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33 一氣不絕兮

“好!”
  “盟主大人威武啊!”
  “這就是我兩天聯盟的力量!”
  龍宮中諸仙士氣頓時大漲,紛紛喝彩。www.booksrc.net
  孽龍在前頭橫沖直撞,兇蠻無比,而龍宮則跟在后方,輕松悠然。
  “這個龍人蠻子!”羅家太上大家老羅足眼皮子直抖,咬牙切齒。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中兩家蠱仙都感到了巨大的壓力。身后的孽龍緊追不舍,簡直是一座山脈橫行無忌,相比起來,玉清滴風小竹樓顯得十分嬌小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玉清滴風小竹樓需要不斷避讓氣柱,前行的路線相當的曲折。而孽龍帝藏生卻是直來直往,雙方的距離在迅速縮短。
  “這可如何是好?”南聯蠱仙臉色發白。
  武庸卻是淡淡一笑:“吳帥以力壓人,正是揚長避短。我若是他,也定然會這樣做的。諸位勿憂,宿命大戰之后,玉清滴風小竹樓不僅修補完整,而且還被我加固幾分。暫時抵擋住帝藏生不成問題。對方雖強,但我方卻大可不必和他們糾纏,只要搶先奪取了氣絕真傳即可。”
  “盟主說的是!”諸仙紛紛點頭稱是。
  任何的爭戰都有目的,武庸就看得十分深刻:此次爭斗的目的只有一個,那就是奪取氣絕真傳。哪一方能達到這個目的,哪一方就是勝利者。就算在拼斗的時候吃一些虧,又能算得了什么呢?
  畢竟孽龍的確是太強大了。
  它是太古荒獸中的戰力第一!
  整個五域兩天,能夠和孽龍正面抵抗的人,一只手就能數的過來。滿打滿算不足五人!
  就在吳帥、武庸展開追逐的時候,第三座八轉仙蠱屋也悄然奔赴到氣絕洞天之外。
  正是誅魔榜!
  誅魔榜仍舊由方正操縱,但此次不僅來了鳳仙太子、白滄水,還有新近療傷完畢的車尾,以及信道大能周雄信。
  方正上一次主動攻伐兩天,雖然最終被冰晶仙王擊退,但收獲仍舊很大。鳳仙太子、白滄水從前兩個洞天中繳獲的戰利品十分豐富。
  方正雖然戰敗,但卻只是丟了天庭的臉面而已,里子并沒有丟。
  天庭原本并不清楚氣絕洞天這件事情,畢竟太古白天如此空闊,就算氣潮之下,氣絕洞天顯露形跡,一時間天庭也發現不得。
  但別忘了,吳帥麾下的夜狼天君卻是暗中向天庭投誠。蕭荷尖加入兩天聯盟的事情,根本遮掩不住,夜狼天君因此獲悉了氣絕洞天的秘密,立即告知了天庭。
  氣絕魔仙在歷史上非常有名,是和無極魔尊作對的恐怖大能!
  尤其是他專修氣道,在當今環境下,氣潮洶涌,全新的氣道資源大量涌現,層出不窮。五域各大勢力都想要在氣道上多加鉆研。
  天庭也不例外!
  盡管天庭已經擁有了元始真傳等等,但天庭若是搶奪了氣絕真傳,就意味著其他勢力得不到。這樣此消彼長之間,更能確定天庭的優勢。
  因此方正沒有休整多長時間,便又聽從秦鼎菱之命,率領四大八轉蠱仙,操縱誅魔榜再次殺向白天,來到了這里。www.booksrc.net
  “這里就應當是氣絕洞天了。這是怎么回事?”方正剛到,就看到了一場驚變。
  只見無數的孔隙不斷浮現,渾白的氣流洶涌澎湃,不斷旋轉。無數的孔洞接連產生,溝通洞天內外。
  這些孔洞越來越多,不斷浮現,密密麻麻,太過密集,讓人看來不免有一種恐怖之感。
  十幾息之后,氣絕洞天的巨大虛影逐漸顯現。在虛影的表面,是無數渾白氣流的包裹。氣流中,則有無數孔洞不斷地吞吐。
  周圍的大氣被恐怖的無形力道,狠狠地吸攝到洞天中去。以至于形成劇烈的呼嘯聲,充斥天庭五仙的耳畔。
  “氣絕洞天似乎正在發生劇變!”
  “吳帥、武庸等人恐怕已經在洞天中動手了。”
  “該怎么辦?”
  鳳仙太子等人都看向方正,這一次仍舊是方正為主。
  方正感受到了壓力,眼前的抉擇讓他感到十分艱難。一時間,他陷入猶豫當中——究竟該怎么做才好?
  氣絕洞天的中心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氣柱崩潰的轟鳴聲不絕于耳。
  孽龍所到之處,掃蕩一切的障礙。但好景不長,這些氣柱崩潰之后化為一股股強勁的氣流,無數股氣流相互糾纏,覆蓋在孽龍身軀表面,不斷對它施壓,從四面八方來圍剿它,困殺它。
  孽龍嚎叫,但沖勢不斷減緩,從前方傳達過來的壓力越來越大。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、龍宮也不好受。
  這些氣流宛若一道道海嘯巨浪,兩座八轉仙蠱屋置身其中,仿佛成了驚濤駭浪中的小舢板。
  一道道巨大的氣流,沖撞得兩座仙蠱屋劇烈顫抖,有時候甚至令仙蠱屋在原地打轉。
  一股深藍的氣流,筆直前射,玉清滴風小竹樓急忙躲閃。但深藍氣流太過龐大,速度快得驚人,玉清滴風小竹樓也是費盡全力,折騰了三個呼吸,這才成功脫離。
  “這是電氣!”南疆蠱仙驚嘆,“我還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電氣,這樣的質量足以是八轉級別的仙材了。”
  搜集電氣,須得在雷雨天氣。
  電氣的采集并不困難,但高轉的電氣仙材卻是比較罕見的。
  八轉電氣更是罕見至極。
  若非情況緊急,南疆蠱仙們都想采集這些電氣。
  “都怪吳帥!這么亂來,導致氣絕洞天徹底暴動了。”羅足咬牙切齒。
  武庸則神色沉著:“氣絕真傳才是首要目標!”
  剛剛的電氣讓玉清滴風小竹樓損失了一些蠱蟲,武庸迅速彌補過來。
  這些仙材本身因為道痕太過濃郁,形成了極端的環境。若是有風道的氣流仙材,倒是能讓玉清滴風小竹樓如魚得水。
  氣絕洞天如此異變,把環境變得十分惡劣,但總體上卻是讓武庸處境好了許多。
  因為玉清滴風小竹樓遭受影響,但吳帥方面所受的影響更大。
  龍宮的速度要比玉清滴風小竹樓慢得多。
  凌厲的刀氣、漆黑的硬氣、晦暗的死氣……種種氣流龐大無比,皆有八轉程度。吳帥硬著頭皮,操縱龍宮硬生生地頂過去。
  孽龍已經被甩到后面去了。
  它的身軀太過龐大,同時遭受到至少十幾股的氣流牽扯,已經難堪大用。
  “這就是氣絕洞天的底蘊么……”吳帥神情嚴峻,雙眼精芒閃爍不定。
  他落入了下風,但大局未定。
  大殿中的兩天諸仙也震撼得無語。若非有龍宮護身,誰敢闖蕩這樣的險惡之境?許多八轉蠱仙同時強烈地感到自身的渺小和虛弱。
  “氣絕魔仙不愧是曾經和無極魔尊放對的存在啊!”
  兩座八轉仙蠱屋都未放棄,艱難地向最中央前行,力圖搶奪氣絕真傳。
  而在洞天之外,方正已經不需要猶豫了。
  “我們先撤,靜觀其變。”方正下令,誅魔榜開始迅速撤離。
  鳳仙太子等人都沉默不語,認可了這個決策。
  皆因此刻乾坤大變,四面八方都洶涌氣流——竟又有氣潮產生了!
  在這氣潮中作戰,會令蠱仙遭受反噬。天庭蠱仙也不例外。
  “看來之前的推算是沒有錯的。”
  “我們的仙竅中的天地二氣,和外界存在差別。所以不管是開放仙竅,還是激烈戰斗,只要達到一定程度都會引發新的一輪氣潮。”
  “氣絕魔仙本身是五域蠱仙,跟腳在此,此刻孔洞無數,等若洞天大開。再加上洞天中,吳帥等人和南聯蠱仙交手,因而演變出了龐大氣潮。”
  “我們作壁上觀,爭取漁翁得利罷。”
  天庭蠱仙們相互交流,對氣絕洞天牢牢注視著。
  強大的氣潮順著孔洞,迅速流入到氣絕洞天之中。
  武庸、吳帥等人頓感前進艱難,原本狂暴強大的氣流變本加厲。八轉仙蠱屋雖強,但在這些氣流面前也身不由己,時常被卷席偏離方向。
  咚咚咚!
  兩座仙蠱屋逐漸靠攏中心,諸仙都聽到了一聲聲沉悶的鼓聲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是什么氣流,竟發出鼓音?”
  “不,是心跳聲!你們快看!”
  兩座仙蠱屋終于來到了氣絕洞天的最中心點,所有的蠱仙都看到了這樣的一幕——
  在無數氣流的集中交匯之地,宛若龍卷風中的風眼,周圍狂暴而這里卻是一片的平靜。
  在這靜謐的環境中,有一顆氣功果嬌小無比,玲瓏剔透,不斷地吞吸著周圍的狂躁氣流。
  無數的氣流不管什么種類,被吸入氣功果后,都在瞬間轉變了性質,淪為氣功果的一部分。
  和之前純粹如一的情況不同,此刻的氣功果中,竟有一個嬰孩的胎盤!
  氣功果仿佛孕婦的肚子,一個人類的嬰孩蜷縮著身軀,在里面孕育,形體一分分地迅速漲大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這是怪物!它居然在無止境地吞吸八轉仙材氣流,不斷壯大自己!”
  “它要出世了,快阻止它!”
  眾仙勃然變色,吳帥剛想要催動夢里輕煙殺招,氣功果似乎有感,猛地一顫,輕輕自爆開來。
  嬰孩順利出世,小胳膊小腿,營養不良的樣子。
  這時,一片凹地的虛影在他頭頂顯露。這片凹地充滿了玄妙意味,竟漫溢出九轉的氣息。但這份氣息遠比吳帥之前到手的人海雛形,要完善完美得多。
  這是一片天地秘境!
  嬰孩忽然舉起雙臂,好似用雙手虛托這片天地秘境的虛影。
  “兮——”他長嘯出聲。
  下一刻,周圍的氣流宛若海納百川,倦鳥歸巢,紛紛涌入到天地秘境的虛影之中。
  氣流卷席的速度是如此的驚人,竟在幾息之內,統統投入到神秘的天地秘境里去。吳帥、武庸諸仙周圍一絲氣流都不存在了。
  蒼穹中,只剩下小孩和兩座八轉仙蠱屋。
  “我們又出來了。”羅足發現自己來到了外界。
  “不,是整個氣絕洞天都化為了氣流,被他統統吸了進去。”武庸難掩震撼之情。這一切超乎意料,他感覺自己是被利用了。
  這是一個局!
  “你到底是何人?”龍宮中傳出吳帥的喝問。
  嬰孩已經長成童子模樣,他鼻孔一吸,將頭頂上的天地秘境虛影迅速吸入鼻中。
  然后,他掃視周圍,看了看龍宮和玉清滴風小竹樓,又立即發現了隱藏著的誅魔榜。
  童子微微一笑,悠然唱道:
  登山尋仙處,寸步間高險。
  浮塵似光流,暗蠱藏心溝。
  金玉如一夢,萬年恨寂寥。
  五域九天功,盡在一氣中。
  唱罷,他聲調稚嫩,但語氣滄桑地道:“老夫還能是誰?氣絕魔仙是也。”
  “氣絕魔仙?!”眾仙心頭狂震。
  “等等,若他是氣絕魔仙,難道剛剛的那片天地秘境,便是《人祖傳》中所記載的‘兮’?”誅魔榜中,周雄信想到了什么。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有兩片天地秘境十分神秘,具體的描述并不多。
  一處是“乎”,一處則是“兮”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