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第十節李小白詠春

“兩位蠱師大人,請進,請進!”店小二點頭哈腰,將華松、安崇迎接進店里來。
  “這是京城著名的茶樓,十分熱鬧,我曾經多次來過。”華松暗中傳音,給安崇介紹道。
  兩位蠱仙偽裝成了蠱師,來到華文洞天的京都。
  安崇倒更愿意按在云頭,俯瞰京城。但既然華松有這樣的樂趣,他也只好客隨主便了。
  “我要五樓樓上的雅座。”華松顯得輕車熟路。
  兩人來到五樓,進入房間,打開窗戶就看見街道上人潮洶涌,第一會場就在街道的那頭,青銅大門前幾乎擠滿了人。
  “這便是我華文洞天的當代才子們啊,也是我華文洞天未來的希望。尊使請看。”華松感嘆一聲,遞給安崇一只五轉的偵查蠱蟲,可觀察目標才氣。
  安崇端詳了一番,當面用了,頓時視野就發生了變化。他看到無數才子的頭頂上,都有著才氣。這些才氣五彩斑斕,各有高低,形態不一,著實令他大開眼界。
  “既然是有如此蠱蟲,可偵查才氣,為何還要舉辦這樣的選拔呢?”安崇問道。
  華松呵呵一笑:“尊使有所不知。才氣便如同修為,就算擁有眾多,臨場發揮不出也是枉然。況且此次選拔,都是當場作詩,做不得假。更考驗書生才子們的素養,許多才氣濃郁的書生,未必有靈感,能夠做出最高水平的詩詞來。”
  安崇點點頭:“我看這里布置的大陣不僅相互勾連,似乎還能夠助長書生們的才思?”
  華松點頭:“”不錯,尊者慧眼!在這座仙陣中,書生們往往都能超常發揮,更加體現出各自的才情資質。
  說話間,房門被敲響。
  店小二得到華松的允許后,端來一盆盆的美酒佳肴。
  “八寶野鴨、金絲酥雀、熊貓蟹肉,都是我們茶樓的招牌菜,請兩位客官享用。”店小二道。
  華松隨手賞了他一枚元石,將店小二打發掉。
  華松對安崇介紹道:“尊使,這里的茶雖然是凡茶,不過卻是華語老大人年輕時的創作,當時他是一位四轉蠱師,奪得狀元,因此此茶又被他命名為狀元茶。”
  “哦?”安崇頓時起了興趣,這可是八轉蠱仙年輕時候的作品。
  “那我得要好好品嘗一番。”安崇喝了一口,閉上雙眼,細細品味,恍惚間,心頭便升騰起一股微微的興奮,好像是苦笑十數載,終于功成名就,人生得意近在今朝!
  “好茶,好茶。”安崇真誠贊嘆,“這茶雖然是凡茶,但竟有一絲人道韻味!”
  宿命大戰,中洲天庭連續施展的數記人道殺招,招招威力絕倫,轟動天下。人道之威可謂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
  就在二仙品茗之時,第一會場的青銅大門悠悠打開。
  擁擠在門前的人潮,頓時發出轟響。
  “打開了,打開了!”
  “別擠啊。”
  “快讓我進去。”
  人潮洶涌,紛紛涌入門內。
  李小白也在人群之中,不過位于后端。
  他一邊隨著人流往前,一邊揣摩著此次選拔的規則。
  “天下詩會共有十八個會場,每一個會場都有一個題目,所有人同時答題。不管人數多少,最終都依憑作品的質量,只有一半的人能夠晉級。”
  “晉級到后面的會場后,仍舊是取半。如此一路晉升上去,打通整個十八會場,才算是達到了選拔的要求。”
  “若是中途失利,就要退回之前的會場。若是一連失敗,直接退出第一會場,那就算是徹底失敗了。”
  “不過,天下詩會共舉辦七天。每個人都有三次徹底失敗的機會。”
  “如此一來,足以讓華文洞天方面,挑選出優質的蠱仙種子了。偶爾失誤失常,還有重來的機會。但如果有哪位才子,連續七天都發揮失常,正說明了本身素養就不足,根本不配洞天栽培成為蠱仙。”
  李小白收回思緒,已是來到了第一會場。
  會場一片空闊,擠滿了書生。
  書生們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人數之多,一眼望去,沒有一萬也有數千。
  這還只是第一天。
  李小白在會場中又等待了一炷香的時間,第一會場這才將所有的書生才子接收完畢。
  人山人海,一片嘈雜之聲。
  好在第一會場乃是仙陣空間,可以隨時如意地擴張,容納更多的書生也在能力范圍之內。
  咚咚咚!
  一陣鼓聲,同一個聲音傳入書生們的耳畔:“天下詩會第一題——春,時限半盞茶。”
  說完這話,聲音就消失不見了。
  “第一個題目是春?”
  許多書生皺起眉頭,也有許多書生喜上眉梢。
  李小白暗暗沉思:“詠春的詩詞著實太多了,這個題目乍一看很容易。畢竟書生們或多或少,都創作過有關題材的詩詞。雖然天下詩會要求當場創作新詩,但只要將原先著作稍微修改一番,有時候也能勉強算是新詩。”
  “然而實際上,這個題目還是有難度的。”李小白一臉沉著之色。
  他知道,這一次創作詩詞,主要還得和周圍的人進行比較。只有比半數書生都要強,他才能夠成功晉級。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的書生不在少數。
  很多人都開始苦思冥想起來,有的人直接盤坐在地上,有的人則背負雙手,四處踱步,有的人垂著頭,口中輕輕呢喃。
  李小白想的卻是:“我該抄哪一首呢?”
  詠春的詩詞,在他記憶中藏有很多,不乏傳世經典。
  但第一次就拿出傳世經典,并不太好。這讓李小白以后不好發揮了。他才氣規模并不屬于第一流的層次,若是場場拿出傳世名篇來,肯定惹來懷疑。
  若是他運氣好,李小白或許還會稍稍激進一些。但現在明顯氣運低迷,李小白便以穩重為先。
  在李小白思考的時候,已經有不少書生創作出了新詩。
  于是各種光暈閃耀,光暈五顏六色,或強或弱。每當光暈在書生的身上消散,書生們就都有收獲。
  有的人得到了蠱蟲,有的人直接拔升修為,有的人恢復了真元,有的人消散了疲憊。
  這是濟文才殺招。
  華文洞天的鑄造者,最初始的原主,在隕落之前將這記殺招布置下來。正是有了濟文才殺招,才鼓勵越來越多的書生奮發讀書,最終形成華文洞天這般文風鼎盛的現狀。
  李小白終于敲定了他的詩。
  他輕輕地咳嗽了一聲,開始朗誦。
  “月夜。”
  “更深月色半人家,北斗闌干南斗斜。”
  “今夜偏知春氣暖,蟲聲新透綠窗紗。”
  李小白朗誦剛畢,耳畔就聽轟隆一聲輕響,全身升騰出濃綠的光輝。
  騰騰騰。
  李小白周圍的書生,無不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,綠光逼得他們向四周散去,留出好大一塊空白的地方,只剩下李小白一人站在中央。
  “好,好強的光輝!”
  “名篇出現了啊!”
  “沒想到這么快,就有名篇問世。不知道是什么人創作的?”
  許多書生都被打斷了思緒,一個個用羨慕、探究的目光,盯著李小白。
  李小白表面云淡風輕,實則心里有些糾結:“哎呀,抄的有點過了,效果也有點太好,惹來不少注目。”
  他掃視四周,心中盼望著會有一些人站出來,不要讓他如此獨領風騷。
  綠光則不斷地鉆入他的空竅之中,令他的修為向上攀升。
  “哦!有名篇出世了。我來讀讀看。”茶樓中,華松頓有所感。
  讀了一遍李小白的著作,華松滿意地連連點頭:“妙啊,妙啊!這個李小白年紀輕輕,作詩卻是老道。”
  “通常詠春的詩詞,多是柳綠桃紅。但這首詩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寫夜幕來遮掩春光,可謂巧思。”
  “全詩后一句,必定是李小白從自身深切的生活中挖掘而得。透露出一股清新、欣悅,充滿生機的意境。”
  “觀詩如觀人,這個李小白心境上佳!”
  華松嘖嘖贊嘆一番,像是品味到了世間絕味之佳肴。他看著安崇,微笑道:“不知尊使對此詩有何見解呢?”
  安崇頓感頭大,腹誹著:“如果你不說,我還不知道這詩有這么些好處呢。哎呀,眼下要我點評,我該怎么辦?”
  ps:9點第二更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