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00 非到末路不甘休

方源手中捏著一只信道蠱蟲,蠱蟲中記載的正是有關之前追殺戰的戰報。www.booksrc.net
  大致內容是:天庭大勝,魔尊幽魂陣亡,方源逃竄,氣絕魔仙、毛里球被鎮壓,正元老人被俘虜,影宗紫薇仙子、影無邪在逃,氣海老祖、白凝冰、白兔姑娘、妙音仙子失蹤,死亡概率極大。
  “看來當今天下,即便沒有仙蠱屋排行榜,神帝城乃是仙蠱屋第一,也是實至名歸了。”方源感嘆一聲。
  在他五百年前世,五域亂戰時期,有信道大能聯手排出了不少榜單。每一個排行榜都競爭激烈,仙蠱屋排行榜亦是如此。
  但是方源五百年前世,并未出現過神帝城。
  方源重生帶來了種種巨變,如今仙蠱屋排行榜還未出世,就有了穩居榜首的神帝城。
  “照這樣看來,即便將來有了仙蠱屋排行榜,神帝城第一的位置也會巋然不動。”方源估量著。
  神帝城能夠鎮壓毛里球、氣絕魔仙,方源并不感到奇怪。
  神帝城乃是由豆神宮、帝君城組合而出,雖然沒有九轉仙蠱,不是九轉仙蠱屋,但內里卻蘊藏壁畫世界。
  這是元蓮仙尊施展的安居樂業。它是人道殺招,畫道效果,形成眾生圖。很明顯,它是九轉層次的殺招,尊者手段。
  在尊者手段下,龍公敗過,帝藏生跪過。氣絕魔仙即便兮地沒有重創,也不過是亞仙尊級別,而毛里球距離亞仙尊還有些差距呢。
  “我的萬年斗飛車、龍宮已毀,即便存在,也不過是八轉頂尖層次。而神帝城卻算得上半座九轉仙蠱屋。如果當年八十八角真陽樓沒有摧毀,還能和它比拼爭奪第一位置。”
  當年的八十八角真陽樓,是由長毛老祖、巨陽仙尊合力煉制。它能分化成無數小塔樓,搜集野生蠱蟲。合而為一后,形成主樓,還能為王庭福地排解災難禍患。
  巨陽仙尊逝去,但留下八十八角真陽樓,使得巨陽即便死了,也能操縱整個北原政局。北原舉辦無數次王庭之爭,黃金血脈在北原仙凡兩界中確立無上地位,八十八角真陽樓居功至偉。
  而現在,神帝城乃是中洲人脈最大集結點,是中洲最大的人才存儲、培養之地,人道圣地。論格局,和八十八角真陽樓不相上下。
  對于這樣的仙蠱屋,方源也難免忌憚。
  至于天庭方面,為什么要將此戰戰報宣告天下,方源則完全能夠理解。
  天庭方面太需要振奮士氣了。
  自從宿命大戰戰敗,方源當著全天下的面,將宿命蠱摧毀,天庭就像是被抽掉了脊梁骨,失去了精神旗幟,還被方源狠狠踩踏在腳下。
  這個結果影響極其巨大,整個中洲都籠罩在一層陰影之下。天庭蠱仙們憤恨圖強之余,也有恐懼隱藏心底。看1毛2線3中文網而中洲十大古派更是士氣衰敗,無精打采。
  中洲乃是四戰之地,這種情況著實危險。一旦被認為虛弱可欺,等到五域亂戰,就會引起四域圍攻。到那時中洲再強,宛若虎豹,也會被群狼所噬。
  一方面穩定內部,另一方面震懾外部,秦鼎菱必須要這樣做!隱藏戰果,或許能有些戰術上的優勢,但秦鼎菱乃是天庭領袖,要著眼天下。所以,她選擇放棄戰術上的優勢,而甘愿在大勢上挽回頹勢。
  “天庭人才濟濟,即便失去了紫薇仙子這等大能,也有秦鼎菱穩定大局。天庭的底蘊實實在在,不是吹噓的。”方源嘆息一聲,心中頗為認可秦鼎菱的決斷。換做是方源自己,也會這樣去做。
  到達他們這等層次,五域兩天便是棋盤。彼此爭鋒,沒有格局、眼界,即便能逞一時威風,最終也會落得慘敗下場。
  回過頭來,再看這場方源追殺戰。
  毫無疑問,最大的輸家便是影宗。亞仙尊戰力的魔尊幽魂陣亡,影宗蠱仙死的死,失蹤的失蹤,逃到逃,被抓的被抓。
  然后便是方源。
  方源損失極其慘重。
  如今,整個至尊仙竅慘不忍睹。原本最有生機的小南疆,淪為一片片的荒山和廢墟,只剩下幾處資源點。其余小四域,以及小九天也都好不到哪里去。
  諸多異人、人族,盡管受到方源力保,也損失不小。
  末代戰獸王此次抵擋萬劫后,至今仍在昏死的狀態,并未蘇醒。
  仙蠱的損失,是方源有生以來最為巨大的一次。
  首先八轉仙蠱屋就損失了兩座,龍宮的核心仙蠱如夢令、萬年斗飛車的似水流年都保下來,各有損傷,需要休養。而其余的大多數仙蠱,都在戰斗中損毀,包括防備蠱、斗蠱等等。
  土道蠱蟲損失也不少,雖然安土重山堡仍在,但幽魂自爆的威能相當恐怖。單單為了抵擋這一擊,方源就損失了七只土道仙蠱,土道凡蠱不計其數。
  安土重山堡因此受到了嚴重削弱。
  這段時間來,方源先后經歷宿命大戰、抵消萬劫、方源追殺戰,八轉仙元已近干涸。可以說,幾乎耗盡了宿命大戰前的辛苦積累。
  十二生肖戰陣剛有起色,經過幽魂一戰,又得重新積蓄。
  逆流河還只存一絲,還是難堪運用。
  氣海無量殺招威能暴跌谷底,再不算是一張王牌。
  而從魔尊幽魂身上,方源根本沒有獲得什么的戰利品。幽魂自爆,讓一切都煙消云散。
  不得不說,幽魂難纏至極,即便是死,也沒有一點好處留給方源。
  追殺戰后,方源最大的收獲便是保全自身性命,還有三千多道天道道痕,以及氣海分身。但這些不是他本來就擁有的,就是他在宿命大戰的收益,或者是謀算天庭的成果。和魔尊幽魂一點瓜葛都沒有。
  幽魂就算是戰死了,也讓方源感到萬分難受。
  影宗、方源都是輸家,長生天同樣如此。他們失去了毛里球這樣的太古傳奇強者,什么戰果都沒有。只是和影宗、方源比較起來,損失少了許多。
  在此之后,便是輸多贏少的氣絕魔仙。氣絕魔仙從魔尊幽魂、方源兩邊敲詐了不少傳承,不乏尊者真傳的內容。但他兮地損傷慘重,又失去自由,被神帝城囚禁。
  所以此戰最大的勝者,反而是天庭。
  幽魂毀滅,方源遠遁,損失慘重。隨后天庭擊敗長生天,劫運壇倉皇逃離中洲。豆神宮先后鎮壓了氣絕魔仙、毛里球,最后秦鼎菱等人俘虜了正元老人,通緝紫薇仙子、影無邪二人。氣海老祖、白凝冰、白兔、妙音疑戰死。
  這樣的戰果,著實不小了。對于整個中洲上下,都是一劑強心劑。
  天庭戰報傳遍天下,不只是方源在分析輸贏得失,全天下的蠱仙都在分析著天下大勢。
  其中有一人,最為歡喜。
  “妙,妙啊!”大廳主位上,這位蠱仙手持戰報,連連稱贊,眼中浮現出喜悅之色。
  他中年模樣,相貌普通,眉細眼長,體格強健,神態舉止間流露出七分霸道,三分陰狠之氣。
  正是武家第一太上家老,八轉風道蠱仙,當世梟雄——武庸!
  坐在大廳左手第一位的,則是武家太上二家老武八重。他在武家中戰力并不突出,但資歷最老,為人穩重,敢于擔當,曾經在武家被各大勢力聯手刁難之時,挺身而出,穩住局面,乃是武家肱骨重臣。
  武八重恭敬地請教武庸道:“不知何妙之有?還請大人明示。”
  武庸放下手中信道蠱蟲,目光灼灼,指點江山道:“五域兩天,強者為尊。所謂天下大勢,不過是最巔峰的那些強者之爭。強者僵持不下,才有其余弱者,以及超級勢力的發揮余地。若產生尊者,自然便是一人無敵,獨領風騷,群雄垂首。”
  “眼下尊者不生,天下大勢便在四人身上。其一魔尊幽魂,其二古月方源,其三氣絕魔仙,其四氣海老祖。除此之外,便是天庭、長生天這等超級勢力,擁有劫運壇、神帝城這類仙蠱屋,可以參戰,影響大勢。”
  武八重聞言,頓感困惑,旋即便問:“神帝城如今已經被公認為第一仙蠱屋,可鎮壓氣絕魔仙。劫運壇只是稍遜一籌,卻也是宿命大戰中大放光彩的極強仙蠱屋。大人為何將天庭、長生天排在那四人之下。”
  武庸微微一笑,從容答道:“這兩座仙蠱屋的確強大,但也只是強盛一時。仙蠱屋最大的缺陷,便是手段固定單一。一旦被人摸清,就可針對,而仙蠱屋卻難以改良,遠不如亞仙尊靈活多變,可以迅速調整。”
  “神帝城是很強大,能鎮壓亞仙尊氣絕魔仙。但當它的手段被摸清楚,威懾力必然下跌一個檔次。天庭缺乏亞仙尊,是他們最大的弱點。此戰若非氣海老祖站在天庭一方,秦鼎菱必然不會有如此戰果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武八重恍然,“屬下現在明白大人的喜色了。這場追殺戰,幽魂陣亡,方源狼狽逃竄,氣絕魔仙被鎮壓,氣海老祖失蹤,戰死概率極高。決定天下大勢的四位亞仙尊,對耗慘烈,正是我等發展的良機啊。”
  武庸點頭:“這等強人當然是死光了才好。最遺憾的便是方源逃出生天,唉,這個魔頭深不可測,決不可以常理揣度。說不定等到他重現天日,又會比之前更加強大!”
  談及方源,武庸滿臉凝重之色。
  武八重也是憂慮重重。
  方源可是和武家矛盾極深,而今幽魂陣亡,方源絕對是天下第一大魔頭。這要讓他喘息過來,對付武家,那可就是天塌地陷般的恐怖災難了。
  武庸繼續道:“亞仙尊這個層次,我們是插不上手的。所以,我們要趁機全力發展,拼命壯大,將來方源來找我們麻煩,我們至少能有一拼之力。若是這種情況將來沒有發生,那五域亂戰也是必然大勢。”
  “中洲、北原有天庭、長生天把守,經營無數歲月,鐵通一般,暫且不談。”
  “余下三域南疆、西漠、東海,皆是一盤散沙。”
  “時代浪潮已然掀起,武家正當乘勢而起。西漠沙海遍地,綠洲如星,易守難攻。而東海卻是資源豐盛,從無尊者出世,民風最為溫和。我們應當先整合南疆蠱仙界,再收東海,其次西漠。囊括三域資源,助我渡劫,成為亞仙尊,再培養八轉蠱仙,構造頂尖仙蠱屋。最后,再向中洲、北原動手!”
  “大人!”武八重還是首次聽到這番言論,不由瞪大雙眼,為武庸描繪的大略震撼興奮,同時又有忐忑不安。
  這可是侵吞天下之志啊!
  武家能被武庸帶上巔峰嗎?又或者被時代的浪潮沖毀成渣?
  “風道從未有過尊者。若有可能,我或許可以彌補這份空缺。將來的事情誰說得準呢?”這句話武庸并未說出口,只是心中念叨。
  他端坐主位,目光似乎穿透大廳,遠眺蒼穹。
  下一刻,武八重便聽武庸悠然長吟道:
  “永生縹緲非我求,長生無為老愧羞。”
  “界壁消散亂世起,宿命一去競自由。”
  “鷹擊長空鯨霸海,不試怎知龍與蚯?”
  “凡夫俗子豈識我,非到末路不甘休!”
  武八重聽聞動容,站起身來,又旋即跪拜在地,聲音打顫,發誓道:“屬下愿隨大人左右,為我武家霸業,肝腦涂地,不死不休!!”
[kanmaoxian]