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76 幽魂尊位

雷聲轟鳴,震撼摧殘著至尊仙竅。wap.kanmaoxian.com
  小南疆在萬滅雷森的肆虐之下慘不忍睹,無數山巒倒塌,大地被劈得龜裂,坑洞無數。戰獸王一直浴血奮戰,他的身上傷勢越來越重,處境越發艱難。
  他在用自己的性命死撐,但難擋大局。
  “和天地之威相比,我縱然是八轉蠱仙,又算得了什么?”戰獸王老者在至尊仙竅中勤修苦練,眼界大開,實力大進,自信十足。但此刻在萬劫之下,他充分感受到了自己的微渺和弱小。
  萬滅雷森覆蓋的范圍又擴張了,而方源本體卻要應付外面的戰局,這就令他非常吃虧。對于萬劫,方源全力以赴還很危險,現在他的精力卻被牽扯了大半,必須去和幽魂激戰。
  這可是萬劫,多少八轉倉皇狼狽地倒在這道關卡上!
  方源的情況還要更加特殊,這不是他的第一場萬劫。他不只是連續跳過了兩場,而且這場萬劫是他身懷的三千多道天道道痕的猛烈演變。
  如此形成的萬劫,即便在漫漫人族歷史之中,絕對是十分罕見了。
  情勢所逼之下,方源不得不一心二用。他一面應付正面戰局,一面洞察至尊仙竅。
  他看著天道道痕轉變成雷道、云道,形成這場萬劫,忽然有了明悟。
  “我有些明白了。”剎那間,他明白了災劫的本質!
  以前,他就已經知道:災劫受到天道控制,而天道講究平衡,損有余而補不足。每一位蠱仙和仙竅,都是道痕大量凝聚,這就成了天道必須平衡的對象。
  所以每隔一段時間,天道就發威,形成災劫為難蠱仙。但其中為何能演化成種種災劫?方源并不清楚。
  現在方源心底的這一層疑惑,已然被眼前的景象徹底點透。
  原來不管是什么樣的災劫,其實都是天道道痕的變化。天道道痕可以變作任何流派,所以才有了飛霜跳雷劫、四炎云蓋劫、龍吟劫、天鼓雷音劫、風花劫、雪月劫、玄白飛鹽劫……
  這些災劫,涵蓋了各種流派,種類繁多蕪雜,根本讓蠱仙無從猜測,應對艱難。而天道甚至還會仿效尊者的手段,比如盜天魔尊的無相手。
  各種類型的災劫只是表面,本質上它們都是天道道痕!
  蠱仙修為越高,積蓄的道痕就越多,和自然環境形成的差距就越大。越不平衡,引出的天道道痕數量就越多,從而形成的災劫就越強。
  世間無人能夠修行天道,所以就算蠱仙渡劫成功,也并不能存儲天道道痕。kanmaoxian.com這些天道道痕都轉化成其他流派的道痕,在蠱仙仙竅中存留下來。
  回想一下,在瘋魔窟中,天道道痕能衍化各種奇怪的小世界,而這些小世界破滅之后,便會還原凝聚成天道道痕。
  而方源從瑯琊派中所得的仙劫鍛竅殺招,其實原理也相關聯。
  仙劫鍛竅殺招是將福地洞天當做煉制的本體,通過殺招和仙竅之外的五域天地勾連在一起,從而影響災劫,并利用災劫鍛煉仙竅本身。
  瑯琊福地曾經寄托在北原月牙湖。月牙湖附近,充斥著濃郁的水道道痕以及煉道道痕。每次都運用仙劫鍛竅殺招應付災劫。通常都會形成和水道、煉道有關的災厄。渡過之后,仙竅中就會增添水道、煉道的道痕了。
  這招其實就是影響天道道痕演變的方向。
  巨陽仙尊的真傳中,也有運道手段來削弱災劫。比如狗屎運、鴻運齊天。這些便是運道道痕參與天道道痕演變災劫,從而發生對蠱仙有利的變化,讓災劫威能下降。
  獸災洞天中的殺招萬物大同變,是限定天道道痕的轉變結果,將每一次災劫都轉變成變化道的獸災。
  方源從影宗真傳中獲取的石洞天機殺招,能夠準確地推算出災劫內容。石洞天機殺招以天機仙蠱為核心,很顯然也是從根源——天道道痕出發,進行推算。所以推算的結果才如此精確。
  仙劫鍛竅、運道手段、萬物大同變、石洞天機……這些手段都在方源手中,但很遺憾,他都暫時運用不了。
  天道道痕束縛著他,糾纏著他,讓他很難自如地催使這些殺招。
  唯有用人道手段抗衡天道,方能給方源爭取出一些空間和時間,來催動其他殺招。就像之前在天庭中,方源動用無量氣海殺招破解元始氣墻。
  方源在至尊仙竅中布置了人道大陣,以千愿樹為核心。但天意并不蠢笨,早已熟知方源的這層底細。萬滅雷森同樣出現在了小中洲,開始對人道大陣狂轟濫炸,讓方源更加被動。
  嗷吼!
  獸吼連連,一大群魂獸出動,沖向高空的雷云。
  它們沖勢很猛,完全不顧及自身安危。
  這些都是魂獸,大量的荒級魂獸,上古魂獸不在少數,而太古魂獸則有四頭。
  這些魂獸大多是方源從青鬼沙漠中捕捉的。其中的這幾頭太古魂獸,還是方源幫助房家奪取豆神宮一戰中的戰果。
  這些魂獸一直都被寄養在小黑天中。
  此時方源面臨難關,只得動用這部分的底蘊。方源出手十分干脆果斷,直接將所有的魂獸都調集過來,拼死也要沖散雷云,來給他反擊爭取機會。
  魂獸在萬劫之下顯得脆弱不堪,仿佛紙糊的一樣。不一會兒功夫,就有近百頭荒級魂獸在雷擊下灰飛煙滅,上古魂獸也折損了十幾頭。
  方源心若冷鐵,毫不動搖。
  魂獸群已經起到了作用,吸引了大量火力,給方源分擔壓力爭取時機。
  這些魂獸即便包含了太古魂獸,然而沒有仙蠱傍身,在萬劫面前也只是一群高級炮灰。不過這也算是物盡其用了。
  方源根本不敢用魂獸群,去對付魔尊幽魂。
  事實上,自從那些太古年獸都被幽魂策反后,方源就徹底息了這方面的心思。
  一股股龐大的力量宛若洶涌的潮水,涌入到幽魂的體內。
  青仇劇烈掙扎,催發一記記殺招,瘋狂地轟擊自身。然而魔尊幽魂硬是扛著青仇瘋狂的反撲,不斷汲取它的力量。
  天地間之所以有魂獸產生,根源就出在魔尊幽魂開創的魂道。
  幽魂對魂獸太了解了,不僅能令魂獸忠心耿耿,還有手段從魂獸身上汲取力量增補自身。
  青仇掙扎的力道越來越弱。
  魔尊幽魂看著青仇大感滿意,青仇體內的仇恨蠱氣息已經開始接近圓滿。這蠢貨簡直是送命又送寶。
  幽魂一面牢牢壓制著青仇,一面將大半注意力放在龍宮上。至始至終,他都沒有放松過絲毫,一直死死盯著方源本體所在。
  整個戰局仍舊在他的掌控之下!
  呼!
  忽然,風聲驟起,大氣磅礴,兩記巨手左右拍門,襲上幽魂。
  這兩只巨手一黑一白,雄渾浩大,呼應玄妙,赫然是氣道殺招——陰陽大殺手!
  原來關鍵時刻,方源的氣道分身終于趕赴過來。
  魔尊幽魂冷笑一聲,身上冒出滾滾魂煙。煙霧中飛出兩頭太古魂獸,分別撞上兩只氣道大手。
  氣道大手狠狠一捏,將兩頭太古魂獸捏得慘叫,一時間卻也收拾不了它們的性命。
  氣海老祖一時間抓也不是,放也不是。
  繼續抓著這兩頭太古魂獸,他的攻勢就被牽制。若是放掉,這兩頭太古魂獸還會來找他的麻煩。
  氣海老祖低喝一聲,雙手一甩,索性讓黑白氣道大手直接飛射遠去,帶著兩頭太古魂獸脫離戰場。
  魔尊幽魂卻已達到了目標,用兩頭太古魂獸擋下了氣海老祖,同時還牽扯了氣海老祖的精神。畢竟氣海分身還需要維持黑白氣道大手,用來捏住兩頭太古魂獸。
  氣海和幽魂的第一輪交鋒,算是一場簡單的交換。
  魔尊幽魂付出了兩頭太古魂獸,氣海老祖則被消耗了一截精力、仙元和時機。雙方算是不相上下,甚至魔尊幽魂還吃虧一些。畢竟兩頭太古魂獸可是八轉戰力!
  但是從大局來看,魔尊幽魂卻是占了便宜,繼續把控著大局。
  皆因他暗中控制了安魂洞天,擁有許多太古魂獸,暫時舍棄兩頭算不了什么。反倒是氣海老祖最該珍惜的時機沒有抓住,他原本想要干擾幽魂,此刻反被幽魂干擾,浪費了戰機。
  魔尊幽魂揚長避短之余,更在汲取青仇的力量,不斷壯大自身,同時還極大地削弱青仇。整體而言,他是大賺特賺。
  這一輪交鋒,只是戰斗的微小縮影,卻能展現出幽魂豐富至極的戰斗經驗,高瞻遠矚的戰略眼界。他對戰斗的把控程度,是如此的周密,毫無破綻,令方源這等人物也感到窒息。
  方源自然不會甘心,一面積極修補龍宮,蠢蠢欲動,一面令氣海老祖出手,再掀攻潮。
  幽魂一心三用,一方面鎮壓龍宮,黑煙渦流不斷對其剿殺,一方面迅速吞吸青仇的魂獸力量,一方面催動殺招,抵擋氣海老祖攻勢。
  龍宮、青仇和氣海老祖都是當今天下的巔峰戰力,結果以三打一,都未扳回局面!
  實事求是而言,魔尊幽魂此刻的實力并不太過出眾,但他此刻對龍宮已經占據全面優勢,并且正克青仇,而對氣海老祖更是摸清了底細。
  “他的魂道手段一套又一套,招招之間交相輝映,緊密結合,是極其優異的戰斗體系。反觀我的氣海分身,因為經營時間太短,手段稀少,太容易被看透了。”方源本體洞察戰局。
  氣海分身主要的常規攻伐手段,就是陰陽大殺手。主要防御手段則是天罡布衣。底子太薄,放在魔尊幽魂這等存在的眼中,交手幾次后,就能立即做出針對性的對策。
  不管是戰力、眼界、經驗,魔尊幽魂都是世間巔峰。曾經的他可是縱橫天下,無敵世間的魔尊!
  而在歷代尊者當中,幽魂魔尊更是被天下公認的殺性第一。
  他是經過慘烈廝殺,一路浴血奮戰,在重重包圍中殺出一條血路的強者!
  在他的尊者寶座下,堆砌的是如山似海的白骨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