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96 瘋狂

為了能沖垮天庭的包圍圈,長生天便和氣絕魔仙聯手,因地制宜,利用了地脈,徹底打破了秦鼎菱的圍殺局勢。看.毛.線.中.文.網
  劫運壇、氣絕魔仙鉆出地脈后,便迅速分開,皆是繼續向上層飛升。
  天庭的數座仙蠱屋也相繼在后段出現。
  秦鼎菱傳音方正:“攔住他們!”
  不消這個命令,方正早已蓄勢。
  轟!
  誅魔榜狠狠一震,暴射出血光巨柱,向劫運壇、氣絕魔仙橫掃而去。
  如此恢弘浩大的攻勢,讓妙音、黑莬身心大震。
  方正為了俘虜生擒三仙,一直是束手束腳,眼前的攻勢才是八轉誅魔榜真正的威能!
  血光巨柱強襲而來,劫運壇、氣絕魔仙紛紛出手抵御,一時間速度受阻,又被隨后趕來的秦鼎菱等人纏住。
  “干得好,方正!收拾了那三仙,你就匯合過來,齊力圍殺了這些人。”秦鼎菱再度下令。
  此時此刻,氣絕魔仙因參與幽魂伏擊戰,戰力暴跌一大截,但只要和劫運壇聯手,仍舊和天庭方面半斤八兩。秦鼎菱到底是何來的自信?
  “是。”方正滿臉嚴肅,剛剛接令,近處的白凝冰就猛地動手。
  事實上,白凝冰的冰道殺招早已蓄勢良久,但方正心中卻一直不以為意。他曾經操縱誅魔榜,對戰八轉冰道蠱仙冰晶仙王,中過雪民一族的鎮仙棺殺招。那場戰斗經歷,方正至今記憶猶新。和冰晶仙王相比,白凝冰不過是區區七轉,比冰晶仙王差太遠!
  然而,當這一招被白凝冰催出來后,方正的臉色驟變。
  白凝冰沒有攻擊誅魔榜,反而直接攻向妙音仙子、黑莬二仙!
  古月方正只得慌忙改變手段,血霧籠罩妙音、黑莬周身,在千鈞一發之際,擋下了白凝冰的殺招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瘋了!你對我們動手!!”妙音仙子驚出一身冷汗,破口大罵。
  “不!這或許是最好的辦法了。”黑莬神色震動,但旋即領悟過來。
  妙音仙子一愣,心頭恍然。
  紫薇仙子曾經是天庭的領袖,熟知天庭的一切。有關仙蠱屋的種種手段,都告知影無邪等人,當然不會落下妙音、白凝冰和白兔。
  皆因之前,即便是有魔尊幽魂領袖,但紫薇仙子等人沒有仙蠱屋,和長生天、天庭比較起來,無疑是勢弱的一方。看1毛2線3中文網
  紫薇仙子便增強情報,企圖彌補差距。
  古月方正對白凝冰這些人相當了解,同樣的,白凝冰等三仙對方正,對誅魔榜也了解甚深。
  尤其是仙蠱屋,一旦建成難以改變手段。越是優異的仙蠱屋,越是如此。
  為什么呢?
  就比如誅魔榜,它是八轉中頂尖的仙蠱屋。性能之優異達到某個極致,萬難改良。即便有什么改良的好點子,也未必試用于整座仙蠱屋。誅魔榜極其復雜,乃是無數蠱蟲相互協同,構建而成。改變一點,就影響全部,往往意味著全盤改變,這倒還不如重新建造一座新的仙蠱屋呢。
  妙音仙子并不笨,只是剛剛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而已。
  現在,她越想越明白:“南疆鐵家的鎮魔塔則最擅長囚禁拘拿,但天庭的誅魔榜是沒有拘拿手段的。天庭方面一定是對方正下達命令,要將我們都俘虜活捉。所以交手以來,方正攻勢都是束手束腳,直到剛剛對付氣絕魔仙和劫運壇,他這才拿出全力!”
  至于為什么俘虜她們三仙,這問題的答案顯而易見——還不是為了方源!
  紫薇仙子可是當著眾多天庭蠱仙的面,構建智道大陣,最終算出方源的真身位置。秦鼎菱豈會不清楚這些人的價值呢?
  舉一反三,妙音仙子立即又猜到:“看來方源是逃脫成功了,天庭方面便想要俘虜我們,今后利用我們算出方源的真身位置。他們雖然暫時沒有智道大能,但中洲十大派幾乎無損,有大量的智道候選人。而且紫薇仙子修行的紫薇真傳,早已貢獻給了天庭。智道大陣恐怕就在這真傳之中。”
  妙音仙子想到這里,又想到了白凝冰,不禁咬牙切齒:“白凝冰你這個瘋子!”
  但下一刻,妙音仙子又不由地瞪大雙眼。
  白凝冰的瘋狂原來比她剛剛所想,還要嚴重——白凝冰竟然故意撤銷了殺招白相,恢復了血肉之軀!
  “來啊,方正,動手吧!”白凝冰大吼,身若白虹,圍繞著誅魔榜四處飛射,打出無數冰錐。
  冰錐射到誅魔榜上,不能射穿,只徒勞地留下一些雪白冰跡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黑菟大笑,也學著白凝冰撤銷了自身防護,悍然參戰。
  “這個也瘋了!”妙音瞪眼暗嘆。
  黑菟狠辣陰毒,性情和白兔完全是兩個極端。狠起來的時候,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。
  三仙圍攻誅魔榜,尤其是白凝冰、黑菟舍棄了防御,幾乎將所有精力都投入到進攻端,方正一時間竟顧此失彼。
  他想要俘虜活著這三位女仙,不想失手將她們打殺。秦鼎菱關照過他,推算方源位置,線索越多越好。失手打死其中一位,就可能將來推算的時候失敗。方正深知自己肩負著極大的責任。
  但偏偏仙蠱屋誅魔榜最弱的一點,便是缺少活捉的手段。當初搭建誅魔榜,天庭的先輩們誰能要考驗這個?
  誅魔、誅魔,顧名思義,就是要誅殺魔道蠱修。干嘛活捉俘虜如此多此一舉呢?
  在這方面,秦鼎菱派遣誅魔榜來,似乎有些失察,但其實是她沒有更好的選擇。
  所有的天庭仙蠱屋中,論偵查手段就屬誅魔榜最強。方正修為雖弱一籌,但誅魔榜中存儲大量的八轉仙元,以及歷代誅魔榜主的意志,誅魔榜絕對能充分發揮出應有的戰力!
  然而,所有的仙蠱屋都有一個巨大的缺陷,那就是手段不靈活。
  誅魔榜同樣不例外,它是一件成品,很難修改。建成之后,手段是多少,各是什么,到了現在也基本如此,從未改頭換面過。
  方正陷入一個尷尬的境地。
  他憑借誅魔榜,穩居上風,白凝冰等三仙完全不是對手。但只憑誅魔榜,方正卻不能將她們活捉俘虜。
  單論手段靈活,蠱仙要遠勝于仙蠱屋。
  以往這個時候,歷代的誅魔榜主出手,也能解決難題。但如今的誅魔榜主方正,只是七轉修為而已。要讓方正離榜出手,不是給白凝冰等人翻盤的機會么。
  要是此刻,方正身邊有一個八轉蠱仙幫手就好了。
  但要什么幫手?
  在秦鼎菱等人看來,難道一座誅魔榜還不夠嗎?還需要幫手?
  天庭的人手早已經捉襟見肘,遠遠不足應付當下局面。
  “不,秦鼎菱大人的布置是合理的,只是我碰到了兩個瘋子!讓一切合理的調兵遣將,變得不合理了。”方正心道。
  誰能瘋狂到,在和強敵對戰時,完全不防守,只是進攻呢?
  這不是找死么?
  但白凝冰、黑菟偏偏就這樣做了。
  更絕的是,戰果還非常之良好。
  激戰中,白凝冰哈哈大笑:“古月方正,你不是想要報仇嗎?殺了我吧,你不是很想殺我么?動手啊!”
  古月方正沉默。
  白凝冰繼續叫囂:“所以你看,你不過只是天庭收容的一條走狗。你的仇敵就在你的面前,你卻連嘗試誅殺的勇氣都沒有。你比起你的哥哥方源相差得太遠了!”
  聽到這番挑釁之詞,不只是妙音仙子,就連黑菟也暗自震驚。
  她心道:“哼,我這樣完全舍棄防御,已經足夠瘋狂。但和白凝冰相比起來,完全是小巫見大巫了。”
  妙音仙子、黑菟提心吊膽,古月方正卻是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再次聽到古月方源的名字,他不由微微抬頭,仰望頭頂上方的血色文字。
  諸多血色文字組并成一張巨大的名單,名單中的排位和名字都在時不時的發生變化。
  而就在不久之前,名單榜首之位上的魔尊幽魂,已然消除,頂替他的是排在第二位的那個人——
  古月方源!
  敗天庭,毀宿命,殺幽魂!
  五域兩天第一魔頭!!
  方正苦笑。
  不管是何時何地,哪怕他成為堂堂誅魔榜主,方源的名字仍舊印刻在他的頭頂,方源的陰影仍舊籠罩著他的人生。
  “除盡誅魔榜單中的人名,是歷代誅魔榜主的宏愿。但我深知,自己絕非方源的對手。這一輩子,我都只能仰望他的背影,聽聞他的傳奇。但是……”
  “白凝冰!”
  “你在這榜單中,不過只是區區第二十七位。”
  “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?”
  “你何來的自信!?”
  方正厲聲大吼,話音剛落,誅魔榜猛然沖鋒,一個呼吸之后,就來到白凝冰的面前。
  狂風撲面。
  白凝冰已經躲閃不及,下一刻就要被誅魔榜直接撞得粉身碎骨,身死道消!
  “不!”妙音仙子心中暗呼,七手聯動,飆射狂暴玄音。
  玄音重重,后發先至,卻攔截不住誅魔榜。
  黑菟吐了一口鮮血,她催發的阻攔手段,同樣被誅魔榜蠻橫沖潰。
  兩仙只能絕望地看到誅魔榜撞中白凝冰,然后狠狠地碾壓過去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