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4 甘拜下風

東海,古族福地。
  一座雄闊的宮殿,雄踞一方。
  它通體散發橙金微光,雕梁畫棟,亭臺樓閣均是華麗壯觀,正是八轉仙蠱屋——龍宮。
  龍宮內部,夢境繚繞。若是其他仙蠱屋,自然不敢這樣做。但是龍宮雖是奴道仙蠱屋,但卻有夢道仙蠱,因此不懼夢境蔓延危及自身。
  夢境前方,方源分身吳帥盤坐著,雙眼緊閉。
  他的肉身在此,魂魄卻是深入眼前的夢境之中,不斷探索。
  夢境中,吳帥化身為醫館的學徒,要偷師學藝。
  一位青年狼背蜂腰,雄姿英發,步入了醫館。
  青年非富即貴,醫館的主人老醫師親自問診。
  “醫師,自從我上一次打擂臺,雖然最終得勝,但身體總有點不大對勁。”青年說道。
  老醫師呵呵一笑:“來,我來給你把把脈。”
  “把脈?”青年皺起眉頭,神情疑惑。
  老醫師緩緩道:“這是我家鄉的一種獨特的偵查手段,能夠偵查病情。人的心不斷跳動,血液不斷流淌,形成脈搏。通過我開創的獨特治療蠱蟲,就能通過這個脈搏,查明你的病情。”
  青年頓時肅然起敬:“不愧是醫師前輩啊。我曾聽聞天有天脈,地有地脈,人有人脈。莫非這個把脈之術,就是把握人脈,從而對癥下藥嗎?”
  “哈哈哈,正是如此。請伸出手腕來。”老醫師笑道。
  青年便伸出手腕,老醫師將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,閉上雙眼,細細偵查。
  片刻后,老醫師緩緩地睜開雙眼:“的確是有病情,只是表征不明顯,十分陰損。你是中了虛道的手段。”
  青年連連點頭:“前輩說的一點都沒錯,我擂臺的對手就是專修虛道的蠱師。我中了他的招,沒有任何傷勢,但總覺得不對勁。晚上的時候,本來能和十幾房的小妾活動,現在只能一晚一房,就感到疲憊不堪了。還有,我時常感到腰酸燥熱,晚上睡覺出很多的汗,有時候還頭暈耳鳴。”
  老醫師點頭:“這記虛道手段十分陰損,針對了你的腎臟。簡而言之,便是你——腎虛了。”
  “虛道果然是麻煩。那我該怎么辦呢?”青年忙問。
  老醫師道:“我給你開幾副藥,你吃上一個月,這個月你切勿舉行房事。”
  青年表示為難:“老前輩,您就不能動用治療蠱蟲,直接把我治好嗎?這一個月都不行房事,真要憋的慌。”
  老醫師卻搖頭:“虛道手段介于真假之間,虛虛實實,非得用水磨功夫不可。我開的幾副藥,雖然不是治療蠱蟲,但距離完整的蠱方也相差不遠,必定能保證你藥到病除啊。不用我這個手段,其他手段都不好使。除非你遇著比我更高明的醫師,或許能夠解決你的問題。”
  青年嘆息一聲:“老前輩是我平生僅見的治療大高手,我就依照您的方法治療吧。”
  夢境消散,成功攻略。
  “人脈……”吳帥魂歸肉身,還在品味著夢境中的真意。
  這一場夢境,主要給他提供兩個流派的真意。一個是虛道,一個則是人道。
  方源的人道境界已達宗師,但虛道卻是普通至極。方源本體的手中還扣著天庭蠱仙的尸體,蘊藏著虛竅。只是之前他的虛道境界太低,縱然有智慧蠱,也難以推算出虛竅的奧秘。
  宿命大戰之后,所有的夢境仍舊交給吳帥攻略。
  這些夢境都是方源從義天山處搶掠得來,雖然在宿命大戰中損耗了一小部分,但仍舊剩下大半。
  吳帥離開天庭之后,便回到東海,待在了古族福地之中。除了出去打開仙竅,溝通天地二氣之外,他就只是閉關,不斷探索夢境,汲取當中的真意,輔助本體增長各個流派的境界。
  “眼下本體需要人道境界。這一次夢境探索,雖然人道境界增長不多,仍舊是宗師級。但應該能夠本體帶來新的幫助。”
  吳帥開始短暫的休整,好進行下一場夢境的探索。
  “嗯?”他看到大殿中,有一只來自古族族長的信道凡蠱。
  “古族族長不會因為小事而來打擾我的,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發生了。”吳帥取來信道凡蠱,探入神念。
  “哦,是有一位八轉雪民蠱仙,號稱冰晶仙王的,要來找鮫人王庭的麻煩?”
  信中,鮫人三仙表示,只要吳帥出手,稍稍教訓一番這個惡客,讓他知難而退,就必有重謝。古族族長也用含蓄委婉的語氣,希望吳帥能夠出手相助。
  “我當然要出手。”吳帥微微一笑。
  方源有五百年前世記憶,一部分記憶已經傳達過來。
  吳帥因而得知,在他本體五百年的那一世,界壁消失,五域一統,也有氣潮為禍。
  五域蠱仙皆強制休養,這個空虛的時期,兩天的洞天勢力紛紛出動,很是囂張了好一段時間。
  “沒想到有這樣的機會,能直接接觸到這些洞天勢力。此乃良機!為了本體的方略,我也該盡力才是。”
  轟。
  龍宮大門打開,吳帥昂首闊步,出關而來。
  酒宴上,美酒飄香,但氛圍卻是相當的凝重。
  鮫人三仙面色冷漠,冰晶仙王則微微含笑。
  歌舞早已停歇,大殿中一片沉寂。
  冰晶仙王品了一口美酒:“不知接下來的最后一陣,三位是否已經想好的戰法?”
  鮫人三仙面色再沉一分,就在這時,她們接到情報,又紛紛涌現一抹驚喜之色。
  謝凝思道:“既然仙王著急,那么就進行第三陣罷。”
  “好。”冰晶仙王放下手中的酒杯,“這第三陣是如何比試,盡管道來。”
  “我族已請得一位幫手,讓他來和仙王對陣。”連可心道。
  “這位大人已經來了,仙王可做好準備!”魚姿冷笑著道。
  果然幾個呼吸之后,被鮫人女仙領著,吳帥踏入大殿。
  “是誰要和我對陣?”吳帥發問,聲音激蕩大殿。
  冰晶仙王見到吳帥,頓時面色大變,再無之前的愜意和悠閑,失聲道:“是你?”
  宿命大戰,冰晶仙王也獲悉許多情報。吳帥自然是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,天下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
  冰晶仙王頓時明白,為何鮫人三仙如此表現了。
  冰晶仙王心頭一沉,心知吳帥之強大,此番要勝過他,恐怕希望不大。
  但情勢如此,他也只得硬著頭皮開口:“沒想到吳帥仙友竟在鮫人王庭之中。不知方源仙友可在?”
  吳帥冷哼一聲:“我借助方源之力得以重生,之前只不過和他聯手共抗天庭罷了。你就是我的對手?出手罷。”
  吳帥一副藐視的模樣,令冰晶仙王暗惱,面色冷下來:“吳帥仙友不過七轉修為,口氣卻是很大。”
  吳帥嗤笑一聲:“誰的口氣大?論資輩我是紅蓮魔尊時代的人物!我老去的時候,小家伙你的爺爺都沒有出生呢。”
  “你……”冰晶仙王瞠目。
  “你什么你?你來找鮫人一族的麻煩,那就干脆一點。”吳帥瞪回去,“還不動手?那我就出手了!”
  說著,他伸手一甩,甩出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“龍宮!”冰晶仙王瞳孔猛縮,只見仙蠱屋越變越大,向他直接撞來。
  他又不是變化道大能,哪里敢正面硬憾這座名傳天下的仙蠱屋,連忙避退。
  鮫人三仙也未料到,吳帥如此雷厲風行,說動手就動手。
  謝凝思忙勸說道:“吳帥前輩,這里是鮫人大殿。兩位比試,還需挪步向外……”
  轟!
  龍宮再次變大,將整個鮫人大殿直接撐破。
  煙塵滾滾,鮫人三仙和冰晶仙王狼狽逃竄出來。
  龍宮緩緩升空,吳帥站在龍宮大殿門口,淡淡地俯視冰晶仙王:“來,別逃了,小家伙。”
  冰晶仙王被一輪猛打,打得心驚肉跳,口干舌燥:“吳帥,你好歹也是前輩!有種你別逞仙蠱屋之威啊。”
  “哦,這樣啊!”吳帥冷笑。
  鮫人三仙頓感不妙,魚姿忙叫道:“吳帥前輩!這里是鮫人大本營,二位要動手,還請出去打……”
  話還未說完,轟的一聲,帝藏生被吳帥從龍宮中釋放出來。
  嗷——!
  孽龍狂吼,掀起滔天聲浪。龐大的身軀宛若山脈,擁擠在鮫人福地之中。龍尾微微一擺,好幾座山脈山谷,就被夷為平地。
  無數鮫人四散奔逃,驚惶大叫,一片混亂。
  鮫人三仙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
  “來啊,出手吧。”吳帥懷抱雙臂,對冰晶仙王道,語氣很平淡。
  冰晶仙王望著輝煌壯美的龍宮,又看看龐大兇殘的孽龍,感覺自身忽然間就變得渺小萬分。
  他身為雪民,本是極為耐寒,此刻卻感覺一陣徹骨的寒意蔓延全身。
  沉默了半晌,冰晶仙王干澀地拱手道:“前輩神威,晚輩甘拜下風。這場打賭是前輩贏啦。”
  鮫人三仙皆是沉默。
  現在的吳帥只是七轉修為而已,但是冰晶仙王向他認輸,沒有人覺得這不正常。
  別說龍宮,單單孽龍就是斬殺了天庭兩大變化道成員,令一群蠱仙狂攻不下的存在。
  宿命大陣中,孽龍也只是在鳳九歌、龍公手上吃過虧!
  “哼,小家伙,你還算是個聰明人。”吳帥呵呵一笑,收走帝藏生和龍宮。
  “下面我們來談談聯盟的事情吧。”吳帥降落下來,接著道。
  “吳帥前輩!”鮫人三仙大驚失色。
  “怎么?你們難道還想獨善其身?”吳帥挑眉,神情不悅。
  三仙不敢還嘴。
  冰晶仙王大喜過望,沒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,說話都有點結巴了:“前、前輩您是想?”
  吳帥拍拍他的肩膀:“走,咱們去大殿里好好談談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