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29 極冰晶光鎮仙棺

冰晶仙王懸浮高空,氣勢不斷上漲,衣擺狂舞。看‘毛.線、中.文、網
  在他身邊,無數寒氣凝聚,掀起呼嘯的狂瀾。
  如此威勢遠超尋常八轉殺招,一旦令冰晶仙王催動成功,勢必驚天動地。方正立即察覺到,就想要催動誅魔榜去干擾。
  “我們快助冰晶仙友一臂之力!”
  “阻擋誅魔榜!”
  其余的兩天蠱仙這點戰斗素養還是有的,紛紛出手攔截誅魔榜。
  一時間各種殺招四下飛舞,如煙花般絢爛。
  誅魔榜在種種狂轟濫炸中行動受阻,但關鍵一記赤色血虹再次飚射而出,直擊冰晶仙王。
  冰晶仙王仍舊在醞釀殺招,一動不動。
  關鍵時刻,安遜忽然打開仙竅門戶,拋出一頭太古魂獸來。
  太古魂獸行動迅猛,擋在冰晶仙王面前,被赤色血虹射個正中。
  轟的一聲,爆炸發生。
  太古魂獸哀嚎一聲,身軀破碎大半,向地面跌落下去。
  冰晶仙王立即向安遜投去感激的目光,他身上的氣勢迅速沉淀,顯然已經渡過了最危險的關口,殺招即將蓄勢成功。
  “太古魂獸毫無血液,誅魔榜的血道殺招效果低下。”安遜心中激動,“主上,若非你的提點,我可不能阻擋住這記赤色血虹,那冰晶仙王恐怕就要糟糕了。”
  “不會。”魔尊幽魂卻分析道,“冰晶仙王催動的這招,大有奧妙,催動的過程中就有一定防御威能。就算被擊中,冰晶仙王也至多受傷而已,絕不會催動殺招失敗。”
  “天庭!就讓你品味一下我鎮族的殺招——極冰晶光鎮仙棺!”冰晶仙王大喝一聲,身上狂飆的氣勢此刻完全收斂至無。
  下一刻,他整個人轟的一聲,爆散開來,化為無數道寒光。
  寒光電射而出,極其冰冷!所到之處,大氣凝結,化為一塊塊的浮冰,隨后摔落向地面而去。
  方正心感不妙,想要催動誅魔榜轉移,但速度哪里及得上極冰晶光?
  幾乎一瞬間,誅魔榜就被無數道極冰晶光射中。
  咔嚓嚓。
  每一記晶光正中誅魔榜,就化為一小片的堅冰,附著在誅魔榜的表面。
  無數道晶光從四面八法飚射,誅魔榜根本躲無可躲,旋即仙蠱屋表面就凝聚出無數冰層。看。毛線、中文網
  方正心頭一沉,連忙催動誅魔榜,動用殺招,來抵消冰層。
  但他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寒冰凝結的速度,很快,誅魔榜就被一層厚達半丈的堅冰死死包圍。
  “不好,這冰層越厚,從外面射進來的寒光經過冰層的增幅,威能就越強!”這個發現讓方正大驚失色。
  此招開端就讓他避無可避,威能強大,居然真正的厲害之處還在后面。越是往后,此招的威能就越是威猛!
  方正連忙狂催誅魔榜,存儲的八轉仙元劇烈損耗,調動誅魔榜最強的殺招。
  血光四溢,一面的冰層迅速消融。
  然而,漫天的寒光迅速反應過來,紛紛向方正企圖突圍的方向填充,使得誅魔榜的努力效果越加微弱。
  在場的蠱仙們都看呆了。
  “冰晶仙王居然如此之強!”
  “他竟以一己之力,將天庭的八轉仙蠱屋誅魔榜給封印住了。”
  “真的太厲害了,這一招叫做什么?”
  “極冰晶光鎮仙棺!”
  一時間,這個殺招的名字被眾仙們放在口中咀嚼,深深地印在心中。
  “這是上古時代的雪民鎮族殺招,呵呵,沒想到這里的雪民居然開啟了一份種族傳承呢。”寄身在安遜身上的魔尊幽魂輕笑出聲。
  安遜這才恍然:“原來這一招乃是雪民的種族傳承,難怪這么強!咦,不對。上古時代的殺招,放到現在還能運用嗎?現在的天地和上古天地已經有很大差別了啊,這么老古董的東西不會被淘汰嗎?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魔尊幽魂笑了笑,“當初異人制霸天下,殺招多如繁星,但能夠被精挑細選出來,放入種族傳承之中的殺招,自然別有奧妙。就拿這招極冰晶光鎮仙棺來講,它的核心卻非仙蠱,而是施展殺招的異人本身吶。”
  魔尊幽魂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博聞強識,因為他曾經在生死門中搜刮了無數魂魄。這些魂魄有不少就來源于上古、遠古乃是太古時代。
  因此,魔尊幽魂對這些時代中的情報知曉很多。
  他雖然境界跌落到了谷底,但是這些記憶卻是保存得相當完好。
  正如魔尊幽魂所說的那樣,極冰晶光鎮仙棺殺招和武庸的無限風殺招存在某些相似的地方。武庸施展無限風殺招,會永久消耗他身上的風道道痕。而極冰晶光鎮仙棺殺招不僅是消耗冰晶仙王的冰雪道痕,而且還會折損他的壽命。
  極冰晶光鎮仙棺殺招以雪民蠱仙為核心,因此受到時代變遷的影響較小。同時,也讓其他種族的蠱仙就算得到了此招,也無法直接運用。
  古月方正此時的額前,已經密布一層冷汗。
  冰晶仙王展現出的戰力,大大超乎方正的料想。堂堂誅魔榜居然被困在冰層之中,突圍的希望越發渺茫。
  方正就算想要直接冰晶仙王,也無從下手。
  因為冰晶仙王已經化為無數寒光,這正是極冰晶光鎮仙棺殺招的優異之處。
  眼看著誅魔榜要被寒冰徹底困住,就在這時,一道鳳鳴忽然傳出。
  隨后水浪滔滔巨響,鳳仙太子和白滄水聯袂殺至。
  原來,方正剛剛和冰晶仙王交戰那會兒,就已經通知了天庭和鳳仙太子、白滄水這兩人。
  白滄水本就已經收拾完戰場,立即動身。而鳳仙太子則干脆直接放棄了一些戰果,迅速增援。
  兩位八轉蠱仙見到被困的誅魔榜,齊聲低嘯,一人催出朵朵金焰,一人拍出道道巨浪。
  寒冰被內外交攻,頓時支撐不住,外圍的堅冰被迅速摧毀,里面的誅魔榜蠢蠢欲動。
  兩天蠱仙見此紛紛出手,但卻被鳳仙太子、白滄水壓入下風。
  他們的八轉人數是天庭的數倍,但卻毫無優勢。
  蠱仙爭戰,人數并非關鍵因素。兩天蠱仙雖然人多勢眾,但彼此之間毫無配合,經常出現殺招之間相互干擾的情況。本來十分戰力,還未打到敵人身上,自家先內耗了三四分。
  但若是讓他們單獨出手,他們又畏畏縮縮,以保命為主,深怕自己陷入險境,丟了性命。
  當然,這也有鳳仙太子、白滄水本身就是八轉中的精英,戰力出眾。能夠成為天庭一員,自然是傲視大多數相同修為的存在。
  場面僵持片刻,魔尊幽魂敏銳地觀察到寒光之勢正在迅速減弱,他只得吩咐安遜動手:“你速速放出魂獸大軍,把你的仙蠱都借給我用。”
  “是,主上!”安遜毫無猶豫,立即照辦。
  魂獸大軍立即呼嘯而去。
  鳳仙太子、白滄水起先并不重視,先后丟了兩記殺招,結果魂獸大軍忽然分兵,軍勢變化如行云流水,直接避開大部分的殺招威能。
  隨后,魂獸大軍之中,飛出三頭太古魂獸,殺向鳳仙太子和白滄水。
  雙方接戰,太古魂獸當然不敵天庭二仙,但太古魂獸卻有大軍支持,每每關鍵之處,就有殺招輔助。
  鳳仙太子、白滄水雖然牢牢占據上風,但是卻被魂獸大軍牽制手腳。支援誅魔榜的力度下降,又讓冰晶仙王的寒光挽回局面。
  “這個魂道七轉確有才情!”
  “我去殺了他!”
  鳳仙太子、白滄水迅速交流了一下,前者忽然動身,口吐烈火,從魂獸大軍中硬生生燒出一條路來,直奔安遜。
  安遜“大驚失色”,慌忙大叫:“他殺來了,快保護我啊!”
  兩天蠱仙均知奴道蠱仙最怕斬殺戰術,紛紛出手。
  鳳仙太子縱橫披靡,殺破重重阻礙,但被這一耽擱,安遜卻已拉開雙方距離。
  “你逃不掉的。”鳳仙太子冷笑,再度撲上。
  魔尊幽魂當然不會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親自動手,操縱安遜肉身不斷飛退,借助其他蠱仙的力量阻擋鳳仙太子。
  鳳仙太子屢屢沖鋒,殺得兩天諸仙渾身冒汗,心驚肉跳,大展風采。
  白滄水卻喊道:“鳳仙,快點動手啊。”
  鳳仙太子咬牙,這安遜竟如此滑不留手。
  這時,寒光終于是再度困住誅魔榜,重重堅冰宛若巨大的冰棺,將這座八轉仙蠱屋牢牢鎮壓在中心。
  “糟糕!”看到這一幕,白滄水、鳳仙太子均心頭一沉。
  眼看著天庭一方陷入了困境,就在這時,忽然天地劇震,氣流噴涌,乾坤呼嘯。
  “又是氣潮!”魔尊幽魂冷哼一聲。
  冰晶洞天早就被鳳仙太子、白滄水來增援的時候打破,內外通聯。
  此刻,外界氣潮滾動,狠狠地灌輸到洞天中來。
  氣潮波及戰場,所到之處,一片人仰馬翻。
  冰晶洞天的守護仙陣再也支撐不住,轟然破碎,大量雪民蠱仙危在旦夕。
  圍困著誅魔榜的寒光晃動了一下,似乎在猶豫。猶豫只是一瞬間,極冰晶光紛紛投向雪民蠱仙,化作一座座的冰管,將他們護住。
  但這樣一來,誅魔榜壓力驟減。鳳仙太子、白滄水見此,同時出手,打破殘余冰層,終于救得誅魔榜脫困。
  二仙立即投入榜中,誅魔榜頂著狂暴氣潮,飛速撤離戰場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