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82 幻沙轉影

幽魂不愧是一路殺上來的魔尊!
  換做他人,必定第一時間戒備,伺機突圍。wap.kanmaoxian.com而他的戰斗經驗太豐富了,落入陷阱,竟在第一時間順勢利用了這個機會!
  不得不說,他選擇的時機太好。
  方源一直遭受三方追殺,壓力巨大,到了這里終于安全,松懈乃是人之常情。
  幽魂以言語迷惑,暗中醞釀殺招。他的這一招毫無聲息,當今五域也就南疆武庸的斂息手段可以有望比拼一二。因此一經催使,幽魂立即改變局面,將方源的脖頸死死抓住。
  而幽魂這一手,極其不凡,名為碎魂手。此招非得近身,肉身相搏方能發動。
  要知道蠱仙爭斗,鮮少肉搏。絕大多數都是遠攻遙戰,唯有極少數流派諸如變化道、力道以肉搏為主。碎魂手殺招施展的范圍極短,弊端很大,但仍舊被幽魂掌握,不忍割舍,正是因為它一旦中招,威能奇大,中招之人不可掙脫,有一錘定音之效。
  下一刻,碎魂手悍然發動!
  方源臉上再度泛起微笑,幽魂卻是面色陡然陰沉下來。
  他手中的“方源”,迅速沙化,迅速飄散消失——竟是一個沙作的傀儡!
  漫天的黃沙飛舞,從中傳出方源的贊嘆聲:“果然精彩!陸仙友,不枉費你消耗如此大的精力和時間,特意布置了這座幻沙轉影戰場。”
  方源的聲音毫不遮掩,魔尊幽魂冷哼一聲,立即尋覓聲跡,穿透漫天飛沙,殺到方源面前。
  幽魂再次出手,方源卻不閃不避。
  下一刻,方源崩潰,再次化為無數沙碩散去。
  魔尊幽魂終于罕見地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陸畏因的聲音接著傳來:“方源仙友謬贊。實在是幽魂仙友太過強大,在下不得不祭出最厲害的戰場殺招。也不瞞仙友,這片戰場雖來源于樂土真傳,但也經過幾代人推陳出新,有著不少變化。剛剛的這一層變化,便是沙傀替身,可以混淆敵人感知,吸引敵人火力。”
  “陸畏因,你在南疆的菇人樂土不想要了?枉我當初影宗還特意放你們一馬。”魔尊幽魂冷喝,雙目死死盯著不遠處陸畏因的沙傀。他知道方源、陸畏因故意開口,是想打擊自己的士氣,不斷施加心理壓力。
  高手對決,每一番言語都是一場交鋒。尤其到了信道蠱仙手中,他們的話更是犀利,一字一句皆如刀槍,對手萬不能有絲毫松懈。
  方源卻不理睬魔尊幽魂,而是繼續對陸畏因道:“如此威能的戰場殺招,的確不枉費我損毀了兩座仙蠱屋來充當誘餌,降低這老不死的戒心。接下來,就得靠陸仙友出手了。”
  方源渡劫的情況,陸畏因是知曉的。甚至,方源手中的自在天痕殺招,也是陸畏因的饋贈!
  事實上,方源并不相信陸畏因。他逃跑的首要目標并非地淵,而是瘋魔窟。看。毛線、中文網方源對陸畏因并不知根知底,五百年前的記憶中關于陸畏因的內容也并不多。
  眼下,不僅是魔尊幽魂被困在幻沙轉影戰場中,方源也同樣如此。
  而且方源的兩座仙蠱屋龍宮、萬年斗飛車都已損毀,蠱蟲損失極多,拿回來的核心仙蠱稀少,且各個帶傷。
  幽魂獰笑:“方源,你可要乖乖藏好。也許,陸畏因能放你出去?呵呵呵,不過不要緊。樂土已逝,不管何等的土道戰場都困不了我多久。一旦讓我明白這當中的奧妙,那就是你等的死期!”
  陸畏因沒有答話,而是發動戰場。
  魔尊幽魂周圍的黃沙疾飛,一道身影從飛沙中闖蕩而出,是方源的氣海分身。
  氣海老祖見到幽魂,猛地一愣,似乎是剛剛在漫天飛沙中一路直闖過來,并沒有料到魔尊幽魂在這里的樣子。
  但下一刻,氣海老祖就立即出手,施展氣道手段,攻向幽魂。
  幽魂冷哼一聲,擋住攻勢,正要反攻,卻看到氣海老祖又被漫天飛沙吞沒,消失無蹤。
  幽魂立即順著方向追去,一頭扎入黃沙中,卻根本發現不了氣海老祖的去向。
  又一道身影襲來,是氣絕魔仙。
  幽魂正要打招呼,但卻看到氣絕魔仙神情不對,立即警惕起來。
  果然下一刻,氣絕魔仙也對他發動了進攻。
  幽魂抵擋,怒喝:“氣絕,你怎么回事?”
  氣絕魔仙卻是冷笑:“氣海老祖,既然你主動挑釁我,那我就讓你看看真正的氣道是何等威能!”
  聽了這話,幽魂頓時一愣,不禁想到:“難道說,這是土道戰場的另一層威能,可令敵我不分?”
  幽魂既然能將沙傀認作方源,而幽魂察覺不得。那么這片戰場能將他偽裝成氣海老祖,氣絕魔仙被蒙蔽也不奇怪。
  幽魂和氣絕魔仙交手,十幾個回合之后,氣絕魔仙負傷,又被漫天黃沙吞沒。
  接下來出現的是青仇。
  “幽魂,我要你死!我要你死!”青仇仍舊瘋狂,身上的九轉仙蠱氣息濃郁至極,讓幽魂也不由心頭一跳。
  就這樣,時而是氣海老祖,時而是氣絕魔仙,時而又是太古傳奇荒獸青仇。
  他們在漫天黃沙中時隱時現,對魔尊幽魂展開車輪戰!
  魔尊幽魂戰力卓絕,超出他們任何一位,但每當他剛剛占據一些優勢,位于幕后的陸畏因便立即轉換人手,讓魔尊幽魂無可奈何。
  魔尊幽魂被輪番圍攻,又被黃沙遮蔽,一時竟無法脫身,只能被動應戰。
  在戰場的后方,方源正在全力渡劫。吳帥則在他身側護衛,滿臉警惕之色。而在他的身邊,無數軍團蟻匯聚成一個空心的圓球,將他和方源護衛在內。
  至尊仙竅中,萬劫已經轉化成了滔天的洪水!
  洪水傾瀉,吞沒萬里。
  方源的小五域都受到殃及,大量小型資源點被徹底毀滅,小中洲的靈泉森林,小北原的骨葬場、攝心小河灘,小西漠的幽火龍蟒地坑、沙鷗土灘,小南疆的成龍丘、封天山,小東海的玉須湖都受到嚴重的損傷。而被方源重重保護的幾個資源點,也受到了強烈沖擊。
  方源損失慘重!
  沒有辦法,他已經拼盡全力。
  幸運的一點是,他的努力和犧牲并非勞而無功。被他煉化的天道道痕,已經多達二十多道!
  最初的萬劫是萬滅雷森劫,方源好不容易拿出了應對措施。天道道痕在天意的執掌操縱下,立即改變萬劫內容。讓方源之前的應對措施迅速失效。
  這種情況,若放在世間絕大多數的蠱仙身上,必是絕境。但對方源而言,萬劫的每一次變化都是給他留下的一次良機!
  皆因他手中掌握著石洞天機殺招。
  石洞天機殺招,能讓方源準確地預測到下一場災劫究竟是什么。盡管時間上可能無法準備充分,但這已經形成了某種質變。
  要知道災劫之所以麻煩和危險,最大的一樣原因就在于它難以預測。一旦被準確預測,那么災劫的威脅就要至少暴降數倍下去。
  當然,即使是被預測的萬劫,那終究也是萬劫。所以至尊仙竅中洪水泛濫,無數資源被毀。
  方源的確損失慘重,但這也并非壞事!
  萬劫的威能不斷下滑。因為天道的本質在于平衡,方源損失越重,失衡程度就越輕。哪怕有天意在此,也是遵從天道運轉之理的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天道道痕被方源煉化,并且他煉化的效率迅速拔高!
  第一步是最難的,方源不惜犧牲了全部的魂獸群來鑿開這場人生最大困境的邊角。
  他成功了!
  萬劫雖然仍舊肆虐,但方源已經得到了喘息,開始逐漸扳回局面。
  魔尊幽魂則陷入苦戰。
  陸畏因操縱的幻沙轉影戰場,令他陷入極大的被動境地。
  氣海老祖、氣絕魔仙、青仇、陸畏因甚至能合力出擊,一起圍攻幽魂。
  青仇被仇恨沖昏頭腦,曾經被幽魂屢屢利用,但到了這里,卻是被陸畏因隨意轉移,讓幽魂難以利用。
  狂風呼嘯,黃沙飛天。忽然間細沙凝聚成石,一邊自轉,一邊疾飛。
  剎那間,萬千飛石鋪天蓋地,籠罩魔尊幽魂。
  魔尊幽魂揮手,甩出煙霧漫漫。飛石小半消弭在黑霧之中,大半卻射透黑霧,殺奔到魔尊幽魂的面前。
  魔尊幽魂身形陡然消散,再出現時,已經在戰場的另一邊。
  他幾乎躲過了所有的飛石,但這些飛石落入飛舞盤旋的黃沙中后,迅速還原成漫天沙碩,
  然后這些漫天的沙碩,又再次凝聚成形,形成黃色圓滑的飛石,射向魔尊幽魂。
  “這一招名為飛沙轉石,還請幽魂大人品鑒一二。”陸畏因從容的聲音傳來。
  “雕蟲小技耳。”幽魂低嘯一聲,身軀一震,頓時黑煙滾滾,以他為中心,向四面八方天上地下瘋狂蔓延。
  “轉。”幽魂消失在濃郁的黑煙中,再度輕喝一聲。
  下一刻,黑煙便像是渦流,開始瘋狂旋轉。幽魂便是最中心的一點,一邊釋放黑煙,一邊吞吸黑煙。
  飛石射進黑煙當中,立即被腐蝕成沙,然后就被黑煙卷席,被幽魂吸入自家仙竅里去。
  這番應對,讓陸畏因都稱贊一聲:“妙啊,不愧是幽魂大人。不過,我這戰場殺招的位置可是精挑細選,坐落在地脈節點之上。幽魂大人您即便吞吸再多的飛石,我的這片戰場也能隨時從地脈中汲取到充沛的地氣,時刻補充。所以,除非將地脈的力量全部耗盡,這些飛石便是無窮無盡。”
  這番話卻未打擊到幽魂,這位曾經的魔尊反而冷笑一聲,殺意凜然:“陸畏因,你以為我這一招是為了破解你的飛沙轉石?”
  “不好。”陸畏因失色,已是來不及應對。
  下一刻,就見漫天黃沙飛墜落地,幻沙轉影戰場的一層威能被黑煙腐蝕消融,還原成了一片黃土大地。
  “唱沙作米殺招竟被破了。如此之快!”陸畏因臉色難看。
  幽魂暗度陳倉,表面上是對付飛沙轉石,實際上卻一直瞄準著唱沙作米。而今此招被破,再無沙傀作梗。
  氣絕魔仙看清真相,而方源也露出真正的位置。
  “方源,你還想躲藏多久?”幽魂撲向方源,沒有絲毫猶豫。
  吳帥出手抵擋,但軍團蟻撐起來的防線,幾乎瞬間被幽魂殘暴撕裂。
  一記暗黑魂球迅速飛射,幾個呼吸之后,就來到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方源一直盤坐,此刻睜開雙眼,淡淡一笑:“我不需要躲。”
  轟隆!
  一座仙蠱屋陡然現身,罩住方源和吳帥。
  暗黑魂球擊中仙蠱屋,爆發出恐怖的威能。然而這座仙蠱屋卻像是一座雄山,巋然不動!
  “你竟還有一座仙蠱屋?!”這一刻,幽魂瞳孔微縮,眉頭大皺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