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1 李小白糾結

李小白的期盼沒有落空。
  在他詠出名篇之后,很快就有三人相繼脫穎而出。
  一位壯漢,帶著金色面具,渾身籠罩在一層絢爛奪目的金光之中。
  一位老翁,頭戴斗笠,手拄拐杖,一道青氣繚繞周身。
  還有一位女子,身姿曼妙,一身粉裙,面帶薄紗,詠了詩詞之后,身邊形成無數光蝶飛舞,美不勝收。
  這三人都創造出了名篇層次的詩詞,和李小白的月夜一個檔次。
  李小白暗自松了一口氣:“這個世界擁有蠱蟲,可以輔助創作。再者蠱師也可延壽,擁有更多生命的體驗和積累。所以,相比較地球,名篇更容易出現。”
  《月夜》在地球上,絕對算是難得的佳作。但是放到華文洞天中來,并不能傲視群雄。
  包括李小白在內的四人,各據一方,相互對望。
  壯漢、老翁和女子都將更多的目光投注在李小白的身上。
  他們對彼此的身份,都有猜測和了解,但是李小白卻是忽然冒出來的。
  “這個年輕人是誰?”
  “才氣雖有,但不是特別雄厚啊,竟能創作出名篇來?”
  “呵呵,有意思的少年郎。”
  李小白的老師姜先生也看到了自家學生的表現。他欣慰地點點頭:“很好,李小白,看來你這一次超常發揮了。繼續努力吧。”
  結果沒有異常,李小白成功晉級,被傳送了出去。
  定神一看時,他又來到了另一處會場。
  “這是第五會場,請諸位書生耐心等待。”一道聲音傳入李小白的耳中。
  李小白頓時明白過來:“原來晉級也有區分。我弄出來的詩,足夠我連跨三個會場,直接跳到了第五會場了啊。”
  “這個規矩倒是挺合理的。”
  “只是這樣一來,能夠到達這里的蠱師,無一不是創作出名篇級的詩詞。在這些人中取半數晉級,壓力頓時暴漲了數倍。”
  李小白皺眉凝望四周,他發現了兩位熟面孔。
  正是之前的壯漢和女子。
  發現了李小白的目光,女子向他輕輕點頭,薄紗后面的容顏似乎微微笑了笑。而那位壯漢卻是傲氣得緊,瞥了李小白一眼后,就開始閉目休整了。
  整個第五會場,暫時就只有他們三人。
  “也不知道那個老頭子,是晉升到哪個會場去了。”
  “我還是裝作休整的樣子吧。”
  書生們創作詩詞,無不是拼盡全力去想,惟獨他只是要找一找合適的詩詞罷了。這就太過輕松了,需要稍加掩飾一番。
  李小白在第五會場等了將近半盞茶的時間,終于開始了第二場比試。
  他的競爭對手一共有二十幾人,這不禁讓李小白心里壓力劇增。
  第二場比試的題目出來了,兩個字——旅行,時限仍舊是半盞茶。
  “旅行?這個題目和春一樣,同樣寬泛,好寫,但創作出名篇佳作來,難啊!”壯漢心中嘆息。
  女子則在思量:“這題目我并不擅長,如何是好?”
  李小白也在琢磨:“該抄哪一首呢?”
  他想了片刻,覺得不能找太過經典的,那效果肯定要爆炸,但又不能找差太多的。差了點,自己就要失敗,從第五會場跌落回去。
  這讓李小白頗感為難,此中程度真的不好拿捏。
  他對自己是了解的,但是對其他人卻是不夠熟知,不清楚究竟該拿出什么份量的詩詞,能夠讓他勝出,并且又不大出風頭。
  “第一會場,我的做法有點欠妥。這一次我就不爭第一了。”李小白暗自告誡自己。
  他耐心等待。
  大約半盞茶的功夫,有書生作出了詩。隨后接連幾人,紛紛朗誦自己的作品,各有光暈斑斕。
  李小白松了口氣,暗道:“看來名篇不是隨便就能作的,這些人在第一場超常發揮,這一場算是正常水平吧。”
  李小白心里漸漸有了譜,但他仍舊沒有急著動手,他還在等待。
  時限快要到的時候,他終于等到了名篇問世。
  是那位壯漢。
  他朗誦的詩詞鐵馬金戈,充滿了戰意,使得他全身金芒滾滾,似乎有鐵騎刀槍在嘶鳴碰撞。
  第二個名篇是那位女子。
  她創作的詩詞婉約溫柔,描述一位大家閨秀倚窗而望,聽聞旅人們的敘述,自己幻想著自己的旅行,心思精妙。
  “好了,終于該我了。”李小白咳嗽一聲,徐徐道,“簌簌衣巾落棗花,村南村北響繰車,牛衣古柳賣黃瓜。酒困路長惟欲睡,日高人渴漫思茶。敲門試問凡人家。”
  這一次他是抄的蘇軾的浣溪沙。
  朗誦完畢之后,不管是壯漢還是女子都為之心頭一動,暗自分析。
  “好詞!這首詞前面寫景,后面抒情,情景交融,富有情趣。”
  “雖是寫景,但卻用聲音串聯,不同一般的景物堆砌,非常傳神。而后面抒情,意趣盎然。這個少年郎雖是蠱師,但卻謙和有禮,不貿然傳入凡人的家院,果然是有君子之風,溫文有禮啊。”
  “讀他的詞,就可見他的人品。這個少年書生真的不錯!”
  周圍的書生們看向李小白的目光,隱隱發生著一些變化。
  李小白吐出一口濁氣,裝作疲憊不堪的樣子。
  “這一場比試,我應該能晉升。不僅如此,表現得也很完美。既沒有太出風頭,也沒有太低微。”
  李小白暗自滿意,稍稍等了一會兒,時限到了。
  他卻有些傻眼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書生都沒有創作出詩詞來。
  “此番天下詩會,我定要拿出最佳的水準來。若是搪塞之作,別人不說,我自己也會自慚形穢的。”
  “我盡力了,但沒有創作出我滿意的詩作,就算失敗,我也不會后悔!”
  “此番能夠聽到三位的名篇,已經是不虛此行了啊。”
  “哈哈,大不了掉到第一會場重新來就是了。告辭!”
  那些沒有創作出詩詞的書生們走的很灑脫,另一些湊出新作的書生們則有些面帶愧色。
  李小白表面淡定,內心糾結不已:“你們怎么可以這么高風亮節啊?”
  他雖然晉級了,但這一次又出了風頭。剛剛他感覺還挺滿意,沒想到這些書生這么不濟事。
  “哼,都怪我太高估他們了。”李小白腹誹不已。
  沒的說,他成功晉級,來到了第九會場。
  耐心等待了一會兒工夫,人終于到齊了。這一次人更少,十人還不到。
  許多人都是有著名望的才子,相互熟知,各自打著招呼,表面上云淡風輕,實際上卻是暗自緊張。
  到達這一步,競爭的壓力又上漲了數倍。
  “這次我一定要穩住,不能太出風頭了!”李小白暗自捏拳,不斷地告誡自己。
  但這一次的對手們卻都發揮得很好,一半以上的蠱師都作出了名篇層次的詩詞來。
  最后只剩下李小白一人。
  李小白表面緊張,內心從容,將早已準備好的詩詞朗誦出來。
  一番光影變動,他的修為直接拔升到四轉,還新添了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一次,他精心籌謀,選取的詩作質量剛剛卡在線上,使得他成功晉升,但卻以勝者中墊底的身份。
  就在李小白有些得意的時候。
  噗!
  有人忽然大吐一口鮮血。
  哐當。
  有人直接昏倒在地。
  壯漢身軀一晃,吃力地盤坐在地上。而那位女子則咳嗽了好一陣子,面色蒼白如紙。
  惟獨李小白一人,渾然無事地站在原地。
  眾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“這個少年很強啊!到目前為止,他已經一連創作了三個名篇佳作了。”
  “他居然沒有受傷,顯然剛剛他創作時,沒有拼盡全力啊。”
  “厲害!詩會之后,我一定要和他結交!”
  李小白:“……”
  他無語了。
  我的天,你們都這么拼的么?!
  不就是創作詩詞嗎,何必如此拼命呢?
  他很想表演一番自己吐血的模樣,但是事發突然,現在他就算要裝,也已經來不及了。
  李小白只好繼續面色平淡,內心糾結地進入到下一輪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