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4 魔仙威

氣絕魔仙!
  神秘蠱仙道破自己的身份,一時間全場寂然。看1毛2線3中文網
  三方蠱仙均心頭震動。歷史記載中,氣絕魔仙可是和無極魔尊大戰而一度不分上下的人物!
  龍宮之中吳帥皺眉,他陡然明白了很多:“看來本體五百年前世時,氣絕魔仙是重生失敗了。否則的話,絕不會沒有氣絕魔仙的影子。這當中可能有兩個緣由,第一個是當時宿命蠱未被徹底摧毀,第二個則是魔尊幽魂煉制至尊仙胎蠱成功,種種跡象表明,他在當時已經潛入天庭,掌控全局。他絕不會容許氣絕魔仙這樣的人物重生回來的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吳帥冷哼一聲,念頭一轉。
  嗷吼!
  下一刻,孽龍出動。
  之前孽龍因為磅礴浩蕩的道道氣流而受阻,遍體鱗傷。但現在整個氣絕洞天都被氣絕魔仙給吸納了走,手段可謂匪夷所思。
  孽龍重新得到自由,重整旗鼓,向氣絕魔仙撲去。
  這一撲,立即攪動無邊風云。
  孽龍龐巨至極的身軀,簡直是一整個的山脈橫移,鋪天蓋地也似。
  別說氣絕魔仙童子般的小小身軀,就算是富麗堂皇的龍宮,也完全比不上孽龍的身軀。
  “呵呵呵,來得好。”氣絕魔仙的視野中,幾乎充斥了帝藏生。
  他臨危不亂,反而悠然微笑。
  他不閃不避,直接伸出一只小手,遙遙印向帝藏生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一氣大擒拿!
  轟隆一聲巨響,無邊的渾白氣流從氣絕魔仙的身體噴涌而出,組成一只五指巨手。
  巨手起初只有仙蠱屋般大小,隨后立即膨脹起來,宛若小山。三息之后,整個氣流大手已經瘋狂暴漲,堪堪和孽龍的頭顱相提并論。
  但渾白氣流巨手仍舊在壯大!
  帝藏生已沖至。
  砰。
  兩者狠狠相撞,出乎眾仙意料的是,氣絕魔仙的氣流大手不堪一擊,一下子就被徹底擊潰。
  帝藏生速度不變,繼續殺向氣絕魔仙。
  氣絕魔仙仍舊不閃不避,好整以暇地看著帝藏生。
  帝藏生只繼續沖了幾個呼吸,速度暴降,隨后竟發出怒吼之聲,好像十分疼痛。
  “我的一氣大擒拿,能聚能散。聚能挪山移海,散能侵拿內腑。看。毛線、中文網你們如何應對?”氣絕魔仙傲然地道。
  眾仙震驚。
  氣絕魔仙以一招就壓制了帝藏生,這是貨真價實的亞仙尊戰力!
  “又一個魔道強者!”
  “唉,宿命蠱一毀,整個天下都要亂了。”
  “氣絕魔仙明明已經死去了上百萬年,都怪方源這個禍害,讓他有機會重生!”
  誅魔榜中,天庭群仙咬牙切齒,臉色很是難看。
  宿命大戰之后,正消魔漲!
  身為天庭支柱的龍公隕落,被寄予厚望的鳳九歌公然叛變,方源是摧毀宿命的罪魁禍首至今仍逍遙法外!
  現在,還出了一位氣絕魔仙。
  嗚呼哀哉,天庭蠱仙們無不感到:五域兩天整個蠱仙界的前景都是一片黯淡無光。
  他們根本沒有想過去招攬氣絕魔仙。
  雖然他在歷史上,是和無極魔尊作對,但和正道也根本沒有融合的可能。
  氣絕魔仙,單單一個魔字,就已經足夠說明問題。向來只有起錯的名字,沒有起錯的外號。
  “蕭荷尖,你究竟意欲何為?竟為我兩天聯盟召來如此大敵!”龍宮當中,冰晶仙王忽然喝問。
  蕭荷尖無法反駁,臉色蒼白。
  他十分后怕,又很慶幸。幸虧自己投靠了兩天聯盟,否則真的靠自己,恐怕已經成了氣絕魔仙重生后的犧牲品了。
  “這是一個局,我也是受害者啊。”蕭荷尖叫屈道。
  “這是一個局,氣絕魔仙的布局。”與此同時,玉清滴風小竹樓中的武庸也嘆息一聲。
  羅足感嘆不已:“氣絕魔仙乃是專修氣道,居然也能預料到后世一百萬年之后嗎?這是何等的境界!”
  武庸微微皺眉,目光透過玉清滴風小竹樓,遙遙看向龍宮。
  他看明白了氣絕魔仙的布置,但此刻卻生出一絲疑惑:吳帥究竟知不知道這個秘密呢?
  此刻武庸回想,之前吳帥操縱孽龍橫沖直撞,是他在率性而為,以力壓人,還是故意為之,為了破壞氣絕魔仙的布置呢?
  很顯然,正是因為孽龍的一通亂搞,才讓氣絕魔仙提前出世。
  武庸乃是當世梟雄,心思縝密,此刻越想越覺得吳帥的舉動似有貓膩。
  “若是吳帥知曉氣絕魔仙的存在,也有可能。畢竟他和方源的關系一直不清不楚,方源擁有春秋蟬,知道這些并不奇怪。”武庸想到了方源。
  “方源究竟有沒有過來?”誅魔榜中,天庭群仙也在猜測。
  方源是重生之人,若是知曉氣絕魔仙出世之秘,此刻很有可能隱身一旁,伺機出手!
  正因為這個顧慮,誅魔榜一直按兵不動。玉清滴風小竹樓也在靜觀其變。
  但氣絕魔仙卻不愿放過他們。
  “今天是老夫重生的大喜日子,來來來,讓老夫看看今時今日的蠱仙,究竟有什么樣的手段!”
  氣絕魔仙童子模樣,但語氣神態老氣橫秋,竟再次主動出手。
  一時間,渾白氣流噴涌而去,宛若遮天的海嘯,將天庭、南聯、吳帥三方都囊括進來。
  “哼!氣絕老賊你可不要托大,我們不是怕你,只是擔心有方源躲在一側。”武庸開口,同時催動玉清滴風小竹樓不斷后撤。
  誅魔榜中方正傳音:“正是!這位魔道前輩,你雖是歷史上赫赫有名,但卻比不上當今的第一魔頭——古月方源!此人已是將我天庭的宿命蠱徹底摧毀,若沒有他,你也無法重生。”
  “方源?這個名字老夫記下來。”氣絕魔仙伸張雙臂,氣流暴漲般噴涌,“但你們也走不了!”
  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個無底洞,不斷地噴涌渾白氣流。
  這股氣流性質獨特,尋常的仙道殺招均難銷毀這些氣流。一時間,三座八轉仙蠱屋都陷落進去,速度驟降。
  吳帥冷哼一聲,操縱龍宮不退反進,殺向氣絕魔仙。
  氣絕魔仙大笑:“很好,總算是像點樣子了。”
  龍宮中陡然射出一縷輕煙。
  夢道殺招——夢里輕煙!
  氣絕魔仙不閃不避,被輕煙射中,瞬間崩散開來。
  吳帥面色變得古怪,他就好像是撒網的漁夫,奮盡全力灑下大網,結果網中的魚只是水里的泡影,一觸即滅。
  氣絕魔仙的身軀再次顯現,但這一次,他出現在遠處。
  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龍宮,滿是忌憚之色:“好,我記得你了。”
  他舍棄龍宮,又轉向玉清滴風小竹樓、誅魔榜下手。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迸發道道狂風,誅魔榜則散發沖天的血光,各展威能。
  氣絕魔仙招數古樸大氣,竟先后壓制住兩座仙蠱屋。
  十幾個回合下來,他雙眼迸**芒,不斷叫好:“好好好,沒想到世間已經發展出了風道、血道,真是精彩啊,不枉費老夫布局,在這個時代重生一回!”
  “除了爾等,天下還有何人?”氣絕魔仙又問。
  武庸冷笑:“別的不說,單單東海就還有一位人物。他也修行氣道,戰力比你只強不弱。他坐擁氣海,號稱氣海老祖,乃是當今東海正道之魁首!”
  “哦?還有一位修行氣道的人物?想當年,氣道已然式微,不想竟還殘存如此碩果!好得很,老夫必要會一會這個人物。”氣絕魔仙大笑,十分開懷。
  武庸又道:“除了氣海老祖,還有一位音道魔仙名為鳳九歌。他也一招制服過孽龍,遠比你還要輕松自如。前不久的大戰,他公然背叛天庭,現在蹤跡全無,天庭亦不敢追蹤緝拿他。”
  “鳳九歌?好,老夫記下了。還有嗎?”氣絕魔仙雙眼發光。
  吳帥這時插口:“你先過了我們這一關再說吧,老頭子。”
  話語剛落,龍宮再次撲上來。
  氣絕魔仙淡淡一笑,伸手一指:“下氣。”
  渾白氣流猛地沖刷,將龍宮刷了下去。
  這時,玉清滴風小竹樓夾裹風暴,撞向氣絕魔仙。
  氣絕魔仙再伸手一指:“上氣。”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頓時被氣流卷席,不由自主地飛了上去。
  誅魔榜殺至。
  氣絕魔仙伸出兩根手指,一同指向此屋:“上氣不接下氣。”
  誅魔榜轟的一聲,驟然懸停在了半空中。屋內的蠱仙無不面色驟變,灌輸向誅魔榜的仙元斷斷續續,使得這座八轉仙蠱屋好似行將就木的老人,根本無法順暢呼吸。
  “諸位小輩,老夫不陪你們玩了。你們給我傳話出去,方源、氣海老祖還有鳳九歌,這三人我都要會一會。他們躲不了,也避不得。”
  氣絕魔仙說完這句話,身形陡然消散,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  諸仙在驚疑戒備中,徹底剿滅了渾白氣流之后,這才真正確定氣絕魔仙已經走了。
  “要追嗎?”龍宮中有人發問。
  吳帥冷哼一聲:“去哪追?你來告訴我啊。”
  發問的蠱仙頓時臉色蒼白,垂首低眉,再不敢言語一句。
  “我們撤吧。”武庸笑了笑,不忘鼓舞士氣,“這一次雖然沒有什么收獲,但能和氣絕魔仙這樣的存在交手,也算是不虛此行了。”
  “唉!有了一個方源還不夠,竟又出現了氣絕魔仙。真不曉得接下來還會有什么大能復生!”方正沉重憂愁,駕馭著誅魔榜迅速飛離戰場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