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8 冰晶仙王戰方正

太古黑天,一行蠱仙潛形匿跡,不斷疾飛。看‘毛.線、中.文、網
  這些蠱仙修為出眾,竟都是八轉層次,都是異人蠱仙。為首的蠱仙白膚藍發,面色凝重,正是冰晶仙王。
  冰晶仙王受命于吳帥,前往支援洞天大本營,抵抗天庭的入侵突襲。
  這一路上,冰晶仙王心中都充滿了憂慮:“這和我的料想不符……我奉吳帥為盟主,就是想要讓他頂在前面。結果現在對抗天庭,我反而成了被使喚的槍。”
  冰晶仙王有心推托,但當時的情境卻又讓他完全推托不得。
  “吳帥畢竟和氣海老祖一番激戰,受了傷。說起來,他的確是被我利用了一番,抵抗住了氣海老祖。”
  “我身為副盟主,此刻也得擔待。于情于理,都得去往黑天救援了。”
  冰晶仙王并不愿意就這樣和天庭對上。
  不管勝負如何,他都要成為天庭的眼中釘。
  現階段,他仍舊是想讓吳帥在前面吸引火力。然而世事如棋,江湖險惡風波不定,眨眼間他也被推上了前臺。
  “真的是身不由己!”冰晶仙王心中沉沉一嘆。
  救援肯定是要去做的,但如何救援,卻是大可琢磨推敲的內容了。
  “副盟主,前方發現大量蠱仙。”負責偵查的蠱仙忽然開口,然后繼續道,“是我們的人。”
  冰晶仙王嗯了一聲,毫無意外:“去匯合他們。”
  冰晶仙王雖然懊悔自己接取了副盟主的身份,但此刻木已成舟,只能充分利用他的這份職位。
  早在出發前期,他就利用副盟主的這層身份,號召和命令其余的各大洞天守望相助,為了擊退強敵天庭,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  兩撥蠱仙匯合,冰晶仙王掃視增援而來的隊伍,不由心中暗怒。
  亂石洞天派遣了太古石怪,臭蛋洞天來了六位蛋人蠱仙,可組并上古戰陣臭腐惡云陣,毛怪洞天則拿出了仙蠱屋黑帝樓雛形。這三家洞天勢力親近冰晶仙王,因此都拿出來壓箱底的本錢。但除此之外,其余勢力完全是敷衍了事,尤其是某些人族勢力只是派遣了個把個的七轉蠱仙做做樣子。
  “大敵當前,這些洞天勢力仍舊還想保存自身!唉,洞天之間間隔太遠,交往稀疏,之所以聯合在一起,不過是生存的壓力罷了。”
  冰晶仙王的憤怒很快轉化為一股無奈和心冷。
  “如此的話,我也不如藏拙,做做表面功夫。至少我帶著這批人馬也算是聲勢烜赫了。看。毛線、中文網”
  天庭勢大,若有可能,冰晶仙王也不想直接和天庭硬碰硬。他知道自己幾斤幾兩,若是真的一頭沖上去,很可能就將他自己給搭進去了。
  冰晶仙王正這樣想著,忽然臉色劇變,雙眼瞪大,幾乎要噴火!
  其他蠱仙察覺到冰晶仙王的異狀,紛紛側目。
  有人詢問:“副盟主,發生了什么事情?莫非是夏家大本營有失?”
  冰晶仙王咬牙切齒:“夏家大本營有盟主大人鎮守,怎會有失!是我的洞天正被誅魔榜侵入,我族蠱仙正在拼死作戰,我們即刻趕去支援!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大智仙母還想著救援自家洞天,遲疑不決。
  冰晶仙王瞠目:“你們二位的洞天已經落入敵手,大局已定。但我的冰晶洞天還在堅持,還有希望。速速隨我增援,若有懈怠者,我必如實稟告吳帥盟主大人!”
  冰晶仙王搬出了吳帥,再加上有親近冰晶仙王的異人蠱仙接連表態,大智仙母等人不得不聽從這個命令。
  群仙不顧上遮掩行跡,直接以最快的速度飛奔冰晶洞天。
  洞天門戶敞開,冰晶仙王心焦如火,一頭扎入其中,其余人馬緊隨其后。
  冰晶洞天已經戰火紛飛,半空中誅魔榜宛若赤色流星,不斷地縱橫拼殺,無人可阻。
  冰晶洞天中留守的六轉、七轉的雪民蠱仙們不見絲毫蹤影,他們都在操縱大陣,催發無數冰雹風暴圍剿誅魔榜,然而效果甚微。
  誅魔榜忽然噴射出一道血色虹光,虹光直照守護大陣中樞。
  雪民蠱仙們慌忙撐起防御,血色虹光好似被鏡面反射,直接一折,改變了方向,射向遠方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地動天搖,血光爆炸,映照得漫天紅遍。一片方圓數千里的廣袤雪原在這一擊下,徹底化為烏有。
  “啊,暴雪冰原!”冰晶仙王看到這一幕,氣憤得睚眥欲裂。
  這片冰原乃是冰晶洞天中,雪民部族最大的聚集地。如今一毀,近千萬的普通雪民直接慘死。
  暴雪冰原對冰晶仙王更有重要意義。
  他的成年禮就是在這片暴雪冰原中進行的。
  曾經,他的父親將年幼的冰晶仙王帶到暴風冰原的邊緣之地。
  “你成年了,我的兒子。你眼前的這片冰原,就是你的試煉之地。你要在這里生存至少七天,才算是試煉成功,方有資格成為蠱師,進行開竅。”
  少年冰晶仙王望著茫茫雪原,臉色迷茫,目光中隱藏著一絲畏懼。
  他的父親將他的神情盡收眼底:“害怕是應該的,因為你很可能死在這里。試煉是公平的,只要冒著死亡的危險,你才有踏上蠱師修行的資格。即便我身為蠱仙,也不能包庇你。我最多只能給你一個建議。”
  “是什么?”少年冰晶仙王問道。
  “你要在這片冰原中獨自生存七天,太難了,幾乎毫無希望。”他的父親搖搖頭,“但是,在這片冰原中生活著不少的雪民族群。你若能順著蹤跡,尋找到他們,他們一定會庇護你的。”
  “可是我根本不認識他們啊。”少年冰晶很是擔憂。
  他的父親語重心長地道:“沒有關系。雪民的部族必定會庇護每一個流落在外的族人,因為這些族人也會反過來庇護整個族群。族群必定會庇護你的,我的兒子。而你若是試煉成功,不管成就如何,將來也會庇護整個族群。這就是我們雪民一族!”
  果然,少年冰晶在冰原中苦苦支持了三天三夜,不斷追逐部族的影子。
  在生命垂危的最后關頭,他爬到了一個部族狩獵之地的邊緣地帶,被幸運地發現,然后活下命來。
  那個部族接納了他,為他無償療傷,歡迎他定居,成為部族的一員。
  少年冰晶雖然最終離開,但是在那個部族中的經歷卻深深地印刻在他年幼的心靈中,并在此后的一生中都深深地影響著他。
  當他修成八轉,繼承了冰晶仙王的名號,成為洞天之主后,他就著力發展暴雪冰原,使得原本地廣人稀的冰原,開始逐漸物產豐富,里面掙扎求存的雪民們的生活也得到了很多的改善,人口逐漸增多。
  但現在,這一切都毀了!
  都毀了。
  被強敵的一記殺招摧毀了整個暴雪冰原。
  不僅是冰晶仙王常年經營的成果毀于一旦,而且他心中的那份記憶也只能是記憶了,從現實中再找不到參照。
  怒和恨就像是熊熊熱焰,在他胸膛中劇烈的燃燒。
  有這么一瞬,冰晶仙王靜默下來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。
  冰晶洞天的空氣,永遠是那么的冷冽,依舊是那么的冷冽。
  冰晶仙王莫名地想起父親曾經的教導:“族群必定會庇護你的,我的兒子。而你若是試煉成功,不管成就如何,將來也會庇護整個族群。這就是我們雪民一族!”
  是的。
  該我了,該我庇護整個部族了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下一刻,冰晶仙王氣勢猛地爆炸開來,掀起漫天風霜,一馬當先地沖向誅魔榜。
  身后的蠱仙都為之驚駭。
  冰晶仙王竟然這般生猛!
  “兩天的援兵終于來了么。”誅魔榜內,古月方正深呼吸一口氣,臉色鄭重。
  來的人很多,八轉蠱仙不在少數。
  古月方正只有七轉,但卻是臨危不亂,之前的這番戰斗已經將他的斗志和自信都栽培出來了。
  當然更多的,是他對于這座八轉仙蠱屋誅魔榜的信心!
  “聲勢很猛,但你能硬抗誅魔榜嗎?”古月方正冷笑,也不催動什么殺招,直接驅使誅魔榜沖鋒上去。
  冰晶仙王咬牙,只得避退。
  他是冰雪道的蠱仙,并非變化道、力道,怎可能用肉身來硬憾仙蠱屋。
  “我們也上!”
  “快,一起出手,相助副盟主。”
  其余兩天聯軍齊聲吶喊,紛紛出手。
  古月方正見此,便調動誅魔榜,以退為進,靈活地拉開距離。
  誅魔榜上血光頻閃,種種殺招發出。太古石怪行動變得遲緩,蛋人蠱仙渾身冒血,一時間只能自救,無法組并上古戰陣。毛怪洞天派來的黑帝樓雛形,一直畏畏縮縮在后方,根本不敢和誅魔榜硬碰硬。
  其余兩天蠱仙更是不堪,八轉蠱仙雖多,但各個惜命,只敢在極遠處釋放殺招,一旦距離拉近,必定優先飛遁逃竄。
  烏合之眾!
  這個詞在冰晶仙王的腦海中迅速浮現,令他又氣又急。
  冰晶洞天和他們無關,他們絕不會拼死作戰。冰晶仙王明白眼前他能夠依靠的,只有自己。
  “唯有動用那一招了!”冰晶仙王驀地下定了決心。
  “主上,冰晶仙王那邊似乎支撐不住了,我們要不要出手相助呢?”魂道蠱仙安遜暗中詢問魔尊幽魂。
  這一次安魂洞天就是派遣了他過來,魔尊幽魂則一直在暗中潛伏。
  “呵呵呵,這么多的八轉蠱仙居然打成這種樣子。兩天聯軍只是個笑話而已。”魔尊幽魂笑了笑,“不要著急,那冰晶仙王似有余力,我們靜待良機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