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74 青口

云霄之上,蒼穹之中。看1毛2線3中文網
  龍宮勉強散發著橙金光輝,仍舊困于黑煙渦流之內,艱難抵御著外界的洶涌攻勢。
  被魔尊幽魂策反的太古年獸,已經只剩下三頭。
  其余的都被吳帥操縱著龍宮一一擊落。至于這些年獸尸軀墜落到地,如何撞毀山巒,連累多少無辜性命,交戰雙方都管不著,更顧不上什么凡人少年王小二的人生顛覆。
  僅剩下的三頭太古年獸身上的黑煙逐漸消散后,又恢復了神智,重新轉向和魔尊幽魂開戰。
  吳帥卻是心情沉重。
  這些太古年獸都是方源努力收集,企圖復原十二生肖戰陣。但此刻危急關頭,不得不拿出來撐場面。
  結果卻是在魔尊幽魂的手段下,反而被他利用。
  經過這番折騰,僅剩下的三頭太古年獸渾身是傷,根本無法破局。方源的這手牌面,被魔尊幽魂輕松化解,整個過程他都游刃有余。
  幽魂不僅能夠克制魂獸,而且尋常的奴道手段對付他,都難有成效,反而會被他利用!
  吳帥心憂不已:“這樣下去,還能再撐多久?”
  方源亦是眉頭緊蹙,他現在出手對付魔尊幽魂,支撐外界局面,至尊仙竅中卻是萬劫肆虐,相當糟糕。這么一會兒工夫,小南疆中又有大量的資源點被直接毀滅,損失正在迅速擴大。
  更要命的是,就算方源割舍了一部分仙竅,也不能拿擺脫萬劫。因為衍化萬劫的這些天道道痕來源十分特殊,可以隨意轉移。唯有鐵著頭皮硬撐下去,老老實實渡劫,才有可能跨越眼前這個天大的難關。
  魔尊幽魂眼冒寒芒,卻沒有乘勝追擊,對龍宮下狠手,而是轉頭看向來處。
  在他視野的盡頭,先是出現了一個小點。
  但很快,這個小黑點迅速擴大,一頭太古傳奇逐漸展露真容。它有龜一樣的殼,四只猙獰的虎爪,龍尾蛇頸,蛇頸上頂著一個人頭,披頭散發,滿臉都是瘋狂和扭曲。
  正是追擊上來的青仇!
  青仇殺奔而來,魔尊幽魂不閃不避,反而嘴角勾勒出了一絲陰冷的笑意:“你來送死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”
  然而,當青仇殺到魔尊幽魂的面前時,它的龜殼兩側邊緣蓬的一聲,瞬間凝聚出一對蝙蝠巨翼!這和青爪鬼翼獅的鬼翼極其相似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青口!
  青仇猛地張開嘴巴,它只是一張人臉,嘴巴并不大。但此時張開,卻是在嘴前形成了一個青黑色的巨洞。
  巨洞猛烈膨脹,電射而出,竟將魔尊幽魂一口吞入。
  巨洞在瞬間收縮,投入青仇口中。青仇順勢緊閉雙唇,喉結滾動,就看著一個肉眼可見的圓球凸起,順著它修長的蛇頸,一直落入肚內。
  “好機會!”這一剎那,吳帥眼中綻射出一寸多長的精芒。
  “這一招就是留給你的,渣滓!”青仇吞下幽魂,暢快地仰頭大吼,又一幕記憶浮現而出……
  “什么,派遣出去的三位蠱仙都被冥幽斬殺?”
  “這不可能!”
  “但確是實情。看.毛.線.中.文.網冥幽先是示敵以弱,故意受傷,引誘我方三仙分散搜索。然后他潛伏一旁,捕捉到戰機之后,便陰險偷襲。我方三仙大意之下,竟都遭了他的毒手。”
  青家大殿中一片死寂。
  他們想要找回顏面,結果卻損失慘重。七轉蠱仙可不是那么容易培養的,尤其當中還有青家的七轉精銳強者。
  這一次折損,讓青家損失慘重,絕對算得上傷筋動骨了。
  “冥幽該死!是我們大意了……這一次的教訓太過深刻,我們要牢記在心,并且作為家訓傳承下去。至于接下來,就由我親自出馬罷。”青家太上大長老道。
  眾仙沉默,都未表示反對。
  由八轉蠱仙對付七轉的冥幽,很顯然是以大欺小。但青家不能再敗了,西漠所有的超級勢力都在看他們的笑話!
  然而,正當青家太上大長老剛要動身,卻接到了一份挑戰信。
  這只信蠱來源于另外的一個西漠超級勢力,和青家仇怨頗深。這個超級勢力的太上大長老約戰青家太上大長老,要以此戰結果,確定雙方邊界劃分。
  “可惡,偏偏在這個關頭!”青家蠱仙紛紛咒罵。
  “對方明顯是故意的。但邊界劃分關乎一個超級資源點的歸屬,這當中涉及的利益太大了。你們怎么看?”青家太上大長老一時間也頗為遲疑。
  “由我去取了冥幽的性命吧。”青家太上二長老站了出來。
  “你?”太上大長老猶豫。
  二長老微笑:“我雖只是七轉修為,但冥幽卻是傷重在身,難以及時調養。并且他的底細已經暴露出來,手段雖然極為新穎詭異,但大多是魂魄之流。而我的太古荒獸青爪鬼翼獅正是此人的克星。不僅如此,我還開創了一記仙招,名為青口,是從青爪鬼翼獅得來的靈感。一旦催使出來,能吞魂噬魄。諸位勿憂,我此去必能取了這位南疆蠱仙的小命!”
  “好,便由你去。此行要多加小心。”太上大長老最終點頭應允下來。
  “二長老親自出馬,必定是馬到功成!”
  “冥幽已是個死人,不足為慮,現在的難關還是這份挑戰信。”
  “二長老,請你一定要給青華蘭他們報仇啊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我終于給我們報仇了!”記憶消退,青仇不免哽咽,赤紅的雙眼流淌出滾燙的熱淚。
  大仇得報,快哉無限。
  “真是熟悉的一幕啊……”魔尊幽魂好整以暇的聲音,忽然從青仇肚腹中傳出。
  青仇身軀瞬間僵住。
  然后,它就感覺到了苦。
  巨苦。
  極苦!
  難以形容,難以忍受的苦!
  苦,太苦了。
  “嘔……”青仇面色慘白,喉結滾動,差點一口要吐出來。
  它連忙咬緊牙關,死死忍住。
  苦意卻是越發洶涌,仿佛掀起的巨大潮水,狠狠地沖刷它所能承受的底線。
  青仇發出痛苦的嘶吼,渾身都被苦得顫抖,再也維持不住飛行姿態,一頭朝下方跌落。
  在半空墜落的過程中,它又感覺到了餓!
  肚腹像是陡然空了一大塊。
  不,不完全是饑餓的感覺,是一種虧的感覺。好像它的大半個身軀都虧空了。
  “現在你該知道,當初青家太上二長老是怎么死于我手的嗎?是的,我是故意中了青口殺招。知道為什么我如此自信么?呵呵。”青仇肚腹中的魔尊幽魂發出輕笑。
  早在幽魂年紀輕輕的時候,在他還未和西漠青家對上之前……
  意氣風發的冥幽,就遭遇到了一頭野生的青爪鬼翼獅,收獲到了一場慘敗。
  “不可能!我開創的魂道,居然打不過一頭畜生。即便它是太古荒獸,我的魂道……我的魂道又豈能如此不堪一擊!?”
  久戰脫力的冥幽癱倒在地上,死死地瞪著青爪鬼翼獅,神色瘋狂,不信不甘。
  青爪鬼翼獅四足站立,俯瞰著沙石上的冥幽,巨大的身軀投下的死亡陰影籠罩著冥幽。
  隨后,青爪鬼翼獅鼻翼聳動,低下頭,張開血盆大口。
  噗嗤。
  一聲輕響,青爪鬼翼獅一口咬斷冥幽的大腿。
  啊——!
  冥幽發出慘叫,失去了整個右腿,傷口血流如注。
  劇痛讓他蜷縮身軀,在沙石上扭動。很快,就將周圍的沙石染得一片血紅。
  青爪鬼翼獅嚼爛了他的右腿,吞咽下去后,不滿冥幽四處打滾,便伸出右爪將他一把摁在了地上。
  不管冥幽如何掙扎,都對抗不了這股龐巨的獸力。
  青爪鬼翼獅低頭張口,這一次將冥幽的左臂撕扯下來,吞入腹中。
  冥幽再度發出嚎叫聲,雙眼猛地翻白,痛得幾乎要昏死過去。
  這一次的痛楚更加強烈,是因為之前大腿是被青爪鬼翼獅用牙口干脆咬斷,這一次的胳膊卻是被撕扯掉。冥幽的整個左肩上還殘留一小段胳膊肌肉,慘白的臂骨在前端凸出顯露。
  冥幽反抗,竭盡全力催動魂道殺招,可惜即便打在青爪鬼翼獅的身上,也只是狠狠沖擊了一下,沒有讓它稍退一步。
  青爪鬼翼獅卻因為這一擊,有限的耐心喪盡了。它第三次張嘴,直接將冥幽吞入口中。
  利齒咬合,不斷咀嚼。
  冥幽的身軀被無數利齒刺穿,被刺爛,骨骼被嚼碎。腦袋當然不能幸免,腦漿和血液混合著,然后連同碎爛不堪的血肉,被青爪鬼翼獅繼續吞下肚中。
  冥幽只剩下了魂魄。
  然而,青爪鬼翼獅的腸胃并不能消化活人,它本身就以魂魄為食。
  冥幽魂魄身處青爪鬼翼獅的肚腹中,突破不得,被胃液迅速腐蝕。
  死亡的黑暗籠罩著他。
  冥幽魂魄劇烈波動,他意識到死亡已經來臨。
  “我就要死了么……”
  “死在一頭畜生的口中?”
  可恨!
  不甘心!
  “我還是太弱了。我還能做得更多!”
  “我一定能做得更多,我才剛剛創出魂道不久……”
  可是他的魂道手段,被青爪鬼翼獅所克。這種太古荒獸仿佛就是冥幽的天生克星!
  “我不能這么死了。這樣的結果,我絕不接受。”
  “有辦法,一定有辦法的!”
  “我的仙竅還在血肉之上,還在我身邊。我的蠱蟲都未失去聯絡……魂道手段不行。我,我還有食道!”
  可是食道的那些殺招,都不能抵抗青爪鬼翼獅。若是可以,冥幽早就用了,何至于淪落于此。
  “舊的食道殺招不行,那我就創造新的食道殺招!”
  冥幽異想天開,但對于他而言,也是最終的希望,盡管這個希望極其渺茫。
  冥幽卻沒有想過成功之渺茫,他一門心思、拼盡全力去想,去構思。
  從未有這樣一刻,他是如此的專注!
  他的魂魄卻是被消化,越來越小。
  他念想的效率暴跌。
  很快,他的思緒都幾乎運轉不起來了。
  “我……不能……放棄……”
  “想……我想到了……《人祖傳》……”
  “是的,人祖不也被吃過?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