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98 活捉

神帝城中,盡是喧囂和嘈雜。kanmaoxian.com
  城中生活著的數十萬居民,此刻幾乎都仰望著天空。
  神帝城的天空,已被一片碧綠玄光完全遮蓋。不僅如此,八方城門也都盡數緊閉,把守層層重兵。
  “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
  “你們不知道?城門口早有告示,說過會封閉城門一段時間,期間伴有異象產生,大家不必驚慌。”
  “這個告示我也聽說了,但沒想到居然是如此宏大的異象。”
  城中的居民們議論紛紛,神情都比較鎮定,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混亂。
  北城區。
  “洪易這家伙,究竟去了哪里?”曹宇嘆著氣,從陰暗的巷口走出來。
  和他相伴的,還有謝蘭。
  兩人都是眾生書院的弟子,自從洪易始終后,他們倆便奉命前來搜尋。
  遺憾的是,來到神帝城兩三個月了,都沒有半點進展。
  謝蘭皺眉:“這些天來,我們幾乎找遍了神帝城,接觸了十幾位情報蠱師,都沒有洪易的消息。情況恐怕是最糟糕的那個了。”
  曹宇瞪大雙眼:“你是說,洪易進入了壁畫世界?這怎么可能?”
  謝蘭連忙四處張望,壓低聲音:“小聲點,最近城中都有這樣的隱秘消息流傳。壁畫世界乃是元蓮仙尊所設,能將城中居民攝入其中,一段時間后安然回返。尤其是最近這段時間,神帝城中來了多少蠱師,不就是聽到這個風聲,想來撞仙緣么。”
  曹宇茫然了:“如果洪易真的在壁畫世界中,我們怎么找到他?”
  謝蘭沉默半晌,這才嘆息道:“如果是這種情況,那我們就只有等了。”
  東城區。
  “大師,請您慢走。”一位女蠱師一路恭送。
  周圍的路人大多數都盯著天空的異象,唯有少部分人看到這一幕,皆是驚愕。
  女蠱師乃是出了名的煉道大師,在中洲煉蠱大會中排名前百,居然會對一位陌生蠱師如此禮待。
  而這位陌生蠱師卻是身披長袍,頭戴蓑帽,面貌隱藏在重重的陰影之中。
  陌生蠱師行事相當謹慎,始終保持沉默,很快就消失在街角巷尾。
  “這究竟是搞什么?如此異象,定然是蠱仙手筆。kanmaoxian.com”陌生蠱師在人跡罕見的巷子里,才微微抬頭,瞥一眼天空奇景。
  “唉,沒想到這一次來到城中換取蠱材,居然碰到了這樣的麻煩。但愿不會讓我的身份曝光。”
  “保險起見,接下來這段日子,就選擇一家偏僻的小客棧,一直待到城門開放吧。”
  陌生蠱師心中滿是擔憂。
  他正是本多一,受蠱仙余木蠢指點,掌握了自然煉蠱法。
  他日夜精修,進步很大,但修行煉道成本很高,他獨身一人,必須時常將煉成的蠱拿來賣,換取修行的資源。
  他是一個毛民,此時只是用蠱蟲遮掩真容。在這人族聚居之地,他必須行事謹慎再謹慎。
  神帝城中的居民三教九流,繁蕪多雜,甚至不乏六轉蠱仙之流。
  但所有人都不會料想到,神帝城在碧綠玄光的包裹中,不僅已經脫離原址,而且還飛臨古魂門,降入地淵,與氣絕魔仙、劫運壇展開大戰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一氣群云爆。
  氣絕魔仙的殺招打中神帝城,但只是激起碧綠玄光表面陣陣微瀾。
  “這恐怕是當今第一仙蠱屋了!”饒是氣絕魔仙這等人物,此刻也感到了氣餒之情。
  他現如今的戰力,根本無法撼動神帝城。
  “原來秦鼎菱的底牌,是這座神帝城!”劫運壇中,冰塞川神情凝重至極。
  劫運壇乃是巨陽仙尊所留,而神帝城則是元蓮仙尊所造。兩者之間對戰,神帝城穩勝劫運壇,并且差距頗大!
  劫運壇本身并不宏大,現在和神帝城相比,更顯得渺小。
  堪稱史上第一巨型的仙蠱屋神帝城,仿若一朵巨大厚重的碧云,有遮天蔽地之勢,死死堵住氣絕魔仙、劫運壇的逃生之路。
  而在后段,是秦鼎菱率領的天庭蠱仙,數座仙蠱屋中誅魔榜沖在最前,擔當先鋒之責。
  激戰當中,神帝城忽然傳出嘈雜人聲,隨后碧綠玄光洶涌澎湃,在表明形成一大漩渦。
  漩渦中吹出螺旋青風,罩住氣絕魔仙。
  氣絕魔仙立即神色大變,只得勉強撐起殘破兮地。但兮地也難擋此招,下一刻,氣絕魔仙竟被吸攝到了神帝城中!
  “神帝城鎮壓了氣絕魔仙!”劫運壇中,冰塞川等人也不禁臉色駭然。
  氣絕魔仙即便只有殘缺兮地,也絕對是亞仙尊戰力。沒想到被吞吸之后,城中一點響動都沒有發生。
  神帝城的威能深深震撼著長生天諸仙的心。
  難怪秦鼎菱要拼命糾纏,并且胃口這么大!
  “事急矣!”冰塞川驚嘆,再無猶豫,催動劫運壇最強手段。
  劫運壇綻射金芒,一時間充天徹地。
  金芒中形成一條殘破道路,道路遠遠延伸出去,竟透過頭頂地層,沒有損傷一塊土石。
  “長生天,你哪里走!”秦鼎菱深知到了關鍵時刻,果斷出手,干擾劫運壇。
  她也專修運道,一生立志對付巨陽仙尊,又曾經是巨陽的仙妃,因此對劫運壇有深刻的了解。
  劫運壇被秦鼎菱干擾,剛剛形成的金芒道路立即搖曳甩擺起來,無法穩定。
  這個時候,神帝城的碧綠玄光中,又開始形成大漩渦。
  “難道我們也要被天庭全數俘虜?”黑樓蘭心沉谷底,感覺相當不妙。
  關鍵時刻,五行**師心中猶豫了一下,還是挺身而出:“讓我來抵擋牽制,你們走!”
  “不,小家伙,你專修陣道,未來會有大用。還是毛爺我來最為合適。”毛里球將五行**師擠開。
  “毛爺……”五行**師愣住。毛里球在長生天中的地位,可比他高多了。他原本以為,在這種情況下,犧牲他是最合理的安排,沒想到毛里球卻阻止了。
  要知道,這種情況下,天庭絕不會手軟。
  毛里球此去,恐怕真的要一命嗚呼!
  冰塞川深深地看了一眼毛里球,毛里球則大大咧咧地道:“冰塞川,長生天就交給你了。別給毛爺我丟臉啊,一定要逃出去。更別讓主上失望,否則毛爺我做鬼也要咒罵你的。”
  冰塞川咬了咬牙:“哼,廢話真多。就算是死,也得給我死的漂亮點。”
  他曾和毛里球多次并肩作戰,別看兩人之間毫不客氣,實則蘊藏情誼。只是北原的男人吶,向來只會用強硬的言語來表達。
  毛里球哈哈大笑:“那你盡管放心,這事情毛爺我最擅長啦!”
  冰塞川迅速打開仙蠱屋,然后迅速關上。千鈞一發之間,毛里球已是沖殺出去。
  “來啊,天庭的小東西們!”毛里球橫沖直撞,極其勇悍。
  一時間,即便是誅魔榜都被毛里球撞飛。
  毛里球作戰如此瘋狂,很快就渾身浴血,多處骨折。
  它的笑聲卻是越發洪亮,氣勢不斷上漲。
  神帝城再次催發出螺旋青風,直射劫運壇。
  毛里球切了一聲,挺身飛上,用自己的身軀攔住螺旋青風。于是下一刻,它就和氣絕魔仙一樣,被青風鎖住,吸入碧綠玄光之中。
  而趁著這個關鍵的時間,劫運壇化作一團流光,順著金芒道路,嗖的一下,迅速撤離了戰場。
  豆神宮,壁畫世界。
  轟!
  轟!!
  兩聲巨大的轟鳴聲,間隔并不長,響徹整個壁畫世界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碧霞仙子等人驚疑不定。他們在壁畫世界中勤修苦練,對于外界神帝城中發生什么,統統不知。
  “有大事情發生了,房睇長。”沈傷一臉振奮之色,來到房睇長的面前。
  房睇長躲在墻角,衣服破爛,渾身臟亂,手邊一根竹杖,身前一個破碗。
  他抬頭看向沈傷,哀求道:“這位老爺,賞口吃的吧,小的我已經餓了三天三夜了。”
  而暗中,他則傳音詢問:“沈兄,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
  沈傷暗中回應:“具體的情況,我也不太清楚。但壁畫世界邊緣,忽然又新增了兩大圖畫。一面圖畫中,氣流攢動,風聲呼嘯。另一面圖畫世界里,則獸吼連連,神秘叵測。”
  房睇長聞言,眼中精芒一閃即逝,心中興趣大增。
  他被元蓮意志算計,暗度陳倉,僅剩下一股意志逃脫出來。在沈傷的暗中幫襯下,情況又有起色。
  房睇長并不知曉壁畫世界外,究竟發生了什么。但這種情況,還是壁畫世界第一次出現。或許可以從中探知到壁畫世界的深層秘密呢?
  數天之后。
  南疆的某處角落。
  山谷中的霧氣消散,走出兩個人來。
  一位面容英俊,額有龍角,龍瞳懾人,乃是八轉奴道蠱仙吳帥。另一位則眼眸深深,白衣墨發,膚白若雪,正是古月方源。
  “三千多道天道道痕終于煉化了,接下來我們怎么行動?”吳帥詢問,“要先去赴陸畏因之約嗎?”
  方源卻是盯著自己的手掌,神情復雜,有些茫然,有些好奇,又有些興奮。
  他嘴角勾勒出一抹動人的微笑,答非所問:“這三千多道天道道痕,很是奇妙呢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