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89 反制幽冥

哧——!
  幽魂巨人身體上的一些地方,破漏開來,竟形成大大小小的破洞。看.毛.線.中.文.網從破洞中不斷地有漆黑的魂氣,向外急速噴射。
  而隨著魂氣的劇烈外泄,幽魂巨人的龐大身形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縮小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陸畏因眼中精芒爆閃:“難怪幽魂之前,一直都操縱肉身作戰,沒有直接變化魂魄巨人。原來此招只是他的爆發狀態,難以持久,并且大有隱患!”
  幽魂巨人連忙療傷,封堵周身破洞,阻止魂氣外泄。
  他一邊療傷,一邊以攻代守,全身上下數百只手臂四處揮舞,打得陸畏因等諸仙四處避退。
  幽魂的態勢居然比之前都還要兇猛三分!
  但陸畏因等人卻是沉穩鎮定,士氣飆升,皆因他們都看到了勝利的契機!
  “給我爭取時機”氣絕魔仙忽對陸畏因等人傳音。
  陸畏因沒有絲毫猶豫,立即調動戰場,濃濃風沙將氣絕魔仙形跡掩蓋。
  風沙環繞之中,氣絕魔仙滿臉肅穆之色,幾乎全部心思都放在仙竅之中。一記全新的殺招,被他小心翼翼地緩慢醞釀,一步步逐漸成形。
  幽魂意識到不妙,立即殺向漫天風沙之中,企圖破壞氣絕魔仙的神秘殺招。
  氣海老祖、吳帥拼命攔截,但難擋幽魂鋒芒。
  青仇撞去,又被幽魂輕巧躲開。
  眼看著幽魂就要逼近氣絕魔仙,陸畏因挺身而出。
  他防御手段極其出眾,攻堅能力則遠遜,但在此刻最能糾纏幽魂!
  幽魂巨人和陸畏因交手,打得陸畏因嘴鼻噴血,一時間竟不能突破后者的阻截。
  氣絕魔仙得到關鍵時間,冒險將殺招醞釀完畢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兮兮!
  只見他頭頂上的兮地,大放玄光,照準幽魂。玄光巨柱中,幽魂嘶吼,吼聲中竟流露出了一絲慌亂的意味。
  玄光巨柱爆發發出一股恐怖絕倫的吸攝巨力,將一股股漆黑的魂氣,從幽魂巨人的體內強奪硬取!
  幽魂巨人體型迅速縮水,種種魂道招數的威能也隨之暴降。
  幽魂面沉如水,接連打出食道殺招吃苦、吃虧。
  氣絕魔仙中招,身軀巨震,差一點就要維持不住殺招讓幽魂脫困。
  關鍵時刻,陸畏因強振精神,手指氣絕魔仙,分別發出兩記黃光。看1毛線3中文網
  一道黃光,落到氣絕魔仙身上后,旋即蔓延整個戰場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眾生皆苦!
  一瞬間,在場諸仙都感到了苦,就連幻沙轉影戰場也在分擔吃苦殺招的威能。
  第二記黃光深入氣絕魔仙的體內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吃虧是福!
  氣絕魔仙因此受益,身上傷勢迅速復原,令他哈哈大笑。
  幽魂面沉如水。
  陸畏因施展了兩招,氣息虛弱到了極點,立即被黃沙卷走。
  風聲中傳出他的聲音:“魔尊幽魂,你作惡多端,為禍世間。當年多少蠱仙敗在你這兩記食道殺招之下!樂土仙尊大人便因此開創了這兩招,專門針對你的手段!”
  太針對了!
  幽魂處境瞬間十分被動,因為他的這兩記殺招都被破解了。
  一旦殺招被破解,任何蠱仙都要陷入被動,幽魂也不例外。皆因對付他的人,同樣是尊者存在,并且這一對付,就對付了一輩子!
  吃苦、吃虧殺招都被針對,幽魂有心想用吃心殺招。
  這一招是他晚年所創,幾乎沒有用過,樂土仙尊破解的可能性極其渺茫。
  但幽魂卻做不到這一點。
  他剛剛催動的吃心殺招,是損毀了多只魂道仙蠱,消耗了海量食道凡蠱,付出極大的代價,才強行催動成功的。
  也就是說,短時間內,他無法催出第二記吃心殺招。
  正因為這樣,幽魂才一直扣著吃心殺招,從不輕易動用。
  幽魂脫困以來,先攫天庭庫藏,再吞安魂洞天,盡奪底蘊。幽魂全力恢復,重新崛起的效率極高!然而,不可否認的是,他在食道方面的仙蠱,搜尋到手的極少,難以發揮出食道方面的實力。
  食道流傳很少,這既是幽魂的優勢,也成了幽魂的劣勢。歷代的食道蠱仙太過稀少,自然食道仙蠱也就稀缺罕見至極了。
  給幽魂恢復的時間終究還是短了些!
  自這一場圍繞方源的追殺戰開啟,幽魂展現出的魂道殺招就一直層出不窮,讓人疲于應對。
  但是食道上,幽魂掌握的殺招只有區區三招。并且其中的吃心殺招,還是幽魂極力強堆出來,是只能運用一次的底牌。
  幽魂的魂道殺招,數目眾多,詭異和恐怖兼具,令人難以應付。但是食道方面,可謂乏善可陳。區區三招,對于戰斗這么久的陸畏因等人而言,想不熟悉都難!
  就像方源的安土重山堡,剛取出來用的時候,帶來驚愕。但是交手幾輪下來,安土重山堡也被不斷刺探,底細逐漸暴露,氣絕、幽魂迅速熟悉。
  底牌這種東西,向來都是越用越少的。
  幽魂的兩記食道殺招被陸畏因針對,立即遭受反噬,受傷頗重!
  殺招是不能亂用的,一旦被針對,下場很是糟糕。
  但幽魂此舉絕非失誤,剛剛那番戰況,魂道殺招已經難以改變戰局。食道殺招是最明智的選擇!
  但是陸畏因刻意謀算,他到底只是樂土仙尊的傳人,并非本尊。陸畏因故意隱藏這兩張底牌。幽魂之前已經用過吃苦、吃虧殺招,但陸畏因都暗自隱忍下來。終于到了最關鍵時刻,他這才一舉施展,創造出最大的戰果!
  “冥幽,我要殺死你,殺死你!”幽魂遭受重創,青仇咆哮殺來!
  它瘋狂若癲,奮不顧身,滿臉的扭曲之色,雙眼通紅,眼眶都被撐得裂開,流出青黑之血。而它的身軀,數百傷口如洞,密密麻麻,仍舊不斷飆血,傷勢讓人觸目驚心。
  “真是奇妙造物。”一瞬間,幽魂巨人瞇起了雙眼。
  幽魂在魂道方面的造詣,絕對是古往今來第一人。他開創魂道,世間才出現魂獸。因此他對魂獸的了解,極其深刻,無人能出其右!但是青仇不一樣,它的內里已經有了一種不同的質變。
  青仇對自己襲殺,幽魂巨人不驚反喜!
  交手以來,幽魂屢屢在青仇身上獲益。青仇對于其他人而言,是絕對的大麻煩,甚至能夠致命。但對幽魂來講,它就像是一場及時雨,來的真是時候,能夠讓幽魂汲取力量,迅速恢復!
  情仇沖的極快,它是真的不顧性命。
  一生唯一的仇敵近在眼前!
  但記憶浮現,讓它視野一陣朦朧。
  “逃,快逃啊!”
  “誰能救救我呀,青家老祖宗們,你們怎么還不出手?”
  “爹!娘!你們在哪里啊?”
  ……
  哭喊聲、驚嚎聲充斥整個青州。
  黃沙漠風吼,青州暖風流。
  這里是西漠青家的福地大本營,坐落在西漠一處的美好綠洲。
  砂巖若山,靜湖若海,綠樹成蔭,生機勃勃。然而現在,這一片世外的桃源,青家族人的美好家園卻成了人間地獄。
  恐怖的殺戮在進行,血流漂櫓,無數蠱師絕望地反抗,卻不能給兇手造成絲毫的麻煩。
  年輕的幽魂,來自南疆蠱仙界的冥幽一身黑袍,傲立蒼空,每一次隨手一擊,都帶走成千上萬的生命。
  他俯瞰腳下,無數人群臨死前的狂奔,像是可憐的蟻群。
  “青家,你們是堂堂的西漠超級勢力,還要躲到什么時候?”冥幽冷笑挑釁,“真是令我失望,你們就這樣看著自己的親族如此慘死嗎?呵呵呵,所謂的青家,不過如此!”
  青家殘余的蠱仙,已是不多。
  此刻他們都在大本營福地的最深處,聽到冥幽的聲音,憤怒不已。
  “這個魔道崽子,囂張可恨!”
  “沒想到二家老竟死在了他的手中,委實叫人難以置信。”
  “我堂堂青家居然會落到如此地步,被一個區區冥幽逼得不敢出戰!”
  “不,這絕非冥幽一人之功。你們不覺得自從豆神宮的風聲走漏出去,就一直不太對勁嗎?”
  青家蠱仙們議論紛紛,有的神情悲涼,有的有心無力。
  “咳咳,說的不錯。”青家太上大長老從昏迷中蘇醒。
  “大長老!”青家蠱仙們驚喜,有的歡呼,“您終于醒了。”
  青家太上大長老卻仍舊臉色黑紫,氣息微弱。他在床榻上勉強坐起上半身:“冥幽恐怕早已和其他勢力勾連,一同暗算我族。冥幽是明面上的利刃,而其他勢力則牽制我方,心思歹毒。不久前,我為處理邊疆糾紛,爭奪超級資源點,遭受暗算戰敗,傷勢嚴重,難有戰力。而近期,家族在外的各個超級資源點,幾乎同時遭受魔道蠱仙的偷襲。現在族中仙蠱屋都派遣出去,大本營前所未有的空虛……咳咳咳。”
  “太上大長老,您要休息,不要過度操勞!”
  “是,這一切都由我們頂著!”
  “只要我們青家渡過此劫,勢必要讓那些陰險小人好看。”
  青家蠱仙們紛紛勸道。
  但青家太上大長老卻是微微搖頭:“你們不要去送死,冥幽戰力極強,本身定負沖天氣運,絕非簡單人物。我們之前是大意了,想要重視的時候,卻被其他勢力牽扯了精神和力量。現在要對付他,要十分慎重!”
  青家蠱仙們正一籌莫展,聽到青家太上大長老的話音,卻似還有他計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