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7 天下第一仙蠱屋

地淵戰場。看.毛.線.中.文.網
  轟!
  被天庭攻勢擊中,劫運壇狠狠一震,里面的冰塞川面沉如水。
  太古傳奇毛里球炸毛叫囂:“讓毛爺出去,將這些人轟殺成渣!”
  五行**師則呼喊道:“毛爺,這塊地方缺口太大,還請你和我一起出手修復啊。”
  毛里球悶哼一聲,一邊出手修理劫運壇,一邊不悅地嘟囔:“一味的挨打,真是難受!冰塞川,劫運壇給你這個小子操縱,你可不能墮了主人的威風啊。”
  冰塞川皺著眉頭,回應道:“毛里球,你不妨看看外面,有人可遠比我們更狼狽。”
  氣絕魔仙就是冰塞川口中所說的人。
  他的確狼狽萬分,魔尊幽魂的自爆讓他的兮地受損極重。而兮地是他重生以來的最大依仗。他雖然得到了不少優質真傳,但改良殺招還未夠時間。所以氣道殺招,幾乎都是老一套,唯有用兮地為核心的殺招,才能在等層次的戰斗中,真正拿得出手。
  但眼下,兮地重創,令氣絕魔仙戰力暴跌。
  “不能再這樣下去,天庭恐怕會有強援!長生天,我們要再聯手一次。”氣絕魔仙艱難傳音道。
  “眼下天庭是古往今來最為孱弱的時期,還會有什么強援?”毛里球嘀咕著。
  “不可大意。天庭的底蘊誰都測度不了。”冰塞川回應毛里球后,隨即答應了氣絕魔仙的聯手要求。
  他也感覺到不妙。
  于是,先是劫運壇陡然爆發反攻浪潮,為氣絕魔仙掩護。
  氣絕魔仙咬牙祭出兮地,勾動無邊地氣。
  劫運壇再度接手,將逐漸下垂的地脈又狠狠提振一把。
  “哼,故技重施,你們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!”秦鼎菱忽然離開仙蠱屋,來到外界,施展出一記運道殺招。
  殺招的金芒四下噴涌,冰塞川臉色驟變,像是被毒手咬中手指,連忙縮手。
  “好險!這記殺招隱隱克制劫運壇。稍差一步,劫運壇就要承受地脈壓力,被死死鎮壓在地脈中,無法脫身,淪為標靶。”冰塞川暗自低呼,秦鼎菱的手段超出了他的估料。
  沒有了劫運壇的主導,剛剛有抬升之勢的浩大地脈,又再次垂落下去。
  但氣絕魔仙、劫運壇之前的努力并沒有白費,一股股巨柱般的地脈支流,朝著天上地下、四面八方隨意噴射。
  一道地脈支流,宛若一道黃褐大河,貫穿誅魔榜和白凝冰三仙的戰場。wap.kanmaoxian.com
  三仙正艱難維持局面,抵擋著誅魔榜。
  白凝冰仍舊活著。
  之前她雖然被誅魔榜碾壓成渣,但在關鍵時刻,她再度施展出了白相殺招。
  誅魔榜躲閃開來,不愿墜落地脈支流當中。
  “天助我!”見到這一幕,白凝冰雙眼驟**芒,驚喜交加。
  她身形猛然暴漲,原本白冰小巨人只有一丈五六,此刻立即拔升到兩丈高度。
  “逃脫之機就在此時!”白凝冰向妙音、黑菟伸出雙手。
  后兩者猶豫了一下,還是任由自己被白凝冰的大手握在手心。
  白凝冰毫不猶豫,直接投身到地脈支流當中!
  “休走!”方正咬牙,連忙催動誅魔榜也沖進支脈之中。
  地脈恢弘至極,即便是支脈也是龐大無比,誅魔榜進入其中,也宛若河中的小魚小蝦。
  “不行,我們是逃不了的。誅魔榜畢竟是八轉仙蠱屋!”妙音仙子臉色慘然。
  就這么一會兒,白凝冰已經支撐不住。
  海量的土道道痕侵蝕她的全身,白相已經瀕臨崩潰,哪怕妙音、黑菟全力出手防御。
  白凝冰冷笑一聲,臨危不亂:“我們當然比不上誅魔榜。現在就看古月方正的決斷了。嘿嘿。”
  生死關頭,白凝冰卻是笑出聲來。
  她猛地轉身,再度撤銷了白相,露出真身。
  妙音仙子、黑菟姑娘已有覺悟,跟隨白凝冰返身沖向誅魔榜。
  “你們這是?!”古月方正愕然地看到白凝冰等人接連撤銷防御手段,他只得催動血色虹光,罩住三仙。
  三仙得到誅魔榜的幫助,總算是擺脫被地脈碾壓成渣的悲慘下場。
  古月方正卻是心中堵了一塊巨石!
  這算什么?
  他反倒成了白凝冰等人的助力!
  但古月方正又不得不這樣干,皆因他要完成秦鼎菱的命令,將這三仙活捉生擒。
  “古月方正,你有什么手段來活捉我們呢?若是誅魔榜有的話,你早就施展出來了吧。現在的情況,除非是你離開仙蠱屋,用你自己的手段!來吧,讓我們賭一把。”白凝冰說不出話來,只能在心中盤算。
  賭輸了,他們就要淪為階下囚,身不由己。等到自身價值被榨干,他們都要被斬首,成為天庭重振聲威的犧牲品。
  古月方正瞪大雙眼,死死咬住牙關。
  白凝冰賭贏了!
  方正并無獨到的手段將他們拘拿。
  除非他冒險,將這三仙納入仙蠱屋中來。
  方正若做出這個舉動,絕對是蠢透了!因為這根本是引狼入室。單憑方正一人,如何是這三仙的對手。
  “真是狡詐陰狠吶,不過那又怎樣呢?”方正從牙縫中擠出話,“被我俘虜,你們還有一段日子好活。現在你們卻只能死了。恭喜你們,你們拼盡全力作戰,得到了可喜的成果呢。”
  方正留下一句嘲諷的話,徹底放棄了白凝冰三仙,操縱誅魔榜鉆出地脈。
  強如誅魔榜,也不能在地脈中久留。就這么一回兒功夫,誅魔榜中的凡蠱已是損毀大半。
  沒有了誅魔榜的保護,白凝冰等人頓時遭受無窮強壓,生命垂危,掙扎在懸崖邊緣。
  “或許,方正的話是對的。”妙音仙子苦笑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。
  “那是什么?!”黑菟忽然低呼一聲。
  三仙小若蚊蟲,隨著地脈支流向前沖刷。在無邊的黃褐色中,忽然顯現出一個漆黑的洞口。
  “走!”三仙沒有其他選擇,一同在最后關頭,驚險無比地投入黑洞之中。
  幾乎與此同時。
  地表蔥蘢蒼翠的密林之中,紫薇仙子、影無邪、正元老人正秘密前行。
  “這個距離還不算安全,繼續走。”紫薇仙子見影無邪有些行動遲緩,立即傳音提醒。
  影無邪咬牙,神情滿是迷茫,語氣失落:“如今本體已經不在,我們接下來……”
  紫薇仙子認真地看向影無邪:“本體即便陣亡,我們還有你呀。影無邪,你可是分魂。從今日起,便是我等主上!”
  “可是……”影無邪卻毫無得意之情,心氣低落無比,“就連本體都戰敗而亡。偌大的天下,早已經不是幽魂的時代了啊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眉頭微皺,正要安慰,正元老人卻忽然出聲:“有情況,別動,讓我來!”
  下一刻,他催動殺招,身綻白光,迅速罩住三仙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天地微顫,密林中無數鳥獸亂走,轟鳴聲由遠及近,充斥天地。
  三仙仰頭,就見天空被染成碧綠之色,一座宏偉至極的仙蠱屋在高空懸飛而來,遮天蔽日,速度似緩實快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如此巨大,絕對是天下第一。而八轉的氣息澎湃如海,震懾萬物生靈。仙蠱屋內人聲嘈雜,人氣鼎沸,竟包含萬般生機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神帝城?!”影無邪驚愕。
  “神帝城乃是由豆神宮、帝君城組并而得。它不是固定在中洲地表人脈的最大集結點嗎?居然能夠轉移?”正元老人吃驚不已。
  紫薇仙子沉吟道:“此屋乃是元蓮仙尊手筆,此時出動必有緣由。奇怪,秦鼎菱為何不在之前的大戰中,將此屋挪來天庭參戰?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正元老人依賴著人道手段偵查,發現了端倪。
  “太強了,這座仙蠱屋太強了!”正元老人身軀微顫,為他的發現而震撼。
  “這座仙蠱屋中囊括萬民,充斥人道奧妙。它竟能搬遷人脈集點,隨處轉移!元蓮仙尊這個手筆真的太大,圖謀太過長遠,直至現在才展露鋒芒。神帝城能將城中無數百姓的力量,不管是蠱仙、蠱師或者凡人,都集結一點,運用如意。當今天下,它恐怕便是第一仙蠱屋了!”正元老人連連夸贊,感慨萬分。
  “原來是這樣。可惜元蓮算計稍差一籌,沒有讓這座神帝城趕上宿命大戰。”影無邪道。
  紫薇仙子微微搖頭:“尊者算計,豈會輕易失敗?此中內情很深,不要妄加論斷。”
  三仙駐足,隱藏在密林之中,屏氣凝神,一直等到神帝城從頭頂飛過,落入地淵之中,他們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我們走。”紫薇仙子正要啟程。
  但正元老人卻停留原地,苦笑搖頭:“我是不能追隨主上了。”
  影無邪奇怪:“怎么了?”
  正元老人嘆息:“那神帝城已經成為天下人道的中心,我專修的便是人道,為它所制。剛剛它恐怕已經察覺到了我,只是可能身兼重任,沒有理睬我。為保險起見,還是先和主上、紫薇大人分別為好。”
  影無邪面沉如水,再遭打擊。天庭追殺戰之前,影宗人才濟濟,盛極一時。但到了如今這步田地,竟只剩下他和紫薇仙子。
  真是悲慘!
  “向方源動手,或許就是一個錯誤!”影無邪咬牙,滿嘴都是苦澀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