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61 天庭危局

嗷吼!
  孽龍的咆哮聲震蕩天地,卷席風云。ahref="http://www.booksrc.net"target="_blank"www.booksrc.net/a它那龐巨宛若山脈的身軀沖在最前方,隨后便是兩天聯盟的諸仙,最后才是龍宮壓陣。
  元始氣墻!
  這是元始仙尊留下的手段,此刻在天庭遭遇突襲的時候再一次浮現而出,但仍舊擋不住帝藏生的沖鋒!
  “五域合一,這頭孽龍變得更強大了!并且……自從宿命大戰,元始氣墻被方源破解之后,即便有所恢復,但也比之前虛弱很多。”秦鼎菱眉頭緊鎖,迅速判斷出了趨勢——單靠氣墻,只能稍微拖緩一點時間,絕對阻止不住孽龍!
  “秦大人,需要我來出戰嗎?”這個時候,九靈仙姑傳音過來。
  天庭中曾經的變化道大能張飛熊、肉鞭仙早已陣亡,變化道強者中只余下九靈仙姑一位。
  “不,青仇馴化只差最后一步,你繼續強煉仇恨蠱。”秦鼎菱立即傳音,旋即低喝,“煞狴九十五、阮丹,你們還不出力?!”
  一聲虎吼,一聲鶴鳴同時傳來,隨后兩只太古傳奇荒獸擋在了帝藏生的前方。
  三頭太古傳奇荒獸廝殺在了一塊,打得地動天搖。
  僅僅幾個回合,煞狴九十五、阮丹就開始敗退。它們模樣十分凄慘,單靠肉搏,完全不是帝藏生的對手。
  于是它們開始催動殺招,剎那間灰氣如刀,丹光爆散。
  帝藏生龍吟一聲,表面浮現出陣陣紫金光輝,將攻來的殺招盡數遮護。
  隨后,紫金光芒陡然消散。帝藏生龍須迅速生長,根根飆射而出,宛若百千靈蛇出洞,聲勢極為浩大。
  煞狴九十五、阮丹難擋鋒芒,只得暫時退散。
  “這頭孽龍居然有了仙蠱,可以運用殺招了!”秦鼎菱心頭一沉,深深遙望了一眼龍宮。
  帝藏生本就是太古傳奇,擁有出眾的智慧,可以駕馭蠱蟲催動殺招。但之前宿命大戰,它是被龍宮倉促奴役,根本來不及配備蠱蟲。所以宿命大戰,它只是依憑本身的肉搏能力干架。所以無法抵御鳳九歌的命運歌,被一下子控制,遇到其他的殺招也只能用**硬抗。
  宿命大戰之后,吳帥就已經著手考慮,要為帝藏生裝備蠱蟲的。
  但吳帥當時手頭很緊,沒有多余的仙蠱。
  本體手中雖然有不少仙蠱,但一來方源本體輾轉西漠,并未第一時間和吳帥匯合,二來多出來的仙蠱,也未必適合帝藏生使用。
  不過吳帥運勢上佳,把握機遇,成功地成為了兩天聯盟的盟主。
  手頭上有了資源,吳帥就開始武裝帝藏生。一直到了現在,吳帥和方源本體將兩天勢力瓜分,他又以嘗試鏟除氣功果為名,摧毀了好幾個洞天,再和聯盟中的蠱仙強硬交易,終于讓帝藏生有了一定數量的蠱蟲和數個基本殺招。
  帝藏生力壓阮丹、煞狴九十五,將它們擊退一邊,蠻橫兇猛地向前沖去。
  秦鼎菱尖聲吶喊,飛身而上,進入仙蠱屋中。數座仙蠱屋一齊飛向帝藏生,形成重重防線。
  帝藏生沖勢一滯,隨后煞狴九十五、阮丹也加入圍攻之中。看1毛2線3中文網
  “總算暫時擋住它了!”秦鼎菱剛剛心定下來,就將龍宮劃出一道弧線,直撲氣功果。
  天庭的氣功果實在太過巨大,太過惹眼了!
  吳帥更是陰狠毒辣,攻敵必救,讓秦鼎菱面色驟變,慌忙指揮仙蠱屋,分出一部分兵力抵擋住龍宮。
  “情況十分危急,一旦氣功果被擊破,整個天庭都要被摧毀啊!快喚醒仙墓中的仙友們吧!”周雄信催促道。
  “要不然讓九靈仙姑、赤心行者支援!”白滄水提議。
  秦鼎菱咬了咬牙,最終決定:“喚醒仙墓中的仙友!”
  天庭仙墓早已被摧毀大半,沉眠中的蠱仙也只是三三兩兩。不過這股力量蘇醒之后,的確是一股生力軍,分擔了大量的壓力,陣線仍舊岌岌可危,但勉強算是穩住了。
  “你們去突襲氣功果!”吳帥對聯盟蠱仙們下令。
  這些蠱仙早就分散開來,仿佛一蓬散沙,四處鉆氣墻,不斷接近氣功果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秦鼎菱急得上火,咬牙切齒,氣憤不已:“這些異族我定要將他們挫骨揚灰,剿滅個干凈!”
  兩天聯盟的蠱仙們雖然并不強,但人多勢眾,恰恰是人手稀少的天庭一方的軟肋。
  “別擔心,這些異人蠱仙看似人多,實則心中膽怯。只要派遣一人,環繞氣功果迅速襲殺幾位,必定讓這些蠱仙逡巡不前,斗志削弱到底!”鳳仙太子建議道。
  “誰能擔當此任?”秦鼎菱急忙喝問。
  車尾用行動作出了回應,他宛若一道極光,直接射出仙蠱屋,直奔地面氣功果。
  “死來!”他宛若雄鷹撲向,殺招使出,攻勢凌厲至極,神威不可阻擋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
  “這是什么殺招?”
  兩位異人蠱仙一個被重傷,一個竟被當場殺死。
  車尾在關鍵時刻表現出來的戰斗力,極其驚艷,令交戰雙方都為之驚愕。
  要知道他擊敗的這兩位異人蠱仙,可都有著八轉修為。
  “他的殺招,好像是一個全新的流派?”
  “太恐怖了。在沒有摸清楚底細之前,我沖上前去,必定會被他一刀兩半的。”
  “我還是等方源出手好了!”
  兩天聯盟的蠱仙們頓時十分猶豫,沖勢頓緩。
  “這些廢物!”龍宮深處,吳帥大皺眉頭,面露深沉怒意。
  關鍵時刻,這些異人蠱仙們難堪大用,連合格的炮灰都不能擔任。
  不過吳帥早有準備,大手一揮:“該你們上了!”
  四道身影從龍宮中飛射而出,赫然便是四大龍將——張陰、容婆、揚子河,以及補充了石淼缺位的悲風老人。
  這四大八轉蠱仙,都被龍宮奴役,忠心耿耿,悍不畏死,直接分成四路沖鋒過去。
  車尾雖強,但只能擋住一人。
  “保護我!”氣海老祖向秦鼎菱傳音,“此時已到關鍵時刻,一旦中途停止,后果不堪設想。”
  秦鼎菱幾乎要把牙齒咬碎,眼看著三位龍將已經十分接近氣功果,她只能冒險抽調仙蠱屋阻敵。
  同時仙蠱屋中飛出兩位蠱仙,全力阻攔龍將沖鋒。
  嗷吼——!
  正當天庭一方險險地擋下四大龍將,那邊龍宮趁機發力,攔住阮丹。帝藏生抓住良機,撞翻煞狴九十五,一路沖鋒,終于殺到氣功果的附近。
  帝藏生猛地張開大嘴,噴吐出一道綠氣洪流。
  綠氣轟碎仙陣,正中氣功果。
  氣功果劇烈震蕩,氣海老祖臉色劇變,猛地吐出一口鮮血,殺招中止,似乎遭受了沉重的反噬。
  “糟糕!”天庭諸仙面色劇變。
  “我們成功了!”吳帥麾下則歡叫起來,士氣陡升。
  氣功果受創,立即殃及天庭。天庭中大地撕裂,一道道地溝出現,地氣翻騰,天氣震蕩,蒼穹更是混亂起來,無數風云激蕩。
  咔嚓咔嚓。
  天庭竅壁出現裂紋,然后一大塊一大塊的竅壁脫落,形成內外聯通的大洞。
  宿命大陣都未讓天庭遭受如此重創!
  氣功果的出現,讓天庭有了七寸,致命的弱點。
  “死!”車尾狂怒,左手如刀,右手如槍,雙手并進,兩道金銀之光將揚子河洞穿。
  揚子河陣亡!
  吳帥卻哈哈大笑,高聲喝道:“今天就是你天庭毀滅之日。”
  秦鼎菱眼角直跳,即便吳帥一方戰損頗多,但他說的一點都沒有錯。氣功果這樣的弱點太大了,導致吳帥完全占據了主動!
  “天庭危在旦夕,該如何是好?”饒是秦鼎菱這樣的人物,一時之間也迷茫起來。
  迷茫之中,更有一絲惶恐:“難道天庭就要在我秦鼎菱的手中被摧毀嗎?”
  就在這時,氣海老祖再次傳音:“秦仙友,情況危急萬分,只有兵行險著了。”
  秦鼎菱下意識地反問:“如何兵行險著?”
  “剛剛老夫的氣道仙蠱已被摧毀,之前鏟除氣功果的手段再催使不出了。但老夫還草創了一記殺招,雖不完整,但卻能令氣功果暫時極度縮小。”氣海老祖道。
  秦鼎菱眼前一亮,在絕境中她又看到了希望,連忙道:“還請老祖施為!只要渡過此劫,天庭絕不會虧待老祖。”
  天庭眼下的困難在于氣功果。天庭的氣功果太大了,宛若山巒一般,這是吸引殺招最好的靶子。但若是縮小起來,防守的難度就要下降許多層次。
  “時間要快,這個殺招并不完整,我只能堅持片刻。”氣海老祖說完,忽然飛向氣功果。
  在快要撞上的時候,他忽然化作一股人形氣流,徹底融入氣功果之中。
  氣功果一陣劇顫,果然開始迅速縮小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間,體型就從山巒一般,縮小到了馬車大小。
  這個變化讓天庭蠱仙們又驚又喜。
  一座仙蠱屋當即飛下來,懸浮在氣功果上空,射出一道恢弘光柱,將氣功果結結實實地罩住。
  吳帥一方的殺招宛若狂風暴雨,傾盆而來,但打在光柱上竟不能動搖光柱分毫。
  帝藏生和龍宮再次沖來。
  “擋住他們!”秦鼎菱高呼,但他們著實太過被動,節節敗退。
  氣功果則再次縮小,從馬車大小便成普通的葫蘆一般體態。
  眼看著又將滑落敗亡的深淵,秦鼎菱忙問:“老祖,你可否轉移走氣功果?”
  氣海老祖虛弱地回應:“這已經是老夫的極限!老夫鉆研氣絕魔仙的重生之法所得,只能縮小體型,并不能轉移分毫。這個手段只是草創,并不完整。你們快想辦法!”
  秦鼎菱已無辦法可想,她早就在開戰之初,就向十大古派調兵。原本天庭有中天門,可以迅速抽來援手,可惜宿命大戰時已經被紫薇仙子毀了。
  不過下一刻,元始氣墻忽然全面崩潰,轉而有無數氣流落到了帝藏生的身上。
  帝藏生的戰斗力立即嘩嘩暴跌,威脅大減。
  這是元始仙尊的后續手段,當初宿命大戰時就落到了方源身上。方源受困無法掙脫,但無極魔尊的身影出手,幫助他抵擋住了這些氣流的威能。
  但現在,棋局早已作罷,雙尊虛影都徹底消失,再無力量能夠幫助帝藏生了。
  轉眼間,帝藏生已被煞狴九十五壓著打。
  天庭危急的局勢頓時緩解下來。
  吳帥一方損失了最重要的戰力,龍宮只得挺身而上,夢里輕煙殺招催使出來,天庭仍舊沒有正面抵御的辦法,讓龍宮大逞魔威。
  “如此下去,仍舊不是辦法。說到底我天庭還是缺少了巔峰戰力!”秦鼎菱咬牙。
  若是有龍公在此,哪里能讓對面如此猖狂?
  “氣海老祖也是巔峰戰力,可惜殺招中止,遭受了反噬。況且,他終究不是天庭一員,怎會為天庭出生入死?”
  秦鼎菱正這樣想著,氣海老祖再次傳音。
  “秦仙友,要解今日危難,最關鍵的就是要鏟除氣功果。只要氣功果一去,便能轉守為攻,拋去最大憂患。眼下還未失去希望,我這個殺招只差最后一塊,就能補全!成功的可能很大。”
  秦鼎菱心頭一振: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  氣海老祖道:“我需要天庭的天道真意,幫助我拔升天道境界,迅速構思出完整的殺招,將氣功果徹底鏟除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