帶著簫聲的清厲。獨一無二,美不勝收!
  鳳金煌被這等美妙的樂聲吸引,不由露出陶醉之色。她深入谷內,順利地見到了自己的母親。
  白晴仙子坐在一處竹亭中,兩只蠱蟲宛若白玉圓珠,在她身邊環繞飛旋。正是兩只音道凡蠱——琴蠱、簫蠱。
  當鳳金煌走進亭中,樂聲緩緩停息下來。
  白晴仙子早已知曉鳳金煌的到來,緩緩轉身:“這首仙魔一同歌,乃是你爹與我相戀時創作而出,是我們的定情之歌。我還記得當初,你爹為我第一次演奏時,就說:仙魔本一家,元始仙尊起初是被諸多異人稱之為原始魔尊呢。這首歌曲意義非凡,你爹一直珍藏不用,可是在宿命大戰中,他卻是用了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白晴仙子話鋒一轉,凝神看向鳳金煌:“這一次的名單已經批示下來了。”
  鳳金煌點頭:“我知道。上一次門派舉薦了我,結果天庭沒有音訊。這一次門派將孫瑤替換上去,很快就得到了天庭的批準。”
  白晴仙子平淡地道:“原本門派仍舊是想將你推薦上去,但李君影、徐浩從中阻礙,最終改成了孫瑤。這樣的結果,你有什么感想呢?我的女兒。”
  “呵呵。”鳳金煌微微一笑,笑顏燦爛若花,一瞬間,帶給竹亭一道明媚的陽光。
  “娘親,你又何必如此考較我呢?自從爹臨陣反戈,叛離天庭,我就有了心理準備。眼下,夢道仙蠱沒有被收繳了上去,情況已經非常不錯了。”鳳金煌道。
  白晴仙子聞言,也微微露出一絲笑意:“正道中亦非沒有強取豪奪,只是往往披上一層大義和道德。你能明悟到這一層,已經很不錯了。不過你也不要過于擔心,你爹離開天庭,卻是開創了命運歌,卓絕戰力舉世共睹,天庭和靈緣齋也不敢輕易地拿捏你的。”
  鳳金煌流露出一抹不悅之色:“娘親,你不必為爹說話了。我雖然能理解爹,但我不會原諒他。他忽然間背離天庭,根本不提前告知我們,這就是拋妻棄女!總有一天,我會找他算賬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白晴仙子笑著搖頭,走到鳳金煌的面前,拉著她的手,“你誤解你爹了。那首仙魔一同歌,他當做定情之歌,一直珍藏,除了在我面前演唱,從未用于其他方面。他獨獨在宿命大戰中用出來,便是想告訴我,仙魔一同,他對我的感情從未變化,就算是脫離正道,重歸魔道,也無妨我們一家三口之間的感情。”
  “你信嗎?只要我稍稍流露出一絲脫離靈緣齋的動向,他定然會主動接我。他只是也了解我,知道我不想成為魔道中人。所以,他給了我們倆個自由選擇的機會。他并不想讓他的理想,成為我們的拖累啊。”
  鳳金煌冷哼一聲:“爹寧愿幫助方源這個大魔頭,也不愿幫助師父。師父的確固執,總是叨咕宿命什么的,但他終究對我們是一片好心,真正為我著想的。爹此舉,未免也太過冷漠無情了。”
  “娘,你既然沒有什么事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  “你呀。”白晴仙子嘆息一聲,卻是沒有挽留女兒。
  鳳金煌出了靜雨谷口,便見到兩位女蠱師。
  一位娟秀,一位可愛,都是鳳金煌的數人,有些惴惴不安地站在谷外守候。
  見到鳳金煌后,她們立即面露喜色,迎了上去。
  “師姐,我們聽說你來到這里,所以就趕過來了!”面容娟秀的便是秦娟。
  “師姐,對不起,我、我也不想侵占了你的名額……”孫瑤可愛圓潤的臉蛋上,盡是不安之色。
  秦娟、孫瑤平素就和鳳金煌交好,兩人一直都是鳳金煌的跟班。
  只是最近幾年,鳳金煌跟隨龍公修行夢道,和這兩位相處的時間就稀少很多了。
  鳳金煌朗笑一聲,伸出手指點了點孫瑤的額頭:“你呀,這一次表現得很不錯,為什么要道歉呢。舉薦的名額只是一樁小事,難道沒有資助,我就不能成仙了嗎?對于我而言,成仙絕不是什么障礙。只是成就什么蠱仙,才是我要考慮的事情。但對于你而言,這一次卻是一番難得的機遇,好好抓住吧。”
  說完孫瑤,鳳金煌又看向秦娟:“你一向有著主張,能夠堅持,這一次,道痕加身,你怎么會眩暈過去呢。若非如此,這一次舉薦的名額便會是你的。”
  秦娟不敢反駁:“師姐教訓得是,是我修行懈怠了。”
  “不是這樣的,師姐。是秦娟師姐她當時身上有傷,所以忍受不住劇痛,這才昏倒的。”孫瑤連忙澄清道。
  “原來是這樣。”鳳金煌點點頭,惋惜道,“這的確是很大的損失。方源摧毀宿命蠱,將其煉成無數天道道痕,分散到天下萬眾身上。天道道痕承受得越多,將來就越有好處。不管是修行,還是經營仙竅,都有利無害。不過沒有也無妨,充其量這只是一場際遇罷了。決定你一生成就的,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才情和努力。”
  “是,秦娟謹遵師姐教誨。”秦娟躬身一禮。
  鳳金煌再笑一聲:“走吧,好好指點一番你們。”
  秦娟、孫瑤頓時面露喜色,后者更是蹦跳起來,歡呼道:“真是太好了,我們可是好久沒有聚會了。”
  三人結伴而走,逐漸遠離靜雨谷。
  谷內的白晴仙子緩緩收回偵查手段。
  “女兒你長大了呢。”白晴仙子面露欣慰之色。
  鳳金煌對自身處境,對天庭和十大古派都有很透徹的理解,而對鳳九歌的行為也抱有自己的想法,最后御下的功底也非常扎實。
  “或許,也是你叛離了天庭,促進了女兒的成熟吧。她的路,就讓她自己來走了。”
  “我身為母親,所能做到的,就是祝福。”
  “當然,若是門派中有某些人不識好歹,仍舊得寸進尺,那我白晴也不會一再避讓。”白晴仙子面色清冷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在另一處的含情峰。
  靈緣齋的太上長老徐浩、李君影主動拜訪趙憐云。
  趙憐云已經成就蠱仙,不久前被靈緣齋調派,成為含情峰峰主。
  她能夠達到今天的成就,除了自身努力之外,在外多虧了徐浩、李君影的扶持。在蠱仙的修行、仙竅的經營方面,趙憐云也多受二仙指點,少走了許多彎路。
  趙憐云將這些恩情記在心頭,這一次徐浩、李君影聯袂拜訪,她立即出關,打斷修行,親自招待。
  只是聽聞二仙來意之后,趙憐云感到了為難。
  “二位前輩,是想讓我發動當代仙子的影響力,來對付鳳金煌和白晴仙子?”
  “不錯,眼下正是最好時機!鳳九歌臨陣反戈,導致我天庭大敗,宿命被毀。此時我們乘勝追擊,必定能夠徹底戰勝對手。”徐浩面露狠厲之色。
  他和鳳九歌的仇恨,可謂由來已久。曾經更是恨不得鳳九歌去死,按捺住了關鍵消息情報,隱瞞不報。鳳九歌手腕也非常強硬,將他們夫妻二人排斥到靈緣齋的權利邊緣。絕大多數時候,二仙對抗鳳九歌都是處于下風,只能相互抱團取暖。
  對于他們而言,鳳九歌臨陣叛逃是一件令人驚喜的好消息。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趙憐云遲疑,“鳳九歌已經背叛天庭,二位前輩和他有仇,卻又何必連累到他的妻女呢?。”
  “憐云啊,我們萬不可有婦人之仁。想想吧,你當初和鳳金煌爭奪靈緣仙子之位時的情景。”李君影勸道,“不抓住這次機會的話,將來想要后悔可就晚了。你不必太多顧慮。再告訴你一個消息,門派舉薦的名單原本是鳳金煌,但此刻已經不再是她了。”
  “二位前輩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”趙憐云勸說,她還是不太愿意。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,況且當年她和鳳金煌爭奪仙子之位,都是正面舉措,鳳金煌有著深厚的背景,也從未動過什么卑鄙的手段。
  趙憐云、鳳金煌雖然是對手,但趙憐云暗中也欽佩鳳金煌的為人,對她并無多少惡感。
  徐浩卻絲毫聽不進勸告:“當年鳳九歌那魔頭,可曾饒得我們?”
  “你太宅心仁厚了。憐云。”李君影皺起眉頭。
  趙憐云心中暗嘆,轉變路線,繼續勸說:“二位前輩,此事還得深刻分析。門派雖然舉薦了他人,但天庭當時并沒有直接剝奪鳳金煌的名額啊。由此看來,看來天庭高層對于她的態度,還是搖擺躊躇的。”
  “正是天庭搖擺躊躇,我們才要助推一把,將此事定性!權利的斗爭,永遠不會終止,只有徹底分出勝敗,才能罷休。”李君影飽含深意地道。
  趙憐云再嘆一聲,只得答應下來。
  她沒有辦法,欠下徐浩、李君影太多人情。雖然心底并不愿意,但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這兩人對于自己幫助如此巨大,自己若拒絕,他人會怎么看?
  趙憐云乃是半個天外之魔,雖然成為當代仙子,但在靈緣齋中仍舊受著排擠。若是失去徐浩、李君影這層關系,她就會徹底變成孤家寡人。
  二仙見趙憐云的答應,喜形于色,當即擔保必有重酬。
  趙憐云卻對重酬不感興趣,送走了二仙,她繼續閉關潛修。
  宿命一毀,對于趙憐云而言,也是重大利好的消息。馬鴻運的重生,將會減少極大的阻礙。
  只是馬鴻運的魂魄仍舊在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所以,趙憐云全力修行,就是想增長自身實力,為將來搭救愛郎做最好的準備。
  密室中,趙憐云沉下心來,探查自己的仙竅。
  憐云福地,總計有八百六十萬畝,光陰流速比較外界,是一比十三。地貌主要有草原、平原。
  但是當天道道痕加身后,憐云福地正從各個方面,迅速地演變著。
  先是大地迸裂,形成巨溝,隨后降下暴雨,形成貫通東西的巨大河流。河水泛濫,形成洪災,淹沒周遭。
  三天三夜后,洪水消退,留下大片大片的肥沃泥地。一道道小溝小河,連通巨河主干,形成精致繁密的河流網絡。
  趙憐云全程目睹了整個仙竅的變化,令她目眩神迷,心頭震撼。
  “有了天道道痕,仙竅就能自行演變,變得極其自然、平衡。雖然暫時是有損失,但是潛力和前景卻是暴漲了無數倍。”
  趙憐云擁有盜天真傳神不知,災劫不用加身,此時有利有弊,經營仙竅一直是她的軟肋。但此刻天道道痕演變,讓她這塊短板拔升了許多。
  “若是我有更多的天道道痕就好了!”
  “唉,真是可惜,我總共也只不過承載了六根半的天道道痕。并且這些道痕都是一段段的,并沒有一根真正完整的天道道痕。”
  “方源能有多少天道道痕?他主持煉蠱,當時可是最接近這些天道道痕的人。”
  趙憐云嘆息一聲。
  她無從想象,也找不到答案,但她知道,自己和方源的差距又拉大了無數。
  ps:眾籌活動暫告一個段落!目前已經基本籌集了白銀大盟的資金。多謝大家的支持,萬分感激!至于名單,因為統計量太大,所以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公示出來。
  這一次眾籌活動,舉辦的比較倉促。但大家太棒了,僅用了一兩天就達到了。蠱仙戰隊的排名竟然排在了第二位,我們蘊含的力量真正發揮出來,連我們自己都害怕!
  很多書友詢問實體書的籌集,這一次活動籌集多下來的資金,都會用于接下來的實體書眾籌。這個活動如果舉辦,會及時地通知大家,并且會更加正軌,不會這么倉促了。
  感謝盟主大夢仙尊護道人的打賞!
  感謝盟主冬三巳羊的打賞!
  感謝盟主不得與飛的打賞!
  感謝盟主風月£的打賞!
  感謝盟主巴爾巴羅薩的打賞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