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87 置之死地而后生

災劫持續不斷,人祖的骨架開始顯露出金芒。看。毛線、中文網
  災劫越發狂暴,人祖的骨架被不斷燒灼,變得金光燦爛。
  人祖開始挺直腰板,昂首挺胸,忍受萬千折磨,渾身骨骼宛若黃金澆筑,直直地站在災劫當中。正是萬劫金骨。
  而在人祖的骷髏腦袋上,也逐漸生長出了一個冠冕,便是通天骨冠。
  人們所承受的災難,將成為他們來日的桂冠。
  雖然災劫仍舊持續著,但人祖這時終于有了開口的能力:“我知道,宿命必有安排,災劫就是它對人的安排!但我能堅持下去,任何看似不可忍受的災劫,其實對于我來講,都能忍受得住。”
  強蠱驚疑不定。
  自己蠱卻是恍然:“我明白了。人啊,你是從平凡深淵中走出來的人。所以你能忍受不可忍受的災劫呢。”
  強蠱見災劫也收拾不了人祖,只好強自鎮定:“人啊,你可別賴皮。你有希望蠱,災劫會一直持續下去。難道咱們之間的賭約,就任憑你這樣拖延下去嗎?我可不管!災劫這事,就當你過了。現在該輪到我們吃你了。”
  “你想吃我的什么?”人祖嘆息道。
  強蠱哈哈大笑,指著人祖的胸骨處:“接下來,我要吃你的心!”
  人祖微微一震,強蠱的選擇太致命了,人若是沒有心,該怎么活呢?
  “快把你的心都拿出來,讓我們吃!”強蠱迫不及待喊道。
  人祖苦嘆,猶豫了一下,他先將同情之心取了出來。
  強蠱直接將同情之心,投入到困境的脖頸中,直接落入肚里去了。肚皮漲大了一點。
  困境中,人常常先失去同情之心。
  人祖接著又將高尚之心取出來,困境吞了,肚皮漲了不少,有些難以消化的樣子。
  人祖再將自己原來的本心取出來:“希望蠱啊,快離開吧。我可不想連累你。”
  希望蠱寄居在人祖的本心中,卻是沒有飛出來,它道:“我才不走呢,這就是我的家。人啊,你索性連我也丟進去吧,我并不怪你。”
  人祖無奈,在強蠱的催促下,又將本心取出給困境吃了。
  困境吃了之后,肚皮又漲大許多。看‘毛.線、中.文、網
  困境也常常讓人失去希望。
  沒有了希望蠱,困擾人祖一身的災劫便逐漸消失了。這讓人祖壓力大減,卻又悵然若失。
  “快,人啊,把你最后一顆心取出來,給我們吃!”強蠱指著人祖胸膛中的孤獨之心。
  人祖猶豫為難,孤獨之心不僅是自己蠱的寄托之所,更是他最后一顆心。沒有了這顆心,人祖的性命也就不保了。
  強蠱大笑威脅:“快!你若不拿出心來給我們吃,我們就直接動手,把你整個都吃了!”
  自己蠱已被欺騙,它滿不在乎地道:“人啊,你給他們就是。我無所謂的,你也不會死!我們是最強大的。”
  “給我!”強蠱一把奪過人祖手中的孤獨之心,直接順著困境脖子上的傷口,將其投入到它的肚子里。
  這下,人祖徹底沒有了心。
  他直接栽倒在地上,沒有了生息,再也爬不起來。
  人祖死了。
  “人啊,你死了,我們也自由了。”規矩蠱飛走了。
  “沒有辦法,人遇到了他一生中最大的困境。”勇氣蠱、刃蠱等等也接著飛走。
  人祖的尸體上,只有自己蠱不斷盤旋。態度蠱也想走,但被自己蠱死死拽住,沒有得逞。
  強蠱歡笑:“哈哈哈,人啊你也不過如此。咦?困境你怎么了?”
  強蠱寄托的困境,捂住漲大到極致的肚皮,疼的滿地打滾。
  孤獨極難排解消化,越強大的困境中越顯得孤獨。
  轟!
  陡然間,困境的肚皮猛地漲破了。
  人祖的孤獨之心,還有他的皮、肉凝聚成了一個男孩。
  強蠱目瞪口呆:“你是誰?”
  男孩叫道:“我就是人祖的兒子——大力真武!”
  話音未落,他跳起來,一把抓住了強蠱。
  強蠱使勁掙脫,自己蠱趁機飛上來,咬了它一口。
  強蠱受傷,虛弱了。
  “哪里逃!”大力真武大叫一聲,直接一把抓住強蠱,將它按進自己的胸膛。
  強蠱落入他的胸口,被關押在了心房之中,怎么也出不來。
  “別白費力氣了。這是我的勃勃雄心,你是出不來的。”大力真武大笑。
  隨后,他從困境的尸體中找出了人族的其他幾顆心臟,放回到人祖的胸膛中。
  人祖又重新活了過來!
  ……
  毫無疑問,人的心乃是動力之源,是人一身的致命弱點之一。
  幽魂開創的食道殺招吃心,相比較吃苦、吃虧兩招,明顯更加優秀。后兩招即便擊中敵人,也只能在勝敗的天平兩端增添砝碼。而吃心殺招卻是致命至極,一旦中了,若無提前防備,幾乎便能定局!
  這是能致勝的手段!!
  方源中招。
  安土重山堡防御極其出眾,這不假。但是蠱仙流派眾多,偏偏食道流傳很少,很少有針對食道的防御。所以在宿命大戰中,西漠一方的眾多仙蠱屋面對天庭兩仙聯合施展出的——坐吃山空食道殺招,盡數中招,無可奈何。
  方源也掌握了一些食道傳承,同時他也深知幽魂擁有著深厚的食道造詣。
  安土重山堡在方源的組建之下,當然可以防備食道。
  然而,眼下的安土重山堡已是被幽魂打破!
  即便完整的安土重山堡,也難以盡數擋下吃心殺招,仍舊會讓方源中招。
  一瞬間,濃郁的死亡陰影籠罩到了方源身上。
  他無法掙扎,無力掙扎!
  至尊仙竅中的天道似有所感,竟然主動停止演化萬劫,全數擴散,束縛方源全身。
  方源無法調動手段防御,只能靜靜等死。
  陸畏因見機不妙,連忙調動土道戰場,黃沙凝聚如蟒如龍,糾纏在幽魂巨人身上,迅速勒緊,企圖禁錮幽魂。
  幽魂冷笑,數百只手臂勉強撐住,防御得很消極。他的四只眼眸仍舊死死地盯著方源,絕大多數的精氣神都催谷著吃心殺招。
  “糟糕!”陸畏因的一顆心猛地沉下去。
  氣海老祖、吳帥更是心中冰涼一片。他們拼命攻擊,卻換不回幽魂的一個回眸。
  幽魂寧愿重傷,也死死抓住這個戰機。
  他一定要將方源致于死地!
  “我……就要結束在這里了么?”方源腦海還是一片干涸,很少的念頭在調動。這是剛剛催動氣海無量殺招的后遺癥。
  幽魂真的太強大了。
  不愧是曾經的魔尊!無敵于天下的男人!
  那個時代,他殺得全天下一片昏暗,無人敢發出聲響,億萬萬生靈只能在他的陰影中瑟瑟發抖。
  直至樂土仙尊出世,拼搏一生,才為天地萬命治愈身心傷口。
  幽魂在還未全力發揮的時候,個人戰力和周圍對手差距不大,卻始終把持著整個戰局。等到他完全爆發的時候,戰力暴漲,立即和周圍拉開差距。更讓人絕望的是,他的每一次選擇都是如此犀利陰狠,立竿見影,不給對手留下任何喘息的機會,更遑論生還的余地。
  “不,就算只有一絲希望,我也要嘗試到底!”方源無法調度任何手段,不過就算能動用殺招,也防備不住吃心。
  除非是有逆流護身印!
  方源滿臉痛苦之色驟然消失,嘴角上翹,流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,極其耐人尋味。
  下一刻,他驀地出聲大喝:“你此時不出手,還待何時?氣絕!”
  幽魂一對眼睛鼓瞪,一對眼睛卻同時瞇起:“這是……方源故意詐我?不對!”
  幽魂的一個頭顱回轉,正看到氣絕魔仙對幽魂動手!
  轟!
  氣絕魔仙催動殺招,頭頂上的兮地竟若流星一般,兇猛飛射,重重地砸在幽魂的背上。
  幽魂被打得趔趄,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。
  噗噗噗噗!
  他渾身上下陡然破開許多大洞,像是漏氣一般,無數晦暗的魂氣順著大洞,向外噴射。
  不僅如此,幽魂環繞周身的上百只粗壯黑臂,在瞬間掉落下來,宛若枯朽腐爛的樹枝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