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第六節方源救災

“醒醒,快醒醒,小子!”
  彭達呻吟一聲,勉強睜開雙眼,見到一位絡腮胡子的大叔,正用粗糙的手掌拍打他的臉龐。
  彭達恍惚了一下,這才辨認出眼前之人的身份。
  “莫利大叔。”他叫出聲來,“我不是在駝背上睡覺的嗎?”
  彭達看著周圍,不禁再一次蒙住了。
  周圍一片沙碩,商隊毫無蹤影,只剩下他和莫利二人,形象都狼狽不堪。
  “痛啊。”彭達呻吟一聲,他發現自己身上到處都是傷痕。
  莫利大叔望著彭達,嘆了一口氣:“你小子,真不知道該說你什么好,命還真是大!很多蠱師拼命逃離,都死了。你在睡夢中,卻是活了下來。不過,若非是自己及時發現了你的微弱氣息,把你挖出來。恐怕你也被活活埋死了。”
  “莫利大叔,你又一次救了我啊。”彭達抓住莫利的雙手,感激不盡,“但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  “這是一場天災,我也從未見過。”莫利大叔發出一聲沉重的嘆息。
  “那……咱們的商隊呢?”
  “唉,現在已經只剩下我們兩個了。”
  什么?!彭達不由地瞪大雙眼,心中大叫了聲我曹:“這個世界怎么這么險惡,動不動就是天災啊!我只是睡了一覺,就差點又死了!我的天,我究竟來到了一個什么樣的世界。簡直是不把人當人看,生活環境也太惡劣了吧!”
  “至少我們還活著。”莫利敲了敲彭達的腦袋,“看你樣子,你小子還不滿足?在那樣的天災中能活著就是最大的萬幸了!”
  “你看我。”莫利用手指指著自己的胸口,“我奮斗了大半輩子,才擁有了這么一支商隊。現在都沒了!看開一點吧,這鬼日子只有這樣了。唉,若是能夠成仙該多好!”
  “成仙?這個世界上還有仙人嗎?”
  莫利看了彭達一眼:“你真的把什么都忘了?!連仙人的事情都忘了?唉,以后再向你解釋吧,咱們先離開這里。”
  彭達便跟著莫利啟程,前往最近的綠洲。
  彭達跟在莫利身后,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這種災禍多嗎?”
  “當然!”莫利用滄桑的語氣道,“咱們在沙漠中討生活并不容易。沙塵暴就是經常造訪的殺手。有時候還會有飛刀颶風,每一股風都能凝聚成巨大的風刃,所到之處,切割萬物。除了自然災禍,還有惡獸。比如這里就是狼漠,為數最多的便是沙狼。”
  嗷嗚——!
  莫利正說著,一群沙狼忽然從沙漠地底鉆了出來。
  “狼,狼!”彭達嚇得跳起來,“天哪,它們居然從沙底下鉆出來了!好多頭,怎么辦啊大叔?!”
  莫利面色凝重,出聲咒罵:“該死!這些沙狼怎么就沒有被天災消滅呢。”
  不過想想也不奇怪。
  氣潮乃是天地二氣相互交融形成的現象,根源在于天道。天道從不殺絕,萬事留一線生機。莫利、彭達能夠活著,自然其他生命也有存活下來的可能。
  沙狼群從四處冒出,但很奇怪地,雖然發現了彭達和莫利二人,卻沒有來攻擊,而是迅速集結,口中嗚嚎,緊盯沙漠地面。
  簌簌簌簌……
  一連串滲人的沙響,一只只金色蝎子從地下鉆出來。這些金蝎一個個都有磨盤大小,看得彭達心中寒氣直冒。
  金蝎群和沙狼群展開了慘烈的廝殺。
  沙狼但凡被金蝎的尾針蟄中,就會立即口吐白沫,倒在地上,最終死亡。而金蝎也難以抗衡沙狼的爪牙,常常被狼爪撕爛。
  兩群野獸廝殺,智慧薄弱,對近在身邊的莫利、彭達視而不見。
  彭達看得心驚膽戰,臉色發白。這個世界也太危險了,不管那一方獸群獲勝,最后肯定還會拿他開刀。
  “我們必須突圍!”莫利咬著牙關,面色堅毅。
  “可是大、大叔,我們周圍到處都是金蝎和沙狼啊。”彭達欲哭無淚。
  “你想等著被吃嗎?”莫利說著,就要動身,“小子,能戰嗎?”
  “啊?我,我不能啊,我失憶了。”
  “這些沙狼和金蝎可不管你是否失憶。跟緊我,盡全力自保。突圍至少還有希望。”莫利說到這里,哈哈一笑,“如果突圍失敗,你就要去填野獸的肚皮了。不過你放心,你不是一個人上路,還有大叔我呢。”
  彭達不禁大翻白眼,與其這樣的死法,他倒是寧愿直接被活埋啊!
  莫利開始突圍,彭達大叫:“大叔,等等我!”
  他只能拼命跟在莫利身后。
  他們倆不動彈還好,一有舉動,頓時驚動了蝎群和狼群。
  幾乎同時,就有數頭金蝎和沙狼,一左一右殺向他們。
  莫利低喝一聲,催動凡蠱,但只擊退了兩頭野獸,兩人就被獸群包夾。
  “突圍失敗了!”莫利嘆息一聲,放棄了反抗。
  彭達抱頭抓狂,陷入了絕望,雙股戰戰:“我,我要死了嗎?!”
  至尊仙竅。
  此刻,不管是小五域,還是小九天,都是一片混亂,亂象紛呈。
  小南疆中山巒崩塌,地貌起伏不定;小中洲里河流改道,形成泛濫洪水;小西漠中沙暴漫天,吞沒各處綠洲和城池……
  小北原。
  刮起了狂風暴雪,一朵朵潔白的火焰,在風雪中飄搖,附著到哪里,就灼燒到哪里。
  這是異火仙材——寒冰焰。
  在冰雪道痕濃郁的地方,會有一定程度上的概率,產生這種奇妙的火焰。這種火焰中大半都是冰雪道痕,但是焰心卻是濃郁的炎道道痕。
  “絕不能讓這些寒冰焰四處擴散!”雪民蠱仙雪兒正在主持大局,全力賑災。
  她被方源任命,經營三圣山,執掌雪晶陣,一心操持雪民一族的繁衍壯大。
  寒冰焰在三圣山中擴散,一旦被火焰附著,不管是雪民還是雪怪,都在痛嚎聲中被灼燒殆盡。
  雪民們一片混亂,相互奔逃,踩踏至死的情況正在不斷地發生著。
  混亂的洶涌人潮中,只有少數的雪民蠱師正努力地維持秩序。但很可惜,依憑他們的修為也難以對這些仙材寒冰焰有什么辦法。
  “不好,寒冰焰附著到了冰道晶精之上了!”雪兒臉色煞白,一時間焦急萬分。
  她剛剛為了救下更多的雪民族人,結果顧此失彼,讓寒冰焰出現在了雪晶大陣中。
  冰道晶精乃是雪晶大陣的核心之物,方源用大陣將冰道晶精散發出來的冰霜寒氣,,均勻持續地傳輸、覆蓋到周圍每一寸地方去,將周圍改造成適合雪民生存,雪怪產出的環境。
  雪兒悔恨交加,看著寒冰焰不斷灼燒冰道晶精,卻是無能為力。
  雪兒不禁噙淚,自責不已。雪晶大陣是方源托付給她的,是雪民一族壯大的根基,結果因為她的失誤而面臨毀滅。
  她覺得自己愧對雪民族人,更愧對方源的期待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道身影忽然出現。
  “方郎!”雪兒一愣,旋即臉上涌出驚喜之色。
  方源伸手虛抓,連抓幾記,就將大陣內的所有寒冰焰都攝取了過來。
  方源忽然悶哼一聲,身軀微微一顫,全身上下浮現出一道道的蒼白絲線。
  從這些蒼白絲線上,雪兒頓時感到一股充天徹地的浩瀚威嚴!
  “這是……天道道痕!天哪,這么多的天道道痕,足有上千吧?”雪兒吃驚地捂住嘴巴。
  “接下來就交給你了。”方源對雪兒微微一笑,旋即帶著寒冰焰,瞬間消失在雪兒的面前。
  雪兒頓時心頭一空,旋即又涌現出濃郁的擔憂:“方郎身上竟有這么多的天道道痕,難怪他在宿命大戰后,便四處潛行,極少出手。唉,我真是太沒用了,根本就不能幫助他分擔什么。就連這份雪晶陣也沒有守護好!”
  方源出現相助雪兒,緩解了小北原雪民一族根據地的危機后,就又立即回到閉關的密室,繼續潛修。
  煉制宿命蠱時,方源位置得天獨厚,再加上他全力收取天道道痕,導致他身上的天道道痕足有三千多道,道道完整無缺!
  可以說是,紅蓮籌謀的大計中最大的獲利者。
  只是這個好處太龐大了,方源一時間也難以消化。至尊仙體道痕不互斥,天道道痕加身,也就意味著至尊洞天中增添了三千多道天道道痕。
  這些天道道痕對于整個至尊洞天,產生了劇烈的影響。
  這些影響范圍巨大,并且涉及方方面面。大到山川起伏,小到一條山間小溪的改道。
  “天之道,在于損有余而補不足。萬物平衡,相互制約。即便在雪晶陣這樣的極端環境中,天道也可以改易,令冰雪道痕中產生炎道道痕。一旦讓寒冰焰肆虐之后,小北原的環境就會面目全非。”
  “當然,放任不管的話,我的至尊洞天會因此受益,建立成一副完善的生態平衡,前景廣闊。”
  “只是,這種方法太過耗費底蘊了,并且也是紅蓮魔尊想要看到的!”
  方源冷冷一笑。
  宿命蠱已毀,紅蓮魔尊已經大計得逞,方源對他的利用價值也就沒有了。所以紅蓮算計到這一層,利用天道道痕來限制方源,約束他的成長速度。
  偏偏方源雖然早就算到了這一點,但是也不得不主動跳下這個坑。因為方源發現至尊仙胎蠱也可能被魔尊幽魂動過手腳,方源需要憑借這些天道道痕,來遏制住魔尊幽魂的手段。
  紅蓮一直在利用方源,從七轉層次的未來身殺招就可看出來。但方源也在利用紅蓮,只有利用這位魔尊的大計,方源才能順利地解決宿命蠱這個天大的難題,同時利用這份百萬年的籌劃,幫助他自己跳出魔尊幽魂的棋盤。
  趙憐云任憑天道道痕演化仙竅,方源卻是主動摻和一手。
  天道道痕在改變至尊仙竅,他也積極參與,既抗衡又配合,全力保存自家底蘊。
  就是這番合作和抵抗,讓方源感悟良多。
  天道的恢弘無情,人道的積極抗爭,這兩者在方源的心中交相輝映。
  “時間差不多了。”良久,方源再次動身。
  這一次,他直接收起至尊仙竅,真身本體來到五域外界。
  他身在西漠,眼前有一株矮樹。
  這矮樹高不過八尺,樹枝細短歪曲,宛若怪爪張揚,顯得丑陋不堪。但奇妙的是,它綻放出巨大的光影。這光影極其巨大,高達五六十丈,光影如樹,樹上繁花茂盛。樹枝潔白似雪,花朵粉紅若櫻。花葉之中還夾雜著累累小果,并未成熟,顏色各異。
  正是那株千愿樹。
  千愿樹周圍,則是方源布置下來的仙陣。
  此刻,方源收起仙陣,連帶著千愿樹也連根拔起,皆被送入至尊仙竅之中。
  此番動作,立即引得風云激蕩,一股澎湃的氣浪向四周洶涌擴散而去。
  方源并不管這些,身化虹光,直射天穹而去。
  氣浪卷席周遭沙漠,發出隆隆轟鳴之聲。
  彭達、莫利突圍失敗,被沙狼群圍住,正要下手,氣浪蔓延而來。
  沙狼群頓時混亂不堪,四處潰逃。
  彭達駭然:“又是天災到了!”
  莫利瞪大雙眼,看了一眼,頓時笑道:“哈哈,我們得救了!這不是天災,充其量只是一場颶風罷了。我們快走!”
  ps:感謝盟主修仙得道西蘭花的打賞!
  感謝盟主¥陳天宇¥的驚人打賞!
  感謝盟主方源勞模的打賞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