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53 八轉仇恨蠱

西漠。wap.kanmaoxian.com
  八轉層次的激戰還在繼續。
  青仇怒吼,舌頭吐射,速度之快宛若迅雷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包圍著青仇的血色人影,被舌頭輕易貫穿,崩解爆散。
  每一個血色人影被擊爆,赤心行者的臉色就白上一分。但他眉頭緊鎖,牙關咬合,斗志不減一分一毫,仍舊全力維持著戰場殺招。
  “這樣下去,赤心行者堅持不了多久的。”和青仇交戰著的九靈仙姑一直在注意著赤心行者的狀態。
  他們好不容易牽制住青仇,讓赤心行者撐起戰場殺招,暫時圈住了這頭太古傳奇荒獸。
  然而青仇擁有不弱于人的智慧,它在發現自己破解不了這處戰場殺招之后,就將主要的攻勢都集中在了赤心行者的身上,以圖突破。
  一旦赤心行者堅持不住,戰場消散,那么青仇必定會揚長而去。有了這次經歷,它必定警惕至極,短時間內再想要捉拿它可就是千難萬難了。
  “也罷!只有使用這一招了。”九靈仙姑一咬牙,毅然做出了某個重大決定了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九靈變!
  她陡然身軀一震,從獸體變回人形。她是變化道大能,按照常理而言,必定是變形之后戰力更強。但她此刻還原人形卻是氣勢勃發,反而更勝之前一籌。九股靈光從她的仙竅接連綻射而出,形成一個龐大的九色光罩,光罩分為九層,層層色彩鮮明。
  青仇一直將注意力放在赤心行者身上,九靈仙姑忽然爆發令它大吃一驚,連忙分調火力。
  但九靈變殺招進行到這一步,已經算是醞釀完畢,再無破綻。
  九靈仙姑清叱一聲,九色靈光罩猛地一震,九層光混淆一體,變得極其繽紛絢爛。
  隨后混彩光球猛地一變,變作一頭犀牛,頭大身小,渾身五光十色,就向青仇撞來。
  青仇怪嘯一聲,暫時舍棄赤心行者,不閃不避,悍然沖向這頭犀牛。
  轟的一聲巨響,地動山搖。
  兩個龐然大物相撞之后,竟然是青仇小退一步,大頭犀牛只是停留原處而已。
  青仇又驚又怒,沒有料到這頭犀牛竟然如此強大。在它看來,這頭彩光犀牛身形半透明,還能看到位于中央的九靈仙姑,一點都沒有實體變化的那種厚重感覺。但是一次交鋒,卻是讓青仇明白:這頭彩光犀牛比之前的實體變化只強不弱!
  “青仇在對撞中落入下風,這還是交戰以來首次!九靈變不愧是變化道的傳奇殺招。www.booksrc.net”赤心行者看到這一幕,不禁又喜又憂。施展九靈變殺招代價很高,蠱仙修成九靈變殺招之后,一生當中只能運用九次。
  如此珍貴的殺招,九靈仙姑選擇將其中一次用在了青仇身上,顯露出了她志在必得的決心!
  青仇怪嘯一聲,被激發了兇性,再次殺上九靈仙姑。
  但九靈仙姑身外的混彩光球卻是猛地一變,從大頭犀牛變化成了南明火雀。
  火雀雙翅一振,一飛沖天。
  青仇撲了一個空,來不及抬頭,直接催動防御手段。
  果然下一刻,青仇就聽到一聲火雀的尖嘯,然后背部被狠狠一撞。呼啦一聲,漫天的火焰將它卷入其中。
  青仇倉促之間催動的防御手段,只是支撐了幾個呼吸,便瞬間被破。
  青仇悍然反擊,一時間獸吼聲,雀嘯聲交相爭鳴,兩方打得難解難分。
  赤心行者終于有了喘息之機,連忙抓緊時間進行調整。他一邊調息,一邊觀戰,不由心憂。
  “這青仇實在是皮糙肉厚,雖然處于下風,戰斗節奏被九靈仙友牢牢掌控,但它卻有充足的耐力。”
  “反觀九靈仙友雖然占據上風,把握戰局,卻是不可持久。若無外力,拖延下去,必定是脫力陣亡的下場。”
  赤心行者想到這里,決定冒險。
  他耐心等待,暗中蓄勢。足足等了個把時辰,終于讓他見到了戰機。
  機會只有那么一瞬間,赤心行者驀地出手!
  他張口一吐,吐出一口鮮血。這鮮血芬香撲鼻,飛到半空中滴溜溜旋轉,好似一顆微型血日,綻射無窮血光,直撲青仇。
  青仇雖然和九靈仙姑酣戰,但從未放過對赤心行者的警惕。
  然而,當它運用殺招去抵擋這顆小小血團時,卻毫無用處。血團好似虛幻,穿越阻擊,直接射在青仇的腦門上,化為一道紅日印記。
  青仇頓時變色,發覺自己每一個動作,都會牽扯到紅日印記。
  這是一個極強的封印,開始迅速發威,牽制它的動作,干擾它的殺招,降低它的斗志。
  “該死,該殺!!!”青仇怒吼咆哮,掀起攻勢狂瀾。
  九靈仙姑拼力糾纏,節節敗退。
  轟的一聲巨響,青仇在爆發中終于打破了赤心行者的戰場殺招。
  然而,赤心行者的嘴角卻浮現出勝利的微笑。
  青仇渾身上下都被一道道血色絲線束縛,億萬根血色絲線的源頭都是它額頭正中央的血日印記。
  “成功了。咳咳咳!”赤心行者咳出大口大口的鮮血,臉色慘白如紙。
  九靈仙姑連忙壓制住行動愈加緩慢的青仇,同時傳音:“赤心仙友,你可需要我的幫助?”
  赤心行者緩緩搖頭,艱難地調動殺招,強忍著劇痛開始療傷。
  九靈仙姑費了一番手腳,終將青仇鎮壓。
  看著被血紅絲線捆扎得如同粽子似的的青仇,九靈仙姑贊嘆道:“你這是何手段,居然能俘虜青仇!”
  赤心行者勉強回了一口氣,答道:“這是我臨時自創的手段,還未起名字呢。”
  九靈仙姑看向赤心,不由微瞪妙眸:“仙友真叫人刮目相看!”
  赤心行者微微搖頭,苦笑:“別高估了我。我這是偵查到了青仇的本命仙蠱乃是八轉仇恨蠱,這才有此一招。換做其他傳奇太古,這就是笑話了。之所以能施展此招,也是多虧了九靈仙友你不計代價,催動了九靈變殺招,這才讓我有了偷襲的良機。”
  九靈仙姑也跟著搖頭:“俘虜青仇,關乎捕殺方源的大計,這是為天庭,為天下蒼生的大事,我怎會顧惜自身這點小小的代價。倒是這只仇恨蠱,莫非是人祖傳中記載的那只?”
  “正是。”赤心行者點頭。
  九靈仙姑感慨道:“這也就能說得通了,為何青仇能夠分辨出它的仇敵。可惜它沒有殺招徹底運用。我們俘虜了它,將仇恨蠱取出來用,以天庭的殺招定然能夠尋出方源、幽魂等等魔頭的準確位置!”
  赤心行者收攝氣息:“走吧,此地不可久留。”
  他們在這里激戰良久,雖然用戰場殺招節省了大量時間,還掩藏了絕大多數的戰斗蹤跡,但必定有蠱仙趕來這里巡視偵查。
  別的勢力不說,莫家集結的大批人馬說不定已經快要趕來了。
  九靈仙姑、赤心行者激戰良久,狀態都不佳,當即押解著青仇趕往中洲。
  果然,他們離開只是一小會兒,就有莫家的數位蠱仙駕馭著仙蠱屋,氣勢洶洶地來到此地。
  “這里發生了激戰!”
  “雖然痕跡很少,但已可看出是八轉層次的大戰。”
  “難怪我族蠱仙隕落得如此迅猛。”
  “快追,我們有仙蠱屋,他們逃不了多遠的!”
  莫家一群人循著蹤跡,追殺天庭二仙而去。
  又過了數天。
  風沙滾滾中,一位蠱師艱難跋涉而來。
  他來到了戰場中央,看著深坑已經被風沙掩埋大半,他仰天咆哮。
  這人正是殺死彭達,奪走了盜天真傳的莫利!
  他千辛萬苦地趕來這里,想要一睹殺害他妻兒的兇手真面目,結果卻是來遲了。
  “我一定要找到你,把你碎尸萬段!”
  “不管你是誰,是什么怪物,我都要你死啊!!”
  莫利跪在沙漠中仰天長嘯。
  而在他的身邊,漂浮著彭達的魂魄。彭達冷笑:“呵呵呵,你區區一個凡人,也想要報復仙獸?”
  “仙獸又能怎樣?”莫利雙眼血紅,死死瞪著彭達的魂魄,神情猙獰至極,“我有盜天真傳,我有盜天真傳!我一定能修成蠱仙,成功報仇!”
  彭達再笑:“還有一種可能,這頭仙獸早已經被蠱仙們殺死了。你已經沒有報仇的對象了。”
  莫利一下子愣住,沉默如石。
  好一會兒,他猛地伸手,一把握住彭達魂魄的咽喉,狀若瘋癲:“不!它不會死的,我決不允許它死!它一定要死在我的手里!!”
  莫利接著大喊:“我要修成蠱仙,我有盜天真傳,我一定能報仇!我一定能報仇的!說,快給我解釋下一只蠱蟲該怎么用!”
  莫利掐著彭達的魂魄,同時催動蠱蟲,莫利手掌和彭達接觸的地方迅速浮現出縷縷白煙,并發出嗤嗤的聲響。
  彭達魂魄頓時發出尖銳的嚎叫,痛不欲生:“我說,我說,這只叫做電路蠱。”
  “電路蠱?究竟是什么東西。”
  彭達魂魄遲疑了一下:“這個東西叫我怎么解釋呢?你不是天外之魔,不能理解什么叫做電路。簡單來講,就是雷電行走的路。”
  莫利頓時嗤笑一聲:“這有什么難懂的。老子又不是沒有看過《人祖傳》!《人祖傳》中就有明文記載,雷電蠱為了尋求出路,選擇和炎煌雷澤合作,最終他們走出了太古藍天。這應當就是電路的真意了!”
  彭達魂魄愣住了。
  莫利贊嘆不絕道:“盜天魔尊真不愧是尊者啊。居然有如此奇思妙想,他一定是從《人祖傳》中獲得的靈感,因此才開創了出了電路蠱啊!”
  彭達魂魄:“……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