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69 青家之仇

黃沙漠風吼,青州暖風流。ahref="http://www.booksrc.net"target="_blank"www.booksrc.net/a
  砂巖成山,熱氣蒸騰。砂巖下一片沉靜的大湖,綠樹成蔭,在黃昏的微風中樹葉沙沙作響,構成一副西漠世外桃源圖。
  西漠青家的福地大本營,就坐落在這處人稱“青州”的綠洲之中。
  青家的蠱仙們幾乎齊聚一堂。大殿冰冷的地磚上,有著幾塊蠱蟲的碎片,牢牢牽扯住青家蠱仙們的目光。
  “青恒的命牌蠱碎了?!”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青恒犧牲了,他此次離家是領命討伐南疆蠱仙冥幽。難道真是死在冥幽的手中?”
  青恒乃是青家七轉強者,既然被派遣出去討伐冥幽,自然是被家族看好。最近不知是何緣故,青家獲取豆神宮的秘密竟傳出些許風聲,令其他超級勢力頻頻試探。青恒之死,令青家上下都懷疑真相,這是不是一次來自西漠勢力的刺探呢?
  “報——!有確切戰報,的確是冥幽斬殺了青恒,此人實力了得,狠辣冷酷。”
  青家蠱仙們皆連大怒。
  “外域蠱仙欺人太甚!”
  “殺了這個冥幽,將他挫骨揚灰,讓其他西漠勢力好好看看冒犯我青家的下場!”
  “在殺他之前,最好將冥幽生擒活捉,再邀請西漠其他蠱仙觀禮。唯有當眾將冥幽抽筋扒皮,羞辱折磨,一直到他死去,才能解我心頭之恨。”
  “殺!”
  “殺了他!”
  “區區外域蠱仙,孤身一人來我西漠,竟敢斬殺我族蠱仙,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  “冥幽雖能戰勝青恒,但修為只是七轉。若是太上大家老親自出手,未免太看得起他了,也會惹出我青家以大欺小的閑話。依我看,不妨讓青荊、青華蘭二人一同出馬。”
  “不,為保萬無一失,再加派青沉前去。三仙合力,必能將那冥幽擒拿捉捕!”
  “讓他好好嘗嘗痛苦和后悔的滋味。”
  “要快!別讓這小兔崽子跑了。”
  “殺冥幽,揚我青家之威!”
  “冥幽必死無疑,待日后我族徹底煉化豆神宮,我青家必定登臨西漠蠱仙界的巔峰絕頂!!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句句的話在青仇的耳畔回響,一幕幕的情景在青仇的腦海中浮現。
  和以往支零破碎的記憶完全不同,這一次的記憶展現出了完整的全貌。wap.kanmaoxian.com與此同時,心中的仇恨宛若洶涌澎湃的潮水,不斷卷席青仇的整個身心。
  恨!
  恨啊!
  壞著越加強烈的仇恨,青仇睜開了雙眼。
  時光恍然,已過萬千。
  青仇雙眼赤紅如血。
  它旋即發現自己躺在地上,然后它立即回憶起來,這是之前它和魔尊幽魂交手,被后者擊落,直接從高空墜落到地。
  “吼!”
  青仇大叫一聲,猛地從深坑中站立起來。
  仇恨蠱九轉的氣息越發濃郁,仇恨的力量再度蜂擁而出,迅速流遍青仇全身上下。
  “冥幽、冥幽!”
  “幽魂、幽魂!”
  青仇朝天怒吼,血目猙獰,披頭散發,雖然魔尊幽魂已經緊追龍宮而去,但此刻仇恨蠱的力量卻讓青仇對魔尊幽魂的方位了若指掌。
  轟隆!
  青仇龜殼如山,虎爪龍尾,蛇頸人頭,它飛身而起,卷席大氣,掀起猛烈風壓,直沖魔尊幽魂的方向追去。對于高空中布陣的紫薇仙子等人,它則不聞不顧。
  這群懸浮高空的蠱仙中,有一位蠱仙老者,灰袍大袖,白發飄飄,正是方源的氣海分身——氣海老祖。
  氣海老祖見到青仇飛走,不由暗中吐出一口濁氣,放下了擔憂。
  之前在西漠的時候,哪怕方源頂著見面曾相識殺招改頭換面,也被青仇直接追殺。
  青仇擁有仇恨蠱,又遭受因果神樹殺招的影響,對于魔尊幽魂,以及和幽魂有關聯的親朋下屬都有強烈感應。
  方源本體都瞞不過青仇,氣海老祖乃是方源分身,按照這層關聯當然也會被青仇感應。
  但現在,幽魂和方源對立,雙方都巴不得對方身死道消,因此方源和幽魂成了死敵,再不是青仇的眼中釘了。
  “雖然青仇的擔憂略去,然而紫薇仙子這邊卻是有著不小的麻煩。”氣海老祖又將目光轉向紫薇仙子。
  紫薇仙子身著紫金宮裝,膚若白雪,青絲如瀑。她身姿窈窕神秘,正在空中不斷飛舞,手中動作不斷,十指纖纖宛若穿花蝴蝶,各種蠱蟲接連不斷地飛出,相互勾連。高空中,一座精妙的智道仙陣已經搭建好了雛形,初見端倪。
  正元老人在一旁協助。
  秦鼎菱、車尾等天庭蠱仙看著紫薇仙子,神情復雜至極,有仇恨憤怒,也有同情悲憫。
  一座三層圓壇幾乎貼著智道大陣,懸浮高空。白玉欄桿,金霞輝映,正是八轉運道仙蠱屋劫運壇。
  劫運壇由冰塞川主持,目光如鷹銳利至極,時刻緊盯著天庭蠱仙以及氣海老祖,不敢有絲毫的松懈。
  劫運壇保護著紫薇仙子等人,以及智道大陣。
  代表著巨陽仙尊的長生天勢力,早就和魔尊幽魂領袖的影宗進行合作。
  “方源有成尊之資,我們再不能放縱他了。讓他這樣的人魔頭成為尊者,對我們在場的任何人都沒有好處。”冰塞川還在暗中傳音,勸說秦鼎菱、氣海老祖等人,渾然不知氣海老祖就是方源分身。
  秦鼎菱只是聆聽傳音,始終沉默不語。
  高空中大風呼嘯,吹得她披風飄蕩,一身金甲緊貼身軀,更顯其高挑曼妙,高不可攀。
  她時而盯著智道大陣,時而又轉移視線看向夢境。
  這片夢境乃是方源所留。方源原本寄希望于夢境阻敵,結果反被魔尊幽魂算計。方源不得不逃離戰場,這片夢境仍舊留在原地,絢麗多姿,緩緩流轉不休。
  “方源此刻身在何處?我只看到龍宮、萬年斗飛車從夢境中飛走,脫離此處戰場。所以,事實上方源的位置還有第三種可能,就是仍舊藏身在這夢境里頭!”秦鼎菱暗道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她暫時留下來看管這片夢境。
  方源太狡詐了,留在夢境中看似很蠢,但不排除方源故意反其道而為之的可能。
  眼看著智道大陣接近完善,氣海老祖心頭壓力越發巨大。
  “不能再等下去了!”氣海老祖腦海中念頭電轉,不斷思量,“看紫薇仙子的態勢,又有白凝冰、影無邪等人作為線索,這陣恐怕是有推算本體方位的威能。本體在信道方面建樹不大,若是信道造詣深厚,切斷本體和白凝冰、黑樓蘭等人盟約關系,即便再多兩三位紫薇仙子,也無能為力。”
  “紫薇仙子等人實力強勁,又有劫運壇守護,冰塞川等人對天庭諸仙防備甚深。我此時若是突然出手,根本不足以摧毀大陣,更會惹來天庭懷疑。”
  氣海分身的實力是有的,但并不能夠一錘定音,鎮壓全場,所以關鍵人物還是秦鼎菱!
  氣海老祖一面聽著冰塞川的傳音規勸,一面暗中詢問秦鼎菱:“看這架勢,影宗和長生天都對智道大陣很有把握。但是我們能夠相信他們嗎?不管紫薇仙子能否推算出結果,大陣都是受她掌控的。她說出一個答案,我們怎么知曉是對是錯?還是紫薇仙子故意隱瞞?”
  氣海分身果斷開始挑撥離間,絕不能任憑冰塞川將天庭蠱仙們也爭取了去。若是那樣,本體那邊將要遭受影宗、長生天、天庭的聯手追殺,壓力太大了!
  若是方源五百年前世的天庭,那是杠杠的,絕對不屑于和其他勢力聯手。
  但是宿命蠱被方源摧毀,天庭的精神旗幟就毀了,又被幾番攻上天庭,損失慘重,聲望大跌。可以說,人族第一勢力的稱號已經是名存實亡,飽受普遍質疑。
  天庭蠱仙亦都是精英人物,痛定思痛,開始自我轉變。秦鼎菱領袖的天庭,開始主動合縱連橫,放下身段。之前秦鼎菱主動出手,幫助氣海老祖趕跑氣絕魔仙就是明證。
  所以,天庭和影宗、長生天聯手的可能性并不低。
  氣海分身的話一針見血,天庭和紫薇仙子缺乏最基本的信任。這樣一來,紫薇仙子推算成功與否,又有什么區別呢。
  秦鼎菱沉默半晌后,方才傳音回應氣海老祖:“還請氣海老祖出馬,追蹤龍宮和幽魂。”
  氣海老祖微微一愣:“難道你已經知道方源的方位?”
  “我不知道。”秦鼎菱對氣海老祖微微一笑。
  氣海分身深深看了秦鼎菱一眼,旋即恍然大悟:秦鼎菱心中有數,她從未信任過投靠影宗的紫薇仙子,長生天也是一丘之貉,信賴他們皆是愚行。她之所以停留于此,一方面是監督夢境,另一方面是重整陣腳。
  天庭缺乏八轉巔峰戰力,從天庭中追殺出來,也將地利丟掉。看似氣勢洶洶,實則稍有大意,就會損失慘重。
  天庭已到了輸不起的地步了!
  秦鼎菱當然要克制,要穩重。
  眼下,幽魂追擊龍公,青仇追殺幽魂,而氣絕魔仙追擊萬年斗飛車。
  秦鼎菱知道:身懷兮地的氣絕魔仙太過克制氣海老祖,即便萬年斗飛車中藏有方源,氣海老祖追了上去,也拿氣絕魔仙沒有辦法。
  反倒是讓氣海老祖追上魔尊幽魂,可以影響戰局。
  對于天庭而言,方源一定要鏟除,影宗也是,長生天同樣不是什么好東西。但天庭的實力不同往昔,十分衰弱,就算氣海老祖站在天庭這一邊,但他仍舊不是天庭中人啊。
  秦鼎菱深嘆一聲:“方源狡詐至極,這一分兵,看似簡單,實則讓他壓力劇減,更讓我等不得不駐足,暫時收手。”
  “魔尊幽魂強于氣絕魔仙,若是讓他斬殺了方源,奪得戰利,必然會讓昔日魔尊再度崛起!”
  “還請氣海老祖為天下蒼生謀算,最好讓這兩個魔頭相互消耗,讓我們正道成為最后的贏家。”
  秦鼎菱不愧是人杰!她領袖的天庭雖然實力弱小,但她始終都有放棄希望,而是進行謀略布局,盡最大可能擴大勝利的可能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