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83 幽魂堵得慌

一座仙蠱屋陡然現身,橫亙戰場。看。毛線、中文網
  它像是一座山,并不高。山體從下往上,分出了明顯的層次,表面圓潤。所以它又像是一座塔,用數十座大小遞減的巨鼓堆疊起來。這座仙蠱屋通體黃褐,還有一層氤氳的沙土籠罩表面,帶給人厚重和安穩的強烈感覺。
  八轉仙蠱屋——安土重山堡!
  這座土道仙蠱屋乃是方源探索夢境的意外收獲。它和絕大多數的仙蠱屋都有所區別,最本質的不同,是這座仙蠱屋并無一只核心仙蠱,而是以仙道殺招為核心組建的。
  安土重山堡的核心殺招有三,最核心的是積土為山殺招。
  此招十分奇特,不用于攻伐,也沒有騰挪、治療等等威能。此招之下,蠱仙能夠隨意堆疊土道蠱蟲,使得它們自行組成仙蠱屋。即便催動殺招的蠱仙的陣道境界一片空白!
  掌握了這個殺招,也就掌握了安土重山堡這座仙蠱屋的根!
  所以,每座安土重山堡的形象,都會有所不同。甚至,同一座安土重山堡,也會因為增添進去的土道蠱蟲不同,而產生不同形態和威能上的差異。
  方源建成安土重山堡已有許久。他從夢境中得到完整的建設圖紙,又從蒼藍龍鯨等處得到大量的土道仙蠱。事實上,他在宿命大戰之前,就已經擁有了這座八轉仙蠱屋!
  此刻安土重山堡被方源拿出來,立即改變了戰局。
  魔尊幽魂對方源的襲殺再度無效,陸畏因、青仇等人相繼出手,逼得他只得先行應付。
  “原以為方源他之前所言,只是虛張聲勢。他是被我逼迫太甚,這才不得不舍棄了龍宮、萬年斗飛車兩座仙蠱屋。現在看來,他竟真有意誘使我陷入埋伏之中!”魔尊幽魂不免心頭微沉。
  說實話,方源舍棄兩大仙蠱屋的舉動的確大大降低了他的戒心。畢竟龍宮、萬年斗飛車都相繼毀滅,無法不讓人感覺方源已是窮途末路。
  沒想到方源竟還藏了這么一手!
  陸畏因也感到驚異,心中不由暗想:方源為了引誘幽魂,甘愿付出這么沉重的代價。看1毛線3中文網這是對他的一種信任?還是初次合作的一場考驗?
  實際上,方源也是情非得已。
  這座安土重山堡他雖然一直藏在手中,但有一項重大缺憾。那就是飛行速度太慢!若是有一份仙蠱屋的移速排行榜,方源的這座安土重山堡必定是墊底的,毫無懸念。
  坦白來講,安土重山堡可謂是仙蠱屋中的烏龜,移動之緩慢,只比仙陣好一些,簡直是慘不忍睹。不過有得必有失,安土重山堡在移速上有重大缺陷,但在防御方面卻是強得可怕!
  若是魔尊幽魂、陸畏因等人知曉安土重山堡的優缺點,也就明白了方源的一些虛實了。
  之前戰斗中若取出安土重山堡,方源根本跑不遠,只會淪為癡呆的靶子,飽受幽魂等人的轟擊。方源雖然有了短暫的安穩時間,但其他勢力卻更加從容調兵,集結手段絞殺方源。
  方源可不能在一處地點久留。這可是中洲,天庭的地盤,即便天庭式微,也有中洲十大古派虎踞龍盤!
  而現在方源取出安土重山堡來用,效果卻是翻天覆地的差別。
  魔尊幽魂一邊抵擋陸畏因、氣海老祖等人的圍攻,一邊不忘攻擊安土重山堡。
  安土重山堡屹立不倒,巋然不動!
  饒是幽魂這樣的存在,也大感難受。他的首要目標就是方源,從未變過。但此時要攻擊方源,非得破除這座仙蠱屋。這個巨大的障礙,讓幽魂的心都不禁有些堵得慌。
  若是幽魂不管方源,專心對付這片戰場和這些敵手,又是給方源珍貴至極的休整時間。這是幽魂極不想看到的。
  激戰中,幽魂看向青仇,打算再次以它為突破口。
  但陸畏因早有注意,一看到幽魂有針對青仇的跡象,便立即催動戰場殺招,將青仇挪移出一段距離去。
  青仇只針對它宿命中最大的仇人,也就是幽魂。陸畏因此舉并不是幫幽魂,而是幫它,所以根本不會惹來青仇進攻。
  幽魂的算計被提前破解,便向氣絕魔仙傳音:“氣絕,你來主攻,攻破了這座仙蠱屋,酬勞會讓你絕對滿意!”
  氣絕魔仙猶豫了一下:“幽魂,你的戰力比我還要強大一籌。你做不到的事情,我怎么能做到?”
  幽魂冷哼一聲:“誰說我做不到?只是耗費些功夫罷了。你我之間缺乏配合,眼下最適宜的便是我來對付這片戰場和敵人,你來攻伐方源。你擁有天地秘境兮,只要愿意付出代價,攻破這座仙蠱屋又有何難?”
  幽魂以方源為首要目標,但此刻卻是要暫且將目標轉移。一是幽魂一眼看破這座仙蠱屋防御極高,要攻破它耗費太大;二是幽魂只是和氣絕合作而已,聯合的關系相當淺薄,因此氣絕也是一個不穩定的因素。幽魂讓他來攻,是防備氣絕,降低意外發生,同時也能主力突破戰場,伺機而動,更為安全穩定。
  幽魂乃是千古殺性第一,卻絕非喪失理智,被殺欲沖昏頭腦的蠢蛋。
  氣絕魔仙當然也不愿自己被戰場所困,他并不懷疑幽魂突破戰場的決意。
  他思考了一下,笑道:“我的兮地的確能攻破這座土道仙蠱屋,但代價高昂至極。畢竟我是氣道,并非土道。很可能事成之后,兮地損毀殆盡!不過這筆買賣也不是不能做。關鍵是要看幽魂你,又能付出何等酬勞,讓我做出如此巨大的犧牲呢?”
  “怎么,你覺得我拿不出來嗎?”幽魂當即反問。
  “你是尊者,底蘊超凡,令人期待!不過直到現在,你給我的那些真傳雖然種類繁多,卻是缺乏亮點,實在叫我有些失望。”
  “哼!恐怕在你看來,唯有尊者傳承才算亮點。”
  “這是當然。”氣絕魔仙語氣相當直接,“能入我法眼的,也唯有尊者真傳。說實話,幽魂真傳我就很感興趣!”
  氣絕魔仙乃是積年老魔頭,在此情景下,竟獅子大開口直接索要幽魂的魂道真傳。此舉毫不要臉,十分無恥。
  幽魂自然不肯充作冤大頭,語氣強硬地回絕道:“氣絕,你可別忘了我們的目標!你若現在還不出全力的話,怎可能斬殺得了方源?搞不好你我都會陷在這片戰場之中,淪為別人的獵物。”
  氣絕魔仙沉默。眼下情勢的確緊張,土道戰場深不可測,他還未探到底。
  氣絕魔仙剛剛的要價也只是試探,既然幽魂如此強硬,那還是先彼此合作,先渡過眼前難關才是。
  盡管幽魂破解了這片土道戰場的一層變化,但陸畏因、青仇、氣海老祖的圍攻,仍舊帶給他巨大的壓力。
  氣絕魔仙雖然死死克制方源的氣海分身,但在陸畏因的掌控下,氣海老祖盡量不和氣絕魔仙交手。反倒是青仇時常被利用,這頭夯貨敢打敢沖,瘋狂得不要命,令氣絕魔仙相當為難。
  戰場殺招很難鋪設,但一旦鋪設成功,蠱仙擁有的地利將十分巨大。
  陣道、奴道都是可以以一敵眾的流派,因為這兩個流派一旦充分發揮出來,實力上限都會很高。
  而這座幻沙轉影戰場,底子是樂土仙尊所創的殺招,被后人改良之后,更顯威脅。并且這座戰場如今位于地淵,結合了地脈,借助無窮無盡的地力,讓幽魂、氣絕都感到了困窘。
  至尊仙竅中,萬劫仍舊在持續著。
  萬劫的內容再次發生了變化,從傾天洪水,浩蕩滾滾變成了燎原烈火,灼燒覆蓋,升騰無窮熱浪。
  “我煉化成功的天道道痕,已經突破半百了!”方源有了新的進展。
  每一次萬劫的變化,都是他的危機。
  危機——既有危險,又是機遇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