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62 天道成果

聽到氣海老祖尋求天道真意,秦鼎菱不禁苦笑:“天庭雖是底蘊深厚,但卻從無天道真意一說。看‘毛.線、中.文、網”
  “哦?這是為何?”氣海老祖旋即問道。
  “皆因天道無人可以修行。若是能夠修行,我天庭又豈會制造監天塔來利用宿命蠱呢?”秦鼎菱語氣中飽含深切的遺憾。
  沒有蠱仙能夠修行天道,這就從根本上杜絕了天道真意!
  要蠱仙留下真意,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。
  要留下真意,智道、律道最有優勢。其他流派除非是到了觸類旁通的程度,或許才有可能留下真意。比如長毛煉道真意、狂蠻的變化道真意。
  聽了秦鼎菱的回答,方源卻也不失落。
  他早有心靈準備,他之前的索求更多的是對天庭底蘊的試探。說不定真有呢?
  天庭沒有天道真意,也沒有出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長毛老祖(方源)沉重嘆息,對秦鼎菱傳音道:“如此說來,真是沒有希望了。老夫也只能暫且放手,與天庭諸位并肩對敵,斬殺這些異族。”
  秦鼎菱頓時著急起來。
  氣功果成了天庭的罩門,致命的弱點,之所以眼下戰局僵持,大部分依賴著氣海老祖將氣功果縮小。一旦方源放手,氣功果還原如山,天庭防御會十分艱難,場面將極其被動。
  秦鼎菱此時承受著巨大的壓力。
  這些壓力中,不僅是外在的強敵帶來的,更有她內心的壓力。
  宿命大戰之后,仙墓損毀嚴重,天庭底蘊劇減,秦鼎菱只得在風雨飄搖之際臨危受命,主持天庭大大小小的事務。
  她兢兢業業,勵精圖治,可謂拼盡全力,為天庭鞠躬盡瘁死而后已,以期將天庭重復輝煌。
  和其他的天庭成員一模一樣,秦鼎菱對天庭有著強烈的歸屬感。
  但現在,強敵來犯,極其突然,更要命的是居然有了氣功果這樣的致命弱點,讓秦鼎菱大感危機:“難道天庭要在此戰中毀滅?而我就是防御失措,導致天庭被毀的千古罪人嗎?”
  轟隆隆!
  激戰在眼前繼續,龍宮不斷縱橫。
  秦鼎菱坐鎮中樞,一邊關注戰場,一邊緊急調度,另一邊還要和氣海老祖溝通。
  內憂外患、重重壓力讓她不得不選擇賭一把。
  “氣海仙友切勿放手,天庭雖然沒有什么天道真意,但卻有豐厚的天道成果。看1毛2線3中文網我這就給你!”
  秦鼎菱非常干脆,直接將一只信道仙蠱飛送氣海老祖身邊。
  “我計成也!”方源接到這只信道仙蠱,心中大嘆一聲,連忙灌輸心神入內查探。
  “妙!妙!妙!”方源只看了一小部分,便眼**芒,心中連贊。
  天庭從崛起到制霸,穩居天下第一勢力,貫穿前后三百萬年。這三百萬年來,從起初的順應天意,到后來的暗中制衡,再到竄改天意,都是和天道打交道。
  天道成果是極其豐厚的,普天之下此為之最,可謂當之無愧!
  宿命蠱乃是天道仙蠱,不能為人所用。天庭硬生生地搭建出了監天塔,發揮出宿命蠱的部分威能。
  方源五百年前世,魔尊幽魂為何要秘密潛入天庭?很大一部分緣由,也是為了圖謀這份天道成果啊!
  至于無極魔尊當年為何和星宿意志對賭,設下棋盤賭局,不也是想借助天庭的天道成果來幫助他的瘋魔窟提升嗎?
  而如今這份成果,也落到了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方源繼續往下看,旋即心頭一震。
  兩道殺招映入眼簾。
  一道名為天人感應,一道名為天工人代,均是星宿仙尊所創。
  天人感應能令蠱仙的意志和天道意志相互接觸、交融。而天工人代殺招,則是建立在天人感應的基礎上,能夠讓蠱仙在一定程度上取代天意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兩記殺招,才使得星宿意志能夠干擾、影響天意,甚至替代天意駕馭宿命蠱,從而令天庭順風順水,制霸了三百多萬年啊!
  “我的出路便在此處!”方源立即敏銳地感受到,這兩記殺招正是他的突破眼前困境的關鍵。
  他這一次冒險,來到天庭,布下此局誆騙秦鼎菱,終究是達成了自己的目的。
  “氣海仙友,不知這份成果能否助你補全殺招?”激戰中的秦鼎菱詢問。
  方源咳嗽一聲:“這份天道成果,的確令我受益良多。只是臨陣改良殺招,極其冒險,我需要貴方為我爭取時間,越多越好。”
  秦鼎菱咬牙:“老祖切要盡快,我等只能盡力而為。實在不行,只能舍棄天庭,保存蠱仙了。”
  她已有了最壞的打算。
  方源繼續看下去。
  在兩個殺招后面,詳細記錄了星宿仙尊的理念,叫方源看了醍醐灌頂,恍然大悟。
  “我意即天意,天意即我意……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。”
  方源暫且按捺不動,靜心揣摩這份奧義,任由分身吳帥率領著兩天聯盟和天庭拼殺。
  帝藏生因中了元始手段,不復先前威猛,被阮丹壓著打。至于煞狴九十五早已歸入防線,成為抵御龍宮的主力。
  龍宮在吳帥的駕馭下,縱橫戰場,大展鋒芒,令天庭一方苦不堪言。
  但在其他方面,兩天聯盟的蠱仙卻是居于下風,普遍不是天庭蠱仙的對手。
  和天庭成員相比,他們的實力還是普遍不足。唯有兩點能夠平分秋色,便是兩位副盟主,一位蕭荷尖,另一位冰晶仙王。
  至于魔尊幽魂假扮的寒灰仙姑,則是偽裝到底,一副奮力拼殺,卻又力不從心的樣子。
  “這是絕世良機!紫薇仙子你帶著人馬,立即趕來天庭參戰!”魔尊幽魂暗中下令,“方源就在天庭,我要將他,以及天庭、氣海老祖等人統統殺死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得到命令,便回問:“是否夾裹長生天一方?將天庭實情告知呢?”
  紫薇仙子推算出了方源的位置,冰塞川也知曉。但冰塞川一方并不清楚,天庭現在是這等情況,只當天庭守備森嚴。
  既然如此,冰塞川就只得將方源的蹤跡暫時隱瞞下來。雖然他也有借刀殺人的想法,但若真是天庭將方源擒殺了,那方源身上的種種傳承、仙蠱豈不是都便宜了天庭?
  所以,冰塞川的想法是繼續串聯魔尊幽魂一方,想要兩家合力,爭取在將來再攻天庭。
  魔尊幽魂聯想到宿命大戰時候的巨陽一擊,冷哼一聲,毫不猶豫地:“不必告知,瞞著他們,你們過來!”
  紫薇仙子便隱瞞實情,和冰塞川等人告辭,趕往天庭。
  天庭此刻受創,蒼穹竅壁早已有不少巨洞錯漏,能夠聯通外界。紫薇仙子等人殺來,十分方便快捷。
  “紫薇仙子這股力量,并不能顛覆戰局。只有等到兩敗俱傷時出動,方有最大的影響。”魔尊幽魂暗自思量。
  對于他而言,最好的情況就是吳帥和天庭拼殺得慘不忍睹,戰力折損巨大。那個時候,他猛地動手,必定有巨大收獲。
  “只是方源這賊子怎么還不出手?”魔尊幽魂注視著龍宮,與此同時,天庭的一座仙蠱屋向他攻來。
  魔尊幽魂按住殺機,拋下一批魂獸,不斷后撤。
  為了扮豬吃虎,他決定忍耐。
  但這座仙蠱屋直沖而來,竟催出殺招。一記玄光暴射而出,直指魔尊幽魂。
  魔尊幽魂心頭一凜,猶豫了一下。他有實力躲閃,但寒灰仙姑卻是沒有的。沒辦法,他只有繼續拋棄一些魂獸,來抵擋仙蠱屋,為他爭取時間。
  “給我死!”車尾忽然出現在寒灰仙姑的身側,渾身金芒綻射,氣息凌厲如刀。
  “真把我當軟柿子捏?”魔尊幽魂惱怒不已,但想了想還是決定偽裝下去。
  轟!
  車尾的攻擊打在寒灰仙姑的身上,寒灰仙姑飛落下去,在半空中灑下大股鮮血。
  寒灰仙姑的氣息迅速衰落,直至全無。
  “死了!”
  “又殺死一個。”
  車尾沒有發現魔尊幽魂的破綻,和仙蠱屋一道飛走,殺奔其他戰場。
  魔尊幽魂像是破麻袋一般落在地上,一動不動,一心裝死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剛摔到地上沒有多久,一連串的仙道殺招化成潑天的雷光就覆蓋下來,在魔尊幽魂的身上碾了兩遍。
  寒灰仙姑渾身焦黑,身體大半都被烤熟,散發出肉香。
  “我忍!”魔尊幽魂咬牙道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巨響,帝藏生也衰落下來,將魔尊幽魂壓在身下。
  隨后,阮丹飛到帝藏生的身上,不斷咆哮,打得興起:“我打打打打打!”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大地一陣陣的劇顫,魔尊幽魂被壓得筋骨全碎:“我忍了!”
  帝藏生、阮丹飛走,很快又有仙蠱屋飛來。
  正是龍宮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夢里輕煙!
  吳帥催動夢道殺招,對秦鼎菱緊追不舍。
  秦鼎菱猛地閃避開來,輕煙般的殺招轉向不及,眼看著就要落到魔尊幽魂的身上。
  魔尊幽魂:“……”
  “不忍了!”下一刻,他猛地暴起,伸手一揮,一道黑氣頃刻間貫穿整個戰場。
  嘩的一聲,地動山搖,全場蠱仙全都被震得飛退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