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59 三氣仙蠱

天庭始終充斥著光明。看1毛2線3中文網
  方源偽裝成的氣海老祖,此時已經在天庭之中。
  他懸浮半空,仰望面前的氣功果。
  天庭中結出來的氣功果,巨大的遠遠超乎常理,仿若山巒矗立,巍峨至極。
  “這樣龐大的氣功果,放到尋常八轉洞天之中,幾乎都放不下,要撐破天壁。也就是天庭有著如此雄厚的底蘊,并且又曾大量融入蒼玄子的宇道果實,方才有這樣的空間可以容納氣功果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感慨。
  他上一次來天庭,是以真面目參加宿命大戰,令天庭慘敗。這一次來卻是偽裝成了天庭友人,反而是要幫助天庭解決氣功果的內患。
  時局易變,常常讓人難以預料。
  “如何?”秦鼎菱此刻就站在方源的身邊,發問道。
  方源微微點頭:“老夫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規模的氣功果,由此可見貴方底蘊果然深不可測,天下第一實至名歸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方源又繼續道:“經過剛剛一番偵查,我之前的手段雖然也能生效,但這顆氣功果實在太過龐大。最好還是布置仙陣,氣道仙陣規模越大,越是能節省時間。”
  秦鼎菱微微意外:“沒想到老祖你居然連仙陣都設想出來了。”
  方源搖頭:“并非如此。布置出來的氣道仙陣,只是增益我的氣道殺招。真正鏟除氣功果的手段,仍舊是由我催發的氣道殺招。”
  秦鼎菱聞言點頭,這才合理。
  她笑了笑,當即掏出一只氣道八轉仙蠱來:“天庭的氣道仙蠱并不缺乏,為了解決氣功果的內患,天庭也愿意拼盡氣道資源,盡全力達成此事。老祖請看這只仙蠱。”
  方源的目光頓時被這只仙蠱吸引。
  “這莫非就是……人氣仙蠱?”方源瞳孔擴張,面世微變。
  人氣仙蠱形如蜜蜂,只有拇指,不斷扇動翅膀,懸浮在秦鼎菱的手掌上空,渾身散發著一股氤氳之氣。
  秦鼎菱將人氣仙蠱遞給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將手掌攤開,用掌心接住,目不轉睛看著,口中稱贊:“好蠱,好蠱。此蠱和人道大有關聯,發展潛力極其巨大!”
  秦鼎菱微笑,又緊接著取出第二只仙蠱,向方源遞過去。
  這只是地氣仙蠱,它宛如蝴蝶,土褐色,同樣散發著氤氳之氣。
  方源左手一只人氣仙蠱,右手一只地氣仙蠱,左看右望,興趣盎然:“妙啊,妙啊。”
  “這是天氣仙蠱。”秦鼎菱說著,又遞給方源第三只八轉仙蠱。
  天氣仙蠱好似蜻蜓,身體是蒼綠之色,有八片淺藍色的薄翼,輕輕扇動的時候,同樣渾身上下會散發出一股半透明的氣流。
  方源面露鄭重之色:“這只天氣仙蠱和天道聯系密切。看‘毛.線、中.文、網實不相瞞,我開創而出的鏟除氣功果的手段,也是體悟到了天道的一絲奧妙,方才大功告成。若是我有此蠱,只怕能更早閉關而出啊。”
  “蠱修各大流派當中,以天道、人道最為特殊。老祖你已將氣道這條路快要走盡,因此觸類旁通,更能得到其他流派的真意。”秦鼎菱稱贊一句,話鋒一轉,“這三氣仙蠱都是三氣歸來殺招的核心,乃是天庭當之無愧的重寶。唯有天庭的成員方能擁有啊。”
  秦鼎菱見方源如此表現,心中非常高興,開始暗示氣海老祖想要這些蠱蟲,就得加入天庭。
  方源聞言,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絲猶豫之色,心中則是笑了笑。
  他剛剛的神情語態,只是表演罷了。
  若他真的主修氣道,那三氣仙蠱的誘惑必然是無以倫比的。方源之前已經嘗試過多次,這三氣仙蠱乃是三氣歸來殺招的核心,幾乎不可替代。若要強行用其他氣道仙蠱取代,就算勉強改良出了三氣歸來殺招,那也喪失了實戰價值。
  所以,方源盡管此時已經早已得到了完整的元始氣道真傳,但真正受益的并不多。
  更何況,氣海老祖只是方源的一個身份而已。而且,方源手中的八轉仙蠱并不缺乏。態度蠱、變異蠱、慧劍蠱、似水流年蠱、魂獸令、悔蠱、春、夏、大氣、界、加、偷生、水煉、升煉、如夢令,簡直是一抓一大把。
  在方源眼中,也只有九轉仙蠱能令他激動起來。
  九轉仙蠱太稀罕了。
  他原本有一只,正是智慧蠱。可惜這只仙蠱早就被巨陽仙尊動過了手腳,方源不得不犧牲在宿命大戰之中。
  秦鼎菱暫借了三氣仙蠱,讓氣海老祖多加熟悉,又安排了數位蠱仙,和氣海老祖一同改良氣道仙陣。
  借助群仙之力,數日之后,氣道仙陣就推敲完畢。
  方源和天庭諸仙便開始布陣。
  這座氣道大陣的主陣之人當然還是方源。
  但是其他陣眼之中會安排天庭的蠱仙鎮守,一方面是天庭相助方源,另一方面則是起到監督的作用。
  氣海老祖畢竟是外人,雖然簽訂了盟約,但仍不失天庭成員。天庭若無防范怎么可能?
  事實上,不只是輔陣的蠱仙進行防范。
  這座氣道大陣的核心仙蠱——天氣、地氣、人氣三氣仙蠱,也都是秦鼎菱暫借給方源所用。一旦有所異變,天庭就能立即回收,讓方源失去整個氣道大陣的掌控。
  而這座氣道大陣,改良的過程中有數位天庭蠱仙全程參與。就算這些蠱仙氣道造詣薄弱,但到底還是有著眼光,想隱瞞這些人很難很難。事實上,方源也沒有在這座氣道大陣中隱瞞什么東西。
  大陣絕對是沒有問題的。
  “地氣蠱,去!”方源首先拋出地氣仙蠱,灌輸仙元。
  地氣仙蠱迅速飛出,然后一頭鉆入氣功果下層的地底中去。
  轟!
  忽然一聲巨響,隨后氣功果下的地面開始劇烈顫抖,無數的地氣宛若濃煙升騰而出。
  方源開始收攝這些地氣,在他身旁的天庭蠱仙們也紛紛出手,有的輔助收取地氣,有的則開始布置小陣,在地氣升騰的洞口邊緣做文章。
  就在方源布陣的同時,在天庭的另一端的地底深處,有一個巨大的地下廣場。
  青仇小山般的身軀,就靜止在地下廣場的深處,宛若石像一動不動。
  轟……
  忽然,一陣轟鳴聲從遠處傳來。
  地下廣場微微震蕩,地磚瞬間裂開數條細縫。
  但鎮守這里的赤心行者臨危不亂,立即出手,穩定局勢。地磚上的裂縫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散。
  “什么動靜?”青仇忽然開口,但古怪的是,它的話音卻是九靈仙姑的聲音。
  九靈仙姑竟深入到了青仇體內,強行煉化仇恨蠱。
  “看這番動靜,應當是氣海老祖開始布陣了吧。他采用了地氣仙蠱,作為大陣的第一個根基,所以牽動了地脈。而我們這里正是主地脈之一,因此能影響到我們。”赤心行者開口回答,“之前你正值關鍵時刻,所以這個消息我就沒有通知你。你盡管放心,這種影響程度干擾不到我們的。”
  “嗯。”九靈仙姑立即放下心來,“那我們也抓緊一些,爭取在氣功果鏟除的同時,車徹底煉化了仇恨蠱,給天庭喜上加喜。”
  天庭蠱仙們都已從宿命大戰的戰敗陰影中恢復過來,知恥后勇,他們遠比之前要更加努力,斗志滿滿。
  數日后,氣道大陣搭建成功,方源主陣,催動手段,開始鏟除氣功果。
  氣功果在方源的殺招下,被不斷地消磨。只是天庭的這只氣功果著實太巨,要徹底鏟除它需要一段時間。
  如此又過數天,氣功果被削了一成多一些。
  秦鼎菱匆匆來到方源面前,帶著一臉凝重之色:“老祖,東海生變,情況不妙。”
  方源一驚:“發生了何事?”
  “吳帥聯盟忽然大舉進攻,兵分三路,狂猛突襲投靠我們的洞天勢力。猝不及防之下,我們的損失有些慘重。”秦鼎菱道。
  “我秘密前來的消息,應當是封鎖了的。怎會如此?吳帥知曉的竟如此迅速?”方源變色,語氣中流露出一抹焦躁的意味。
  “老祖是想回援東海嗎?”秦鼎菱故意詢問。
  “正有這個想法。”方源緊皺眉頭,“只是我這個手段,非得竟全功才行。若是半途而廢,恐有不良異變吶。”
  秦鼎菱對方源深深一拜:“還請老祖以大局為重!吳帥反應如此迅捷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但是眼下若是老祖回援,恐怕是遂了吳帥的心愿。只有當我們徹底鏟除掉氣功果,方能有一個安全的大后方。屆時,老祖你引領我天庭諸仙殺回東海,就說是特意來我天庭請援,不想吳帥無恥偷襲,便可堵住悠悠之口。再然后結合你我雙方力量,將吳帥打殺,徹底收拾了兩天聯盟。這才是取勝之道啊。”
  方源不語,只是深深地看向秦鼎菱。
  良久,他掌控嘴唇,語氣沉重:“吳帥一方大舉進攻,絕對是準備良久。他們籌謀劃策,天庭是否知曉一些風聲?”
  “絕無此事。”秦鼎菱搖頭,態度堅決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神色掙扎了好一會兒,這才無奈一嘆:“也罷,我就留在這里主持大陣,直到徹底鏟除了氣功果。只是這段時間,還需你天庭派遣援手,支撐東海大局!”
  秦鼎菱也跟著一嘆:“這件事情我方定盡力而為。”
  方源咬了咬牙,又道:“一旦徹底消滅了氣功果,老夫就得立即回援。然而終日不眠不休操持大陣,戰力必會下滑。還請天庭出讓三氣仙蠱,助我殺敵取勝。”
  秦鼎菱面色微變,方源索要酬勞的語氣雖然委婉,但胃口著實太大了,大大超出秦鼎菱的心理承受底線。
  她搖頭拒絕:“三氣仙蠱乃是我天庭重寶,非是天庭成員方可……”
  她還未說完,就被方源打斷:“東海諸仙也都是老夫的麾下啊。”
  秦鼎菱仍舊搖頭:“老祖的犧牲我銘記于心,但我雖是天庭領袖,卻無法出讓三只八轉仙蠱。我最多只能拿出其中一只來作為補償。”
  “一只豈能抵得上洞天中的萬般生靈?”方源微怒。
  轟!
  正在兩人討價還價之時,忽然蒼穹一聲巨響。
  一座八轉仙蠱屋徑直撞了進來,來勢極其兇猛!
  天庭眾仙無不驚愕。
  皆因侵犯天庭的仙蠱屋正是龍宮!
  “怎么可能?!”秦鼎菱再顧不得和方源商量,飛出大陣,前去迎敵。
  龍宮大門敞開,吳帥端坐龍椅,從龍宮深處看來:“秦鼎菱,我們又見面了。”
  “吳帥,你何以至此?”秦鼎菱喝問,身后已經匯集了數位蠱仙。
  吳帥冷笑一聲,將腳邊的一顆頭顱踢下。
  這顆頭顱順著龍椅下方的階梯,一路滾到大殿中央。他死死的瞪著雙眼,赫然便是夜天狼君。
  “氣海老賊能鏟除氣功果,你天庭就想隱瞞消息,偷偷解決內患?呵呵,想的真美!我這次來,就是將你天庭搗毀,順便再殺了氣海老賊。看這天下誰能阻我崛起!”
  吳帥說到這里,猛地站直身軀,手掌一揮,口中低喝:“殺!”
  下一刻,大殿中的群仙洶涌而出,帶著兇狠的神色,悍然撲殺下去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